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你叫出来为止、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2021年2月25日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2021年2月26日

做到你叫出来为止 第一章

叶雄在剑无痕旁边,开辟一个洞府住了下来。

他得在这里住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跟剑无痕的关系搞得更好更深,这样才能进行下一步。

说白了,这是一种功利性社交,阅历不深的人,可能会觉得这样太势利。只有真正看透人生,看透人性的人,才会明白这是一种依附强者,傍得靠山最好的手段。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卑鄙?”进入山洞之后,叶雄问尾随进来的林雪霜问。

林雪霜想了一下,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有一点这种感觉,但是细想一下,你这样做对于他来说,也有好处。与其说是利用,不如说是双赢。”

表面上,剑无痕现在很强大,是叶雄在利用他。

但是,相对于剑无痕来说,叶雄也并非没有价值。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至少叶雄这一次出手,让剑无痕发现自己剑道上面还是有缺陷的,他才会潜心研究,强化自己的剑道。现在叶雄虽然还弱,但是往后几百年,几千年呢?到时候谁是谁的靠山,还说不定呢!剑无痕之所以看重叶雄,除了他的性情之

文学

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有潜力。

除非有仇,不然的话,没人不愿意跟潜力强大的人做朋友。

“你能想通这一点最好,在实力不够强大的时候,社交是最好的办法了。”叶雄点了点头。

入夜,叶雄盘坐在地上,继续领悟菩提重生术。

不死之身对于叶雄的诱惑力太强了,人总有一死,学会这门神通,能在自己遇险的时候,救自己一命。这样的救命符,必须要学会。

顿悟一夜,依然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叶雄只得进入内世界找圆明大师,看看能不能在他嘴里套出点什么。

没人指点,全靠自己瞎摸石头过河,实在是太难了。

圆明大师盘坐在内世界的菩提树下打坐,菩提树自从进入内世界之后,得到星石滋润,看起来十分繁盛,遮天蔽日。

此刻圆明大师身上散发一层淡淡的金光。

菩提树上,一缕缕金色光芒进入他的身体,让他体表更加凝实。

那实质化的体形,如果不是知道他只是一缕残魂,根本不相信。

“恭喜大师,实力精进。”叶雄上前笑道。

圆明大师站了起来,道:“还得感谢你提供星石,滋养菩提树,不然我不可能恢复这么快。”

“相信不用多久,大师就能重铸肉身了吧?”叶雄笑问。

“如果能一直坚持在星石之下,再有一两百年,应该差不多了。”

圆明大师嘴里发出一声感慨,成为残魂如此长的时间,突然有一天能重铸肉身,怎能不激动。

“两百年,弹指即过,恭喜了。”叶雄笑道。

圆明大师微微一笑,突然问:“对了,你的菩提重生术感悟得如何了?”

“太难了,简直就像无字天书。”叶雄回忆那一千字的长文,摇头叹息。

“那千字文已经被我背得烂熟了,感觉就跟普通的佛教经文没什么区别,劝人一心行善,心存善念,不可为恶,关于重术的内容,我是一个字都感觉不到。”

做到你叫出来为止 第二章

此时身后劲风呼啸,楚烈却没有及时作出应对,况且他还要面对从其他方向到来的攻击。

轰!

傀儡凡天手中的禅杖,顿时狠狠地轰在了楚烈的后背。

楚烈闷哼一声,噗得喷出一口逆血,而后看也不看地朝着傀儡凡天的方向轰出了一拳。

毁灭强袭第二击!

这一拳的威力,同样堪称恐怖,傀儡凡天顿时被打得倒飞了出去。

这一次,原本就受创颇重的胸腹处,直接被轰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这种伤势如果是换成一个活人,只怕已经趴下了。

然而此时的凡天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一具尸体而已,紧接着就踉跄了几下,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除非楚烈能轰爆它的脑袋,否则它只会一次一次地爬起来。

楚烈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只感觉不但天孤藤难缠,这些被它控制的树尸也是棘手到了极致。

没了雷元之身,他的实力跌落到了六级二星而已,面对这些绝对实力堪比六级三星四星,真是五星巅峰的特殊树尸,似乎就已经深陷危机。

嗡!

这个时候,天孤藤再次发动了对楚烈的精神干扰,脸上一片残忍和狞笑。

楚烈冷哼了一声,在眩晕感再次出现的一瞬间,就看也不看地挥出了几拳。

蓬!

其中一拳,赫然触发了五倍暴击。

只见一名南海阁女弟子变成的树尸傀儡,顿时在这一拳之下四分五裂。

“哦?还有两下子!算了,不跟你玩了!”

