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憩小说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一家子换着睡
2021年2月21日
1女多男: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2021年2月21日

公与憩小说 第一章

他的离开顿时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和窃窃私语,天地会被铲平,所有人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呢。

更是有不少人紧跟着他身后,看看他想干嘛,当然也想看看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意外,从而浑水摸鱼得点好处。

然而让众人惊讶的是,叶无忧并没有走多远,穿过一条街,直接进了逍遥楼。

逍遥楼经过破败,得到赔偿之后,重新买了一座气派的阁楼安置在原处,已经开始正常营业了。

逍遥楼的掌柜自然也是目睹了叶无忧灭了天地会,杀了六个仙王,就算那六个仙王不是他动手的,那也是他指示的。

并且这掌柜还是认识叶无忧的,就在几天前,逍遥楼还因为叶无忧被人打毁了。

叶无忧当街跟齐胜过招,从容退走,只是短短五天过去,叶无忧就强势杀了回来,将天地会夷为平地了。

当时没有一个人对那句狠话放在心上,这反转真是惊呆了所有人,谁能想到一个玄仙竟然有此等手段。

此刻杀星临门,逍遥楼掌柜吓的噤若寒蝉,他一个金仙后期,跟在后面,低头哈腰,陪着笑脸,想要知道杀星突然造访逍遥楼有什么指示。

“别紧张,我就是来喝酒的,如果可以,给我来两坛逍遥游!”叶无忧笑道。

“可以,可以,自然可以,两位请跟我来!”掌柜忙不迭的应道,随后带着两人来到三楼的天字一号包厢。

“叶公子,你们休息一下,这顿酒我来安排,保证你们满意,别拒绝,

文学

这是我们逍遥楼的一点心意。”掌柜满脸堆笑的说道。

叶无忧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他不缺仙晶,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有意交好,落了面子也不好。

掌柜退走之后,独角兽忍不住问道:“你这到底把什么势力一锅端了,瞧把这些人吓的。”

叶无忧道:“天地会,算是仙界第一大商会吧,商会总部有六个仙王和一个无上仙,六个仙王被我杀了,无上仙被陆拾杀了。”

“乖乖,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些年都经历了啥,快给我说说。”独角兽一副要探听到绝世大秘密的期待表情。

叶无忧点点头,开始讲述当年在飞仙星跟众人分开后的一些遭遇,包括地球的事情和大小冥界的事情。

独角兽一听叶无忧竟然被十几个金仙追杀,差点命丧黑暗空间,气的暴跳如雷,嚷着要替叶无忧报仇。

叶无忧好一阵劝说,独角兽才忍着怒意,继续听他叙述。

讲了一半的时候,掌柜的送来了几坛逍遥游,以及十几道逍遥楼的特色招牌美食,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两人都忍不住食指大动,话题暂且搁下,开始推杯换盏,大快朵颐,而小蓝早就开动了,不过对肉有阴影的她专吃素。

见叶无忧和独角兽一杯一杯的喝着逍遥游,还不停的赞叹好酒,小蓝也忍不住了,吵着想要喝一杯。

独角兽坏笑一声,给给她倒了一大杯,并且给她灌了下去,不过三个呼吸,小蓝直接歪倒,呼呼大睡。

两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叶无忧正准备继续讲自己的遭遇,包厢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叶无忧说了一声。

门被推开,一个中年汉子满脸堆笑的走了进来。

这个人叶无忧不算陌生,是这座逍遥楼的楼主,几天前此人还勒索了齐胜一笔。

公与憩小说 第二章

“如此实力,确实是有资格与我一战。”金魔看向江玉郎,笑道:“不愧是祝融一脉的传人。你若是早生个十几年,恐怕就没燕南天的事了。”

依照他言下之意,燕南天怕也是五神宫的传人?是了,燕南天和邀月的实力冠绝江湖,看来便不似世上之人。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够

文学

解释,他们为何会如此之强。

“神锋门的上一代掌门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燕南天?当年五大神宫齐心协力围攻我,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就凭你们这些余孽,又能如何?”金魔狂妄自大道。

