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15)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np文超级肉 第一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未来花草医最新章节!

隔着防空罩,花氏基地并没有被侵染上绿雨。

所以,在外面的世界早已变成原始丛林的时候,基地里还是地震过后残留的废墟。

花千颜扫了眼满地疮痍,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她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将自己融入到天地、空气当中。

呼~

吸~~

大地的脉动,空气的流淌,花千颜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甚至能够联系到千里之外的植物因子。

不,不只是联系,她根本就是能够控制。

只要她愿意,这个世界上的植物都能任她驱使。

花千颜虽然没有尝试过,但她就有这种感觉。

轻轻呼出一口气,花千颜决定试一试。

她脑海中开始描绘出基地农田原本的模样:一垄垄开垦好的农田,地里的庄稼刚刚冒出点点绿色……

虎老大等一众兽人,以及防空罩外的凯励等人看到了让自己终身难忘的一幕——

仿佛凭空出现一双大手,大力的梳理着被碎石覆盖的农田。

根本没有人力,那农田就忽然变成了一垄垄开垦好的模样。

虎老大用力揉了揉眼睛,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在地震前,这片农田确实是这个样子。

紧接着,更挑战虎老大三观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刚刚“垦”好的农田里,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绿色。

而那绿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生长、抽穗,然后变成金灿灿的黄色。

虎老大太惊异了,都忘了心底对花大小姐的恐惧,梦游般走到田埂前,伸手掐了一个麦穗。

呵,掂在手里还沉甸甸的。

虎老大用力一捻,饱满的麦粒便脱落下来,他赶忙丢到嘴里,用力一嚼,满口的麦子香甜啊。

因着花氏基地的高福利,虎老大有生之年也吃到了真正的白面馒头。

因为太珍贵了,他终身都无法忘记这种美味。

所以,只一口,他就确定,自己刚刚从地里摘下来的麦穗,跟他们平时吃的古种麦子一模一样。

天、天哪,难怪花大小姐这般大方,竟舍得将外面炒到天价的古种粮食给他们吃。

原来这些粮食根本就是花大小姐自己种的。

等等,自己不是在做梦?

虎老大终于反应过来,把手送到嘴里,用力一咬——

哎呀,疼、疼死了!

虎老大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看向花千颜的目光更加敬畏。

刚才他看得清楚,地里的那些庄稼从出芽到成熟,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

更要命的是,这基地里的土都是原始的焦土,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净化,但净化的也只是表层。

之前的地震直接将地面翻了一个遍,净化过的土已经被重新埋入地面,而地面上的则是更深层的焦土。

可花大小姐硬是在焦土上种出了粮食,还在几分钟内催熟。

这、这已经超出了控植师的能力范围吧。

就算虎老大不是异能者,也察觉到了问题。

更不用说同样是木系异能者的凯励了。

凯励穿着防护服,整个人都贴到了防空罩上,两只眼睛写满了不可置信。

桂荣走到凯励近旁,见他这般失态,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古、古种粮食,花千颜竟然种出了古种粮食。”

凯励喃喃的说着,“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啊。那可是焦土啊。还有,她竟然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催熟几亩地的粮食,就算是高阶大满贯的控植师也做不到!她、她——”

“你是说她种出了古种粮食?”

桂荣是雷系异能者,所以并不了解木系异能者的能力。

但他很聪明,看了眼四周的原始丛林,低声说道:“洲际政府提前将能量石引爆,咱们进入了原始丛林时代。你看看周围这些植物,有很多都是史前植物。凯励,我们的世界已经从焦土变成了丛林,那么控植师的异能估计也会得到增强啊。你、要不试一试?”

