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一手抚大(h)

h小说合集,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2021年2月25日
岳把我的具含进|调教贱奴
2021年2月25日

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 第一章

第1926章

“我要吃……”本来想说吃油炸食品,却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是一个“孕妇”,便改口道:“吃鸡蛋,开水鸡蛋。”

战寒爵亲吻了铮翎,便进了厨房。

等战寒爵端着鸡蛋走出来,已经整天没有好好吃饭的铮翎囫囵吞枣的将两个开水蛋给吃了。战寒爵看到她怀孕后食欲那么好,心里很开心。

他哪里知道,铮翎是这几顿没有好好吃饭,饿得前胸贴后背。

铮翎吃饱肚子,就赖在他的怀里跟他谈判起来。

“爵哥哥,听说你要毁了长安的容?”

战寒爵矢口否认道:“谁说的?胡说八道。”

“官晓说的啊。”铮翎道。

战寒爵掏出手机,将官晓一顿臭骂。

“官晓,谁让你毁长安的容的?人家是演员,靠脸吃饭呢。你惩罚他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官晓一头雾水:“总裁,这不是你……”

“住嘴,还想狡辩。”战寒爵怒道。

官晓恍然大悟,总裁回家被夫人彻底洗白了。

官晓掏出纸巾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暗忖道:“幸亏当初留了心眼。没有毁长安的脸。看来,以后听夫人的命令准没错。总裁的段位,到底比不过夫人。”

只是官晓很好奇,夫人究竟用什么手段彻底洗白了总裁?

铮翎“怀孕”,战寒爵惊喜交加。

高兴的是自己又要当爹了。

忧患的是,铮翎身体不好,孕育孩子是个非常艰辛的过程。

为了铮翎能在轻松愉悦的环境里怀胎,战寒爵可谓是煞费苦心。

以前出门,是铮翎化妆拖延时间。

现在是战寒爵拖延时间。

他会打量铮翎的鞋子,不允许铮翎穿跟鞋出门,中跟和低跟都不行。最后给铮翎添了许多平底鞋。

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 第二章

“唔,我觉得能就能。”傅锦寒微微挑眉。

一副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傲娇样。

沈未晞看着他半响,妥协了,其实她隐约知道这男人是怎么想的,他就是想要跟她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好吧,那就满足他吧。

反正她们现在已经吃的热火朝天了,再文婶和福伯来一起,反而显得有些刻意了些。

“哦,那你多吃点,这么多菜不吃完太可惜了。”不过她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了。

傅锦寒看着满桌的菜,眉目间没有平静淡漠的像是没听到她在说什么似得。

“怎么了?”沈未晞又问,他这发呆是什么意思?

“嗯?”傅锦寒温和的应了一声,只不过这反应看在眼里像是迟钝了几秒。

沈未晞知道他是不可能迟钝的,这男人面上看着什么反应都没有,谁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说你多吃点,这些菜可不能浪费了。”

傅锦寒眉峰微微一挑,“不必担心,吃不完没事。”

“可是我们要提倡节俭啊,不能浪费的,浪费可耻。”沈未晞说的脸不红心不跳,双眼扑灵扑灵的盯着对面的男人,那模样也实在让人责备不起来。

“哦,那么这是谁要点这么多菜的?”傅锦寒宠她,绝对不是在责备她,只是想逗逗她,看她什么反应。

“我那不是怕你吃不饱嘛,再说了,刚开始我不是说了让文婶和福伯一起吃的,你不允许,那就你多吃点吧,你多吃点也是好的,我那也是为你好,因为你每次吃饭吃的都很少,你需要补充多的营养。”

沈未晞放下筷子,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说的头头是道。

傅锦寒捏了捏眉心,没想到她理由一条一条的,还真不觉得脸皮有点厚了。

沈未晞说完,连忙拿起筷子,埋头吃菜,偶尔用眼角的余光瞟一眼男人。

下一刻,男人将碗递了过来。

“怎么了?”沈未晞愣愣的看着他。

“不是说有我多吃点么?夹菜。”傅锦寒说的随意淡然。

沈未晞有点愣住了,他自己不会挑菜的么?虽然她是帮他挑了菜,但那就是随心所欲,哪有这样让上赶着让人给挑菜的,看那神色怎么感觉像是带了点强迫的意味。

不过,他都这样表示了,就是说明赞同自己刚才说的话,看在这个份上,她就不跟他计较了,于是欢欢喜喜的给他夹了好些他爱吃的。

“这些都是你爱吃的。”末了,她还特意强调了一句。

“嗯,所以我多吃点。”傅锦寒眼里划过一抹笑意,而后给她也夹了许多菜到她的碗里,“你爱吃的,多吃点。”

沈未晞咧嘴一笑,“一定吃的饱饱的。”

