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2021年2月13日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2021年2月13日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长孙无忌眼皮跳了跳,心中将渊盖苏文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面上却丝毫不显,面色沉静,道:“

文学

或许,犬子当日已然葬身乱军之中?”

这解释简直苍白,渊盖苏文既然一直掌握着长孙冲的一举一动,且事先在七星门伏下重兵,又岂能任由长孙冲阵亡于乱军之中?无论将其明正典刑用来提振士气,亦或是留下性命另作它途,都大有用处,断不会使其丧生于乱军之中。

然而李绩却颔首,没有丝毫质疑,叹道:“料想必是如此了,令郎虽然未能完成开放七星门之功勋,但为了帝国之胜利抛头颅洒热血,亦算是精忠报国。青史之上亦当有其事迹以供后世瞻仰,赵国公节哀顺变。”

长孙无忌默然,眼神闪烁的看着李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两人又聊了一阵,就当下占据交换了一些意见。李绩虽然承担起指挥军队攻城之重任,却并非独断专行之人,也听得进去意见。

只是其本身便是帝国硕果仅存的几位当世名帅之一,用兵如神韬略如海,若连他都不能顺利攻陷平穰城,长孙无忌又能拿出什么意见呢?

众所周知,长孙无忌更长于战略谋划,排兵布阵不如李靖、李绩、李孝恭,内政修为不及杜如晦、房玄龄……

及至李绩告辞离去,长孙无忌一个人坐在那里,目光阴沉闪烁。

今日李绩之言行举止,极不寻常,期间各种似有若无的试探、排斥、提防,令长孙无忌感觉到一种浓重的危机。

尤其是忽然将话题跳跃至长孙冲身上,更是令人意外。

难道是平穰城内还有李绩的细作,并且从大莫离支府内探听到关于长孙冲的消息,知道长孙冲已然平安离开平穰城,并且返回长安?

仔细思之,又不大像。

若李绩当真知晓长孙冲之事,首要便是通知东宫那边,谨防长孙冲返回关中策划兵变,却不应在自己面前试探,否则岂不是打草惊蛇?

长孙无忌自诩谋略出众,却从来都不敢小觑李绩的斗争智慧。

这人平素看似低调,似乎无欲无求,即便坐在这宰辅之首的位置上亦是李二陛下勒令其担任,颇有几分勉为其难,但谁若是当真从表面上这些便相信李绩乃是“持正君子,光风霁月”,那就大错特错。

论阴险,杜如晦、房玄龄之辈,远逊于李绩……

聪明人办事,一言一行皆有深意,从来不会有无意义之言行举止,若是以为李绩只是无心之言,那么必将大祸临头。

可这厮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是在试探,还是警告?

长孙无忌摸不准。

眼下的情况,也不容许他去猜测,一点猜错,后果是他以及身后的长孙家乃至于整个关陇门阀都无法去承受的。

最稳妥的做法,自然是加快自己的谋划,只要尽快将大事办成,那么李绩任何用意都无足轻重。

只是自己想要迈出这一步,何止是千难万难?

道德、情感、利弊、风险……种种因素盘根错节,任何人都很难果敢决断。需知道,这一步踏出,就将再无任何回圜之余地,成王败寇,便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然而时局如此,将他一步一步逼到眼下这种境地,他又能有什么选择之余地呢?

……

李绩自偏帐走出,驻足帐门外,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鹅毛也似的雪花漫天飞舞,寒气冻彻骨髓。

心情却比这天气愈加沉重。

长孙无忌了解他的性子,知道他一言一行皆有用意,而他又岂能不了解长孙无忌的性子呢?只看长孙无忌顾左右而言其它,便知长孙冲之生死必然另有隐情。

而这也并不难猜,以长孙冲犯下的罪行,渊盖苏文就算杀他一百次也有足够的理由,断无幸存之理。而若是长孙冲能够存活下来,那么理由却只有一个,那便是长孙冲已然彻底投降渊盖苏文,并且以唐军的某种秘密去换取生存之机会,卖国求存。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

文华殿。

新君隆武帝清朗的声音,在殿中回荡。

“盐政之事,内阁领衔督办。”

“另,左懋第为长芦盐运使,政绩卓越,着即进为户部侍郎,加右都御史,赐尚方宝剑,巡视两淮,专职负责盐政改制,但有贪官污吏,不法盐商,聚众闹事,阻挠盐政,左懋第可便宜行事!”