江玉郎冷冷地笑着,这金魔确实是有猖狂的资格。如果他遇到的不是自己这个异数的话,在这方世界还真无人能够治得了他。

但他也发现,这绝代双骄的世界,本不该存在这些人的。五神宫和五魔宫的存在,明显是超纲的。至于是谁添加的,就不得而知了。

但这神魔之间,超越了凡俗的存在,已经接近了天人境界,这里的武学境界明显高于往常,可是算作是中武世界了。

战,一触即发。

金魔身形晃动,已经攻至了江玉郎身前。

但这些都不是真实,而是二人的神念。

在邀月和其他人眼中,只是短短一瞬间,但实际上,二人的神识已经交锋数百回合了。

庞文当年从五行魔宫箱子里捞出来的武学中,就是有一门无相天魔功,他修炼这门武学,让他能够相貌百变,甚至轻易模仿他人的武学,但也导致他最终失去了自我,变成了金魔的傀儡。

二人的神识交锋一瞬间,却是不分胜负。

金魔自认为已经看透江玉郎,便自信地进入了江玉郎的神识世界里。在他看来,江玉郎或许才是更好的宿体。

如果他能够获得这具躯体,肯定能够更进一步。

而江玉郎最为强大的也是神识,这是金魔万万无法料想的。

他一进入江玉郎的神识世界,便感觉这个神识世界关闭了。

他还没来得及嘲笑,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神水宫的水母阴姬!

“是你!”

“是你!”

水母阴姬和金魔异口同声道。

金魔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如此打算的。”

他还以为江玉郎引他进来,是为了和水母阴姬一起对付他,但转念一看,发觉不对,水母阴姬似乎是被囚禁在此?

金魔觉得有些诧异。他和水母阴姬曾经见过,她再不厉害,也是一个接近天人境界的玄关强者,神识之强大,绝不可能衰败至此地步。

金魔蹙眉道:“你怎么会如此?”

水母阴姬露出一丝苦笑:“你难道以为他当真是我神宫传人吗?金魔,你自诩魔门第一高手,但你万万想不到,他是天外之人吧?”

“什么?天外之人!”金魔一脸震惊。

“我不信!”金魔挥舞着双手道,“天路封绝,绝不可能有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原本还担心无人能够制你,但如今看来,我却是可以无忧了。”水母阴姬如释负重道。

金魔嘶吼一声,仰天长啸,魔影高涨,利爪舞出,企图将这方世界撕碎。

但江玉郎的神识空间坚硬如铁,他根本无法勘破。他自认为无比强大凝实的神念,在江玉郎眼中却是和一个纸人一般。

强行镇压金魔?江玉郎倒是有了另一个想法。他直接将金魔转移到了武神殿的石碑前。

金魔望着那块漆黑高大的石碑,惊恐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不明白,但发自神识深处感觉到了危险。

这石碑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让他觉得神秘而又可怕。

金魔挣扎着想要逃离,但却无济于事。在江玉郎的神识世界中,他就是唯一的神祗。

金魔的神识直接撞到了石碑上,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金魔的神识直接被打得粉碎,紧接着融入了石碑中。

武神殿石碑发出一阵光彩,江玉郎只觉得自己的神识又雄厚了几分。

“原来,可以如此温养!”

江玉郎恍然大悟,这石碑实在是逆天,居然可以吸收别人的神识。而在吸收的一瞬间,金魔的所有信息都传入了他的脑海中。

金魔,原本是五大魔宫的第一脉门。他在二百年前横空出世,横扫正邪两道,称霸武林。后来遭到其他三大魔宫的背叛,再加上五神宫的围攻,才被封印了起来。

但随后,庞文从古墓箱子中获得了无相天魔功。他在修炼这门武功时,不知不觉就唤醒了金魔。最后,庞文便被金魔夺取了身体。

这五神宫和五魔宫的历史,金魔知之也是不详。但在他的认知中,这方世界还未出现过任何一个可以突破世界屏障的修行者。

所谓的武破虚空,在金魔认为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但金魔到死都不相信,自己就是天外来客。

这些消息给了江玉郎一些眉目,紧接着,他又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水母阴姬头上。

水母阴姬感受到了危险,急忙道:“别杀我,别杀我!只要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江玉郎并不理会她的哀求,也直接将她投到了石碑上。

水母阴姬也被石碑所吸收,这时他也获得了水母阴姬的记忆。果然,她和金魔就是老仇人了。

当年,封印金魔的五神宫之一,就有水母阴姬。只是后来,由于她刚愎自用,也受到了弟子的背叛。

不管是神宫还是魔宫,传承到如今都已经绝迹了。

吸收了金魔和水母阴姬后,江玉郎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巅峰。他倒是发现了武道神碑的一个神秘用途,就是可以用来承载其他灵体。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慕容九儿和慕容淑愿意的话,他可以将她们的神识保留在石碑上,带去其他世界!

