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男主粗鲁的肉宠文
2021年3月6日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禁伦短文合集
2021年3月6日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第一章

当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持续破解规则障碍的时候,确实会变得轻松几分。

规则障碍的种类虽多,组合更是混乱无比,就像是一团团乱麻交织在一起。

充斥于这座空间当中,阻挡着修士们的前进。

修士在这种环境中,时不时就会碰到破解过的规则,再出手破解的时候就会轻松许多。

当然在更多的时候,是规则力量相互掺杂,从而产生不可预知的变异。

这样的变异规则,其实更加危险。

只因谁都不清楚,在混乱的组合之下,会衍生出什么乌七糟八的东西。

木炭硫磺碰到泥土,混合到一起还是烂泥,可若是碰到硝石之后,就会拥有恐怖的杀伤力。

破解规则障碍的修士们,时刻都不敢放松警惕,毕竟陷阱这种东西,总是会出其不意的造成伤害。

唐震埋头破解,根本不理会其他的修士。

搞清楚了基本情况,唐震已经放开了手脚,没有必要再刻意隐藏实力。

在某些环境中,太过低调反倒是一种罪过。

唐震隐隐有些理解,问幽神将为何如此张狂嚣张,其实这就是一种减少麻烦的手段。

狂傲的姿态往往与实力对等,能够让其他的修士心生忌惮,继而选择互不侵犯。

如果恐吓计划奏效,在前进的过程中,就能够避免很多的战斗麻烦。

又比近如眼前的鳞甲修士,若是知晓唐震的厉害,估计也不敢对他发出威胁。

没过多长时间,唐震就再进一步。

当他踏出这一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有修士正在观察自己,其中就包括前面的那名鳞甲修士。

他也正抵抗远古生物的攻击,不断着破解规则障碍,只是效率明显偏慢许多。

并非所有的修士都是全才,有些修士擅长战斗,对于术法之类只是粗通略懂。

碰到这样的环境,无疑会非常吃力。

就算是随着时间流逝,经验会不断增长,却依旧无法做到游刃有余。

每一次都是倾尽全力,这样确实疲累无比。

鳞甲修士就是如此,并不擅长破解规则,所以才会远远的甩在后面。

发现唐震再进一步,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凶狠,目光仿佛能够吃人一般。

“再继续靠前,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鳞甲修士看向唐震,发出死亡的威胁。

“放心吧,我会给你机会,也希望你有那个实力。”

唐震冷笑一声,不再理会鳞甲修士,而是继续埋头破解。

双方的距离不到一丈,分别站在不同高度的阶梯之上,却因为规则的缘故而无法接触。

其实每一步阶梯,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彼此之间无法造成影响。

双方想要决一生死,除非身处同一阶梯。

听到唐震的冷言讥讽,那修士发出

文学

低沉的咆哮,他明显愤怒到了极点,却又根本无可奈何。

看这鳞甲修士的姿态,明显是将唐震当成了发泄怒火的对象,并且以此掩饰自己的无能。

显然这座神秘的空间,已经对他的神魂造成影响,否则也不会再三挑衅。

不管是何原因,这名主动挑衅的鳞甲修士,都被打上了必死的标签。

在双方正式接触之前,唐震只会默默地破解障碍,等到了交手的时候,他就会将对方全力灭杀。

相比狂暴的鳞甲修士,唐震却始终保持着足够的理智,避免神魂受到消极的影响。

双方之间的争执,也被其他的修士看在眼里,但是根本无一人参与其中。

唐震与鳞甲修士都属于竞争对手,虽然此刻排在后面,却也无法保证会追上自己。

若是双方发生争斗,并且造成死伤陨落,绝对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对于唐震的关注度,同样也在逐渐增加,因为此前的表现,很多修士意识到了他的不凡。

能够进入这片神秘空间,本身就没有弱者,类似的修士他们也见过许多。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第二章

@@

我是山河纵我。

这本书目前已经断更了近5个月,重新拿起来继续写,已经不太现实。

接下来我会好好收尾,不会直接不管不顾地太监掉,如果你还在追,并且对我这5个月的动态感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已经有一本近70万的书,对这本书感兴趣请加入865292571。

另外一本《甜系快穿:我家大佬是精分》从860章开始的重复内容我会慢慢都改过来,然后好好完结。(精分这本书应该算是我写快穿文以来第一本上百万的书了/笑哭)

