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开车各种姿势,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乖塞着不许取出、放荡人妇系列
2021年3月10日
白洁系列小说|1717mz
2021年3月10日

魔道祖师开车各种姿势 第一章

期待大家的收藏,今天的第二更到,增加的三更在下午,大约六点半左右上传,收藏的同时,别

文学

忘记投票哦……

***********************************

“怎么样,现在相信当初我说的话了吧。不过现在你所看到的可不是小臣的全部实力哦?要是昨天晚上你也在的话,可能就不会这么吃惊了。”苏瑜一脸得意的说道。

“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你确定?”李馨吃惊的问道。

“真的,昨天晚上,我可是亲眼所见。他能使用十几把仙剑呢。”苏瑜说道。

“仙剑?还几十把?”李馨此刻,更是惊得合不拢嘴。对于苏瑜的话,她选择了相信。因为苏瑜没有必要欺骗自己,还有看刚刚蒋臣轻松地样子,肯定还有什么绝招没有施展。

“那是十几把白色的小剑,凭空出现,然后就消失了。虽然我没有看到那有什么用,但是我能从上面感受到强大的压力。现在我也说不清楚,等以后有空了,让小臣表演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了。”苏瑜提议道。

“也只能这样了。”此刻,李馨对苏瑜所说的白色小剑是充满了兴趣。

在她们说话的空档,蒋臣已经凯旋归来,走到苏瑜的身边,笑道:“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

“简直是太满意了,你看,馨姐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你有这么厉害呢。”苏瑜听到蒋臣的话,心理很是高兴。

“谁不相信了。”李馨听到苏瑜的挖苦回了一句,不过旋即又冷静了下来,看着蒋臣问道:“小臣,林峰没出什么事情吧。你已经把林志强给打伤了,如果再把他打伤。那他们林家可不会善罢甘休的。虽然在明面上我们李家还能罩得住,但是就怕他们暗地里使绊子。”

“放心,只是让他尝尝苦头,过一会就会好的。”蒋臣刚刚只是往林峰的体内注入了一点暗力,没有自己的控制,这些能量会很快消散掉的。

“那就好。”李馨点点头道。

就在说话的功夫,一旁疼得打滚的林峰,突然那撕心裂肺的痛楚消失了,如同夏日雷雨一般,来的凶猛,去的迅。如果不是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湿,恐怕,林峰自己都不相信刚刚的事情生过。

刚刚还疼得要命,此刻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蒋臣手下留情了。

“看吧,他这不是没事了吗。”蒋臣也注意到了林峰的变化,指着他对李馨二女说道。

李馨二女朝林峰看去的时候,林峰已经爬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朝蒋臣走来。当走到蒋臣身边的时候,拱手谢道:“多谢手下留情。”

“呃!”蒋臣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我也只是为了避免麻烦,你也知道,我们苏家可不像你们家那么罩得住。”

“呃!”听着蒋臣的话,林峰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蒋臣会吧话说的这么直接,不过他也没有在意,继续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完,又转向了苏瑜,歉意道:“对不起,我代我弟弟,向你道歉,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原谅。”

“哼!”苏瑜只是冷哼了一声,李馨却抢着冷道:“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弟弟对小瑜犯下的过错了?这也太便宜他了。”

“你们还想怎么样?此刻,我弟弟还躺在医院里,难道要他死你们才满意吗?”在蒋臣的面前,林峰的脾气也收敛了许多,但是刻在骨子里的骄傲却不可能因为一次失败而消失。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情不是因你而起,所以你代替不了林志强,虽然你是他哥哥。这件事情必须有个了断,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因为你的一声对不起而结束,一切都等林志强醒来之后再说吧。如果他能悔悟,那么这件事情就算了;如果,他还是执迷不悟,哼!”蒋臣冷冷的说道:“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这……”

“好了,你的挑战已经结束了,没什么事情我们就走了。”说完,不等林峰说话,便拉着苏瑜和李馨离开了跆拳道场。

“哎!”林峰看着慢慢消失的蒋臣,突然感到自己努力变得很无力。经过刚刚的一役,此刻再面对他的时候,他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突然,连林峰自己都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看着蒋臣的背影,坚定地说道:“等着我,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

是夜,乌云遮住了月光,整个天地仿佛都暗了下来一般。

北京解放军总医,同样是高级病房。

“道长,你可要救救我的孩子啊,我可就这一个儿子,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王倩冲着身边站着的老道士,乞求道。

