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歪歪漫画最新登录入口;yellow高清在线观看
2021年3月2日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深喉是什么意思
2021年3月3日

坐在木马上 第一章

我的长孙皇后-序言

上苑桃花朝日明,兰闺艳妾动春情。

井上新桃偷面色,檐边嫩柳学身轻。

花中来去看舞蝶,树上长短听啼莺。

林下何须远借问,出众风流旧有名。

此诗名曰《春游曲》,诗中的佳人在桃花芳菲烂漫之际,翩然穿梭于漫天锦绣之中观蝶聆莺。她骄傲地认为桃花之所以灼灼是因为“偷”得了她的面色,嫩柳之所以翩翩是因为“学”得了她的身轻;她自负

文学

地认为无须说出名姓,世人也晓她是谁,因为她的出众风流已是远播世间、有口皆碑。

毋庸置疑,这首诗是一位被丈夫宠爱的妖娆女子张扬的自画像!这位得宠的佳人通过这首诗表达她的骄傲、幸福、尊宠,她是那般的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神采飞扬。

文学

这位佳人到底是谁?她到底是得到了何等的尊宠才能写出这般张扬的诗句?

这位佳人,正是被大唐“贞观天子”李世民称作“嘉偶、良佐”,被史书称为“矜尚礼法、母仪何炜”的一代贤后长孙皇后。

喜欢上长孙,就是从这首《春游曲》开始的,一首令多少红颜羡慕、嫉妒、恨的《春游曲》啊!

令我感到有趣的是,想当年长孙皇后这首《春游曲》被小李同志视为掌中宝,史书记载小李同志“见而诵之,啧啧称美”。而在近代,这首诗却被某些老学究斥为“艳诗”?我深深为那些老学究感到惋惜,要么他们是没有遇到可以令他们这般疼宠的女子,要么他们根本就是不明白如何疼宠一个女子,要么他们身边的女子从来就没有被他们这般疼宠过……

因了这首诗,慢慢的去发觉长孙的一切,越来越觉得她是一位非常‘有趣’的皇后,是一位充满了‘谜’般色彩的皇后。比如,她自称从不干涉朝政,但在被小李同志逼急的情况下她还是会说些‘近贤臣、远小人’之类的画龙点睛之谈。再比如,她不允许同母兄(长孙无忌)执掌大权,却偏偏用几滴眼泪融化了小李同志那遵纪守法的心,赦免其异母兄(长孙安业)的谋叛之罪。又比如,她明明‘造次必循礼’,可偏偏就有这首浪漫娇横的《春游曲》传世。更有甚者,史传她‘恭德贤良’,但偏偏这首《春游曲》中她自称‘艳妾’,令人产生无尽的暇想:是容貌艳?是气质艳?是笑颜艳?是才气艳?还是……艳?

种种不解谜团,只能用一句话来解释━━长孙是被小李同志疼在心尖上的爱人!

厚重的史册是严肃的,不可能在一个男权制度满天飞的时代记载一个女人绚烂的一生,更不可能记载帝后是如何恩爱情长。在原来那个男人是天的世界里,一个女人无论多么强势出众,若没有男人的垂青,她几乎不可能名留青史,更谈不上名垂青史,而长孙皇后却是一个例外。

大家都应该知道‘望陵毁观’的故事,如果不知道‘望陵毁观’的故事也应该知道‘生同衾、死同穴’的故事,它们的主人翁讲的就是小李同志和长孙皇后(在他们之前,夫妻同墓就是非常荣宠了,而长孙和小李同志开创了夫妻同穴的先例)。它既反映出小李同志对长孙皇后刻骨铭心的追恋之情,又反映出小李同志追恋爱妻的行为是违背礼教传统的。在那个“以孝为先、夫不祭妻”的时代里,作为封建帝王的小李同志对此规则不可能不知,但他还是毫不避讳的明知故犯,建层观、望昭陵、死同穴……怎一个‘用情之深、情不自禁’来解读?

