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集都有开车的动漫;将军总被欺负哭

美女被五六个大汉糟蹋|圣僧的坚硬全文阅读
2021年3月18日
杂乱小说2第400部,上别人丰满人妻
2021年3月19日

每一集都有开车的动漫 第一章

破七和破八,看似只是能够多撕裂一重天。

但一个破八打五个破七都是轻轻松松,气血爆发力直接翻倍,单对单那就是碾压!

如果坤王真的是破八,那他说不定就是在场之中最强的!

众强都陷入了沉思,神教,真的有点太强大了。

其他人除了鸿宇之外,就算不是光

文学

杆司令,麾下也是连个帝级都算罕有。

而坤王呢?两大护教都是圣人,八大护法都是帝尊,还有七十二真君,至少也是七十二位真神。

就算当年参与地皇神朝覆灭一战的时候有所损伤,几十个真神也还是拉得出来了。

这么强盛的势力,外加一个有些不明不白的风云道人,人界真的比神教强吗?不见得吧…

真要把人界灭了,神教就是一枝独秀了,剩下的几方势力只要有两三位强者被拉拢或是击杀,三界就是神教说了算!

这时候傅昌鼎悄悄用精神力勾连镇天王、月灵、鸿宇、天魁和黎渚,“各位,当年被皇者点化过,如今不知道拥有圣人还是天王实力的三界第一神木还在神教总部呢。

神教太强了,而且还在浑水摸鱼。

不如先联手,削弱他们一波,至少把天地二护教杀了,免得神教一家独大。”

镇天王闻言也说道,“鸿宇,当年坤王那么狠心灭了地皇神朝,你就不想报仇?

月灵,坤王绝对有秘密,他说不定和某位活下来的皇者有联系。

天魁,有机会揍坤王一顿你愿意放过?

黎渚,神教早就把禁区渗透得不成样子了,你不斩掉他的几条臂膀,想要一统禁区,做梦去吧!”

镇天王一个个传音,连天极这个疯子都没落下。

月灵和天魁都不用多加废话,有机会他们都想干掉坤王。

对鸿宇,镇天王就是拿地皇神朝的人以及月灵说事,“鸿宇,好好想想,苍猫可不会说谎。

当年北皇因为坤王偷看月灵打了坤王一顿,你觉得坤王覆灭你的地皇神朝,不会没有哪怕一点点龌龊心思吧?

后来他不知道怎么欺骗了月灵,在两千年前南北之战里,还让月灵参与其中,说不定就是拿你的复苏骗他。

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你啊…”

傅昌鼎脸色有点精彩,镇天王这个闷骚老头子,还真的是一点脸都不要。

不过,说的真好!

傅昌鼎也加了一把劲儿,“一个苦苦等了你几千年的女人,都被逼疯了,你哪怕只是和她站在同一战线,她也能宽慰一些啊。”

鸿宇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但一条条的负能量却不会骗人。

傅昌鼎和镇天王也不再劝说。

下一刻,傅昌鼎忽然转头看向黎渚,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天帝二护教交给本王!杀!并肩子上啊!”

傅昌鼎嗷嗷叫着直冲天地二护教。

镇天王也第一时间出手,杀向坤王,“坤王,老夫有一式地皇秘传,传授于你。”

天魁圣人有些看不透局势了,但无所谓,他就是要揍坤王一顿。

否则念头不通达,本源道都难以寸进了。

“你当年跟本宫说过,鸿宇会回来的!”

月灵眼眶通红,左手刀右手剑,直奔坤王。

鸿宇脸色微变,叹了一口气,拦下了想对傅昌鼎出手的乾王。

天命王和天植王见状也杀向神庭军大都督,不管这人有没有投靠坤王,都是敌人!

“当年神庭军的阵眼被人轻易洞悉,就是你泄露出去的,是也不是?”

天命王暴怒不已,之前息战,他还能忍着不去质问。

现在战斗一爆发,满腔怒火就彻底忍不住了。

神庭军大都督一杆长枪刺出,“当年地皇是投影的事情一泄露,神朝就已经注定要覆灭,要怪只能怪陛下太过胆大了!”

“住嘴!”

天植王尖声道,“是陛下结束了地界两千年的混乱,拯救生灵无数。

吾等若不是陛下相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你不思报恩,居然还在这里狺狺狂吠!”

神庭军大都督脸色也是浮现出了一丝狰狞,“可他实力不够,实力弱,那就是原罪!

