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干、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短篇合篇500篇
2021年2月12日
涨精装满肚子,大炕上的偷乱
2021年2月12日

被老外干 第一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被老外干 第二章

推荐阅读:

“咚!”“咚!”“咚!”

沉重的鼓声响起,一声比一声沉重,九声之后嘎然而息。

“嗯?”

一个个沉浸在‘演讲’中的人茫然抬起头,随即眉一皱。

“诸位!”只见三楼栏杆前走出一青衣老者。

“五华问政,辰时一刻起,酉时四刻止。”青衣老者主持的声音清朗响起,“如今已到酉时四刻,自当结束,明日问政继续,诸位都散了吧。”

“结束?”

一些人瞪着那老者,还有一些则是看向塔阁上的青衣少年。

秦朝微微一皱眉。

“我这马上就,老师居然就敲鼓了……”这‘涅槃’秦朝限于水平,其实也讲到了尾声,再讲个十来句,便能来一个总的扫尾,把前面讲得散的收起来,用一个**结束,可偏偏。

“不过这佛学,还真够复杂的。”秦朝遗叹的摇了下头,佛学在前世既是宗教,也是一门哲学,而且这门哲学和世界其他哲学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只因为佛学是一直在改进发展,甚至秦朝那时代,佛学上有点成就的,都是学术修养极高的大师,文凭至少是文科学博士。

“前世的博士、硕士都不能完全掌握佛学,这一世我……”

看似风光,十二岁便将佛学掌握到了这样的程度,可秦朝心里却一点自傲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紧迫和压力。

“海峰。”

这时秦虎站了起来,窜到秦朝身后一拍秦朝肩膀:“难受吧,哈哈,炫耀到一半,正滔滔不绝,被老师他们给一把掐住了……”

“有话吐不出,海峰兄不难受才怪,我们这听的,听到一半,不能听完都难受得紧。

”段无丙也嘻嘻哈哈站了起来,看向楼梯,“走罗,回家罗,对了,海峰兄,下楼的路上,你继续把后面的给我们讲讲吧,不知为何,今天你讲得特别带劲。”

“后面的其实也没什么讲的……”秦朝笑说着。

“海峰师弟。”一道声音响起。

只见旁边曹惠伟、蒋鑫、林依荣、方山海、魏雨生也都站起身,走向秦朝。

“海峰师弟,还有有丰、瞿阳、无病、邓致、二勇你们几位师弟,问政后可得请我们好好喝一顿。”曹惠伟笑说道,只是那眼里的笑容很有些苦涩。

“嗯,必须得请。”方山海也笑说道,眼神同样有些落寞。

“先前被邀请来这五华楼问政,我还很开心,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这一年自己长进很大,哈哈,真是坐井观天呀!”魏雨生一声轻叹,看向秦朝,“海峰兄,我们这次来这五华楼,是沾了你们几个的光呀。”

“那当然。”秦虎眉一挑,“你们呀,就是陪太子爷读书的,哈哈,我早就料到了。”

“陪太子读书,这比喻恰当!”蒋鑫笑着摇头一叹,当先往楼下走去,一行十多人走在塔阁的楼梯道上,曹惠伟、蒋鑫、方山海、林依荣、魏雨生这些老生这时岂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他们也没处怨,虽有一丝失落,可同时也有一丝庆幸。

近百的老寺生中,独独是他们几个来这五华楼,享受问政的荣耀,虽然是‘陪太子读书’,可这又岂是人人能得到的。

秦朝一行人下楼,而整个五华楼。

“散了!”

“这佛还没讲完哩,就结束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不是时间过得快,是那少年讲得好。”

“是啊,都意犹未尽,居然就散场了,老根,不瞒你说,我以前根本就不听大师讲经的,可今天,听了这后才知道以前浪费了,以后有哪位大师讲佛,讲道法你一定得通知我,哈哈,这些听起来也蛮有收获的。”

“哈哈,老肖你这可想错了,别的大师可讲不了今天这位小兄弟那么好……”

“那是,今天这位叫段海峰的真是……”

……

虽然听得意犹未尽,舍不得离开,可塔阁上秦朝都已经在往下走,他们再呆在这也没用。百姓,读书人,普通财主,地主,贵族等往外走,大都很兴奋,毕竟下午讲解的给了他们很大收获,就算从、等工商农以及上午的各种经义典

文学

籍上面没什么收获的,这最后一场佛学讲解,也让他们听得很来劲。

可以说来五华楼之前,有些人还怀疑五华楼问政就是个荣耀的象征,没什么实质,可走时,却都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世子。”

被老外干 第三章

“你找到了去域外的方法!”

龙虎山闭关地,老天师有些惊讶看着江辰。

没想到去了一趟黄河秘境,江辰竟然真的找到了离开地球的方法。

江辰点头,此去大秦神朝迁移地,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危险大不大。

如果能够把老天师忽悠……邀请上,安全性肯定还是可以保证的。

但是,老天师经历了最初的惊讶后,便恢复可平静,最后摇头拒绝了离开。

地球还有他未了结的心愿,而且他初入斩道,还处于上升期,所以并不着急突破。

看到老天师拒绝,江辰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好吧,看来又得自己一个人去独闯了。

跟老天师告辞后,江辰告诉老天师,自己会在近期离开,老天师在他身上留下三道烙印。

江辰满意的离开,想着要不要去把愚公村的圣山大印给借来,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这次不同于北斗,此去危险如何,他并不知道,万一碰到危险,把愚公村圣山大印给丢了,那自己可真就是罪人了!

