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菠萝蜜视频网站

左道倾天风凌天下,粉蝶app
2021年2月24日
一女多男很黄爽文,男生有反应了忍得住吗
2021年2月24日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第517章暴怒

第517章暴怒

咔!!

只一声刺耳的爆响,巨大的蜈蚣脑袋登时被打的爆浆!

红的白的紫的绿的东西一股脑的往外喷涌!

说起来吴龙的修为和实力,实际上比这土行孙,也只是差上一筹而已。

若是当真单打独斗,即便不敌,可显化原型之下,土行孙也难以奈何他。

但那捆仙绳一出,可就要命了。

捆仙绳所缚之下,他一身的灵气,修为,皆是散发不出!

只能被锁在气海之内!

因此之下,他浑身的防御力大大降低!

只能靠着本身妖修肉体硬抗!

那如何能挡住土行孙的攻击?

一棍之下,蜈蚣的脑袋彻底被打爆!

三魂七魄直接粉碎,继而一道真灵就飘飘摇摇的往封神榜去了。

“五哥!!”

常昊见那巨大的蜈蚣登时不动,一身的气息随之消失,顿时尖叫一声,双目都红了!

梅山七圣,情同手足!

“一只妖孽!也敢嘲讽老子!?”

一棍打杀了吴龙,土行孙冷笑一声,随后又看向常昊满脸残忍之色道:“叫!?你这么喜欢叫!那就一起陪他吧!”

说罢,只一招手。

却见那道困在蜈蚣尸体上的捆仙绳顿时一晃,复又化作一道细线,径直往常昊而来!

“该死的矮矬子!我等兄弟,必杀你啊!!”

而常昊虽怒,却不傻,此刻眼见金线过来,顿时嘶吼一声,同时身形一动,就往地面遁去!

在这地底,若是他也被那捆仙绳困住,那定是重复吴龙前车!

土行孙哈哈大笑道:“杀老子!?你们也配!一群孽障!往哪逃!?”

那金线登时激射,直追常昊而去!

“大哥救我!”

眼见金线速度奇快,自己根本无法躲开,必会被捆住。

一时间常昊陡然凄厉的叫喊了一声。

大地晃动,他已然钻了出去。

但与此同时,捆仙绳就到了他的身上,直接将他锁住。

顿时他灵气尽失,法力全消。

直接如同木桩一般就倒在了地上,虽疯狂挣扎,却根本动弹不得。

“老六!?”

袁洪正与几个兄弟一起,鏖战青牛,打算耗死他。

可此刻陡然间常昊钻出地面,被捆的动弹不得,顿时大惊的叫了一声。

“大哥!此狗贼有异宝在身!五哥被他杀了啊!”

常昊疯狂挣扎,此刻他算是明白了吴龙为何毫无反手之力就被打死!

这捆仙绳,着实霸道!

自己一身的法力修为,根本调不动!只能等死!

“什么!?”

一听常昊这话,不光是袁洪,便是其余的梅山七怪,也是一愣,随后一股愤怒的血液就冲上了脑仁!

老五,吴龙,他居然死了!

“叫什么叫!好好去死!”

而这时,土行孙也从大地之中钻了出来,只是大笑一声,一棍就往常昊的脑袋砸了过去!

“大哥!!”

常昊一瞬间魂飞天外,只得凄厉的叫了一声。

他的实力比之吴龙,还要差上一丝!

但袁洪等人和青牛正在酣战,此刻这边的事情又急又快。

也就是刚刚听到常昊说完老五死了,土行孙的攻击就到了!