他为了自己能够证道成皇,裹挟着吾等建立地皇神朝。

他就没想过,事情一旦暴露,我们到底会是什么结果吗?

当年有人找到我,告诉我陛下乃是鸿宇假扮,你又知道本督有多绝望吗?!啊?”

遍观三界,举世皆敌啊!

神庭军大都督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以他的实力和统军能力,去哪里都能受人礼遇。

可他偏偏被鸿宇拉上了贼船,还成为鸿宇的心腹,像当年掌兵使执掌天庭军一样,执掌着地皇神朝的神庭军。

一旦地皇神朝成为众矢之的,他这个级别的人物绝对是必死!

他还能怎么选?

与其跟着神朝大陆一起沉没,还不如给自己争一丝活命的机会。

于是他寂灭了,也活过来了。

可这两个马夫,居然还敢找他的麻烦!

“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要跟他废话了,杀了便是!”

天命王脸色冷冽,出手却越来越狠。

……

黎渚有些无语,他还没打算出手呢,就被乾王拦住了。

不过他也明白,这不是阵营的问题,而是利益的问题。

乾王顶替了天植王庭的真王殿殿主,而黎渚是天植王庭王主,两人的基本盘都一样,注定不能共存。

要么一人走一人留,要么一人死一人生。

也罢…

“黎渚就僭越一次,向乾王前辈讨教一番。”黎渚出手,爆发出了破六的实力!

乾王轻笑一声,“那本王就好好指点一下你这个后辈。”

轰!

两人也是碰撞了起来,炸起六瓣莲花无数。

………

“老东西,你弄死了老子一次,老子也要弄死你一次!”

乱天王抡着乾王的大腿,撵着巽王到处跑。

…….

天极有些懵,怎么忽然就爆发大战了?

而且他好歹也是天王,双方居然直接把他忽略了,都没人拉拢他一下?

“父皇啊,您到底去哪儿了啊?这些人都已经完全不把您放在眼中了啊…”

天极悲号着,忽然看到了新出现的兑王,“来,咱们切磋一番。”

兑王觉得自己要是坐山观虎斗,反而会更危险,于是点了点头,两个毫无战意的人轰轰烈烈地战到了一起。

……..

“苍猫,还有没有神器?”

每一集都有开车的动漫 第二章

乔倩看着自己的娘亲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她才好奇道:

“家族对哥的未来是不是有别的打算?”

正常情况下,身为一个废少,不可能有任何修炼资源。

到一定年龄。

要么为乔家做事,要么自己外出打拼。

她哥哥虽然娶了冰水姬,地位上会高一些,但是谁知道最后乔家会如何对待他们。

“跟冰原雪域联姻后,你哥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安心待在家族即可。

乔家也不想背负养不起两个人的骂名。”乔玉对着自家女儿道。

乔倩松了口气。

这样看起来,确实对她哥很好。

只是…

谁能想到,其实大家都看不到真相。

不过她也想好了,她跟她哥不一样。

她要争夺资源,要成为乔家最耀眼的一个。

她要走的更远。

尤其是见识过剑一峰剑起,以及道宗羽涅之后。

不能被落下太多。

乔乾挂了电话。

迈步往车站而去。

这一回去,就没有了回头路。

现在想要后悔其实来得及。

最后乔乾站在火车站,火车就在他前面。

踏进去,就等于接受了被安排的命运。

也会过上他想要的废少生活。

回头离开,或许会迎来璀璨的一段时光。

路就在脚下,每一步都是选择。

乔乾眼中一片平静,而后迈步走进了火车。

他本就有了答案。

要的是什么,他明白。

做的是什么,他更懂得。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属于他该有的人生,他不会去强求。

未来或许有一天会走在世界光点。

但他知道,不是现在。

活下去,才是现在的他,该做的。

陆水那般强大,都躲在家族的阴影下。

何况是他!

呜!

火车开动,往乔家开去。

————

陆水看着狗子吃着鸡腿,一时间没有开口。

月族确实有些特殊。

明大概率就是月族。

不过目前来说,还是没有明确的证据。

需要去月族看看。

或许就有答案。

“你们知道月族在哪吗?”陆水问牙疼仙人。

狗子并没有接触过月族,而牙疼仙人接触过。

“那个时期的月族。”牙疼仙人想了想道:

“应该是在天上。”

“天上?”陆水抬头看看天,道:

“月亮上面?”

