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2021年2月12日
白洁最刺激一篇、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2021年2月12日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第

文学

一章

@@@@

推荐阅读: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

看过《重生三国西凉军阀》的书友还喜欢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第二章

北蛮连夜赶制打造三千艘战船,但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由武睿率领的八千已经走过了大半的路程,根据地图显示再越过这座高山,就可以绕过三座关卡直达益州腹地梓潼,只不过益州腹地多少沼泽高山,行军极为缓慢。

粮草输送更是如此,导致每日只能行军十里,不过武睿心里更是清楚,自己这一次能否成功也意味着,自己能够受到重视。

“将士们,越过这座山,我们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武睿打气道,这几个月的缓慢行军,让很多军士都心生怨言,因为一路上光是是在沼泽地的军士都有几百。

“将军,我看到了,那是敌军的关卡。”一位前方的哨探赶来汇报。

“很好,弟兄们,加速赶到山顶驻地休整,探查敌方粮道所在。”武睿终于露出了笑容,

“是。”众将士齐声呐喊。

这几个月以来自己所遭受到的质疑,若不是二皇子殿下帮自己压住了,自己恐怕早就已经被迫退军了。这下也算是证明了自己奇策可行,接下来只需回一道书信给二皇子殿下,让二皇子殿下发兵攻打第一座关卡,让其他两座关卡发兵救援。自己也可以发兵切断对方的粮道,让三座关卡可以不攻自破,也可以少损失几万将士的性命。

武睿的书信刚送到赵简的案台,赵简便亲自下令,让白子骞亲自带着两万兵马攻打白水关,白水关守军不过六千,白子骞又是带兵强攻,不计伤亡。不得已,只好派人去求救。其余两座关卡各自引精兵三千前来救援。

武睿的兵马在山坡上隐藏了三天才查探到阳平关的人马调动,武睿立刻调集了全部的兵马誓要切断敌军粮道,让白水关和剑阁两座关卡没有粮食供给,让这两座关卡不攻自破。

七千步卒如同神兵天降,从阳平关的上下杀下来,杀他个措手不及,恰好敌军的运粮车正在往关卡里搬粮,连一点准备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冲进了关卡,兵不血刃就拿下了阳平关。

之后立刻紧闭寨门,严防敌军来攻,随后又写一封书信交给赵景,告知赵军自己已经拿下了阳平关,只需向关卡里面射箭,告知此事,并且说出了另外两座关卡已经缺粮的事实,让将士们只需每日在关卡外叫骂,用不了几日敌军自然自溃。

当武睿的书信交到赵简手上时,赵简情不自禁地夸赞道:“武睿做得好!他来信说自己已经拿下了阳平关,并且他还知道白水关和剑阁两座关卡此时也已经没有任何兵粮了,只需要每日在城中叫骂即可。”

“若不是他这一次立大功,恐怕就要被那群人口诛笔伐了。”白子骞这一次算是彻底扬眉吐气一回,自己几个月前保举武睿奇袭的策略可是被张恒好一顿驳斥,这样也让他们看看谁才是正确的。

赵简自然知道白子骞所说的那群人指的是谁,不过若是赵简不相信武睿的奇策的话,也不会在武睿动身之后,就立即将所有兵马从江州转向汉中。

不过赵简自己也不会去怪罪张恒,毕竟都是为了入川做的谋划,在没有成功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接下来就是等,等白水关和剑阁的敌军开关投降,毕竟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赵简笑道。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第三章

江元、横海、广甲都已被敌舰重创军舰,江安号被猛烈的炮火打得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船体还露在海面上,年轻的管带周俊全身是

文学

血,站在塔楼顶上,强撑着挥动旗子,打出“杀敌报国,慷慨就义”的旗语,所有看到这一旗语的中国水兵都不禁动容,紧接着十几枚炮弹从天而降,把江安号炸得四分五裂,周俊和全舰五百多名官兵全部殉职。

江元、横海、广甲三舰的舰首主炮几乎都已经瘫痪了,他们使用转向的零界角度强行转过了身躯,用侧舷火炮向皇权级战舰厌战号和塞沃恩号发起了猛攻,与此同时,当三舰完成转向后,变成了以宽大侧舷面对英军,受弹面积更大,形势会变得更加严峻。

亲眼看到江安号沉没,三艘军舰被打得千疮百孔,刘步蟾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杨用霖怒气冲冲的对他道:“子香(刘步蟾的字),不能再这样蛮干了,咱们的侧舷炮火没有敌舰强大,这样下去,横海、广甲、江元过不了过久就会被击沉的。”

“你想这么办?”刘步蟾阴沉着脸,两眼幽幽地盯住杨用霖。

“派一支战术分队冲过去,就像利萨海战中奥地利人做的那样,把英国人的纵队冲乱。”杨用霖目光中闪耀着火花。1866年,当时弱小的奥匈帝国海军用横队战术冲撞排出T形阵势的意大利舰队,一举撞沉意大利旗舰意大利号。从而奠定胜局。这个战例中国海军几乎所有军官都学习过,杨用霖此时就是要用这个方法从英国人排出的一列纵队中间冲过去,把敌人的队形彻底打乱。

刘步蟾哼了一声,瞪着杨用霖说道:“采取横队战术,如果成功了还好,要是事先被英国人察觉出来,我们就白白要牺牲一支战术分队,代价太大了。目前,两艘定远级和两艘皇权级已经把敌舰八艘皇权级缠住了,趁这个机会我想要派一支战术分队冲到英国舰队的前头,抢占住T字头的位置,然后用近距炮火猛攻无畏号。不过,这样做的风险也太大了,我怕他们还没有抢占到有利位置就已经被击沉了。”

“将军,江元、广甲、横海都打出了旗语!”一名哨兵指着东南方向说道。

三艘军舰打出旗语,要强攻T字头,希望其余各舰做好炮火掩护。望着三艘残破不堪的战舰,刘步蟾紧紧锁住了眉头,用沙哑的声音喊道:“派十艘炮舰和五艘鱼·雷舰迅速插上,开济、扬武、肇和把炮口对准无畏号,狠狠的打!”

江元号内舱和甲板上燃着熊熊烈火,管带林国祥组织士兵把舰船上所有暴露地能够拆除的木质结构都被丢弃到海中,命令救火队水兵将笨重的消防泵抬到适当位置,接出长长的胶皮水管,还把外部甲板上地排水口都被堵塞起来,在甲板上蓄水防止火势进一步蔓延。

此刻,位于军舰舰底的轮机舱里,早已成了人间炼狱。为了防止火灾进入机舱,通往上层甲板的所有通道口都已封闭,炎热炙烤着这里的每一名官兵,毛发早就卷了起来,每个人身上的皮肤都涨得通红。总管轮还扯着脖子喊叫着:“多加点煤,不能停下来,不要碰舱壁……”

火势虽然暂时得到控制,但是彻底扑灭是不可能的,何况敌人的炮弹还在疯狂的向这边发射,他们似乎已下定决心,一定要先把这艘濒临崩溃的战舰彻底打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