哪里还来得及救他?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章

1

苏小狸又被开除了,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因为脸蛋太好看而被老板不待见——然而她对其中具体因素早已经见怪不怪身心麻木了。

她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被那些土豪踢开,她明明都已经躺在床上准备接受做那大腹便便的老男人的小情人然后不愁吃喝一辈子了,可是最后一刻却莫名反感,而且是特别反感,以至于一时冲动踢得老板捂着下体满地打滚哭爹喊娘的要开除她。

她沿着街边往回走,抱着自己的小行囊——老板之前为了泡她而给她送的昂贵首饰和化妆品,她昂首挺胸,我行我素。

路边不少人都看看她,看她被风吹得不整的衣裙,看她凌乱的一头黑瀑,妖艳的面孔,妖娆的身材。樱唇贝齿,嘴角还噙着一小撮头发。他们还看她长在头顶的那双小耳朵,尖尖的,毛茸茸的,如小狐狸的耳朵一般可爱。

他们议论她是妖孽,是勾男人精魂的狐狸精。

苏小狸先天畸形发育,长了一双狐狸耳。

苏小狸先天没爹没娘——她是这么对所有人说的。

她唯一一点模糊的印象,就是很小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妖娆的中年女人将她送进了福利院,她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很心酸,哭了。

她刚出生就和她的妈妈一同被那个高高大大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给抛弃了。男人离开病房时,对躺在床上虚弱的苏小狸妈妈说:我早就不爱你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谁还会找一个黄脸婆做小情人养着。

男人甩下一沓钱,关门而去。

苏小狸的妈妈双手捂着那一沓纸,颤抖着,很伤心,但是她没法挽留他,她只是个小三。她看了眼旁边婴儿篮里啮指而睡的女儿,哭了。

苏小狸的奶奶是个娼妓,妈妈是个小三,她没听说过自己有爸爸,她们家的女人永远背负着勾搭别的男人生活却早晚都会被抛弃的命。

她的妈妈在精神错乱将她送进福利院之前,曾一度将那个男人的抛弃怪罪于她——“都是因为怀了你我才老的这么快!你毁了我!”

但妈妈还是养大了她,她哭着,戳着她的脸蛋说,等她长大了就要她还回来。

她给她取名阿狸,和她姓苏。她希望她永远记着自己是狐狸精女儿的贱骨头,也记着那个狼心狗肺的臭男人。

可是妈妈打她,还揪她的那双狐狸耳朵,她让她穿露着大腿肚脐胸口的小裙子去和学校里的小男孩玩耍,骗他们的钱带回家。然后妈妈会高兴的穿上柜子里珍贵的裙衣,去外面的酒吧和那些看见女人就两眼开花的男人们饮两杯廉价的酒。她把她一个人撇在家里,攥着那些钱,俯身摸着她的头说:妈妈呀,就是这么过来的。

苏小狸很愿意去骗男孩子们的钱,因为妈妈有了钱,喝了酒,醉得倒地不起,就不打她了。

“阿狸……妈妈对不起你……”

每次回喝醉回来妈妈都要躺在地板上说这句话。苏小狸发现过妈妈外面喝醉回来后胸口上的吻痕,还有大腿上的酒沫,可是她一点儿也不心疼她,她忘不了她打她时凶狠的模样,还有逼得她被街坊邻居们骂时的悲惨。

“阿狸……妈妈告诉你,男人不值得爱,你花他的钱,就是别爱他!我们人老珠黄……男人事业有成……我们就成了累赘你知道吗……男人全都没良心!”

“苏小狸她妈是个狐狸精!她是个小狐狸精!”

每个人都这么评论她们母女。

妈妈很没心没肺,对那些辱骂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可是回到家后她就会哭,诅咒那个抛弃她的男人去死!

苏小狸六岁那年,妈妈终于疯了,那天晚上在酒吧喝完酒回来她就精神崩溃了,她最终还是为了那个苏小狸一点印象都没有的父亲失去了所。

妈妈还是很爱那个男人,即便他曾狠心抛弃了她。

苏小狸很高兴,因为她终于要摆脱这个疯女人了!