这不是商议,而是命令。

崇祯十五年时,朱慈烺就已经将盐政改革的具体方案和目标提出,到现在两年了,试行新盐政的长芦和山东,盐价下将三分之二,但两地交上来的盐税,却是翻了一番,而在扬州募款之时,朱慈烺更是扫平扬州八大盐商,惩治盐官和南京勋贵,整个两淮盐业的利益结构体,受到了重大打击。在领教了太子的手段,而太子现在又继位成为大明皇帝之后,盐商盐官应该没有胆子,抵制朝廷的新政了。

但朱慈烺还是不敢大意,因此在内阁督促之外,他决定任命左懋第为盐政钦差,专门到两淮督办此事。

有上一次失败的教训,又有两年的盐运使和盐场锻炼,知道其中的猫腻和利弊,左懋第这一次一定能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

没有任何异议,面对威望正隆的新君,群臣都是行礼:“陛下英明~~”

诏书发出,天下人都知道了新君图治求强的急切之心。

……

第二日,户部郎中沈廷扬、左中允李明睿等一批朝中开明官员,联名上疏,请求开放海禁。

“请开市舶,易私贩为公贩,利国利民~”

消息一出,朝中立刻轰动。

海禁乃是大明朝的祖制,虽然隆庆开关开了一道缝,设了泉州月牙港,成为大明唯一的通商口岸,前年,为了因应战事,在隆武帝的努力下,朝廷海禁的大门,又稍微松动了一点,不过整体上,依然是封禁大于开放。

其中原因,不止是因为祖制,也不止是既得利益者的反对,就是那些心忧天下的清流,也存着大疑虑,担心一旦开放海禁,会惹来海外的红夷人,佛郎机人,致使原本安宁的大明东南出现动乱。

沈廷扬等人的奏疏送到通政使司,隆武帝阅罢,立刻令内阁和户部研议。

对于隆武帝的心思,内阁五辅都已经了解—-和过往的内阁辅臣不同,现在的五辅,李邦华蒋德璟和袁继咸都是开明派,范景文略有保守,首辅周延儒则是战战兢兢,对隆武帝的心思不敢违抗,因此,只是一番简单的讨论,内阁就达成了一致。

三日后,午朝之上。

隆武帝清朗坚定的声音在殿中回荡。

“我朝初立之时,海上盗贼猖獗,更有张士诚余党滋扰,沿海不宁,因此,太祖高皇帝下令海禁,后随着倭寇之患,海禁政策愈加严格。”

“穆宗皇帝时,倭寇渐渐平息,体察沿海明清,朝廷遂开放福建漳州府月港,准许中外贸易进行。”

“到今日,已经快要八十年了。”

“这中间,不断有先进之士,提出全面开放海禁,准许百姓入海捕鱼,解决生计,又或者驾船出海,进行贸易,但朝廷一直都没有准许,担心的,就是海上的红夷人、弗朗机人。”

“但朕以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且已经过时了。去年,朝廷向红夷人的东印度公司,租借了大型船舰,并准许他们在天津上岸,和我大明商人直接面对面的交易。大型船舰对我大明跨海攻击,袭击辽南的作用朕不多说,也不说红夷人、佛郎机人,从印度吕宋等地,为我大明运来了大批粮食,解决了京师的燃眉之急,也不说他们缴纳的船舶税,只说他们上岸交易,雇佣百姓为他们搬取货物,就解决了数千青壮和他们身后数万家庭的生计啊。””

“红夷人用银子、粮食、火器换我们的瓷器和丝绸,岂不是好?至于香料等奢侈品,扣以重税就可以了。”

“朕以为,开放海禁,中外贸易,实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你们中间肯定有人会说,红夷人狼子野心,不可相交。这种都是弱者心态。但是我大明强盛,又岂会怕区区的红夷人?”

“那大明如何才能强盛?不外乎六个字,使国富,使民强!”

“国如何富?民如何强?”

