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杂交,女同桌的手总是放在我的鸡上

东北大炕:一女多男辣文
2021年2月15日
adc年龄确认进入在线,出差和岳
2021年2月15日

人杂交 第一章

她没有多想就抓住了这把镶嵌着蓝宝石的剑,在不知道面对怎么样的敌人的时候,有一把武器总要好过赤手空拳。

只是在握住这把武器的一瞬间,她就感觉到了不同。

她不是没用过强大的武器,曾经的诺克萨斯皇帝可是专门给她打造了一把强大的符文武器。只是这把剑不一样,她在握住对方的时候就立马感受到了一股暖流笼罩了自己的全身,增强了自己的力量。

而且一个声音也在她的脑海当中响了起来。

“拥有本大爷,你想要做什么?”

瑞雯被这个声音猛地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但是她手中的剑却牢牢的插在了地上,一点被她拔出来的意思都没有。而且因为这个行为,那个声音又出现在了她的耳边。

“再问一遍,拥有本大爷,你想要做什么?”

瑞雯这次可以确定是自己面前的这把剑在说话了,她有些结巴的反问了出来。

“剑,剑在说话?”

于是她就听到了一声叹息。

“哎,本来以为新主人穿的这么色情,会是一个很懂的家伙,但是没想到却是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家伙。是的,没错,正是本大爷在问你话!”

这把剑的身体闪烁出了蓝色的光芒,压制住了想要侵蚀瑞雯的那个紫色的光芒。然后瑞雯就听到这把剑再次开口了。

“在拥有了本大爷这样强大的武器之后,你想要做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是无聊的东西,我就拒绝帮助你,我只想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这个声音相当的傲慢,让瑞雯的怒气值直接爆表了起来。

“太任性了吧!”

“啰嗦!本大爷想砍什么是本大爷的自由!”

是的,现在的李珂,只要用自己的力量制作东西,除非他直接抹杀所有的可能性,不然他的造物就都可能出现自我意识。而他扔出来的这把剑就是如此,虽然会在李珂的面前十分的老实乖巧,但是在别人的面前就不是如此了。

瑞雯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而这个时候,那个内部的酒水不断打着漩涡的杯子当中也传出了一个声音。

“塔姆来喽!”

随着这句话,原本金黄的啤酒一下子就从杯子当中飞了出来,并且在半空当中组成了漩涡的样子。

然后一张巨大而又肥胖的脸就出现在了这个漩涡的中央,并且还甩着他那巨大无比的粗舌头。然后是他那肥硕的身体从漩涡当中显现,而令人不敢置信的是,这个怪物竟然穿着一身相当华贵的礼服。

而当他那同样肥硕和巨大的脚蹼落在了这家酒馆的地盘上之后,这个怪物就长大了嘴巴,空中不断旋转,组成一个漩涡的酒水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汇成一道溪流钻进了他的嘴中。

“啊,味道不错,记到你的账上,伙计,另外再给我来一杯。”

这个突然出现的东西有着一张明显是鲶鱼的脸,他在喝完这杯酒之后吧唧了一下自己的嘴,并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这才和召唤自己过来的人打了个招呼,并且把一顶礼帽用自己的小短手放到了自己的头上。

而在他出现在这里的一瞬间,整个酒馆的气氛就变了,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这个巨大的鲶鱼,还有他脚边那些因为打斗而散落一地的宝石,几乎每个人都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并且拿起了身边的食物。

塔姆·肯奇。

贪食,又或者说是暴欲,无法抑制的欲望的恶魔。

瑞雯则是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以及肚子更进一步的饥饿,她因此感觉手脚微微无力,这让她忍不住的暗中叫苦。在她的感觉当中,自己面前的这个鲶鱼肥仔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家伙,而且对方伸出来的舌头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正是哪个长的可怕的舌头把自己打飞出去的!

“喂……我要做什么事之后再说,现在的局势可是很不妙的,帮我一把!”