肉体不灭,自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自己,也无法用肉身在一个个世界里穿梭。但灵体方面,应该是可以的!

江玉郎心下一定,回到了现实中。

在邀月等的惊讶目光中,金魔呆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

邀月不可思议地看向金魔,江玉郎缓缓走向金魔,用手碰了碰他。金魔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死了?

邀月长大了嘴巴,江玉郎已经走向了石门之后。

他获得了金魔的记忆,也知道他将慕容九儿关在哪里。

救出了慕容九儿,邀月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但这一次,她是彻底臣服了!

就连传说中的神魔都无法制服江玉郎,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主人,水母阴姬和金魔,哪里去了……”邀月不可思议的问道。

她虽然没有突破大宗师,但在之前神识也可以感受到二者的存在,但现在那压迫感却是彻底消失了。

江玉郎瞥了邀月一眼,好笑道:“他们灰飞烟灭了。”

邀月咽了口唾沫,露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她此时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了,她彻底失去了自信。

“对了,主人,您让我调查的事,我查出了一些异常,不知道……”邀月跪在地上道。

“嗯?”江玉郎忽地想起,除去慕容氏二女外,在这世界,他还有一些羁绊尚未解除。

公与憩小说 第三章

秦鸿看他面色不对,劝道:“师傅莫恼,我有办法悄悄进去。”

碧云停住了脚步,低声道:“万一再被江云碰上,他要是禀明青云子,那可就麻烦大了!”

秦鸿心道:“一个小小的五阶仙君,还能拦得住我不成?我一剑斩了他的首级,搜走他的魂魄,让他身死道消,看他还敢这么横?”

不过,这话他没有说出来。

他取出两枚玉符,将其中一枚递给碧云:“师傅,这是我炼制的隐身符,乃是七阶仙符,你把它激活之后,能够遮蔽大部分气息。我们悄悄潜往另一侧,这么大的星陆,方圆七八万里,就凭江云一个人,累死他也守不过来!”

碧云接过玉符,心里还有些犹豫,道:“你识得星陆外面的大阵否?它是否容易破解?一般而言,只要是七八阶的大阵,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能在盏茶功夫内破解,江云就能赶过去了!我不想给他看到……如果我的功力在他之上,或许忍不住打杀他……可惜我不是他的对手……”

“师傅,若真想杀他,有何难哉!”

“秦鸿,我还从未见过你出手呢?不晓得你有什么杀手锏?”

“我有一口铁木剑,还有一件拂尘,经过我的温养洗练,都已经晋升为八阶仙器了!除此之外,这么多年来,我还养了几十只神蚕,得到一些蚕茧。我用神蚕丝织成了锦缎,炼制了一件‘乾坤大袖’!”

“乾坤大袖?你怎么会有这门传承?我不记得教过你这门心法,连我自己都不会啊!我还指望,从青云子那里,得到《地仙真经》后面四卷心法呢。《地仙真经》第三十六卷,才有完善的‘乾坤大袖’心法!”

“嘿嘿,师傅你忘记我是仙阵师了?修仙之人,触类旁通,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只要有上佳的神蚕丝,有了八品的锦缎,就可以设计仙阵,将纳虚阵和杀伐阵置于锦缎之上,将其炼制成乾坤大袖!”

“胡说!镇元子祖师的独门绝技,岂能像你说的这样简单?”

“师傅,我若说以前见过祖师镇元子,得到他的部分传承,那你信不信呢?”

“我不信!祖师在本界只收了七个徒弟!每一位都是仙王,岂会有你这样,沦落到下界的弟子?”

“师傅,你恐怕猜错了!每一位大帝,都是心思缜密之人。既然来到这方世界,明里暗里都有布局!岂能说走就走,连一点儿后手都没有?”