可是在她被送进福利院时,她的妈妈抱着她哭了。

“阿狸……以后找个真男人……”

苏小狸看着妈妈忽然冷静有又忽然疯癫着离去。她已经不小——妈妈没疯,她是不想要她了。

2

回到租屋中,太阳才刚斜过头顶。

反锁上门,苏小狸脱了衣服,随手丢下,然后踩着满地的内衣丝袜迈进了洗手间。

洗完了澡,清醒了,她简单换了身内衣就出来了。

她打开电脑,点开直播,摁开旁边的小音响,抄起桌上的话筒,对着摄像孔疯狂地舞蹈了起来。

她唱歌,唱男人都是混蛋,她舞蹈,卖力地扭动纤腰。

很多女生为她点赞,说同病相怜。也有不少男人对她露出了丑恶的嘴脸,说着恶心的话。

她突然哭了,扔掉话筒坐在地板上将头埋进了膝盖。

电脑依旧开着,弹幕在流动,有人关心她,有人骂她矫情。

十六岁的苏小狸曾真心爱过一个男孩子。

他叫什么来着?她已经忘了,因为她从来只过一天算一天,从不计较过去,也不担心未来,也因为那男生后来对她的伤害,使她不愿记住他的名字。

那是她刚跑出福利院的时候,她还没懂得像现在这样凭借自己的脸蛋和肉相就能轻易找到工作,刚逃出来的她什么也不会——除了欺骗男人。

他是一个学生,不丑,不高,也不穷,总之是个再平淡无奇的不过的少年。

可是他却勇敢的保护了她。

那时候的苏小狸没法像她的呼叫妈妈那样勾勾手指头就可以轻松将男人们收拾得服服帖帖。

那天她凭借记忆里妈妈做的样子,尝试去勾引路边一个开着进口超跑的青年,可是她穿的实在太破,即便十六岁的她已经魅惑天成,勾魂摄魄只是举止之间,但破烂的着装还是令她的形象分值大跌。

那青年的保镖将她拦住,并视她为下贱****的女人,对她拳打脚踢,下手毫不留情。街边的人迅速便围了过来,虽然在福利院隐匿了近十年,可人们依旧认得她的那双耳朵。

“这不是那个狐狸精的女儿吗!哎哟!真是和她娘一样的贱骨头!”

“是呀是呀!你看她都落魄成这样了,还勾引男人呢!”

人群里尖锐的谩骂字字扎心。

苏小狸哭了,蜷缩在冰冷的街面,她求他们不要再打了,她还要靠着具身体和这副皮囊活下去,没了,她会死的。

可谁会去救一个小三狐狸精的女儿,谁会愿意救一个从小就会用身体勾引男孩子的坏女孩。

所有人都希望那几个黑衣人能打得再狠一点儿,好让他们出口当年自家孩子被她带坏的恶气。

这时一个少年冲进了人群,他扑过去护住了蜷在地上打颤的苏小狸。

“你们都瞎了吗!她只是个女孩!”男孩抬起头对围观的人怒喊,“她这样难道不是当初你们这些人非不给她们母女生路导致的?是你们将她妈妈的错归咎在她身上!是你们逼得她如今只能这样苟且的生存!”

所有人哑口了。

开超跑的青年从旁边的人群挤进来,看到下属打了人,对着地上的苏小狸两人连声道歉。

路人纷纷摇摆着手离去。

青年开车带苏小狸和那个少年去了医院,给她上了药,还给她赔了不少费用。

少年很排斥那青年的做法,他怒呵不需要这样的施舍。但是苏小狸却乐呵呵地接下了青年递过来的钱,好像完全忘了这人刚刚殴打她的那些男人的主子。

“阿狸,你要过得有尊严!”青年付了医疗费离开后,那个少年坐在床边双手托着苏小狸的肩膀说到。

“你知道我名字?你认识我啊?可我不记得你了唉……没办法,睡过的男生太多了,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苏小狸抱着膝盖端坐在病床上,嬉笑着,此时的她已经被那些护士洗的干干净净的,还穿着那名青年给她买来的新衣服。

“看你刚才帮我的份儿上,我可以考虑把自己免费送你一晚哦……不过钱就不能分给你了。”苏小狸心不在焉的将那一沓装进裙下的口袋,还说着大话,故意作出一副我很烂,我是个渣女的表情。