双手紧握着那把突然出现的剑的剑柄,瑞雯努力的放低着自己的姿态,而这把剑也看到了二楼李珂那要杀剑的目光,但他还是强撑着气势,决定将自己的人设进行到底。

“哼!有趣,那就来吧!看我斩了这个恶魔!”

剑一下子就被瑞雯拔了出来,而她也感觉到了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作用自在了自己的身上。

就是有一点,一种微妙的低语,和一种让她脸红心跳的感觉,也逐渐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只不过她直接无视了这种感觉,她更在意这把剑说出来的情报。

“……恶魔吗?”

举起剑,将其对准了那个突然出现的鲶鱼怪物,而突然出现的塔姆也在这个时候看向了把剑对准了自己的瑞雯,然后他一下子就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伊芙琳……还有一个看上去就很好吃的女孩。”

他忍不住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被封印住的伊芙琳对他而言毫无疑问的是一顿美餐。先不说他吞噬了伊芙琳之后能够增长多少欲望,光是伊芙琳肉,还有她的力量的美味就是塔姆无法放弃的东西。

而且在他的面前还有着另外一道美味呢。

被黑色裤袜包裹的长腿很显然经过了常年的锻炼,有肌肉,但是却不怎么明显,甚至胸部还很大的身形也确保了这个少女的脂肪含量。

经过锻炼,并且脂肪比例不错的肉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得到的,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

塔姆是一个美食家,他可是十分挑剔的,他执着与食物的美味,外表,还有情绪,以及更多的东西。他吃的是这个世界上的生命,以及生命们的情绪。

而他的烹调嘛……

“啊,我的伙伴,我想你在让我为你解决麻烦之前,总要为上一次的行为付账吧?”

他摘下了自己的帽子,转身看向了将自己召唤出来的那个男性,而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将他召唤出来的人的脸色就是一变。

人杂交 第二章

被吸入了系统制造的传送门后,第一次,李洛终于见识到了网络小说中“时空长河”的样子。

说来也怪,要不是系统明确的提示现在是在穿梭中,他都甚至以为这是来到了岛国漫画中哆啦A梦那个时光机下去的隧道中了。

无数造型奇葩的钟表挂在时空隧道中,一转一动,似乎都有莫大的伟力溢出。

有些漆黑的钟表甚至在李洛一闪而过时,会溢出灰黑色的岩浆一般物体滴落在包裹着李洛的薄膜上。

起初,李洛还生怕这些物体都击碎薄膜,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多虑了,系统制造的薄膜虽然看起来一戳就破,但其实是非常坚固的。

灰黑色的岩浆滴落在上面,只能偶尔引起一丝波澜,随即被抵消掉,消失在时空长河中。

漫长的时空隧道,时间失去了意义,身处其中,只能感受到虚无,但在李洛看不到后脑勺上,一颗湛蓝色的小点此时却像是受到了请求一般,闪烁的越来越密集。

待到气泡还在往前飞驰的时候,蓝色的小点似乎连接上了附近的时空,一道漆黑色的大洞陡然出现在气泡面前,将李洛干脆利落的吞噬了进去。

时空长河中随着李洛的消失,再度陷入了平静之中。

….

“Victory!”

随着对方主水晶告破,又一场国服大师钻一局结束。

高达22分的加成并没能引起明凯的注意,反倒是定睛看了看自己的战绩。

4/4/9。

中规中矩的战绩,并不亮眼。

给这场比赛中大杀四方的中单点了个Carry大神的赞,明凯看了看时间,没有选择关掉排位,反倒是继续排了下去。

夜已深,

文学

但EDG的基地却依旧灯火通明,孤独的训练室中也只剩下了他敲击键盘鼠标的声音。

+21,+23,-19,-19,-17,+22…..