13岁初嫁,36岁去世,在长孙皇后短暂的36年生命中,她有23年陪伴在小李同志的身边,走过了隋唐风云那段历史,走过了兄弟倾轧的历史,走过了扩充大唐版域的历史。如果说起初他们的婚姻是建立在政治基础上的,那么在他们共同生活的23年中,爱会逐渐滋生,不然的话很难想像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小李同志又怎么会在痛失‘良佐’后痛苦的追忆了大半生━━他的后位一直空悬,他的后宫再无所出。

漫看隋唐风云,阅尽二十四史……无论是民间野史传闻还是官方史书正册正传,长孙皇后和小李同志可谓是民间、官场上最被后世认同的夫妻组合档。而我个人也认为,中华历史上下五千年,若论领袖群伦的夫妇,这一对是惟一。

“唐文德皇后遗履,以丹羽织成,前后金叶裁云为饰,长尺,底向上三寸许,中有两系,首缀二珠,盖古之岐头履也。”━━摘自《旧唐书》

上段描写的是长孙皇后遗留在世上的一双鞋子,由鲜艳光灿的羽毛织成,黄金珍珠点缀其中……一双鞋子尚且华丽如此,那么衣饰的华丽程度更是可想而知。看到这里,有人肯定要出声辩驳,史载长孙皇后不是“布衣补丁求贤臣”吗?呵呵……我在这里要说的是,长孙皇后是想布衣补丁,可小李同志不让啊,偏偏就要将他的皇后装扮得艳比牡丹,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小李同志对她的爱是一意孤行、彻头彻尾甚至偶尔会有些恶搞的成分在里面。恶搞说明了什么?恶搞说明了小李同志对长孙皇后的爱情并不是淡淡疏疏、齐眉举案的,而是我行我素、率性而为、由心而发的。

正是这种我行我素、率性而为、由心而发,使得长孙‘不辞劳苦’的为小李同志生下了7个孩子。这7个孩子中,有小李同志最大的孩子,也有小李同志最幼的孩子,其中还有3个是小李同志在日理万机的情形下亲自拉扯大的。仔细一算,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和最后一个孩子中间的年份跨度长达16年。16年啊,人生能有多少个16年?16年的独宠,试问天下有几个女人比得上?

翻看厚重的史册,呈现在我面前的仅仅只是一位长孙‘贤’后,比如说她是小李同志的良佐,她是忠臣的保护伞,她是后世皇后的楷模,她是所有女人的标杆……但通过这些记载细细推敲琢磨,我震惊的成就长孙皇后‘贤’之名的幕后无处不透露着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小李同志对她无边无际、任意滋生的爱。而隐藏在‘贤’之名背后的她方才是一位在中华历史上真正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女人,一位被丈夫疼在心尖上的女人。

正是因了小李同志的那份宠爱,成就了长孙皇后或妩媚灵秀、兰心惠质的一面,或自信美丽、端庄从容的又一面。无论是你浓我浓的儿女情长还是波澜壮阔、尔虞我诈的政治生涯,她要么圆滑狡黠、谙于世事,要么口才恣意、睥睨纵横!

慢慢的,我发现了更多、更多……

坐在木马上 第二章

轩南十二年

轩南这个唯一统一了国土的国家迎来了一个新的帝王。

南宸云十八岁,南如墨禅让帝位.

接任仪式这一天,南宸云穿着象征轩南皇朝的黑色龙袍,金秀的蟠龙滚边,双龙戏珠的冠冕……

他的表情严肃,小时那一双大大的/圆圆的眼睛已然变了,变成和南如墨如出一辙的细长凤眸,垂眼时长长的睫毛遮挡下来,挡住那魅惑人心的光芒,却添了让人无法自拔的神秘……

他表情严肃,但是却不似南如墨那般的冰冷,他的嘴角带着笑。

淡淡的,若有似无,不似开心,却也不阴冷。似乎那只是一个习惯,却让人感觉有一种波澜不惊的从容。

百官齐齐站立两排,南宸云但若自如的从中间走过,通往他最终的归属,一把天下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龙椅。

