名器风云录|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跟岳弄进去
2021年2月12日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小可的奶水
2021年2月12日

名器风云录 第一章

陈景感觉镇魔大阵的运转还算顺畅,不知道火球的威力有多大。

他调动中天三垣阵,火球前方现出一片半透明的光幕。

“轰”的一声巨响,火球砸在光幕上,炸成一片烈焰,光幕猛地一亮,上面有点点星光闪烁。

“喳喳!”

“喵!”

“唧唧!”

正在观看的小兽们一惊,接着大叫了起来,火球的威力可不小。

方圆数里的光幕上星光亮起,接着巨响传来,下面山林里一阵骚动,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

山上的鸟兽们早就锻炼出来了,火球一击动静虽然不小,但和雷劫相比远远不如。

陈景估计了一下,这颗火球大概有他亲自出手的七八成威力,利用雾葫芦和蜃景葫芦布阵的设想实现了。

接下来就是继续练习,让战阵运转得更快,更顺畅,以提高火球的威力,发动攻击的距离也要更远。

以幻象布置镇魔大阵只是第一步。

镇魔大阵相对简单,还有更复杂,威能也更强的战阵,这样的战阵是陈景接下来的目标。

最厉害的战阵是以修仙者为阵眼,不仅能汇集阵中修士的力量,更能调动天地灵气,陈景的最终目标是以雾中幻象布下这样的战阵。

练习了大半个时辰,陈景收起了雾葫芦和蜃景葫芦,漫天雾气散去,阳光重新照下。

他施施然飞了下去。

“唧唧!”

茭白当先飞了过来,白狐对陈景运用幻象十分上心。

“喳喳!”

“喵!”

小雷和芒果也不甘落后。

松果早就飞到了陈景身边。

陈景在小兽们簇拥下,说笑着回了楼阁。

晚饭时,陈景袖中一震,他拿出灵犀看了一眼,是大弟子。

灵犀中传出周云仙的声音:“师伯,你好!师父不在吗?”

她刚才用灵犀联系了师父柳飞儿,但师父一直没接。

“你师父闭关了。”陈景说道。

“闭关?!师父是要突破结丹后期了?”周云仙又惊又喜。

“是。”

“那师父何时出关?到时候我回来。”周云仙又问,她这次下山游历就在灵岩山百万里内游逛,回山用不了多长时间。

“至少两个月吧。”陈景也说不准,他问起了另一件事:“你在青痕谷查看得怎么样了?”

“我觉得青痕谷颇为可疑。”周云仙答

文学

道。

青痕谷是青狮山附近的一个小派,据说两派以前关系很近。青狮山破灭后,青痕谷很快就派出弟子去占了一座山岭。

周云仙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觉得青痕谷的人最可疑。

这几个弟子都是喽啰,她也没兴趣继续监视,就直接来到了青痕谷,希望在这里找到六大寇和幻神会更多的线索。

“你已经在青痕谷附近待了快两个月了吧?要小心了。”陈景提醒了一句。

青痕谷中毕竟有结丹修士,不是青狮山周围,周云仙停留的时间越长,被发现的肯能性就越大。

“我知道了。”

名器风云录 第二章

推荐阅读:“好。小说し【更新快&nbp;&nbp;请搜索】”东方不败站起身,慢慢的朝吓傻了的丘处机走去。

丘处机也算是个武功十分了得的老道,只可惜在东方不败面前,他的武功差了十万八千里。

“只是砍断你一只手,你却第一时间想要他的性命!”东方不败冷冷的看着丘处机道:“你还说你不该死?”

“你!老夫不是怕死的人,你这妖女有本事杀了我,我打不过你,甘愿受死!”丘处机也算是个有本事的老道,这番说辞十分的激烈。

“我正有此意呢!”东方不败冷哼一声,猛然手起刀落,就要切向丘处机。

然而忽然就在这时,一刀白光闪光,一个白发老道又忽然出现。

似乎从某处飞奔而来。

见他白发嘘嘘,倒有一番侠骨风。

“你是什么人?”感受虎口被震得酸麻,东方不败对眼前这个人表露警惕。

马丹阳走上前,道:“这位姑娘,何必赶尽杀绝,造就杀孽,就是罪过了。”

“想杀我的恩人,那就是与我为敌。”东方不败冷哼道。

马丹阳忽然没理会东方不败,似乎认为这个女人是不会放下杀手的,他忽然走上前,走到赵浪跟前,满怀歉意的抱拳道:“这位小英雄,你的武功实在让老道刮目相看,让我想起那郭靖小子。”