原本,桂荣不想提醒凯励。

两家目前虽然是合作关系,但也只是暂时的,更多的还是竞争。

但,此时此刻,桂荣想确定一件事,所以才提点了凯励一句。

凯励一听,顿时反应过来,“对,对啊,多谢桂大哥提醒,我这就试试。”

凯励感激的看了桂荣一眼,觉得这人可交。

凯励也不去关注花氏基地的变化了,开始凝神静气的启动异能。

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周遭充足的植物因子,但,不知为何,他根本不能吸收。

更不用说增强异能了。

凯励不信邪,又反复试了好几次。

桂荣从凯励的表情上已经得到了答案,他眸中精光闪烁:看来,古种粮食的事还是要落到花千颜那个女人身上。

就在这时,桂荣的瞳孔微缩。

因为,他耳朵上的耳机提醒他,防空罩里的花千颜开口了。

“你们做得很好,我早就说过了,我的花氏基地,不论出身,不问异能,只求忠心。”

花千颜故意扫了眼防空罩外的几个人,熊三几个既然是桂、凯两家的奸细,那么他们定会在基地里安装了监视器。

估计这会儿她说的话,外面的桂荣和凯励都能听到。

正好,能听到就听到吧,省得她再四处放话了。

“大小姐放心,您在危难关头收留了我们,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虽是卑贱的兽人,却也是懂得感恩的,以后我们会竭尽全力的帮您建好基地。”

虎老大满怀对花千颜的敬畏,恭敬的代表所有工人说话。

“谁说你们兽人卑贱了?”

花千颜朗声说道,“我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最先帮助我的就是兽人,所有在我眼里,兽人比某些心怀叵测的人类还要值得亲近。”

“花大小姐心善,我们是知道的,但、但我们一出生就、就——”有基因缺陷啊。

虎老大满嘴苦涩,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让人生而不平等。

“我知道你们有基因缺失,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研制出了药剂,可以治愈基因链中的问题。”

花千颜说得很是轻松。

虎老大等一众兽人纷纷惊呼出声,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因为他们不相信。

兽人基因链不稳定的问题,已经存在了几百年,这些年里,不知多少科学家费尽心力的研究,都没有成果。

花千颜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忽然放话,说自己可以解决这种问题。

这、这很难让人相信啊。

花千颜微微一笑,冲着身后的小猫人使了个眼色。

几只小猫人相互看了看,然后有猫老大开口,“大小姐说得没错,她确实可以治愈。我们就是例子。”

虎老大听他们这么一说,赶忙仔细打量,这才发现,几个小猫人的猫耳朵和猫尾巴都不见了。

而兽人基因缺失的最显著的表现,就是化形不彻底,即化作人形的时候,还会保留些许兽的特征。

np文超级肉 第二章

肖泽立刻说道:“可惜今日不成,我答应别人有事做。”

肖翀丝毫不恼,慢腾腾的吃着饭回了一句,“明天也行啊。”

肖泽:……

肖雎在一旁乐了,“明天不行,后日也可。”

肖挥往这边瞅了一眼,嗤笑一声,“真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呢,谁不知道别人让着他。”

肖启抬眼看着肖挥,“五弟慎言。”

他们这一群皇孙因为是自幼就在一起读书,排序也是各府按照齿序拍下来的,照理说该是各府排各府的,但是不知道皇帝怎么想的,就这么排了下来。

肖珲的伴读吴滨在一旁轻声说道:“公子,众目睽睽之下,不要落人把柄。”

肖挥:……

他强忍着怒火继续吃饭,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他原本也是个做事随心所欲的人,不过他父王被皇祖父撤官那段日子,他才体会到人情冷暖,小小年纪撞头次数多了,也就学会了收敛,也只是略收敛而已。

外头的事情是一桩,府里头的事情更是令人烦心。

想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哥哥,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微笑,装什么装,有什么用呢?

肖启的生母倒是跟肖翀的生母是亲姐妹,都是皇孙,还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肖启对上肖挥的眼神并不在意,反而对他留出一个包容的笑容。

肖挥:……

真是恶心,还不能公然发火,憋气!