从此,他是天下至尊。

南宸云一步步上了台阶,这时原本应该是南如墨出场,带着玉玺,亲自交付给自己的儿子。

可是没有,那一个暗紫色的身影走出来时,大家都一阵吸气声。

是鬼魍,面无表情的抬着托盘,上面放着玉玺,还有一道圣旨。

南宸云没动,虽然惊讶,但是还是没有表现出来,他看着鬼魍拿起了圣旨,听着鬼魍冰冷的声音念道:

“今传位于吾儿,长子南宸云,望其勤勉爱国,以天下为大,以民为天……”

后面那长长的一串,南宸云没有听进去,头脑里转来转去一个思想:爹哪去了?

好不容易鬼魍念完了,南宸云刚要问,一个甜甜的,娇滴滴的声音抢了先,“我爹爹哪去了?鬼魍叔叔……”

众人一惊,这才看到龙椅背后探出一颗小脑袋来,一双月牙儿一般的眼睛,满月一般的明媚,身子缩在龙椅背后,一双大眼睛探向众人。

“凝儿,你怎么在这……又胡闹!”南宸云开口,吓得南凝霜缩了缩脑袋,这才发现自己闯了大祸了!

明明是打算在这里偷偷看看借位仪式的嘛,怎么一激动就暴露了?

南凝霜眨了眨眼睛,甜甜一笑,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和嘴角边甜甜的梨涡,叫道:“哥……我来看你嘛,以后你是皇帝了,我当然要来看看!”

南宸云眯了眯细长的眸子,不跟她计较,这个妹妹是从小就被宠坏了的,人人都宠她,她又特别的黏人,嘴甜,明明老是弄些可恶的恶作剧,但是又那么的讨人喜欢!

别说南宸云,这皇宫里除了云锦瑜外,恐怕是谁也拿她没办法的。

这不,连冷面的鬼魍也一样的。

“鬼魍叔叔,不是说爹爹今天在这里吗?”南凝霜的从龙椅后爬了出来,一把挽住了鬼魍的胳膊,撒娇道:“你们就骗人,爹爹在哪去了?”

百官不知情况,也知道这皇家……是比较平民化的,所以一个个面不改色,站着不动。

“你爹爹……”鬼魉他顿了顿,有些不好说。

“他去哪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现身?”南宸云皱眉,眉眼颇有几分南如墨的威严。

“呃……”鬼魍第一次为难,顿了顿才道:“你们爹娘……说是要环游世界去。”

环游世界?

南宸云和南凝霜都瞪大了眼睛,一同叫道:“那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一个女子的叫声传来,然后白衣的女子似风一般的刮了进来,气喘吁吁,叫道:“不……不好啦……义父……还有义母……义母……飞,飞走拉!”

“什么?”南宸云一声惊叫,看着脸色通红一脸惊讶的怜月,几步下了台阶,“在哪?我娘他们在哪?”

坐在木马上 第三章

遭受到剧烈冲击的黄支昌,在短暂的失控之后,立即拼命将那要喷礴而出的某些情绪压制住,不让自己被情绪左右。

他暗中吸了几口气,佯装淡定地盯着对面的神秀小青年,人却是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动就控制不住泄露了自己的心情。

他强自挤出一道声音:“宣少主说的那个孩子是乐姓师兄的大姑娘,那伢崽失踪之后,师门长辈也怀疑是不是我报复乐家做了什么,为此我还莫名其妙的背负了嫌疑。”

“噫,黄先生竟然还背了黑锅啊,想必那时也不好过,黄先生现在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据说乐小姑娘已经查出来是谁拐走了乐雅,还知道从村子里拐走她姑姑的人是谁,知道他收了幕后主使者五百块钱,小姑娘没去找人算帐也是因为她查到有关她姑姑的线索,忙着寻找她姑姑。”