少年愣住了,哑口无言。

苏小狸记得妈妈在将她送进福利院时告诉她的话:找个真男人。

这个少年是个好人,她可以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他——当苏小狸在用白天那个青年给的钱临时租来的房子里精心布置时,她心里笑靥如花。

她还特地买了一套能将她的魅惑表现得淋漓尽致的短裙和鞋子穿上了——妈妈说,女人证明自己真心爱一个男人的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他。

晚上,少年如约来了,穿着一身小西装,脸上带着羞涩与腼腆。

“我其实小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少年坐在苏小狸对面的沙发上,抓着头发,看起来很紧张。

“你是好人,所以我愿意把自己交给你……还有,其实……我的身体没被别的男生碰过的!”苏小狸很认真的说到,她的妈妈说过,男人总是很在乎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否干净,是否被别的男人碰过。

“说这个干嘛……”少年脸红的滴血,那样善良的拘谨,使得苏小狸也红了脸。

苏小狸买了酒,妈妈说……都是她的妈妈教给她的,如何去爱自己爱的男人。

然而实际上约会的进展并没有像

文学

苏小狸期待的那样顺利,从头至尾他们都拘谨羞涩笨手笨脚,少年没有像她期待的那样当她鼓起勇气坐在他怀里后他就会忍不住拥抱她、亲吻她、要了她。

“没关系的……”苏小狸脑袋轻枕在少年的胸口,微酣,“我只是想把自己给爱的人……我不要你负责什么……”

苏小狸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挤出来的。

少年也喝醉了,抱着苏小狸,吻着她的小狐狸耳朵。

苏小狸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将嘴唇朝少年凑了上去。

少年的鼻息瞬间重了,颤抖着问:“你……不要我负责?”

“不要……”苏小狸的心很痛,她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孩能喜欢自己,能照顾她一辈子,可是她也不想强迫他什么。

少年喘了几口粗气,粗鲁的推到了苏小狸,将她摁在沙发上,开始笨拙而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

“我早就想上了你了!”少年真的喝醉了,表情变得无比狰狞,“这么好的身体怎么能让给别人!”

“你……你说什么?”苏小狸猛地抓住了少年停留在她胸口的不轨的双手,吃惊地望着他。

“我说我早就想上了你!”少年狠劲儿扯开苏小狸胸口衣襟,恶臭的嘴唇不停地印在她的身体上。

他疯了……至少在坐在旁边沙发上低着头啜泣的苏小狸眼里是这样——如果不是她用魅惑的能力令他致幻试探,自己恐怕真的就要毁在他手里了。

这个虚伪的小人!

她对他的期望真的很高,她甚至不会怪他没有在幻境中抵抗住她的魅惑。但是他口中说出的那些恶心的话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的,她只是想让他亲口说出“其实我也喜欢你”或者哪怕只是“我觉得你挺好”这种生涩的话来也好,她只穿着薄薄的一件短裙,她是真的打算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的!

“都是骗子……”苏小狸狠狠揣了趴在沙发上幻想到已经侵占了她的身体的混蛋,烧了他的身份证以及各种重要证件,这才稍稍解气。

她抓起他的西装外套裹在身上,穿上新买的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老娘再也不信男人了!

十六岁的苏小狸将这句话作为了自己以后的人生格言。从此她只当男人是玩具,吃他们的,喝他们的,勾引他们,就是不让他们碰到他,她常常用魅惑能力让那些肥头大耳的愚蠢男人们去和地板茶几亲热,她觉得特解气。

可是她始终找不到那个愿意真正爱她一辈子的男人,那些冠冕堂皇的君子们其实都是些卑鄙小人,满脑子都只想着怎么把她推到然后扒了她的衣服。

后来每次苏小狸被那些男人赶走时她都告诉自己——要是这个世上有哪个男人能真心爱我,那我就为他去死。

3

“国家安全局超神组……”

望着突然闯进家来的两位冷酷的墨镜男,坐在地上的苏小狸赶忙站了起来关了电脑。

她揉了揉红湿的眼睛,露出对付任何男人都百试百灵的妩媚笑容:“呃……我就在网上跳跳舞做做视频……这个……应该不犯法吧?”

