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妇,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甜1V1高HHH
2021年2月13日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2021年2月13日

乳妇 第一章

第20章真相?

据金祁林的坦白,事件的原委是这样的:

昨天早上8点多,徐志成通过电脑上的聊天软件找到他,徐志成说他被人跟踪了,处境很危险,情况很不妙,只能躲进网吧里避一避。

金祁林跟徐志成是高中时期的死党,两人于高一结识,关系一直很好,当时徐志成的成绩并不差。而金祁林在与徐志成相交的过程中也了解到徐志成一直跟社会上的人有来往,这种情况直到高中毕业后更加严重,徐志成甚至加入了一个黑社会集团。

但是两人的友谊并没有受到影响,所以昨天早上徐志成跟金祁林说他被跟踪一事,金祁林并没有怀疑真假,毕竟徐志成是混黑社会的人,被跟踪也不是没可能的。

后来,徐志成又跟他说,叫他傍晚来网吧一趟,并且戴上墨镜,进网吧后不要露脸,免得被监控拍到,然后跟他进入厕所后两人互换衣服,而徐志成则金蝉脱壳离开网吧。

徐志成跟金祁林说,他金蝉脱壳离开网吧是为了找人报复那个跟踪他的人,所以需要金祁林待在网吧里吸引跟踪者的注意,但是金祁林不能抬头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免得金祁林自己遭殃!

所以,金祁林在昨天傍晚18点后来到网吧,通过电脑上的聊天软件跟徐志成暗中联络,约定在晚上21:30分左右先后进入厕所,然后在厕所里交换衣服,金祁林穿上徐志成的衣物、带上灰色遮阳帽代替徐志成回到座位,而徐志成则假扮成金祁林借机离开网吧摆脱跟踪!

就这样,两小时后徐志成重新回到网吧,用老办法跟金祁林换回衣物,并且告诉金祁林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解决了什么、怎样解决,徐志成没告诉金祁林,金祁林也没有多问。

事情就是这样,金祁林是以朋友的情谊,被徐志成欺骗,协助伪造了徐志成的不在场证明!

这样一来,有了金祁林的证词,徐志成的这份不在场证明就完全失去了效用,徐志成在昨晚21点半至23点半之间的行踪根本无人知晓,而徐志成伪造不在场证明的行动则暴露出更大的嫌疑,在案发时间上又如此吻合,若说徐志成不是蛋糕店凶手案的凶手是谁也不会信的!

郝阳做好笔录,将录音录像等笔录资料存放好,就离开了金祁林家。

案子侦查到这一地步,距离水落石出只有一步之遥,我和安舒雅等人都看到了希望。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审问徐志成了,徐志成在昨晚21点半之后去做了什么,如果徐志成肯认罪的话那最好,如果死不认罪,那我们还有的忙!

证据,我们现在没有最直接的证据能证明凶手是徐志成!

不过,这个是急不来的,破案还得一步步来,先等待警察审讯的结果再说。

不过,我想如果凶手真的是徐志成,而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徐志成是凶手的话,徐志成应该没傻到会自己认罪!

所以这样看来,现在高兴未免太早了些!

我们乘坐警车回到市区,然后郝阳就把我们四人放下了,我们也并未回到蛋糕店。

现在已经是12点半了,而我们连中饭还没吃,都饿得不轻!

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一家餐馆解决午饭问题!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安舒雅的一个任性要求,那就是当时在蛋糕店里安舒雅说她要吃肯德基。

而现在,不正是实现她这个愿望的最佳时刻吗?

于是,我们找到一家肯德基店面,进去点了五份汉堡套餐——马凯一人要吃两份,然后又点了一桶鸡翅、圣代等等很多东西!

我们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望着玻璃窗外车水马龙的街景,慢慢的吃着手中的食物,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与自由!

一根薯条蘸点番茄酱,放入嘴中慢慢的嚼着,听着酥脆的薯条被嚼碎的轻响,再喝一口冰凉的可乐,这种生活是多潇洒自在啊!

可惜,我们并不能永久享有,因为我们的生命倒计时依旧没有停止!

“如果我们活下来了,你最想去干嘛?”安舒雅突然问我。

乳妇 第二章

“嗵!哗啦!”

岸边时不时就有爆炸声响起,爆裂开的火光,将整个江面映衬到一片通红。

这帮外来入侵者反抗异常之激烈。

但如今落入重重包围,没有再逃脱的机会。

“全境封锁,不能放走了一个!”

守卫城兵卫在突破酒店之外的结界后,以铁血手段一路从外围冲杀过来,根本没有半分留手。

一时间厮杀声、爆炸声,更有惨叫声连连。

当然依稀间还能望到酒店上空处,时不时有冷箭破空而出。

显然是周牧风将屋内那部分箭矢,再次充分发挥了作用……

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

等这一场深夜轰轰烈烈的围杀结束后,现场一片混乱。

这帮外来的“特务”,需要押解回守卫城处理。

另一部分人则开始负责收拾残局。

“咳咳……大家好啊!”

