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部第8节胡秀英回娘家,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2021年2月19日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 主人、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2021年2月19日

第14部第8节胡秀英回娘家 第一章

青丘之地,修仙者自然知晓,眼前这株药草竟是出自仙家之地,着实令人惊讶。众人目光纷纷望向宋初微,等待她的答案。

听到溪枫的回答,宋初微面色不便,只是袖袍一甩,便是将冰球收回,而后,又是放出第三枚冰球。

众人见到她的举动,碧海阁弟子又是松了口气,看来溪枫是猜对了。

竟然真的是媚果!陈小川也是感到惊讶,归云庄是通过什么手段,竟然能得到九尾狐族的圣物,这可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溪枫伸出袖袍,擦了擦额上汗水,在冰球的寒气下,他竟然还是出了汗,可见其心中还是紧张。

溪枫目光望向冰球,望着其中的视线渐渐清晰,原本稍微松了口气的心脏猛地一提,呆呆的望着冰球中的东西。

“这”

雷震岳见状,眉头微蹙,面色有些异样,望向宋初微,苦笑道:“宋师妹,你这株灵草方才萌芽,这可如何让人猜出是何种灵草”

原来,那冰球中只有一颗种子,在那种子上才刚刚破开一个嫩芽,嫩芽宛若蚂蚁般大小。

“雷师兄此言差矣,这便是灵草成熟状态,否则便不会生出这绿芽。”

碧海阁众弟子皆是一惊,这竟然是已经长成的灵草!

成熟的灵草方才破出嫩芽?前两株灵草,陈小川没什么印象,倒是这一株,陈小川脑海中似乎有些印象,他记得在灵隐宗,父亲从宗主那里拿来的一本医典中记载过这么一种灵草。

想起来了!

陈小川豁然,目光望向那冰球,他记得这株草,当时那医典中只有这灵草的图片,在它图片的一侧,扭扭写着“蚕蝶”二字!

溪枫对于奇特的草药一向记忆深刻,但却从未见过刚刚破芽便已成熟的灵草。这一株的难度更胜媚果,好歹他还知道是出自青丘,这一株出自何地,他是完全没有头绪。

雷震岳也是走南闯北之人,所见所闻极广,但是这三株灵草的出现,又是让他心生怀疑,自己究竟还是经历不够。

这已是第三株,若是碧海阁这边猜不出,那么归云庄便是胜出,按照约定,他们便要前去观看巨阙剑。雷震岳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但是甘露台与玉清殿两处,皆是围绕巨阙剑展开,这其中必有猫腻。不知玉清殿那边,玄机上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雷震岳想起迎接归云庄前,玄机上人匆忙与自己说的话,心中不解,目光望向陈小川,为何玄机上人要让自己这么说?

陈小川似有察觉,目光又是转向雷震岳,见他还是在看着自己。陈小川见他目光有些涣散,像是在思考其他的事。

陈小川又是望向苏清宁,见她眉头紧蹙,应该是没有猜出这株灵草的名字。陈小川心中奇怪,自己都知道的灵草,为何他们却是不知?

溪枫额上汗如雨下,自己确实完全不知,不禁回头望向雷震岳,但是见他注意力似乎并不在比试上,心中微慌,又是唤了两声。

雷震岳回过神来,望着焦急的溪枫,他也不知该如何帮助。

“溪枫师兄”

场中异常的安静再度被陈小川打破,众人的目光再度望向陈小川。路归云望向陈小川,他先是改变了规则,如今又要言语,莫非是猜出了药草名字?

陈小川再度站起身来,向众人行礼,而后陈小川面色轻柔,对溪枫道:“小川在乡野玩耍时,曾见过一本书,书上记载过一种草。这种草很奇特,外表看起来方才破芽,但是等破开它的种皮,藏在种皮中的根茎叶迅速变大,此草名曰‘蚕蝶’!”

第14部第8节胡秀英回娘家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第14部第8节胡秀英回娘家 第三章

第78章大结局

虽然霸王项羽重创,战神嬴布被擒,但此次西楚、汉、秦三方阵营参战者,都是绝对强者。

即使神威站着主场优势,人数众多,有九天无极塔阵法协助和增幅,再加上神威侯的强势归来,士气大振,但是要一举解决他们也非易事

一时间,刀光剑影,法术纵横,几乎每时每刻,都有身影爆体或从半空坠落。

在场参与战斗者,都是足以震慑一方的强者,如今的生命却显得颇为廉价

“iǎ心点”

收取了两大天印后,谢影朝骊姬点了点头叮嘱了声,身形一晃出现在蝶姬身边,挥手间一朵青-莲台挡住袭来犀利剑气,而后右手虚空书写,鬼斧神工的“碎”字出现,而后化为莲台,最后消失,那袭击蝶姬的仙人,猛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袭击,还未反应过来便直接爆为漫天血雾。

“辛苦你了”

左手拦住蝶姬蜂腰,挥手间,十数个“生”字打入蝶姬体内,迅速治愈着蝶姬伤势,谢影语气诚恳谢道。

“相公能回来就好,一切都是妾身该做的”

原本俏脸毫无血-的蝶姬,心中悸动,俏脸涌起阵红晕,抓着谢影的大手紧了紧,声音微颤说道。

蝶姬的要求向来不高,以目前形势,谢影能首先救助、安慰她,不管蝶姬承受了多少折难、思念、苦楚,此时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iǎ薇……”

