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6)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一章

第1104章妹妹跟兔兔一样可爱!

薄煜城不着痕迹地轻蹙了下眉梢。

他也很担心儿子,但他还是先将妻子搂进了怀里,“没事,别担心,阿眷很聪明不会出事,我再派人到外面去找找。”

“嗯。”时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浮华逝梦

倾澜轻轻地点了下头。

她也随即联系了净世阁,安排在帝都的人展开大范围搜索,但还没有通知时家,担心江云歆和时鸿煊知道后更担心。

毕竟他们曾经就经历过类似的丧女之痛。

但就在这时,女佣匆匆跑了进来,“薄爷薄太太,小少爷他……他……”

“他怎么了?”时倾澜眸光陡然一凉。

女佣还没来得及说,便见薄眷时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小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爸比妈咪妹妹我回来啦!”

全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见状,时倾澜立刻赶过去,弯腰将走进家门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跑到哪里去了?吓死妈咪了,妈咪还以为你……”

“啊?”薄眷时懵懵地眨着眼睛。

他手里还拎着兔笼,猝不及防地被时倾澜抱起来,他拎着东西的两只手无处安放。

薄思倾也仰起小脸没好气地看着他。

她轻撇了下唇瓣,小声哼了下别开头去不看他,“我还以为你被野猪叼走了呢。”

“怎么可能?”薄眷时冷哼一声。

他从时倾澜的怀里滑下来,随即捧着兔笼子跑到薄思倾面前,“思思你看这是什么!”

薄眷时掀开盖在兔笼上的绸布。

瓷白色的侏儒兔随即露了出来,它此刻正在嚼着草,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两只短小的耳朵随着咀嚼的动作也晃着。

“这是什么?”薄思倾眉梢轻蹙。

她特别嫌弃地向后退了一步,“你大清早没在家,就去弄来一只兔子?”

可薄眷时的小表情看起来可严肃了。

他将侏儒兔从笼子里接出来,“什么叫就弄来一只兔子啊,明明是你昨晚说想要养兔兔的,我特意跑了好远给你买的呢!”

闻言,薄思倾眼眸里的光微微一闪。

她缓缓地将实现落在兔子上面,它的形态很小,哪怕薄眷时手小,也完全可以一手捧得过来,侏儒兔被从笼子里捞出来的时候还在吃草,好似生怕吃得没抢走似的,那小手揪着草一起捧了出来,在薄眷时手上继续吃。

它嚼啊嚼,腮帮子鼓啊鼓,小耳朵晃啊晃的,偶尔抬起黑曜石般的眼睛瞅他们一眼。

“思思你看!”薄眷时将兔子递到她面前。

他笑眯眯地看着妹妹,“这只兔兔跟你一样可爱!我买的全店最可爱的一只!”

薄思倾一脸嫌弃:“……”

“你把它拿开。”她往后退了一步。

薄眷时却迈着腿黏了过去,“你看看嘛,你昨晚自己说想要养兔兔的。”

“我怎么可能说过那种话!”薄思倾气得跺着小脚,脸蛋胀红,“你……你不要以为我昨天喝了酒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绝对,不可能说过那种话,我也不会喜欢兔……”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时。

薄眷时却把兔子放到了她的掌心里。

软软的触感从掌心传来,薄思倾猝不及防接住那只小兔子,还感觉到了它毛茸茸的小短毛,在自己的掌心里蹭了蹭。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三章

“你在说谎。”他冷声道,眼中迸出怒火。

“……”

月沁腹诽:尉尘他到底是想搞什么,让她把真相说出来真的很好吗?是想看她笑话吗?哼,刚才那一幕的实情她已经打算烂到肚子里,真的,她绝对打死不说!

于是,月沁很倔强的撇开头去,不再去直视他愠怒的眼睛。

见她撇开眼去,尉尘莫名的怒火更上一层。

“你又在欺骗我?我在你眼中竟是随意可欺瞒之人吗?”他抓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浮华逝梦

着月沁肩膀的手用了些力气,声音里带着阴沉。

又欺骗他?月沁挑了下眉头,不解的想:自己有经常骗他吗?

“痛,痛啊,尉尘你干什么?我不过就是嫌丢人不想回答,你用的着这么暴力吗?”

他冷笑:“丢人?这件事说出来就这么让你难以启齿,抑或是颜面尽失?”