不知不觉中,随着rank的时间越来越长,明凯摇了摇头,点开了自己的战绩。

一晚上十一场的奋战,他输掉了四场,赢下了七场,胜率63%,对于一个通宵的人来说,算的上是不错的答卷了。

然而,此时的明凯却躺倒在椅子上,面无表情,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

曾经的他,就算是王者大师局都能乱杀,一己之力带着几个猪队友驰骋纵横,被誉为诺导的顶级人物。

然而终归是岁月不饶人,到了现在,连个钻一局,想要赢也得看队友发挥。

再度翻看了一下自己输的局战绩后,明凯似乎想通了什么,想要站起来,但转过头,却在身后发现了一张熟悉的笑脸。

“明凯啊,之前跟你提过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阿布问道,作为一个经理问这话非常正常,但阿布的眼神却是出卖了自己。

遗憾,复杂,惋惜,期待….

他是Edg现在的经理,曾经英雄联盟分部的教练,也是他的老朋友,问出这个话也是再三考虑。

“我……”

明凯自信在职业赛场打拼多年,心性已是极为洒脱,但在此刻,心中仍是难免刺痛,嘴唇嗫嚅了半晌,仍是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自己一旦说出去后,就和泼出去的水,在难收回,就算收回了,那股心气也没了。

不过,屏幕前刺眼的红色战绩却像笑话一样,似乎在催促着他:

“厂长?是clearlove还是clearlove7啊,就那个如今王者段都打不上去的打野?”

“职业选手?你不是没人要,你是被人要了也上不了场罢了”

“777777,永不为奴,咱不打职业了,退役吧,这气咱不受”

Rank里,有喜爱他的人,同样,也有痛恨他的人。

无数条平时里完全不会在意的谩骂调侃,此时随着回忆,却像针扎一样,让他难受的想哭。

阿布看着明凯脸色逐渐变得苍白,在加上彻夜通宵后的颤抖,心中不免悲痛:

“明凯,虽然我知道安掌门也是26岁拿到了自己的冠军,但你要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他是中单出身,本来就是以操作见长意识为辅,现在的版本,我们想要拿到冠军…”

“太难了…”

听到阿布的话,明凯似乎像是被戳破的气球,脸迅速胀红起来,但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这股气又瞬间泄了下去。

是啊,阿布说的没有错!

在英雄联盟的职业圈中,也只有安掌门和他被调侃成梦想型打野,但人家安掌门却是用自己的实力拿到了冠军,堵住了所有嘲笑他的人的嘴,可他呢?

年年八强,不对,现在是十六强?

“我..我同意,不过我不想退役,给我留点念想好吗?”

声音纵是颤抖得不成音调,这次明凯仍是给出了完整的答复。

每个在踏入职业圈的职业选手,都会在踏入第一天,知道

文学

这个时刻终将来临。

而属于他的,属于明凯的时刻,终于来了。

见明凯终于同意下来,阿布也是悄然松了口气,他劝慰道:“没事,你也是老将了,虽然状态下滑了不少,但经验老到,Rank分数也不低,转型教练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现在联盟里那么多退役选手转教练的,而且对于现在的游戏环境而言,一个好的教练远比一名好的选手重要,选手并不只有在赛场上才能发光发热,即便已经离开赛场,联盟也仍有属于你们这些老将的位置。”

听到阿布这番话,明凯蓦地想起了自己曾在18年的光棍节发过的一条微博。

“舞台下,也许更能看得清前方的道路。”

他已经忘记了当时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发出的这条微博,但现在想来,或许当时的自己早已给今天的自己打过了预防针。

“你先看看新合同吧,不过你放心,不会坑你的,待遇在整个联盟都是最顶尖的那茬。”