“哼!难道说,你是祖师留下的后手?我若将你的话报上去,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秦鸿笑道:“师傅莫怪,弟子看你心情不好,所以说些怪话,让你高兴高兴。你还想不想进入这片星陆,看一看令尊留下的地盘,变成了什么样子?按照我的推测,既然青云子将其列为禁区,说不定里面有古怪,或许潜藏着危险呢!”

碧云一咬牙:“既然来了,不进去看一眼,我心里很难受!走吧,我跟你过去瞧瞧,能不能破开仙阵,就靠你了!”

两人绕了一圈,来到另外一个角落。

秦鸿转头四顾,看不见江云,和别的守护人员。

他靠近那青灰色的阵膜,眯起眼睛,仔细观瞧,神情显得有些凝重。

碧云问:“怎么样?这是什么大阵?能破开吗?”

秦鸿沉声道:“情况不太妙!这是青冥镇元聚星阵!它的等级不低,一时半会儿破不开!”

碧云皱眉:“破不开?那不是白来了?算了,赶紧走,别待在这里!”

“师傅,这个大阵不简单!弟子预感到,大阵之中,藏有大秘密!”

“什么样的大秘密?”

秦鸿前世见过类似的大阵。

昔年他放出分身前往古茗星,那里是镇元子的老巢,整个星辰的外面,就有这么一道大阵,这样的大阵具有多种功能,除了防护星辰之外,还能从宇宙中汲取仙气,不断的壮大星辰,给人参果树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由此一来,镇元子才能成为地仙之祖!

因此,他转头对碧云道:“师傅,咱还是回去吧。”

于是碧云拔腿就走!

他一面飞遁,一面埋怨:“秦鸿,原来你也是银样镴枪头!还说自己是了不起的仙阵师呢,结果被大阵挡住,连试着破阵都不敢!”

秦鸿道:“师傅,你误会我了!我不是破不开大阵,而是不敢强行破解。”

“大阵之中究竟有什么?怎么连你这无法无天之人,也会感到害怕?”

“我怀疑,青云子就在大阵之内!”

碧云被吓了一跳:“什么?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很多仙王都喜欢狡兔三窟!青云子鸠占鹊巢,占据了这片星陆,将其改造为福地。”

“你凭什么这么说?这样说有什么根据?”

“就凭这个青冥镇元聚星阵!这是镇元子祖师的独家传承!你知道‘地仙真经’的要义是什么?最关键的是,如何改造星陆,构建完美的‘洞天福地’!为了达到这一点,除了有强悍的防御阵之外,还要有源源不竭的仙气供应!而这个青冥镇元聚星阵,恰恰具备这两种功能!”

碧云瞪大眼睛:“秦鸿,我还是不敢相信!你一个野路子仙阵师,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秦鸿说道:“师傅,你若是不信,何不在周边星陆走一走,看看附近的星陆之上,近年来仙气是否逐渐下降!不过,这种仙气下降是潜移默化的,一般的仙君都难以察觉。”

碧云道:“既然难以察觉,我们也无从判断。”

秦鸿沉吟片刻,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法子,能够证明我的说法。”

“什么法子?”

“我们再回青云宫,看看青云子的本命仙树,在不在青云宫的后花园!如果不在那里,便是被他迁移到这边来了!”

碧云眨眨眼睛,道:“青云宫所在星陆上,有一片很大的人参果园,其中有些果树,还是镇元子祖师留下来的!无法判断哪一株是青云子的本命仙树!”

秦鸿道:“你不是认识一位郝师姑吗?她驻守人参果园,应该知道其中的奥秘。”

碧云深吸一口气:“就按你说的办,正好你我进阶仙君后,也该去那里,求一根人参果树的枝条了!这是青云宫的规矩,每一位仙君,都能获得一根新的枝条,回去嫁接本命仙树。”

于是两人又飞往青云宫所在的星陆。

这一次,他们没有去青云宫,而是直奔人参果园。

所幸才过去数万年,那位“郝师姑”依然还在。

她看见碧云,面上浮现出自然的笑容,道:“难得你能进阶仙君,这是可喜可贺之事。我这做姑姑的,手里也没有别的好东西,只有一颗青云大丹送给你。”说着取出一个小小的青玉瓶,里面装着一颗鸡蛋大小的碧绿色丹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