老道士胡子一大把,黑白相间,眼睛炯炯有神,身上穿着灰色的道袍,胸前划着一个八卦。背后背着一柄隐隐泛着光芒的剑,手中拿着一把拂尘,一甩一甩的,整个给人一种高深的感觉。

魔道祖师开车各种姿势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魔道祖师开车各种姿势 第三章

紫坎在这虚空之中停留了一些时间,思索办法。

不过紫坎并没有迟疑太久的时间就想到对策。

她若是进入,到时候别说探查清楚,找回射月车,这片空间会马上崩溃。

但她若是不进入,又无法查明事情的真相,就更不要谈寻找挽回的办法了。

玄仙级别的修为,意识,身体,任何一个,若是延伸进入那破碎的仙界,都会导致仙界崩溃。

她自身就算是再将修为压制,本体也是无法进去的,那送进去一道玄仙修为之下的意识进去不就可以了。

紫坎白皙柔软的手指清弹,一个半透明的清澈水滴从她的指尖涌动而出,轻轻穿透了那层无形的屏障,进入前方破碎的仙界。

紫坎有意的将这水滴,压制到了玄仙之下,普通天仙的层次。

这水滴在穿过了那层透明屏障之后,微微颤抖之间膨胀扩大,并且最终渐渐凝聚成了人形,与紫坎的本体一模一样。

只是这水滴化作的紫坎只有彻头彻尾的天仙修为。

她轻轻的向着屏障之外的紫坎本体点了点头,便纵身向虚空之中的破碎仙界大陆飞去。

到了天仙层次,就有了可以初步抵抗那空间乱流的能力,当能还是很勉强。

还是靠着无形屏障之外,玄仙层次的紫坎本体事先已经在乱流之中看出了一道可以通向那碎片的大陆的通道。

也只有玄仙层次的强者才有这样的能力。

靠着这样,水滴化成的分身才极为艰难的通过了空间乱流,踏上了破碎的仙界大陆。

不过就是这样,也对这道水滴分身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让她的身体变得透明了许多。

但她只是紫坎随手凝聚而成的一道普通弱小的分身,脑中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念头。

她知道那道传送阵法所在的位置,在来到这破碎的仙界大陆之后,就径直纵身向深处飞去。

不多时,水滴分身已经来到了玄仙道人的洞府之外。

入眼所见,一片残垣断臂,在最后方怪石嶙峋的荒凉山峰之下,一个残破衰败的山洞,已经倒塌了一半。

而胤槐等人尸体,就七零八落的躺在山洞里外的位置。

水滴分身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然后她落在了地上,走进了山洞之中。

山洞里通向射月车所在空间的传送阵完好无损。

这很明显就可以看出,胤槐等人是在行动之前,就被人杀死了。

正当水滴分身打量着这一切,认真的将每一个细节都看在眼中的时候,前方的传送阵上突然有淡淡的紫色光芒闪烁而出。

“传送阵竟然被人打开了!?”

看到这一幕,水滴分身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让她惊讶的是,什么人才能打开这传送阵?

要知道整个紫境联盟为了打开这传送阵,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想出了多少办法都无济于事,最后才只能采用了强行摧毁传送阵的办法。

紧接着,一个身穿白色道破的身影就骤然出现在了传送阵之中。

正是叶天。

叶天将射月车完全收服一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面容柔和,身上的道袍仿佛水流制作而成,整个人都半透明虚幻的女子,正在面无表情的认真打量着他。

四目相对,虽然叶天一眼就看出此人的修为刚刚达到了天仙,但心中却骤然有莫名的警惕之意大作。

其实紫坎在创造这水滴分身的时候,将其的修为限制在了天仙巅峰,但是在经过外面空间乱流的时候,基本上大量的力量都耗费在了那里,因此目前只能留存下了相当于天仙初期的修为。

对这一点紫坎也没有多想,她创造这水滴分身本来的目的就是探明情况,存余多少修为实力也没那么重要。

但叶天马上就明白了他心中的警惕之意到底是来自于哪里。

对于正常进入渡仙门的修士来说,最起码在此处的渡仙门,类似于贝征宇李千旎他们,进入渡仙门最大的目的是为了越过仙凡之间的巨大门槛。若是真仙修为进入,提升反而不会那么大。

因此正常情况下只有问道期的修士,靠着渡仙舟进入这里。

而且他们进入之后,就会处在曾经巅峰的渡仙门世界中。

现在眼前这突然出现,看起来极为诡异的女子,修为达到了天仙,又挣脱了曾经巅峰的渡仙门世界,处在现在这真实的世界里。

重重因素结合在一起,只有一个可能。

这女子是紫境联盟的人!