因为这个作者号不能评论,所以一直以来没办法回应大家,我在这里向大家真诚地道歉。

感谢大家一直喜欢我,喜欢我的书,谢谢你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第三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不管这敲锣的邪军统帅,是故意引诱我进入早就布好的天罗地网。还是真的忌惮我连山印的杀气,被迫逃回邪界。

此时既然我来了,那就不会退。

也许他不管自己族人安危,只想见我一人死,足以。

而我为了玄门长存,为了数亿平凡人的安居乐业,就算死我一人,同样足以。

于是我们各怀心思的你追我赶,总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穷追猛打,而是勉强维持住连山印即可,防止到最后被他拖死,导致自己气机不足,陷入彻底的被动。

文学

毕竟就算真的落入了陷阱,遇到必死杀局,我还要博上一博,所以我得保留一定的实力。

就这样猫捉黄鼠,兜兜转转一直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我的气机损耗过半,而他道行不知几何,但他气机也真的深厚,加上他是辅助性的玄术高手,所以他看起来依旧虎虎生风。

“小小人皇,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都来到了我神族之地,你竟依旧要对我赶尽杀绝,真以为自己一个人皇,在我邪界也可以横行无忌了?”

突然,敲锣者猛地停了下来,讥笑着开口。

我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有回应他,毫不犹豫地落连山印,那连绵的群山之气立刻对其进行了镇压。

连山气连绵不绝,气结连山。

这延绵群山势大力沉的落下,一下子砸在了我的身前,砸在了敲锣邪人的头顶。

那里本就有一座山,连山气开山,将那山头都给削平,一时间地动山摇。

随着连山印的消散,敲锣邪人的身影也随之一同消失。

我楞住了,难不成他就这样被我给镇杀了?

他之前那气机磅礴的模样都是假象?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我暗暗运气,小心提防地看着。

在那弥漫的山灰下,有一个深坑。

那深坑就像是无底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直入地底,一眼望不见尽头。

我忍住跳下去瞧个究竟的冲动,管他是生是死,管他黑洞后连接的是什么。既然他不见了,我也该退出邪界了。

我扭头看向身后,看到圣龙岭内已经尸骨如山。

大部分都是人皇神兵的尸体,那百万神兵,此时还能站立的不足一万,近乎全部战死。

而神兵尸体一旦死亡,他们体内的鬼魂也魂飞魄散,那尸体迅速腐烂,成了烂尸,那一幕看着既凄厉又血腥恐怖。

在神兵腐尸旁,还堆积着玄门风水师的尸体,还有相当之多的邪人尸体。

原本不可一世的邪兵,近乎被团灭,所剩不多的几十个邪人,此时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坚韧与无畏,自知大势已去,这一仗终究败了。

那存活的邪人被风水师们团团围住,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闻朝阳大口呼着浊气,这个三教通融的仙人,以武通玄的武夫,为了这一仗近乎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整个人都看着苍老了不少,但他终究无愧天下,站到了最后。

高冷男用重尺支撑着身体不倒,满身鲜血淋漓。

存活的风水师们或瘫倒在地,或倒在血泊,或顽强地单膝跪着……他们的眼中没有劫后余生的侥幸,没有死了无数同胞的伤感,他们眼含炙热光芒,看向邪界方向,看向了我。

是我这个小小人皇,只身入邪界,压制了邪军统帅,才为他们争取了足够的机会,让人道打赢了这震古烁今的惨烈一仗。

所以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盼我归来,共庆胜利。让我这个人皇,玄门镇玄王,带领他们班师回朝,享世人顶礼。

我心里为死去的同胞心痛,为幸存者而喝彩,这种时刻我自然要与他们站在一起。

哪怕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也许不久后还会有邪族精锐发动战争,至少这一刻,我们赢了。

我也知道以残存的人道力量,是没有能力一举打入邪族诛邪的,毕竟就连邪界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都还没有弄清楚。

所以,是该撤退了。

于是我将气机彻底爆开,结束朝界河飞去,想要尽快回到圣龙岭。

“好强的力量,不愧是连山禁术。真没想到,过去了几千年,在这世上还能看到有人再次使出连山,难得,难得。”

就在我御气飞行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

这不是敲锣者的声音,我暗道不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测。

我头也不回的往回跑,这时敲锣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小人皇,你虽然道行一般,但造化惊人,借你连山气,破了封神印,放出了我族强者,你也算是为我族立了大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