谁人不知花家小姐喜欢沉迷丞相府的赫连雅君,每日鞍前马后环绕着,花楼的红妖公子由于长得与雅君公子有几分相像,也常被她千金包下,数月来只需接待她一名客人即可。她为赫连雅君做过的荒唐事可不只一件两件,而今日她刚对自己做出迷恋的举动,就百般抵赖死不承认,真可谓之薄幸!

难道他竟比不过赫连雅君万分之一吗?

“额......也不能你这么说啦,其实也不丢人,不,也有点丢人.......算了,我现在真的纠结的不得了,刚才那件事咱们可以不再提了吗?我认错可以吗,刚才都是我的错!”月沁哭笑不得的将小手举得高高的以示认错,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尉尘依旧是一脸冰冷暴戾的样子,愠恼的眸子紧盯着月沁,哪里像善罢甘休的样子。

对峙中......

月沁最先败下阵来,痛得龇牙咧嘴,肩膀都被抓得生疼好吧,尉尘他真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感情。

“尉尘先松开手好吗,你抓着我的肩膀太痛了!你只要松手,我什么都坦白。”月沁声若蚊蝇,头也不敢抬起了。

尉尘复杂的眸光变了变,缓缓松开了手掌。

“就是你说的那样。”快刀斩乱麻,月沁极快的小声说,在他松开自己肩膀时脱口而出。

他的手停在半空僵住了,片息后轻勾起唇角,温润低沉的嗓音缓缓逸出:“我说的什么?”

月沁无地自容的扶额,人生低谷!月沁敢保证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尬的一刻......

天,这么快她就食言了,刚才还打死不说呢……难道她又要再一次向命运低头了吗?

她快速环顾了下左右,深深倒吸了一口气,闭目不甘的大嚷:“就是以为......你要亲我!”

由于声音太大,最后两个字的回音还在屋里回响了一圈,见尉尘呆愣住了,她突然坏心肠的想笑。

哼!没有最尬只有更尬,你要听的,赖不得我,要尬尬一双!来吧,一起造作吧!!

紧接着,月沁机智的飞奔夺门而出,她觉得在这屋内多待一刻都是罪过,再不敢看尉尘此刻的脸色。

她当然清楚此刻尉尘对她的感觉,因为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好感度一分都没有增加。不加好感度的话,八成还是厌恶她的吧。

玉白惊讶的看着正在飞奔逃逸的月沁,大声呼喊道:“小姐,你跑这么快是去哪里啊?我家公子不是还在屋里,您不听午课了吗?”

看着月沁头也不回的跑没影了,玉白奇怪的摇摇头,端着一壶热茶走进书房,却看到尉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公子,小姐怎么慌里慌张的跑了?”

尉尘的思绪被打断,并没有回复玉白,而是问:“我让你做的事可有办妥?”

玉白:“公子,你放心吧,我也是经过阁主精心培养的人,这些小事对我来说很轻而易举。”

“嗯,下去吧。”尉尘犹豫了一下,继而道,“等等,另外派溯帮我盯视花月沁的一举一动。”

玉白本来想说花月沁是个草包,无关紧要的人物,派人盯视她不是浪费人手嘛,但是这毕竟是主人的安排,他还是把话憋在了心里,应答道:“是的,公子。”

......

小菊大老远就看到月沁一路狂奔回自己的院子,他紧追慢赶的才追上,此刻他正扶着门框气喘吁吁:“主子,你怎么突然又回来了,您这是回心转意不打算考科举了?”

月沁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顺了口气,“谁说我不考的?我......我想着尉尘这些日子教导我太辛苦了,所以回来自习!顺便回来找些小玩意,想犒劳犒劳他,你去把我平时最珍爱的那对玉狮子找出来,还有那十几串红玉钏子,还有个叫什么南翁墨盘都给我统统找出来,给尉尘送过去。”

“主子,您以前也不是没送过他东西,可是那时他一律不收都退回来了,虽说这次您也是一片好心,但万一他又退回来怎么办?”小菊又想起之前在尉尘那边吃的闭门羹,心里不安的问。

月沁鼓起腮帮子,蹙眉教导道:“笨呐,他不要你也不要拿回来啊,东西放在他那里就让他随意处置好了,让他随手丢掉也比拿回来强。”

小菊忧虑的问:“光这一对玉狮子就价值万金,他若真的随手丢掉,您不心疼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540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