二十二岁,第一次,她苏小狸对男人的天生诱惑失灵了。

二十二岁第一次,有俩男的居然不想和她滚床单而是要和她拯救世界!

可是他们居然说服了她!

“和我们去北之星吧,给你找个伟岸的真男人!”

这是他们对她的承诺,让她很难不动心,

其实苏小狸想,不用那么夸张的,像你俩这样稍稍正经点的她也可以凑合的,她知道男人都没法儿在她面前表现得镇定,她注定是个遭人享欲的狐狸精。她过得太累,只想快点安稳下来。

可是不然,她又一次被男人骗了。

那俩个家伙带她来北之星哪里是给她找男人,分明是看她虽然贱命一条但好歹是个人与其烂在房子里白白浪费人力资源还不如将她丢到战场上凑个数……

她每天都在几万米的海泳和负重越野跑中度过,枪炮坦克,战机导弹……她已经不是觉得这不是女孩子过的日子,这根本就不是人过得日子!

然而她又错了。

他们告诉她,她还真不是人,从来不是,她就是一只狐狸,她那“

文学

先天畸形”的耳朵根本就是她本来的样子,妖娆放荡是她骨子里的基因,她就是只魅惑男人的战斗妖精,注定永远也得不到真爱。

幸运的是,和她一起的,还有几个女孩子,她不再是活得最凄惨的人了。而且她也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靠出卖自己身体才能存活下去的日子,现在苦是苦了点,但好歹是正经工作啊!

她第一次体验到了****以外重要的东西,比如,战友,比如,朋友,比如……比如那只不食人间烟火的猴子。

天知道她为什么要觉得那只猴子那么特别——事实上他的确与众不同,他们叫他孙悟空,但他又不是西游记里的那个齐天大圣,他只是被神造出来的一个战斗机器,强大,而且有自己战斗的意义。l可她就是对他有特别的电流。

“孙大圣是孙大圣!”她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们还不是朋友,他还混沌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见什么都看做是要吃他师傅的妖孽,要杀掉。

他真笨啊,都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孙悟空……苏小狸觉得这只猴子真有趣。但是他真的太难以驯服,他很强,强到他们整个队伍都被打得七零八落,到了最后还是队伍里最有战斗潜力的一名战士和他谈判妥协。

“如果,这是师父历经千辛万苦,西天取经,度化来的世界。那么,俺老孙定当拼命保护它。但是,还要去看看,还要去看看这是不是那个善良慈悲的世界。后会有期!”

当他帅气地撂下这样一番霸气的话,扛着金箍棒华丽转身离去时,站在地面上仰首而望的苏小狸痴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因为她的美貌而多看她一眼,因为他的的确确只看了她一眼。

那次他们擦肩而过,没能成为朋友。

嗨,谁愿意和一只毛茸茸的猴子过一辈子啊……何况他还是个有严重精神病的猴子。

可是这只猴子偏偏不让她安心。

因为他们没多久就又见面了。

她很想问问自己,曾将各类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气势去哪儿了,说好的高冷呢!

“悟空大神,我好崇拜你!”再次看到孙悟空,她殷勤的模样要多掉节操有多掉节操,就差直接变成小狐狸再给自己套上绳索哈哧哈哧跟着他跑了。

孙悟空好像是第一次见到阿狸似的,一脸平定,却又好像跟她有几千年交情似的说到:“他们没有唤起你一千年前的记忆么?”

“我?一千年前?”阿狸懵了,什么一千年前……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啊……难不成孙大圣和她祖奶奶什么的还有过一腿?

孙悟空沉默了,眼睛盯着阿狸脚下踩着的土地。许久,转身嘁笑:“也好……我的全部记忆都在西游记里,但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你。好好活下去!”