一方面是杀了胤槐,破坏了紫境联盟想要得到这处射月车的谋划。紧接着又答应了那玄仙道人复活渡仙门的仙王帝轩,叶天已经注定走到了紫境联盟的对立面。

而与紫境联盟之间必然是越晚撕破脸皮越好,因此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当然尽量不能传出去。

既然眼前此女已经看到了这一切,就必然不能留她!

只是沉吟短暂的一瞬间,叶天就已经确定了此事!

因此下一刻,叶天体内的修为便骤然被全部调动了起来,身形一个闪烁来到这女子的面前,闪电般一拳重重轰出!

水滴分身虽然心中有些警觉,但叶天的速度更快,尤其是叶天如此果断的便决定暴起杀人,这让水滴分身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叶天一拳重重的印在了水滴分身的脑袋上!

“轰!”

整个空间都是泛起了一阵涟漪,波动成圈向外散开。

最中间的水滴分身脑袋先是随着叶天的拳头形成了一个看起来无比恐怖的深深凹陷,紧接着,整个身体就再也无法承受,彻底爆裂开来,化为了无数星星点点的微弱水雾,很快便淅淅沥沥的完全消散在了空中!

“嗯?”

叶天眉头一皱,这时,他也才真正确定,这水滴分身并不是真正的修士。

有古怪!

水滴分身在被叶天轰杀之前,只是来得及将所看到所遇到的所有情况,全部凝结为一个光点。

那光点在水滴分身崩溃之后,便急速的向高空中飞去,循着紫坎所在的位置疯狂逃窜而去。

叶天当然注意到了这个光点,他当然不可能让这光点就此离开,直接纵身追了上去。

这光点却是有着真正天仙巅峰实力的速度,叶天竟然一时间根本无法追上。

光点和叶天一前一后,瞬息间便来到了这破碎仙界大陆的边缘,光点没有丝毫的迟疑,径直就钻进了无数的空间乱流之中。

叶天站在大陆的边缘,看着前方混乱一团的漆黑监控卷乱流,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空间乱流凶险,叶天可没有把握进去之后可以安然无恙的出来。

而且这光点竟然进入了空间乱流之中,这让其诡异程度又增添了一分。

以叶天的目力,倒是可以清楚的在这些空间乱流之中紧紧的将光点锁定,看其到底会飞到哪里。

于是在片刻之后,叶天看见那光点仿佛是越过了一层无形的强大屏障,然后没入了一名女子的眉心。

那女子和自己刚才所轰杀的诡异女子外貌长相一模一样,但叶天可以清楚的确定,此时眼前的那女子,就是真正的本体。

他看不透那女子的修为,但是对方此时俨然是身处那无垠的虚空之中。

这样的能力,实力一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做到?

她既然本身的实力强大,那为什么不本体直接进入这破碎仙界中来,反而是大费周折指使了一个堪堪达到天仙,状态明显是傀儡的东西来靠近。

只有一个可能,这女子能够身处在那里,并不是没有能力进入这破碎仙界,而是无法进入。

而这破碎仙界的限制,便是玄仙之上,

文学

一旦进入,整个仙界就会崩溃!

综上,就可以断定这此时正在无数空间乱流之外,无限黑暗虚空之中,盘坐在水滴之上的女子,绝对是一名真正的玄仙强者!

而且极有可能,对方就是紫境联盟之中的大能!

……

这边叶天看着紫坎的时候,紫坎也看清楚了那光点之中的信息。

胤槐等人全部死了,而这个穿着白色道袍的陌生青年,却拥有能够进入传送阵的办法,甚至一见到自己的分身,就痛下杀手。

虽然依然不知道到底之前发生了什么,但紫坎心里很明白,这一次的任务,应该算是彻底的失败了。

而失败的罪魁祸首,一定就是那个陌生青年!

不管此人有能进入传送阵的办法,还是胤槐等人的死,径直对她的出手,她都一定要将此人抓起来!

只是她也知道叶天实力不弱,能够一拳打散天仙实力的分身,意味着这陌生青年的实力,最起码也在天仙中期之上。

这样的话,她若是想要将其抓获,再次创造出一个分身进入这破碎仙界的办法就行不通!

“你是何人?”隔着极为遥远的距离和叶天对视,紫坎语气冰冷,缓缓问道。

紫坎的声音若是直接传进这破碎仙界中,依然会引起崩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