“月族是一座山城,之前应该是固定在某处天上。

现在就不知道了。”牙疼仙人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地方早就变了。

大地重组了很多次,根本看不到熟悉的影子。

只有某一块地方,才有可能保持完整。

比如狗子所在的兵塚。

陆水点头。

看来是得不到月族位置。

以前在天上,现在天上基本没有任何东西。

月亮之上倒是有可能。

挺符合月族的。

不过要去月亮之上,感觉挺远的。

没事跑上去干嘛?

带慕雪去约会?

倒也不是不行。

就是不方便找月族。

让乐风他们有空去一趟吧。

陆水心里有了想法。

月亮也不是没有修真者。

这片大地才是修真界的根基所在,外面虽然有修真者,不过都不多。

“你们认识月族明月吗?”陆水问。

牙疼仙人摇头,狗子也是摇头。

陆水又问了一些问题。

不过都没有的得到答案。

比如月族两个部分能不能分开。

这个他们也不知道。

关于月族的消息还真是少。

不过冰原雪域有个月之国度,或许能有一些收获。

当然,月族也有可能就是月之国度。

总之过几天就要过去,也可以看看。

之后陆水离开了牙疼仙人这边,他打算去找叶新问问。

叶新大概率也不知道。

不过这次是叶新找他。

陆水走在路上,这时真武真灵来到了他身边。

“少爷。”

真武轻声道。

他们过来,是因为陆水找他们。

所以用最快的时间过来。

“联系乐风,让他想办法弄到神魔传记真本,如果对方不肯出手,让他们把对方位置调查清楚。

我亲自走一趟。”陆水看着前方的甜点店开口道。

他发现花雨雪季又出了新品。

慕雪应该会喜欢吧。

回去的时候,带一份。

念头闪过,陆水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在乎慕雪了?

这怎么拉仇恨?

那就挑她不喜欢的口味。

“是。”

真武真灵并不知道那本书有什么特殊的。

但是少爷要,就代表它的特殊。

“顺便让乐风他们有空调查一些月族,月族是一个地方,有一定可能在月亮上面。

有这类线索,可以上去看看。”陆水离开了花雨雪季门口,往公园而去。

叶新通常都在那边。

真武应下后,提醒道:

“少爷,冰原雪域那边已经开始接待客人,看来是婚礼要开始了。”

他只是在提醒他们少爷,那边这期间都可以过去。

陆水点头。

随后让真武真灵去忙他们自己的。

没多久,陆水就来到了公园位置。

这里依然还有人在摆摊。

有些人就是过来凑热闹的。

所以继续摆摊,肯定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在某处树林下,陆水看到了叶新。

大概是在树下找虫子吧。

也不知道毛毛虫青鸟吃不吃。

“陆少爷。”看到陆水到来,叶新立即开口叫道。

听到这个,陆水倒是又有些意外:

“我记得我没有跟你说我真名。”

“是玖告诉我的。”叶新没有隐瞒。

陆水:“…..”

这个玖告诉了多少人了?

全知真是任性。

这些人总拿着已经死的优越条件,在他这里为所欲为。

剑一这样,玖也这样。

下一个是谁?

还是活着的天机比较好说话。

不过弑神名单中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

而且大部分都好好的。

仙庭等三大势力就不说了。

剑一的道宗跟剑一峰虽然早已断层,但还流传的好好的。

一个远古道宗延伸出来两个顶级势力。

很强了。

虽然远不如当初的那一个道宗。

洛三生的冥土,姬寻的净土,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绝对比修真界当前任何一个顶级势力都要强。

天机的仙山也丝毫不弱。

潮汐的海妖更是强的过分。

不死族,额,差不多灭族了。

但是名声还在。

血尘貌似还有后人在,魔修至尊的名号还在,说明属于他的势力还在。

而明月的月族。

真的是销声匿迹。

什么声音都没有。

感觉比起其他人,弱了不只一点点。

倒不是实力弱。

而是势力生存能力弱。

不死族是被针对,而且主要成员,被瓦解而疯狂。

不然,绝对不好惹。

不死族要是没被诱导而崩溃瓦解。

远古四大势力大战,可能就是五大势力大战了。

“玖还跟你说什么了?”陆水没有多想,而是直接问叶新关于玖的事。

上次有神力权能出现他是看到的。

所以对叶新见到玖,没什么好惊讶的。

应该还有其他人见到了玖。

“没有,玖说就是特地出来一趟,顺便帮了一下思瑶。”叶新说道。

玖这么闲吗?

他感觉玖溢出来的权能不少。

是不是暗中干了什么?