孙悟空翻着筋斗走了,带着阿狸的心一起。

4

你不该和我说那么多的,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一只对猴子毫无抵抗之力的狐狸——接下来,每天除了训练,苏小狸都在拖着脑袋一个人躲着偷想这事儿。

他不该和她成为战友的,也不该一次次救她这只没用的笨狐狸,该不该带她去你的花果山,告诉她他有多热爱那里,他更不该在她勇敢的说出我喜欢上你这只臭猴子的时候告诉她什么狗屁六根清净摒弃红尘……

“你就是根木头!哦不!是颗石头!臭石头!你就是颗没头没脑臭屁又自大的笨石头!”苏小狸哭了,哭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痛彻心扉,可是他还是头也不回的在走。

“弼马温!臭猴子!你就是看上观音菩萨了!嫌我是只小妖精配不上你!”这是她对他能说出来的最恶毒的话了,可能会让他讨厌她一辈子,但那样至少她能留在他心里一辈子啊。

但是他回来后,她又怕了,可是她讨厌他含糊不清的解释。

“你不爱我?那你那么关心我干什么!谁允许你救我了!还有上次蕾娜只提了一次弼马温你就差点打死她,我骂你这么多遍你怎么不生气!”

“神志不清一个称呼不重要?我还说你和观音菩萨有奸情呢!对!我就说了!有本事你打我呀!我就是要侮辱你的信仰怎么了,你用棍子打死我啊!你不是斩妖除魔为己任吗,我放荡不羁勾搭男人……我……我吸他们阳气!你不是最痛恨这样了吗,你打死我啊!”

“不许走!给我回来!”

“你就是个骗子……都是骗子……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她用尽了自己能想到的能搞定男人的一切办法针对他,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可是他永远都是盘腿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地念着哦弥陀佛我佛慈悲……

“你就那么讨厌我嘛……”

苏小狸委屈的靠在那颗巨大的盘岩下,拨拉着旁边石缝里的一株狗尾巴草。孙悟空就在上面闭着眼睛打坐。

“你爱俺老孙什么呢?”孙悟空突然问她。

“那你又爱佛什么呢?”苏小狸扭着脖子歪头去看他,两只眼睛红红的,有点哽咽。可惜孙悟空闭着眼,看不到她为她他有多难过。

“佛,法力无边,普度众生……能让正气,传遍天地。”

“你能睁开眼睛说话吗……你不会是担心多看我两眼就把持不住佛心了吧?”苏小狸还是在期待那样的机会,没准孙大圣多看她两眼就会接受她了。

“万物皆有心,用心,一样可以看的明白,心定,便勿需眼。”

苏小狸不禁苦笑,肩膀一松,软踏踏地靠回石头上了。

“我干嘛要看上你啊……造孽啊……”

“我们都在为各自的信仰而战,你,为了什么?”

“我……”苏小狸手指不自觉地紧紧攥在了一起,她真想说我不为别的就为你而战。可是那样会一定会很可笑吧,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战斗是为了什么。大圣那么有智慧,怎会看不透她其实从来都没有过那种高尚的追求。从来到这里,她就只是为了找个真男人和她好好过一辈子,可现在男人没找到,还把自己的心让一只猴子给夺走了。

“你能先告诉我一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上是干嘛来了,一身没用的超级基因……好像有我没有对这世界一点影响都没有……”

“不要轻贱了自己,你既存在,自然是有用的……”孙悟空难得笑了,虽然满脸的毛,看得并不清晰,“没有你,雄兵连没法这么快走到今天这般昌盛。”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章

由于钥匙一直是凤闲拿着的,所以张茶主动的让开了路,让凤闲上去扭动钥匙开门。

也许是张茶两人的动作太大了,一旁岚云帆房间的门打开,只见穿着一身兔子睡衣的赵小六出现在了张茶的面前。

看着穿着白色睡衣的赵小六,张茶居然觉得赵小六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尤其是那露出来的白皙手臂,看着都和凤闲有的一拼了。