天孤藤惨绿的眼睛里露出一抹惊异之色,似乎已经失去了跟楚烈玩下去的耐

文学

心。

或者说,跟戏耍楚烈比起来,它此时更急切地夺回自己的法则之力,好让其趋于完整。

而且,天孤藤虽然变现的不屑,但心里对楚烈还是抱着一丝谨慎和忌惮的。

这个人类,拥有可以把它暂时“放逐”的手段,甚至可以削弱它。

况且,凡天还死在了这个人类的手中,说明这个人类还是很危险的。

趁早干掉他,天孤藤也能安心。

只见这个时候,天孤藤身上那些遍布的肉瘤,一个个仿佛巨大的毛孔一样张了开来,从中喷出了浓郁的绿色气体。

这些气体氤氲而凝聚,朝着上空升腾而起,赫然在百米高空当中,凝聚成了一片绿色的云朵。

这片云朵当中不断闪烁着绿光,仿佛当中蕴含着绿色的闪电一样。

“说实话,作为六级生命体,我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攻击技能呢。这是我刚刚领悟的,也是我唯一的直接伤害性的能力,我叫它“归于自然”。

你很荣幸,可以第一个尝尝它的威力!”

天孤藤的声音,此时好像还带上了一抹温柔和魅惑。

但配合上它那怪异的形象,听起来只会让人起鸡皮疙瘩。

楚烈此时疲于应对树尸傀儡,但当那边绿云形成之后,他仍旧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危机锁定了自己。

做到你叫出来为止 第三章

“你俩是真出息了啊,把老家儿的德性都散到大街上来啦!有什么要命的事情非得这样?我就问问你们,还能在一起过不?能就好好说话,不能也好办,你们的婚礼我主持的,大不了再主持一次离婚!”

古人运过,有理不在声高,五爷爷的声音就不大,估计他想扯着脖子喊也没力气了,但他说话的时候,大钟两口子只能听着,还得点头称是。

“五爷爷,这事儿不怪我,都是他……”大钟媳妇毕竟是个家庭妇女,脾气还挺倔,想解释解释。

“大钟媳妇啊,家里那点事就别再抖落了,你不嫌寒碜,我的老脸还要呢。你看看、你看看,人家都看啥呢?”

可五爷爷没给这个女人好脸色,还很不礼貌的打断了人家的话。按照他那辈人的理念,不管家里出了多大事儿,两口子都要闷在屋里解决,坚决不能四处嚷嚷。俗话不是说了,家丑不可外扬。在家里打破脑袋都没事儿,谁去外面说谁就是不对!

“来来来,小伙子,麻烦了啊。五爷爷,您这腿脚也别乱跑了,让他们俩去我车里,必须老实交代问题,不说清楚不许走,连午饭都不给吃。您就边上坐镇,让我给他们过堂咋样!”

洪涛一看老头子真生气了,当街就把大钟媳妇说的下不来台,赶紧插一杠子和稀泥。他倒不是怕大钟两口子耍混蛋,而是怕老头情绪激动,又站这么长时间,再犯了病。

“你坐堂?嘿,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你也能干点正事了!成吧,我也确实骂不动了,他们两个是混蛋,你是个小混蛋,干脆恶治!”

五爷爷听懂洪涛的话外音了,左右看了看,环境确实不适合教育晚辈如何做人,而且他现在也没精力再长篇大论了,既然有个台阶下,那就赶紧吧。

说是去车里聊,实际上洪涛直接把车开回家了。四个人坐车里倒也不挤,但全面朝一个方向,真不适合讲课,更不适合聊天,总不能老歪着头吧。

还是小院里比较舒服,而且清净,现在是中午,除了刘婶和周必成没外人,也不怕家丑外扬。只是这顿涮羊肉没跑了,不过也不冤,平时要是想请五爷爷来家里坐坐真不太容易,这老头轻易不占外人便宜,现在好了,理由很充分,大钟两口子全算陪客。

“小十年了没来过了,变样了啊,以前只听说你小子发财了,耳听为虚,确实是发了,修的不错。这棵树还在哪?好好好,留着挺好,以前我和你爸就在它下面下棋,就是没这么讲究,棋盘铺在地上,一人坐一个小马扎……你爸妈走几年啦?每年还祭拜不?”

五爷爷也没太矫情,刘婶出来一让,也就进去了,边走还边念叨着当初如何如何。他对洪涛有很多意见不假,但大多是隔辈人在生活习惯和三观方面的自然隔阂,没有原则上的差异。再加上当年和洪涛老爹也算有点交情,说个世交也不为过,吃小辈一顿饭合情合理。

“那肯定是一年不落啊,来来来,您屋里请,外面冷……大钟,你们两口子也别假客气啦,进来吧,不用换鞋,我家也没那么多鞋!”

看到老头要往大鱼缸旁边的躺椅上坐,洪涛赶紧给拦下了。不是心疼躺椅,是怕老头被风吹了,这日子口即便是大太阳当空照的晌午,也不太适合在外面待着了,尤其是老年人,刚开始不觉得,等觉出不对就晚了。

“五爷爷,您这两年是不是犯懒了,怎么也不来后海边上遛弯啦。要我说啊,还是不能懒,必须得动,要不以后我接您去吧,吃完晌午饭睡一个小时,咱三点出门,沿着后海走一圈,五点多回家。除了锻炼身体,还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由您在我胆子就肥了,爱谁谁,你冲在前面,我在后面给观敌料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