宣少眉眼柔和:“乐家最看重子嗣,乐家老爷子一直没放弃寻找孩子,乐小姑娘也从没放弃寻找姑姑,大海捞针似的捞了多年,终于找到明确的线索,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只希望人还活着,乐家姑姑人活着,幕后黑手还有活路,乐家姑姑要是不在了,以乐小姑娘那脾气,必定会加倍报复回去。”

宣家少主说到乐小姑娘查出了拐卖她姑姑的幕后黑手时语气轻快,表情也带着一丝喜悦,而黄支昌好不容易才稳住的心,再一次跌至深谷。

如果宣家少主只说某人查到了线索,那么他肯定以为是在诓人,说不定是在试探他,然而,那“五百块钱”几个字却像火炮一下轰掉了他最后一丝侥倖。

想到乐家小短命鬼知道是谁给了某人五百块钱让某人带走乐雅了,黄支昌只觉寒意从脚底直冲上天灵盖,后脊背骨里好似有条毒蛇在乱蹿,让他肝胆发寒。

他不仅心凉了,整个人都凉了,肢体僵硬,没法动弹。

他自己看不到他自己的样子,对面的宣少却看得很清楚,看到他的肌肉像触电似的微颤。

看到某人的微表情,宣少便知自己的话又刺中了某人的死穴,他觉得不能再刺激某人了,再刺激下去,万一人中风,黄家以此讹上宣家,太麻烦。

他给当茶童的青年使了个眼色,茶童收到少主的指示,重新沏了杯热茶给客人和少主。

“乐小姑娘找到了害她姑姑的幕后黑手,黄先生也终于不用背黑锅,这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也能吃得香睡得甜了,瞧本少,竟然扯那么远去了,失礼失礼,黄先生,喝茶。”

宣少捧着茶杯,招呼黄某先生品茶。

黄支昌强挤出一丝笑容,机械式地捧起茶盏喝茶,当喝了几口热腾腾的茶,冰凉的心才慢慢回暖。

宣少假装没看出来某人动作礓硬,招呼吃点心。

茶童趁机帮续茶。

宣少招呼着某位客人喝茶,吃点心瓜子,没话题也强行扯话题,说茶是他家乡的名茶,干果也是家乡的,糕点也是家乡特产,不停的招呼着客人尝这个尝那个。

黄支昌一连喝了好几杯热腾腾的茶,僵硬的肢体才缓和过来,当又喝了两杯茶水,一壶茶也见底,他也完全缓和过来,提出告辞。

为了不露出破绽,他走时也再次说明自己想与乐家和解,请宣家费心帮从中调解。

宣少只说会将他的话转达给乐小姑娘,将他送出雅间就没再送。

宣家青年送某位先生下楼,并送出茶楼,并站看着他走出十几米并没有不妥的样子才回茶楼。

宣少去另一间雅间从窗口张望茶街的街道,看到黄某人走得离茶楼很远了,也不再管他,下楼去后院提了点东西,从另一个方向去乐园。

黄支昌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若无其事的离开宣家茶楼,也因茶街上有很多古修世家的茶楼,哪怕离宣家远了,他也不敢放松。

直到快走出茶街时,他才松了口气,当紧绷的神经放松,疲惫感也来了,几乎没多少力气走路。

他正想打个车,转身时撞上侧面往前走的,当时一阵眼晕,也一头向地面栽了下去。

倒下去时,黄支昌还有点意识,听到有人问“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好像还听到了其他什么声音。

他意识不清,与他相撞的人扶着了他,叫了几声没反应,以为他低血糖,掏出颗糖给他衔疵,又找路边的私家车主们帮忙,找到一个好心人,和车主将某位忽然栽倒的人扶上车送往医院。

黄支昌再次有意识时,听到了说话声,睁着眼睛看,看到到张模糊的脸,再被人扶了一把,转而视野清晰,知道自己身在一部行驰的车上,他扭头想问问身边那人是怎么情况,撞进一双深幽的眼睛里,脑子里忽然又一阵炫晕,再次意识迷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