“诶?是你们啊,我还以为是云帆哥回来了呢。”

赵小六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眼,刚刚他听到门外有响声,还以为是岚云帆回来了,结果一开门没想到竟然是张茶两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哦?云帆同学还没有回来吗,那想必是他有什么要事前去处理了吧,不用太过担心,”

张茶说着摇了摇头,要说别人半夜不回来是出事了,张茶绝对是相信的。

但岚云帆这随身有地武境武者做护卫的人还能出什么事,张茶是绝对不相信的。

“这,我也觉得云帆哥不会出什么事,不过还是早点回来好一些吧。”

赵小六有些寂寥的说着,看来这小子是真的很关心岚云帆啊,哪怕是张茶这么说了,也只不过是随便附和了一句。

“放心吧,岚云帆那个家伙,可没这么简单就出事的。”

张茶对着赵小六挑了挑眉,此时正好凤闲已经将宿舍的房门给打开了,于是张茶就对着赵小六摆了摆手,率先走近了宿舍中。

而赵小六也在张茶进入宿舍后不久,同样进入了房间之中,不过不知为何赵小六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由于凤闲和张茶都已经是真武境的人了,所以睡觉不睡觉什么的,对于两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只不过不睡觉的话,可能会很困就是了,但绝对不至于会让两人猝死什么的。

这宿舍是二人间,所以自然而然卫生间也是两个分开的独立房间了,不得不说张茶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种独立卫生间了。

尤其是这种不用灵气加热,直接纯天然的热水,张茶同样很久都没有享用过了。

不过这些对于张茶来说挺舒服的,对于凤闲可就不一样了,学院的热水没有一个标准,还不如他自己用灵气热的水来的舒服。

于是就成了张茶一直在大呼小叫舒服,而凤闲这边则是一直都在不耐烦的发出各种哼声。

良久过后,张茶和凤闲都是洗漱完毕,换上了各自的睡衣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看着凤闲一脸阴郁的模样,张茶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是没有适应学院的热水,听刚刚在卫生间的时候凤闲不断发出的冷声声就知道了。

凤闲绝对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没错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要强迫他也没用。

“你还不赶紧把那什么修炼上来?要知道你都突破到真武境了啊。”

闲来无事,张茶突然与凤闲搭起了话,只不过说的内容听得凤闲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状况。

“什么什么啊,张少你是不是发疯了?”

凤闲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不解的样子看着张茶,根本没有搞懂他嘴里的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茶看着凤闲这幅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随后咬牙切齿的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心口的位置。

张茶觉得自己都这么示意凤闲了,凤闲应该不会还能搞不懂吧。

然而张茶发现自己想错了,凤闲不是搞不懂,他是压根就没看明白张茶的意思。

“怎么了,张少,你今天被人揍了?心口很痛?”

凤闲奇怪的看这张茶,看着张茶捂着心口,他下意识就以为张茶是在炼丹公会,或者和那中年侍卫交手的时候,受了什么内伤呢。

看着一脸痴呆相的凤闲,张茶重重的闭上了眼睛,强忍住呼喊出那三个字的欲望,随后一咬牙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张灵纸,在上面用笔写了起来。

随手将笔收入储物袋,张茶直接愤怒的将手中的灵纸捏成一团,随后扔到了凤闲的脑袋上。

虽然两人的两张床距离很远,但张茶在愤怒之下,这一纸团仍然是稳稳的打在了凤闲的脑袋上。

凤闲一脸不解的看着张茶,随后将灵纸团给捡了起来,缓缓铺平开来。

“我说的是大。”

凤闲一开始铺开纸团之后还傻愣愣的照着念了起来,然而张茶早就料到了这种事会发生,所以直接在纸团后面写上了两个大字,别念!

不然看凤闲这样子,要是张茶没写这两个字,怕不是要将张茶写的东西都念出来了。

要是能让他念出来,那张茶还至于用灵纸去写下来吗,那不是多此一举是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