谢影点了点头,环视了下周围环境,靠在谢影身上的蝶姬忽然自责、愧疚轻声说道。

此时的白岚,作为谢影最为心悸,最早爱慕的nv人,虽然如今五官不变,但是谢影却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甚至白岚周围数丈范围内,没人敢靠近,连那些刀光剑影法术等,也无法侵入分毫。一眼看上去,白岚宛若惨烈战场中的

文学

旁观者般,没人敢攻击她,而她也不出手,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骊姬跟在谢影身边,有战神嬴布的例子在前,敌军倒也没集中火力攻击谢影,而且旁边又有凤韶仪、龙宇天等太一道强者守护,倒也没什么事。

随即看向脸-泛金,嘴角鲜血汩汩,瘫软在韩信怀中的韩亦薇,谢影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

“iǎ薇”

朝蝶姬点了点头,谢影身影一晃出现在韩信旁边,挥手间数十个“生”字打入韩亦薇体内,看着眼神逐渐泛散的韩亦薇,原本以为心静如水的谢影,心湖涟漪阵阵

在谢影亲眼看到韩亦薇的霎那间,谢影就看出韩亦薇生机已断,命魂已绝,神仙难救,可谢影还是无法看着韩亦薇就这么陨落,奢望着能多挽留一分一秒

谢影的到来,使得昏昏沉沉,意识模糊的韩亦薇眼眸睁开少许,原本无神泛散的眼神,生动了许多,身躯一颤,疲软的y-臂颤动数下,终究无法举起……

“姐”

看到韩亦薇此状,韩信悲从心来,狠狠瞪了谢影一眼,终究不想让韩亦薇失望,把怀中的韩亦薇让给谢影抱着。

韩信很清楚,如果真要离开,韩亦薇最大的愿望,就是在神威侯怀中待到最后一刻。

“少薇……无

果然,韩亦薇一转移到谢影怀中,苍白而毫无血-的俏脸出现了少许光泽,泛金脸-涌起了满足的神臂颤抖着缓缓举起,声音嘶哑细微,断断续续。

没人能听清楚韩亦薇到底说什么,但在场每个人,都知道韩亦薇想说什么。

“别这么说,你会没事的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没有你真的不行,你若走了,那以后还有谁照顾我?你知道我向来是个邋遢,不会照顾自己的人你绝对不能走……”

谢影抓着颤抖无力的iǎ手按在自己面部,笨拙地胡言语,声音低沉微颤应道,说到最后,颇为哽咽,一时说不下去。

依旧是洁白如雪轻纱罗锦,只是此时的白纱,沾染着片片刺眼的嫣红。

岁月如梭,当初在偏僻iǎ村初见的身影恍若昨日。

夜深人静

那浑身洁白如雪轻纱,云鬓uā颜,五官jīng致如画,亭亭y-立,柔弱如柳,俏立口,彷佛画中人的卓越风姿;

那牵着五官清秀,宛若金童孩童,登求教的少nv;

那静静站立一旁,宛若隐形人,感jī敬仰看着谢影教导“孩童时的韩信”的身影;

那飘然远去,隐入夜叮嘱谢影“莫要回头”的飘渺声响;

那一直默默无闻,为谢影照顾着父母的nv人;

那一直埋头苦修,片刻不敢懈怠的nv人……

其实一切的一切,谢影一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无无视,只是谢影不知如何表达出自己的感情罢了。

当然,多年的相处,默契的行为,特殊的主婢关系,使得谢影对韩亦薇更多的是亲情,而没有男nv之情

冰冷滑腻的iǎ手摩挲着粗犷的脸部,

灰白的俏脸浮现出幸福甜蜜的笑靥,

闭眼……

炽热的泪珠滑过冰冷的脸

文学

颊。

炽热的泪珠,能溶化一切,还未落下,还未绽放,还未化茧成蝶,

却完全渗透到白皙肌肤中……

终究没有落地,终究没化为无数泪uā

……

韩亦薇m-失了

此时的韩亦薇,彷佛回到了,

那窈窕少nv孤立夜-之下的时光,

仰望星空,默默为他祈祷

今后不会有她一起共赏夜月光下,剩下孤独的吹笛郎。

的言语,在韩亦薇耳中,已经是世间最幸福、最甜蜜的情话,是她无数次面对星空祈祷,上天终于被她感动的恩赐

足够了

真的足够了

炽热的泪珠没有落下,摩挲着粗犷脸部的y-手,却逐渐无力,宛若昏暗的夜幕,缓缓垂落……

“iǎ薇”

谢影心中一紧,ōu搐得厉害,视线模糊,声音飘渺……

彷佛在呼唤着二十年前的她

“呜、呜、呜……”

纯真活泼,多愁善感的姬瑱璇猛然趴在龙宇天肩上,泪染衣襟

强忍的哭泣,无言的悲伤,犹如点燃炸桶的引子。

天地霎那间昏暗下来,

蝶姬、骊姬、凤韶仪、龙宇天、姬瑱璇等人齐齐低头

看着神威侯怀中,不再睁眼的韩亦薇,满手血腥的韩信,终于滴落粒粒泪珠,紧握的拳头,指甲入溢出丝丝血红

一股无言的哀伤犹如风暴般蔓延而开,屏蔽了空间,冻结了时间

……

“我能救她,但是我要她们两个”

就在此时,一个宛若天簌,清脆悦耳的声音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