阿布将任职教练的合同连同笔放到了明凯面前。

明凯随意扫了两眼合同,合同上不仅写明了这份教练合同可以随时截止外,还附带了明凯复出的条款。

一旦他决定复出,这份合同直接解除,取而代之的是生效选手合同。

作为Edg的建队元老,在合同这一方面,上上下下可谓是优待到了极致。

字字八画,两个十六画,等到明凯的名字落在纸面上后,一滴滴眼泪夺眶而出,啪塔啪塔的掉在键盘上。

阿布扭过了头,不忍直视,明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又何尝想看到这一幕…

但明凯近年来的竞技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下滑,早已无法担任首发的位置,再继续下去也只是继续坐在饮水机干耗而已,转型教练对于他而言或许是条更好的道路。

人杂交 第三章

还是那样精致的面容,那份天使般的纯真感从不曾在她脸上消去。陪衬上那头反射着阳光的璀璨金发,即便她在阿隆索斯*法奥主教和一群圣骑士簇拥下,依然轻松成为了焦点。

“日安。教父!卡莉娅!”麦当肯走过去,对着教父躬身行礼,然后对卡莉娅点点头。

“呵呵,没想到,我这老骨头有生之年还有回到洛丹伦城的一日。没事,我就随便看看。”阿隆索斯依然是那个慈祥和蔼的老者,他的身体差了不少,可还算硬朗。洛丹伦城的光复,对于圣光教会来说同样是一次极为重大的胜利,他来也是自然。

只是,他拉着弟子们走远一点,就明显把空间留给新弟子卡莉娅了。

一身牧师袍的卡莉娅顿时羞红了脸,靠在断墙上,压根不敢抬头看任何人。

自家教父带头散开,麦当肯就算被莉亚德琳盯着,也只能打手势让包括她和瓦娘在内的随从们散到十米开外。

尽管气氛有点尴尬,卡莉娅还是用力抬头,轻轻嘟起小嘴巴。

“还记得这里么?”

麦当肯头皮发麻地扫视一圈,搜索着以前那死鬼的记忆,他是真不记得。

卡莉娅没露出失望的表情:“你不记得也正常,那时候你才10岁。觉得花很好看,就说要种花,然后呢,把种子丢给我,你就跑去沙龙了。最后就剩我一个在这里照顾花儿。”

“……”

这……就算那死小鬼始乱终弃,也不是我麦当肯干的啊!

话说十岁能干啥?

麦当肯心中尽管有着海量的吐槽,话到嘴边就变成了简单的:“抱歉,毁了你的回忆。”

卡莉娅站起来,转身,轻柔地背负着手,绕着这些早已被死亡气息弄得枯萎的花草转悠了一小圈。

“世上没有不灭的王权。法奥师父是这样告诉我的。只不过,刚好到我这代罢了。既然父王选择了邪恶的永生,我们姐弟选择了自由。这就是结果。我会惋惜,却不后悔。麦当肯你不用安慰我……真的!”

没有那种悲伤欲泣的眼神,卡莉娅只剩下淡然。

“你没事就好。”

麦当肯刚说完,卡莉娅侧着头望向他:“你真的变了很多。阿尔萨斯也是。果然,责任这种东西,可以让一个男孩迅速成长为一个男人。”

说到这里,卡莉娅一个小跳,跳到麦当肯面前,水蓝色的眸子直视他,两人的面庞越来越近。

“怎么?”对于卡莉娅,麦当肯始终有种纠结感。

如果之前,他不肯碰卡莉娅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被米奈希尔王室拖累。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对不起卡莉娅。

国破家亡!

他这个当封臣的,多少有着责任。

“我……”卡莉娅凝望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跟她曾经距离那么地近,就差那么一点点,两人就结为夫妻了,仿佛就隔了那么一层轻纱,随便就能戳破。

时过境迁,一次巨变,立马让两人的身份和距离无限拉大。

感谢他的仁慈,让她们姐弟不用背负更大的罪孽,以及有了新的容身之所。

她听到了不少风声。光复洛丹伦城之后,这声音大得无法掩饰。

与其说不介意,倒不如说她乐意看到传闻中那事的发生。她和阿尔萨斯都觉得这才是好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