一时间,火锅里噗噗的响声,裹挟着碗碟碰撞的声音在餐厅里萦绕。

沈未晞抬头看着吃的慢条斯理的男人,抿唇偷偷的笑了笑,其实能跟他这样吃一顿火锅,感觉真的是很好,毕竟这男人就连吃个火锅也是这么的养眼。

傅锦寒没看她,却能感受到她的视线几乎都粘在他的身上,等到实在看不过去了,才抬头看向她。

但这时,沈未晞却已经低下了头,只是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有点则贼心虚的表现。

“想看我,就正大光明的看。”傅锦寒嘴角微微一抽,漫不经心的说道。

“谁说我再看你了。”沈未晞嘟哝了一句。

“嗯,刚才的视线估计不是你的,那会是谁的呢?”傅锦寒低沉的嗓音特别的好听,像是一片羽毛在心上扫过一样,痒丝丝的。

“是啊,是谁呢?难道你在家里藏了什么人不成?”沈未晞微微嘟唇,做出了生气的样子来。

傅锦寒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了,她居然都能想到这里去,什么叫藏了人?

不过下一刻,他眼里拂过一抹微光,这女人这个表现,莫非是吃醋了不成?

“除了你,还会有谁?”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告诉我。”沈未晞歪着脑袋笑他。

傅锦寒瞥了一眼旁边的醋,不咸不淡的问,“吃醋么?”

“对啊,吃醋。”沈未晞觉得他是故意在说她。

哪知下一刻,男人果真给她重新倒了一碟醋,“配着姜丝吃,对女人身体好。”

“……”

沈未晞觉得他这思想跨度可真大啊。

“我这里有。”她抿着唇盯着他。

“哦,那就是吃不了那么多,还是吃好你碗里的就可以了。”傅锦寒说的轻飘飘的。

但沈未晞怎么都觉得不对啊,他这是意有所指吧?

“傅锦寒,你吃醋么?”她不正面回答,反问。

傅锦寒沉吟几秒,淡淡道,“不吃,相信你。”

“……”

沈未晞觉得他真的是在暗指她对他不放心了,“你的意思是我对你不信任?”

傅锦寒挑菜的手微微一顿,笑道,“信不信不在于别人评价,在于自己的内心。”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啊。

沈未晞闷闷的低头,用筷子戳着碗里的,却不吃,那样子看上去有点无精打采的。

傅锦寒忽然低笑了一声,“难得,你这么在乎在我心里的评价。”

“谁在乎了,我才不在乎,我内心强大。”沈未晞哼哼一笑,“只能说你翻来覆去的说这个事儿,你知道说明什么呢?”

“什么?”傅锦寒接下她的话问。

“说明你在乎。”沈未晞说的有几分得意。

傅锦寒忽然低笑了一声,“嗯,我在乎,在乎你。”

沈未晞一愣,干嘛突然这样表白哦。

“吃吧,时间不早了,吃完了要消消食,然后休息。”傅锦寒长臂一伸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弹了弹。

“好。”沈未晞这一次没有跟男人对着来,十分温柔的应了一声。

傅锦寒只是多看了她一眼,低头,两个人没再斗嘴。

毕竟时间确实不早了。

……

姜毅送白桦回到了白家,一路,白桦都没有跟他说话,她的脑海里都是慕煜那即将说出口的对她的拒绝,她听不下去,所以落荒而逃。

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 第三章

一年后,所有的故事尘埃落定。

得知溪然恢复记忆后,九大势力和光影社集体庆祝,溪然以光影社副社长以及总科研的身份重新回归,大家都感动得泪流满面。羿痕当即给了溪然一个重重的拥抱,气得南势侦七窍生烟,那男人竟然还附在溪然的耳边说,如果他敢负她,就马上打电话通知他,他一定拼尽军马把他逼得净身出户,还要八抬大轿地娶她。

最高兴的自属炎亦烽了,他终于等到了可以娶凌络琦的时候了,说一不二地扛起他的小娇妻去民政局领证去了。

以后他招天招地,都不敢惹的两个人,第一个是凌络琦,第二个就是溪然了。

害得他这场婚礼愣是拖了几年。

凌络琦抱着溪然哭红了双眼,“溪然姐姐你真傻,以后再也不要做傻事了。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比亲姐姐还重要的。”

宫粼在旁边抱臂吐槽,“妹妹,你哪来的亲姐姐,你只有一个亲哥哥。”

风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小子咋还吃起妹妹的醋来了。”

宫粼直接给了风疏这小子一记脑锤子,“什么你小子,跟上司是这么说话的吗?”

风疏跟他吵了起来,“不好意思我的上司只有凌络琦一个!”

“凌络琦是我妹妹,我是他哥哥,我们血浓于水一家亲,你认她上司自然也得认我上司!”

炎亦烽吃味地看着自家小娇妻抱着她那个溪然姐姐,狭长的双眸微眯,“呵,我也吃醋,多少年了,还是会看到络儿跟溪然那么亲密会不爽。”

南势侦对此咬牙切齿,“我还不是一样,为了你家女人,我家女人都敢牺牲!不行,为了我们的幸福生活,以后得让他们

文学

少见面!”

两人莫名其妙地达成了一致协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