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岳弄进去;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粗大的肉棒,女性被撩湿到底有多难受
2021年3月15日
教反派爸爸做人、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2021年3月15日

跟岳弄进去 第一章

黑龙族。

是龙形的种族,外观不同而已,本质却属于外星种族。

它们生长在这里,它们的尺寸,其实就是数以亿万年来进化出来的结果。如果没有足够大的身体,是不可能扛得住宇宙无数各类的辐射的。

黑龙族的外形,完全是生存的需要。

不断的进化,亿万年的演化,成就了如此的它们。

像是一条巨大的恶龙,它们纵横在这一片星域内。可以突破光年的它们,活动区域,已经在数十万光年的范围,可以说这附近几个星系真正的霸主。

难得的是,成为了天选之族,黑龙族的天选者成为了巡察使后,依然没有干扰黑龙族,任由它们按着惯性前进。

沉沦女妖族总督知道这一名黑龙族巡察使就在这里,它已经是几经跨越数百层宇宙了,才发现了它的存在。

黑龙星系里。

黑龙族巡察使的眼睛里,带着一种惊恐。

它的族人们不知道眼前这个小不点是什么,可是它却知道。淡淡的能量波动,却差点吓尿了它。因为它能够感觉到这些能量有多恐怖,属于什么级别的。

总督,属于总督的能量波动。

它同样知道,对方之所以会让它感应到,其实就是想告诉它,它已经被锁定了,没有必要挣扎。

否则,以总督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让它感觉到这属于总督的能量波动?

迟疑了一下,这名黑龙族巡察,最终还是不得不从母星里冲出来。

黑龙族的母星尺寸惊人无比,虽说不是光年星,但已经是属于亚光年星的范围了。这一颗母星上,呈现出无数密密麻麻的洞穴,星球几乎被掏空了一样。至少它的表面,已经被掏空了,全部成了黑龙族人的洞穴。

过大的洞穴尺寸,可以在太空中看到星球的这一些黑乎乎的洞穴。

冲出了母星,黑龙族巡察使意念移动,出现在星系的边缘上,在这无处不在的陨石带里,它缓缓飞了出来。

不得不说,黑龙族人确实是霸气,它们的外形凶猛无比,给人一种凶悍无比的感觉。哪怕它再害怕,但表面上,依然是呈现出霸主一样的气质。

“你找我?”黑龙族巡察使在沉沦女妖族总督前停了下来。

对于自己族人的结果,黑龙族巡察使并没有意外。

至于被弹飞的这一名族人,它基本是废了,强悍的肉身和星球相撞,过大的力量,它浑身碎裂,如今只有一口气在喘着,死亡只是接下来的事情,无人能够救得了它。

沉沦女妖族总督抱着手臂,露出一个倾倒众生的笑来,说道:“我找你们总督。”

这名黑龙族巡察使尽管对沉沦女妖族总督很畏惧,但它还是摇头坚决说道:“不可能。”

天知道这个不知名的种族总督找自己总督为了什么,万一是想要击杀获利审判积分呢?如此一来,自己就是罪魁祸首,是自己引起来的大祸。

沉沦女妖族总督眉头轻扬,说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也要打过才知道。”这名黑龙族巡察使眼睛里露出凶光,黑龙族一直以强悍不畏死而闻名于世,不管是作风还是行事,无不是刚烈无比。明知道不敌,却会用命去相搏,这就是黑龙族。

它知道眼前的总督很强,可是它却有面对死亡的心,所以它会无所畏惧。

沉沦女妖族总督伸出手来,虚空中一抓,这名黑龙族巡察使却是瞬间被束缚起来,这让它变得惊恐万状,它的无所畏惧,瞬间就瓦解冰消,彼此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我不想和你废话,通知你们的总督,我在这里等它,如果不来,我会举起屠刀,将黑龙族屠个血流成河。”

沉沦女妖族总督冷冷说道,一个小喽啰在自己面前,逞什么英雄?

自己什么身份,能这么和它说话,它应该知足了。

合作的种族多了去,如果黑龙族不识抬举,它不介意换其他的种族。像黑龙族这样的种族,虽说是强,但也是随手就可以拍死的角色,老实说它还真不是太在意。

这名黑龙族巡察使打了一个哆嗦,它意识到了它和对方的差距。

“记住,我是沉沦女妖族总督,灭了黑龙族,不过是举手间而已,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沉沦女妖族总督冷冷扔出一句。

“是!”