“郭靖算是我的师爹。”赵浪说道。

名器风云录 第三章

在地仙之上还有天仙,自古相传,天仙可入无边玄妙方广之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羽化飞升,据说天仙有灵台开辟造化之功,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独属自己的一方小世界。

至于无边玄妙方广之界到底如何,众说纷纭,语焉不详,即便一众长生境高人,也只是从先辈祖师的只言片语上推断,玄妙方广之界中,无边无际一无所有,无光无影无声无息无始无终。凡人若至此,等同乌有;仙人到此,若寂灭深定,神魂展开延伸而行。万物在此无远近,要看神魂能否可及,神魂可及,方寸之间,神魂不及,则天涯海角。天仙之境圆满,则可在无边玄妙方广之界中开辟仙府洞天,自成一方小世界之主,比如道祖的三十三重天,佛祖的西方极乐世界,天魔的他化自在天,皆是如此。

传闻鬼仙渡过九重雷劫,阴极阳生,化作阳神,也能在其中开辟一方世界。人仙极致之后,打碎虚空,也是同样道理,又称为“破碎虚空”。

李玄都缓缓低下头,默诵太上道祖之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就在此时,天地间响起一个声音,“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这一刻,无论懂还是不懂,也不论认可还是不认可,所有人都俯首道:“谨遵太上道祖教诲。”

李玄都自然也是如此,他在隐居的数年中,曾经通读太上道祖的经典,自然明白这几句话的出处,分别是《道德经》的第四十五章和第四十六章,意思是:最完满的东西,好似有残缺一样,但它的作用永远不会衰竭;最充盈的东西,好似是空虚一样,但是它的作用是不会穷尽的。最正直的东西,好似有弯曲一样;最灵巧的东西,好似最笨拙的;最卓越的辩才,好似不善言辞一样。清静克服扰动,寒冷克服暑热。清静无为才能统治天下。治理天下合乎“道”,就可以太平安定,把战马退还到田间给农夫用来耕种。治理天下不合乎“道”,连怀胎的母马也要送上战场,在战场的郊外生下马驹子。最大的祸害是不知足,最大的过失是贪得的欲望。知道到什么地步就该满足了的人,永远是满足的。

在李玄都看来,太上道祖的前半段话是在裁定总结这次玉虚斗剑的胜负,而后半句话则是告诫儒门两家。且不说前半段,毕竟是胜负已定,这后半段,李玄都却是生出些许想法,道祖似是要双方就此罢斗止战,不要走到两败俱伤的局面。

诚然,如今的道门的确没有实力去消灭儒门,真要全面开战,只怕两家就要步了诸子百家的后尘,从这个世上逐渐消亡。“知足”二字便是太上道祖留给今日道门的告诫。

下一刻,漫天紫气开始缓缓消退,重现显露出本来的天幕。

太上道祖虽然神通无边,但也不好太过干涉人间,所以只是短暂显圣,就立刻离开人间。

在太上道祖离去之后,所有人缓缓起身,都有恍惚之感。

只听秦清感叹不已,“未曾想到今日玉虚斗剑竟然引得太上道祖显圣,由此看来,前人关于玉虚斗剑的种种传说,并非虚妄。”

李玄都闻听此言,立刻向宋政望去。

宋政也是刚刚起

文学

身,虽然脸上平静,但眼神恍惚,显然也被方才太上道祖显圣的一幕深深震撼。

不说其他,仅仅是通过浩荡紫气的惊鸿一瞥,就让宋政险些心神失守。

宋政尚且如此,其他儒门中人更不必多说。

儒门事前的确有若是斗剑失败就反悔的打算,可如今看来,因为太上道祖显圣的缘故,儒门和道门的斗剑之约,是如何也不能反悔了。否则结果难料,气数之说,最是难测,谁也不好说那血誓的反噬会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按照李玄都和宋政当日的约定,道门胜了玉虚斗剑之后,儒门再也不能插手道门之事,须得处处忍让。且不说儒门在暗中是否还有动作,明面上却是不能再与道门大规模冲突,等同是儒门向道门低头让步,在众多不在儒道两家范畴的局外人看来,这便是儒道之争有了结果,自此之后,道门自然气势大振,儒门走向颓势,许多原本依附于儒门的附庸必然会倒向道门,最不济也是保持中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