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2021年3月13日
喔住她的双奶:快穿之媚沉h
2021年3月14日

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第一章

唐黎被护送出了峡谷,朱星想为她处理伤口,但她没看到小魔王平安归来,没有心情去管伤口。

一刻钟后,她终于等来了一身血气的人。

她忙上前:“你受伤了?”

在看到她安好时,宁毓初浑身的煞气才慢慢平息。

他安抚道:“不是爷的血。”

唐黎这才松

文学

了口气,臂上被忽略的痛紧随而来,她小脸一白,捂着胳膊抿起唇。

宁毓初见状眼底浮起疼惜,慌忙把人扶到一旁坐下。

“你自己身为医者怎么也不知道先处理伤?朱星还不快过来?”

朱星带着药箱立即上前。

当朱星拔箭时,宁毓初立马捂住唐黎的眼睛:“别看,忍一忍。”

唐黎只觉得好笑,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医者,什么没见过?不过也随他去了。

只是唐黎看不到的,其他人都看到了。

明明拔箭的是九小姐,可小主人的脸比她还白,好似受伤的人是他。

箭尖十分锋利,带出了一串血珠,庆幸了是,没有毒。

朱星为她清理完伤口上完药,缠上纱布。

而她们的小主人在一旁,絮絮叨叨地道:“轻点,慢点,别把她给弄疼了。”

唐黎窘得很想一巴掌把他的嘴捂住。

但要在下属面前给他留点面子,只能当做没听见。

朱星憋着笑,迅速处理完后,立马闪到一边去。

啸天双眼湿润地呜呜舔着唐黎的手背,唐黎摸了摸它的头,抬头便见他盯着她手臂上的伤发呆。

“在想什么呢?”

宁毓初薄唇轻抿,眸色带着几分朦胧,像是在回忆:“你记不记得当年在安国寺后山的杀手,还有除夕夜刺杀皇爷爷的人?”

唐黎点头:“直到如今,那两拨人都没有抓到。”

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第二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第三章

第843章果林飘香(完)

六岁的祁一鸣再过一年才七岁,当然不算长大,但宋思思答应了祁一鸣的请求。

在第二年的暑假带着他去了一趟齐悦的老家,祁母争夺孙子的谋划自然再次失败。

山下稻田金黄,山上果林连绵至天边,果实挂满了树枝,香气飘散,令人陶醉其中。

这次回老家的不止祁阳一家三口,还有三进院里所有老老少少,是游玩,也是来视察,却无一例外被眼前之景征服。

孩子们欢呼地奔入林中,由果林的工作人员带着孩子们去采摘水果,祁一鸣也实现了敞开肚皮吃到撑的愿望。

大人们则去了果汁厂。

干净无菌厂房,几个院校联www.00kxs.com合研制的半智能生产线正在工作,一瓶瓶果汁灌装出厂,然后被货运车拉走送到全国各地。

繁忙又有序的场面让外院的边教授惊叹:“我这几年去好几个国家做访问学者,每到一国我都会去参观他们的工厂,但从未见过哪个工厂比你这更干净更高效。齐悦,你做得很棒。”

齐悦跟着边教授学的安南语,后来从西南回来后也没放下,因着边教授一直住在三进院,她又陆续跟他学了俄语和德语,只是三年前她从医大毕业进了医院,工作繁忙才减少了学习语言的时间。

杨柳却是经常去寻边教授,不过她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清大的朱柏青,几经折腾,两人还真成了对,因为两人忙着回家结婚,所以这次行程杨柳没来参加。

刘梅安家在津市也没有回来,不过她没有接受鲁广元,而是选择了她一个同事,是个东北人。

这些思绪不过一瞬,齐悦一脸不好意思地冲边教授道:“我没做什么,工厂如今能做得这么好是好几个院校极力协作的功劳,还有就是工厂里的员工,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她这话很官面,但确实是实话,当初她立意要建果园建果汁厂,不过是因着齐老爷子想要乡亲们多条路子创收,她几乎拿出大发服装厂所有能动用的资金砸入了这片果林和果汁厂里,一开始并不顺利,只依赖着大发服装厂输血,也因着这片土地上的乡亲们咬牙伺候着还不能挣钱的果林,及至去年果木长大结果,果汁厂运转。

果汁一投入市场,立马赢得全国老少的喜爱,又因为全天然无添加剂,让国民放心同时又有补充维生素的功效,医院的医生都会劝病人买上一两瓶当营养液喝。

果汁供不应求,收益自然让参与者满心欣喜,厂子盈了利,乡亲们的腰包鼓了起来,村子里一座座平房建了起来,带动砖瓦厂都红火起来,去年就寻了新的地方扩建了。

当然,也是因为齐悦投钱做了大项目,将农业和旅游结合,帽儿山自然也被囊括进去。

前几年,齐悦去县里去市里谈过帽儿山建立自然保护区的事,但没有引起领导的重视。

但去年果汁厂火爆之后,领导们重新翻出齐悦之前的提案,很痛快地给了批复,只是提了两件事,一个是必须有公职人员的监管,另一个就是资金方面“上头”爱莫能助。

齐悦原本就打算自己出这个钱,而监管也是正常程序,她满口应下,只是去年她没时间回来,这次回来便是全面启动这一项目。

这次进帽儿山,除了雷军陪同,还有长到八岁的齐思琪,她见到小花那一刻眼睛唰地亮了,伸手就要扑过去,齐悦忙按住她,而后跟小花介绍:“小花,这是我女儿丫丫,你俩打个招呼。”

已经成年的花豹再叫小花其实有些不合适了,但它却没有半点不高兴,低下脑袋蹭了蹭齐悦的手心,而后偏头冲茂密的灌木丛嗷呜一声,一大一小的豹子应声跃出,落在小花身边,却是警惕地盯着齐悦三人。

齐悦惊喜交加:“小花,这是你媳妇和孩子吗?”

小花点了头,而后偏过头与母豹和幼豹交流,齐思琪已经兴奋地指着幼豹道:“妈妈,我要跟小小花做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