这名黑龙巡察使听到了沉沦女妖族总督的身份,吓了一跳。这可是排名前十的种族,而黑龙族,连前二十名都进不去,有什么资格与沉沦女妖族总督抗衡?

现在沉沦女妖族总督亲自到来,指名道姓要见总督,又岂是它可以左右的?若是因为自己的阻止,从而误了总督的事情,自己便是死也担当不起。

在种族面前,它不敢有一丝大意。

沉沦女妖族总督松开了对它的禁锢,任由这一名黑龙族巡察使离开。

至于对方怎么样玩甩脱追踪,怎么样防止自己追踪到它们的竞技星球,沉沦女妖族总督自然管不到,它就在这里安心地等着。

而之前的普通黑龙族人,早就吓尿了。

跟岳弄进去 第二章

那一串刷了屏的消息中,艾特他的人至少占了一半。

随便点了条进去一看,是头条新闻写的报道。

好家伙,他宣布那两条消息还没过一小时,就已经被这些媒体们写进了稿子里。

这动作也太迅速了吧?

与此同时,这条围脖下方的评论区,也是轻轻松松的破了千。

而那几个高赞的评论,基本上都是聚焦在相同的几个问题上。

【魔兽世界什么时候才上线啊?】

【听说是多人在线网游?是真的吗?】

【氪金严不严重?不会又像神殿逃亡那样吧?】

【我的钱包已经被郝总榨干了呜呜呜呜,无论怎样都好,只要别又是骗钱的手游。】

【你们都在问魔兽世界什么时候上线,而我只关心郝总有没有对象。(狗头)】

【他要什么对象,赶紧把魔兽世界给爷做出来啊啊啊啊!】

【要是能在暑假结束之前玩到就好了。】

粗略地翻了一眼评论区,不只是排在前面的几个高赞评论,几乎每一条评论中他都能感受到玩家们那强烈的期待。

并且不只是头条新闻的评论区,魔兽争霸和冰封王座这两个关键词,双双被送上了热搜榜。

就在郝云一边刷着围脖,一边乐得合不拢嘴的时候。

淡蓝色的窗口忽然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任务:魔兽世界玩家数量突破一千万】

看到这行弹窗,他激动的差点没站起来。

魔兽玩家破千万?

福利局啊!

完成这任务,未免也太没挑战了点。

不过考虑到这系统的尿性,任务的奖励通常都是根据任务完成情况来定的。

若是想要拿到更好的奖励,一千万的玩家显然是不够的,怎么也得两千万甚至上亿才行。

想到这里,郝云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魔兽争霸在国内红透了半边天,海外版差不多也该上线了。

不如趁着这次魔兽上线新资料片《冰封王座》的机会,将这款史诗级的RTS大作推向海外市场。

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不但下一届的战吼杯说不好能变成国际赛事,正在开发中的魔兽世界说不定也能全球各区同时发行上架。

至少北美区的代理,他早就已经联系好了。

同样在刷着围脖,坐在旁边的林蒙蒙忽然开口说道。

“你的粉丝都已经破五百万了。”

“咦?”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前两天还是四百万出头的粉丝数,郝云颇为惊讶地说道,“还真是。”

“我是不是该叫你大明星了?”林蒙蒙用开玩笑的语气揶揄了一句。

郝云干咳了声说道。

“这才哪和哪,别说大明星了,

文学

我都算不上明星吧。”

“你又谦虚了,”林蒙蒙弯了弯嘴角,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不只是做游戏,还有音乐,我有时候甚至忍不住在想,你的脑袋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怎么会这么多东西。”

那双明亮的眸子,闪烁着点点说不上是崇拜还是其他感情的光芒。

虽然并不明显,却格外耀眼,以至于郝云被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无法与之对视。

“可能,是我的名字给我带来的好运?”

“这可不是运气哦,”林蒙蒙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说道,“仅凭运气可是无法做到的这么多这么厉害的事情的。说起来,你有没有考虑过给自己的游戏作曲呀。”

“给自己的游戏作曲?”郝云微微愣了下,说道,“你是说魔兽吗?”