“朕以为,当向唐宋学习,唐宋两代,兼容并蓄,海纳百川,集天下之财富于中原,这才是上国天朝的所为啊。”

“大明虽大,但在海的那一边,却还有一片更大的世界,我大明上下,不可不视。”

殿中群臣都是惊,连蒋德璟在内,都是惊讶的看着隆武帝,虽然他早就知道,隆武帝虽然年轻,但睿智聪慧,杀伐果决,非是常人,对开海十分支持,甚至是有点迫不及待,但今日这一番话,却还是他重新认识了隆武帝。

“因此朕决定,开放泉州,广州,福州,松江府等四处为通商口岸。不管红夷人或者佛郎机人,都可以上岸经商。从此不再限制人员和数量。但需要如实登记,遵守我大明的法律,违之,必严惩!”

“船舶税统归中央,所载货物,一分一毫,也需要清楚记载,但有藏匿,一律重罪。”

“以上,设海关御史以监督。”

“船舶司主事,从今日起,改为四品。由户部郎中沈廷扬担任。”

“户部侍郎王鳌永为钦差,和沈廷扬同往这四处,督促修建船舶司衙门,令两广总督沈犹龙,福建巡抚张肯堂,南直隶松江府即刻准备相关事宜。隆武元年元时,四处口岸,要准时开通!”

……

隆武帝站在大殿之上,一口气将自己谋划了两年的开海之策说出,语气清楚而坚定。

和盐政改制不同,对于开海,群臣其实是有不同意见的,最主要一个关键,海禁乃是祖制,虽然隆庆开海了一扇门,但只是一道小门,去年又小开了一点,但幅度依然不大,但现在隆武帝哗啦啦的,一下就开了四道大门,红夷人弗朗机人,堂而皇之的可以踏上大明的土地,他们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但在隆武帝的强大气场和内阁支持之下,开放海禁之事,最终还是通过了。

……

消息传出。

天下轰动。

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第1326章出征!秦帝之谋划!

长安城!

英魂广场!

“众将士!”

洛尘立于台上,沉声道:“此一战,乃是我大夏霸业之始!”

“朕掌兵以来,灭南蛮,平叛乱,收东莱,战无不胜,此番面对大秦,同样是不例外!”

“朕在,当守土开僵,一举奠定我大夏千秋不朽业!”

“反山河所照,日月所至,皆为汉土!”

洛尘直接从腰间拔出天子剑,指向苍穹,沉声开口道:“此一战,决定中原之主!”

“此乃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国战,能胜否?”

“必胜!”

“必胜!”

“必胜!”

一道道高喝声响起,众人皆是士气高涨,举起手中的兵刃使劲狂呼,陆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

“薛仁贵!”

“末将在!”

“我封你为征东大元帅,总览东征一切事宜!”

“遵命!”

薛仁贵恭敬行礼,洛尘看向另外一人:“岳飞,陈庆之!”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征东副元帅,协助薛仁贵,处理一切事宜!”

“诺!”

“冉闵,赵云!”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左右先锋!”

“诺!”

“宇文成都!”

……

一番册封下来,此次东征阵容可谓是空前浩大,凌烟阁之人,洛尘只启用岳飞一人,至于白起和廉颇则是留在了京都。

一声令下之后,浩浩荡荡的征东大军直接出征!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的百姓大潮流皆是汇聚在此,夹道相送!

“将士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等你们凯旋,莫要忘记告知老朽!”

“大夏必胜,我朝有英明神武之君主,自从殿下统兵以来,百战百胜,此次自然是不会例外!”

……

看着街头上的百姓人满为患,洛尘站在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此番对阵大秦,他自然是想要御驾亲征,然而,陆雨凝怀有身孕,若是这个时候离开……

薛仁贵挂帅东征,若是论统兵作战的能力,不管是白起还是岳飞都要在他之上,但是,薛仁贵积威已久,在军中颇具威望,所以,洛尘依旧还是选择了他。

在他这里,不需要担心功高震主,也不用担心薛仁贵会有反心!

此番不只是有御龙军出战,岳飞的背嵬军,秦良善的虎豹骑,四象军团,飞虎军全部出战,总计七十万大军,也是数十年来大夏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战!

三年前灭南蛮也不过是三十万大军,硬生生的

文学

将南蛮亡族灭种!

“孔明!”

“在!”

“你以为,北苍会作何反应?”

洛尘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之色,诸葛亮轻声道:“陛下,我们出兵的消息北苍已经得知了,他们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只是,如今大秦尚在,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或许等到大秦灭了,北苍就该……”

洛尘微微颔首,笑吟吟的道:“我大夏与北苍,迟早有一战啊!”

诸葛亮眸子之中尽是精光,轻声道:“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将火药用于后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