第二天,取出星图罗盘,一副浩瀚的星空地图出现在他的面前,其中几颗星球十分明亮,那是大秦神朝探索的生命母星。

北斗,紫薇都在其中,只不过此次江辰得目的不是那里罢了!

设置好目的地坐标,江辰手中的罗盘瞬间变成了一个大型飞船,再次看了一眼故土,江辰带着江雷,江雪,毅然登上了星图罗盘。

下次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此去代表他就踏上了那条累累白骨的争霸路!

嗡!

罗盘边缘的八卦图忽然一个个点亮,根据江辰提前设置的坐标,依次排列,随后虚空中出现一个仿佛黑洞一样的漩涡,星图罗盘直接飞了进去。

闭关地中,老天师感觉到了那股波动,睁开了眼睛,其中满是沧桑,域外,他迟早是要去的!

星图罗盘中,空间很大,地面上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图,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星空。

边缘八卦阵图排列,如果不想提前设置好坐标,自己也可以操纵星图罗盘飞行。

只不过,江辰对于星空,一知半解,还是不作死了。

外面星光都化作一条条丝线,看起来炫彩斑斓,偶尔星图罗盘直接在虚空中打开一个传送阵,进行远距离穿梭。

三天后,他们来到了第一个落脚点,星图罗盘的舱门缓缓打开,江辰三人从其中走出。

这是一个飘荡在宇宙间的大陆,看起来很是荒凉,有如山的白骨横贯在地平线上,这里的天空直接就是那浩瀚的星空。

罗盘穿梭宇宙也需要能量,江辰一个四极秘境的修士自然无法为他提供,所以只能在这个大陆歇息一下。

而且,既然星图罗盘选择在这里停留,那么这里肯定也不简单。

三人一路前行,忽然脚下的大地忽然开始颤抖,随后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方。

拿起一只长着三个脑袋,全身燃烧着幽蓝色火焰的大狗,仿佛来自地狱的魔犬。

看到三人后,魔犬很是激动,飞快的朝着三人扑了过来。

江辰没有动,江雷身影一闪,直接一刀劈出,将魔犬的两个脑袋给斩了下来。

魔犬惨叫一声,伤口处有火焰燃烧,眼神凶狠的看着江雷。

“嗷欧!”

仰天长啸,声波传出很远,仿佛在呼朋引伴。

江雷眉头一皱,一掌将魔犬拍成了血雾。

这是一只化龙境界的魔犬,面对半步大能的江雷,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只不过,这里人不生地不熟的,若是来的魔犬太多了,也是一个麻烦。

“你们快跟我来,魔犬是群居生命,一会就会有大批的魔犬赶来,四头魔犬王也会来的!”

忽然,离他们一百多米远的地面上,忽然探出一个小脑袋,对着三人说道。

人类?

此人说的话偏向华夏秦汉时期的,倒是能够听懂。

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眼神并不沧桑,应该是一个年轻人。

江辰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跟着这个人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一路上,他仔细观察这个年轻人,披头散发,穿着灰扑扑的衣服,身体倒是十分健硕,宛若年幼的小老虎。

很快,远远的江辰就看到了一个被阵法遮挡的巨大村落,朦胧的光晕将这个村落给包裹了起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村落里传出,随后光幕打开一个缺口。

一个身穿兽袍,身材妖娆,充满野性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江辰三人,眼中充满了警惕。

“姐姐,他们杀了三头魔犬!”

那个虎头虎脑的年轻人,激动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并没有惊讶,而是依旧警惕的看着他们。

“我们来自星空,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你们又是谁?”

江辰能够看出女子的警惕,所以尽可能和善的对她说道。

“哼,我自然知道你们来自星空,因为在这里,想你们这般大摇大摆行动的人,早就已经死光了!”

女子冷声说道。

额~

“进来吧!”

女子又问了江辰他们几个问题,随后便把他们请了进去。

半路上,江辰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虎头虎脑的男子叫虎子,很直接的名字,修为道宫五层天。

女子名为婆娑,也有四极秘境修为。

村子里并不是太荒凉,人也很多,他们大部分人见到江辰他们三人还是很好奇的,一个个脸上带着微笑。

当然,也有一些人心中警惕,不明白这些外来者为什么要来他们这里。

而且江辰发现了,这里的人,几乎都有修为在身,除了那些几岁大的娃娃,竟然没有一个普通人。

这就不应该了,人类的

文学

修行天赋实际上跟其他宇宙种族比起来,是参差不齐的。

不能修行的人很多,不可能像这里一样,全员修士。

“圣战大陆上,资源匮乏,所以普通人根本生存不下去,我们有特殊秘法,能够看出体内婴儿是否具有修炼天赋!”

婆娑带着江辰他们,冷声解释道。

“那要是没有修炼天赋呢?”

江雪好奇的问道。

婆娑跟虎子眼中有些悲哀,随后虎子有些难受的说道。

“没有修炼天赋,就自行化去胎儿,否则就是出生,他们也不会活太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