之前他倒是给轩辕剑天之痕做过,而且就是因为那首《千古》,让网友们挖出来了他除了郝总之外,还有个“云深不知处”的马甲。

跟岳弄进去 第三章

<!–go–>他转过身,盯着我就说道:“谢谢。”

这一句,情真意切。

我一笑,忽然还想起来了:“对了,当初摆渡门叫你上东海报信,是为什么事儿?”

我有直觉,这件事情,也许也跟四相局有关。

真龙穴的钥匙,一直被存放在摆渡门,夏家仙师也去了摆渡门,可以说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就是因为江瘸子机缘巧合到了摆渡门,才引发了后来的一切。

他没想到我会有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

显然,那件事情,摆渡门的机密,哪怕他已经被摆渡门逐出,可责任心没丢。

略一思忖,他才回答道:“我是帮摆渡门一位长老,来跟那位神主娘娘传话的,说是那件事情,已经谈好了。”

“那个神主娘娘是谁?”

“官定渡口的河神,河洛娘娘。”

对了,他之前就说过,那个时候,两个水神还没有争斗。

神女的原主,是河洛?

那正是修建四相局的时候,那个时候,河洛跟摆渡门的某个人,也有某种关系?

从头开始捋——四相局改局,跟夏季常有关,而夏季常在四相局改局之后,得到了成仙的机会,是四相局的唯一受益人。

而他是到了摆渡门之后才成仙的。

而夏季常曾经发现了什么,还跟江瘸子产生争执。

难道——是夏季常作为四相局的监工,发现了改局的漏洞,找到了江仲离对质。

接着,江仲离许给了夏季常某种好处,让夏季常把事情给捂了下去。

程星河早听出来了:“修仙本来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是个天大的诱惑,难怪卷毛的祖宗……”

他看向了夏明远。

夏明远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现在,只是猜测!只有见到了我祖爷爷,才能知道这一切!”

可我和程星河一对眼,两个人已经心知肚明。

结合我们知道的一切——只可能是夏季常为了好处,答应下来,所以四相局改局对景朝国君瞒天过海,他至死不知道这件事情,被缠在了九,龙抬棺里。

是河洛串通摆渡门的某人,许给了夏季常成仙的好处和退路,唆使夏季常背叛景朝国君的。

只有河洛有这个能力。

程星河低声说道:“从现在这一切线索看来,也只有河洛有当真凶的本事和动机了。”

是啊,照着这些线索看来,是她利用四相局,打败潇湘,把潇湘镇压其中永不超生,自己成了新的水神。

我立刻问青鸾:“当年摆渡门叫你传话的那个长老,到底是谁?”

他沉默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剩下的,我就不能多说了。”

已经足够了。

摆渡门跑了一个欧阳长老,八成,他就是河洛安插在摆渡门的叛徒。

而夏季常带着四相局的关键之物,进入摆渡门,修成了夏家仙师,把那个关键之物妥善保存,可谁知道机缘巧合,被江瘸子盗走,引发了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的事件。

这一场意外之后,我降生了,当年那些人,不可能让我活下去,才步步紧逼,还怕夏季常这个唯一

文学

知情人抖落出当年的真相,找了水百羽去冒充夏季常,想让我对夏季常恨之入骨,势不两立。

却把真正的夏季常藏匿起来,确保消息不会走漏。

这一步一步,简直是一层一层的网,滴水不漏。

杜蘅芷也反应过来了:“北斗,你说,我姑奶奶他们消失,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

肯定也有这个关系。

非找到夏季常他们不可。

杜蘅芷拉住了我的手:“一切,就全靠你了。”

“我一定尽力。”

也许——最后的真相,就在眼前了。

这个时候,白藿香拉了我一下,示意我看身后。

一回头,那个戴宽沿帽子的抬起手,对我行了一个礼——摆渡门的礼节。

“我的事情做完了,咱们后会有期。”

接着,他对着那个小庙过去了。

神女的尸骸,就葬在那附近。

凉粉大伯他们都莫名其妙:“不是,一个要饭的,他到底做什么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