肖启看着肖挥慢慢收回自己的眼神,面色如常的继续用膳,耳边还能传来肖翀那边肆无忌惮的笑声。

石滕往那边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肖启,“后日就要旬休,大公子准备做什么?”

肖启看了一眼石滕,笑着说道:“自然去拜访曾外祖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可有空?”

曾外祖父就指石太傅了,石滕就是石家的孙少爷,送到了肖启身边做伴读,自然是打着一家人互相帮扶的心思。

“大公子去自然有空。”石滕嘴角微勾,当着肖挥的面没再多说,但是就这几句话,就能让肖挥的心情更加恶劣。

谁让梅家已经无人了呢?

不过这笔账可不能记在他们头上,梅家的衰落说起来跟瑾王夫妻有莫大关系。

另一边傅元令回了王府还在想宫里的事情,不知道皇帝会怎么查下去,能查出什么结果来。

反正这件事情她有种感觉,继续挖下去,不一定能挖出什么宝藏来。

李德妃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动静,说起这个傅元令又想起李潇安,李潇安是个果决的女子,留在了上京没跟丈夫回去,李家这边对这个女婿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傅元令知道李大将军是个护短的人,自己手下的兵他都能护的安安稳稳,更不要说亲生女儿了。

“王妃,您回来了。”尤嬷嬷笑着迎上来。

傅元令将大氅递给仲春,看着尤嬷嬷笑着说道:“回来了,府里没事吧?”

“有您一封请帖,是大学士府的少夫人送来的。”尤嬷嬷说着就把请帖拿出来双手递过去。

np文超级肉 第三章

薛洋已经虚虚的睡了一觉,晓星尘还迟迟不见人影,天已经黑透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窗外暗沉的连一丝亮光也无,翻身下了床,直到出了长乐阁才想起自己院子里是没有一个下人的,所以也不会有人点灯或者有什么响动。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黑梭梭的假山像一群高低不同潜伏着的凶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逮着人一顿撕咬,心中突地一跳莫名其妙就觉得这一堆破石头不太吉利,暗骂金光瑶那是什么审美,给他住的什么破院子,假山杵那么高活像要顶到天上去,完全忘记了是自己非要一个清净些的地方。

顺着小路东拐西拐的半晌才到了晓星尘住的地方,正要进去找人隐隐约约听见隔壁宋岚的屋里有说话的声音,薛洋抬头一看,晓星尘的屋子黑乎乎的,宋岚那边却还亮着灯。

他想了一瞬,觉着这宋岚和别人又不熟悉,能大晚上不睡觉坐在一起说话的,除了晓星尘也没别人了。

薛洋踩着脚下的鹅卵石猫着腰打算去吓两人一顿,走的近了却听见两人在说什么死不死的,他一脚踢开门忍不住插嘴道:“你们两个偷偷摸摸说什么?门关这么紧,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说什么私房话。”

这用来形容夫妻之间关系亲密的词被他用的不伦不类,宋岚的脸当即就黑了,眼神飞刀一样从薛洋脸上刮过,就差抓着剑一剑刺过去了。

薛洋没事人一样,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宋岚你敢再这么看我,我就挖了你的双眼。”

晓星尘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低喝道:“薛洋!你胡说八道什么?”

薛洋莫名其妙的看着晓星尘咬着牙死死瞪着他,一伸手朝他脸上摸了一把,奇道:“我就开个玩笑你就气成这样?他当初拿剑戳我也没见你心疼我一下,我明白了,

np文超级肉|小丹的性欢生活

你是不是喜欢宋岚?就像我在夔州时隔壁大牛总偷偷买东西给欢欢,打架骂人也都不忘护着欢欢。”

“宋岚那你...”薛洋本想再问问宋岚,只是这一回头急蹭蹭的就跳到了晓星尘身后,伸手指道:“宋岚你想干嘛?”