看局势已定,周牧风从窗口跃下后,背负着双手一副高姿态模样,这才

文学

向人群中正指挥行动的人走去。“我是守卫区金光城对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周牧风。想必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大名。”

“……”

正在侃侃而谈的人明显被噎了一下,看向面前的人时两眼发怔。

各地守卫城对周牧风这个名字可不陌生,那是大名鼎鼎的害群之马啊!“你怎么在这?”

“难道你们之前没收到信号吗?”

周牧风有些不满对方的表现,重重的拍拍胸口。“你们这次能抓获这帮人,不就是凭借我周某人的手段!”

“……”

在脑海中回忆起那份花里胡哨的情报,一瞬间都明白了。“原来是你……”

这种事,恐怕全天下也就周牧风一个人能干得出来!

“行了,不用这么激动,今后习惯就好。”

周牧风见对面的人不说话,以为对方被自己唬住了。“来来来,弟兄们都抓点紧,把这帮人一点不漏的给我押回去!”

“周大哥?”

“周大哥,小弟在这里啊!”

在周牧风在底下疯狂装逼时,酒店的窗口处传来一声轻呼。

月光中有一颗电光瓦亮的光头从窗口探出来,正向着下方疯狂挥手。“快来救我。。”

……

花城守卫区之中。

“噔噔噔。”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正抱着两袋薯条半躺在床上追剧的秦白将视线挪开来,向着门口喊了一声。“门没关,进。”

崖千灵捧着一个平板走进屋内,直接了当的开口问了一句。“你知道周牧风那个人去哪了?”

“他啊?”

秦白将手中的剧幕暂停,无奈的笑了。“他这次出去新认识了一个朋友,我估摸着是带着出去玩了吧。”

稍微一迟疑,又感觉不对,眉头微皱起。“都这么晚了,莫非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你看看这个。”

崖千灵将手中的平板递过来,脸上倒是有些笑意。“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种造化!”

将东西接在手中,稍微扫了一眼后,秦白又伸手划拉了几下。

“这事倒确实是他的风格……”

秦白将平板轻轻置放在床边,嘴角的笑意愈加明显。“成功破获了一个潜伏多年的国外组织,这小子也是有出息了,挺好的。”

“我已经让人通知他尽快回来了。”

崖千灵却是满脸的担忧。“周牧风这个人的运气一向很不错,但是太容易骄傲自满。如果没有人克制他,恐怕下一秒就会捅个大娄子!”

“你说的这个事我也想过了,不过一直没有解决方案。”

秦白笑着摇摇头。“况且即便你现在让人去喊他回来,也没什么效果。”

“这个你放心,我说是你喊他回来商量金光城职务的事。”

崖千灵这次居然还眨眨眼。“他这个人虽然不怕这不怕那的,却也是个很识时务的人。咋咋呼呼的同时,却也能够认清自己的定位。明天保准一早就会赶回来的。”

“哈哈,那成。”

秦白也是被她的话逗乐了。“明天刚好回去得找一趟老何,很多事也应该开始施行了。”

……

……

守卫城所处的地方由于地势缘故,基本上不会出现太大的天气变化。

金光城高大的城墙上,仍旧是一片金光环绕。

“秦城主,您来了。”

负责金光城监察处的门卫笑着跟门口的青年人打了声招呼,态度格外恭谨和蔼。

他的心思很单纯。

因为这个年轻人是最近挑战龙门甬道成功、成功上位一城之主的人,在守卫城内实可谓风头无两。而且最关键的是:何津承老人对这个青年格外看重,显然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哎,您好。”

秦白跟门卫打了声招呼。“何老这会在吗?我找他有点事。”

门卫笑着又回了一句。“何老一早就到了,还专门嘱咐了一声,让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麻烦您了,多谢。”

秦白笑着道了声谢,又跟门卫客套了两句后,就向着里边走去。“看来今天又是顺当的一天。”

走到那间不太起眼的办公室窗前,秦白往里边瞄了一眼。

里边只有那一道腰板笔直,正在练字的身影。

“噔噔。”

敲了两下门,径直走进屋内。

秦白也没说话,就大哧哧的坐在老人身畔位置上,笑嘻嘻的看着纸上的字迹。

一时间两人都是没有说话,只能听到毛笔尖在纸上摩擦的沙沙作响声。

很久很久之后,秦白手肘支撑着脑袋,一会画十字,一会又画圆圈……

最终有一阵敲击桌面的声音将他惊醒过来。

“之前你跟我说的事情,自己决定就好。”

何津承老人没好气的润了润笔尖,还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这么大办公室,难道是请你来睡觉的吗!?”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主要是看您写的认真,不便打扰。我又不敢当面跟您说,只能在梦中疯狂暗示您了。”

秦白知道何津承

文学

老人虽然喜欢记仇,但也是个讲道理的人,笑嘻嘻的回了一句就开始询问正事。“关于那件事情,我这边考虑的差不多了,不过最终结果不还得经过您审批……”

乳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