宋岚咬牙切齿怒瞪着他:“戳一剑怎么够,有本事你别躲。”

薛洋按着晓星尘的肩膀左右躲闪,直按的晓星尘头晕眼花脑袋一阵阵发涨,连带着呼吸也不顺畅起来。

晓星尘干脆撇过两人,起身就想往外走,薛洋却把人猛地一拉嚷嚷道:“别走别走,刚才你们在说什么,我也要听。”

晓星尘哼道:“不就是你说的私房话。”

“私房话能说什么死不死的吗?你别想糊弄我。”

薛洋恭恭敬敬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晓星尘一杯又递给宋岚,笑眯眯道:“喝水消消气,你们继续说。”

晓星尘想了一阵,皱着眉又把金光瑶说过的话叙述了一遍,末了又问宋岚会怎么选,宋岚眼也不抬冷冷道:“自然和你一样,这还用纠结来纠结去?”

这边薛洋一听,双手一拍差点把杯子震碎,急哄哄站起来脚也踩到了凳子上:“你们没听过好死不如赖活着吗?命是别人自己的,管你们什么事,你们凭什么给别人做主?你们这些光明磊落的世家子弟,一有点小威胁就只想着先把别人活路斩断,好保全十方太平的名声,万一他杀百人又救了百人呢?我到要去问问金光瑶这是什么狗屁考题,问问那个人到底死了没有。”

晓星尘和宋岚被他一番言论惊的目瞪口呆,一时竟也想不起来该怎么反驳,宋岚更甚,连面子也不想做,直接站起来赶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星尘选让他无忧过完短暂一生也没什么错,也更能一劳永逸永绝后患,薛公子思维特殊宋某不敢苟同,慢走不送。”

薛洋耷拉着脑袋,对着一院子湿漉漉的草尖低喃:“所以晓星尘,你就这么被人赶出来了?”

“是你,不是我。”

晓星尘难得一本正经的反驳,却觉得心脏堵的更难受了,一边觉得自己和宋岚有理,一边又觉得薛洋说的没错,暗怪自己居然对金光瑶的问题想不出来别的两全其美的法子。浑浑噩噩一路走一路想,直撞到薛洋后背又被薛洋按进怀里,才想起来自己居然跟着薛洋跟回了长乐阁。

晓星尘被他一抱脑中更是混沌一片乱成浆糊,突然就想起来金光瑶要让他想明白自己和薛洋什么关系才能带薛洋走,这一想头也疼了起来,被人按在门上亲的不能呼吸才反应过来又被占了便宜。

他挣扎了两下发觉外衣也已经被薛洋扯开了,而一只手还正在和他的里衣努力的做斗争,晓星尘眼疾手快把薛洋一按,一把推在门上换了位置,薛洋被他按的动弹不得,瞠目结舌道:“你要和我打架?”

晓星尘伸出一指抵住薛洋的唇,嘘道:“别说话。”

薛洋弄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怎么会听话,被晓星尘突然来这么一出他怎么都觉得有阴谋,只可惜张了张嘴话未出口就被温热的唇舌堵住了去路。

他被晓星尘亲了!

薛洋脑海中‘嘭’的一下炸开七彩烟花,这些烟花争先恐后越来越多,铺天盖地的照亮了整个漆黑夜空,薛洋浑身僵硬,愣愣的靠在门上像丢了一身魂魄。

“什么感觉?”晓星尘几乎要趴在他的身上,才能令低若蚊呐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薛洋仍是愣愣的,眼神都不知道看的哪里,硬着舌头道:“我可能快死了...”

晓星尘被他说的差点笑出声,忍着无限放大笑意又吻了他一下,再次问道:“什么感觉?”

薛洋终于反应过来,咂咂嘴道:“那你再亲一下我才告诉你。”

他瞪着双眼,眼睁睁看着晓星尘听话的低头,柔软的吻再次落到自己唇上,先是蜻蜓点水似的轻轻触碰,紧接着缠绵悱恻胶着流连,犹似裹着一阵清风将满城鲜花齐齐吹开,拨云见月照亮霜白的十里湖面。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53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