当然,陆水也不在意。

以独一真神玖的性格。

不至于干什么坏事。

干了也就干了,没什么好在意的。

不过那只青鸟确实得到了不少变化,以前也可以的,毕竟是从转生树出来的。

新生这种机缘,可不是谁都有。

“突然找我是有假药卖了?”陆水问道。

不是玖的事,那大概率就是假药的事。

叶新:“……”

这时候叶新头上的青鸟用翅膀捂着脸。

感觉好难为情。

就这样被当面说了。

叶新以前是不是也这么难为情?

不过青鸟一点没有逃离的想法。

什么事它都会一起面对。

比如一起难为情。

毕竟叶新说卖假药养它嘛。

“暂时没有卖药。”叶新解释了一句。

可能跟陆家八字不合。

在这里卖药,总是被当做卖零食。

难道他真的要去卖零食?

实在不行,以后再来秋云小镇盘个店铺,开店卖零食。

现在不行,他要走遍大千世界。

带着思瑶去看看,没钱了就卖假药。

肯定养得起思瑶。

叶新不再想未来,他找陆水是有正事的。

“陆少爷应该知道,我曾经加入过佛。”叶新看着陆水说道。

陆水点头:

“所以跟佛门有一定的关系?”

“是的,在不久前,我感知到了,佛可能要开始复苏。

他的力量已经开始影响佛门果位。

虽然我失去了果位,但是还是有一些影响。”叶新认真道。

陆水倒是有些意外。

“看来是神力的缘故,没想到玖的神力,会直接让佛开始苏醒。

那么仙庭帝尊,神众真神应该也开始苏醒了。

不知道苏醒的速度会有多快。”

心里有了一些猜测后,陆水好奇的看向叶新:

“在你看来,佛苏醒,会带来一些变化?”

如果没有变化,叶新也不用这么认真。

他又不知道未来经的内容,更不知道陆家是三大势力针对的对象。

“佛开始苏醒了,意味着仙庭的帝尊,神众的真神,应该也要苏醒。

这三位一旦醒来。

三大势力会席卷整个修真界。

到时候修真界肯定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每一集都有开车的动漫 第三章

原本像王赞这种冒冒失失的手里拎着两根骨头就来到派出所的基本就只有一个下场,肯定当场就给你扣了,然后再审一顿,你要没事的话就教育下,有事了就得蹲几天了。

以前王赞碰见这种事,都是直接打给特殊事务处理办公室的,然后让他们来协调,自从上次张静雯给了他一个小本本,说是打一个电话报上本上的数字就能解决问题了,王赞这还是第一次用呢。

在两个派出所民警狐疑的询问下,王赞就打通了那个电话,那边接通了之后例行询问了两句他的身份,然后就说了声等下,没过多久屋子里的办公电话就响了,一个中年过去接听之后,看着王赞的眼神里就只剩下惊讶了。

“啪”电话挂断,那人的表情瞬间就变了,然后伸出手笑着走过来说道:“您好,王先生我是这边的唐所长,你叫我老唐就行了,有什么事你尽管跟我吩咐”

“是谁告诉你我的身份的?”王赞好奇的问道。

“市局办公室的……”

王赞点了点头,也没有多问,就重复了下刚才的说道:“一个月前,你们在枫泾发现的那块头骨在哪里,我要看看”

“所里存放物证的地方,我带您过去吧”唐所长说道。

像这种没头没尾的线索,基本上都是先存放起来的,毕竟根本都没有任何的头绪去查,而等到了一定的年限之后,如果还没有任何发现的话,那剩下的就只有销毁这条路了,毕竟不可能无限制的存下去。

王赞被唐所长领着去楼上,对方就不解的说道:“当时好像是几个女的报案的,我们出警后过去就发现了这个头骨,但一看这就是挺长时间以前的了,死者得有几十年往上了吧,这根本就办法去寻找了,您这又有发现,难道是找到一些线索了?”

“还不清楚,我先看看那个头骨再说吧,对了,最近有没有人报警说是枫泾附近有啥离奇的案子么?”

“没有,只有一些小偷小摸,吵架打架的,这一个月左右吧”

王赞“哦”了一声,觉得那应该是没出现什么乱子了,两人来到楼上存放物证线索的一个房间,那个头骨被袋子装着放在了架子上。

王赞打开之后就看出来了,头骨跟腿骨上面的空洞都如出一辙,一样都是挺多年前的了,是一个人的可能性非常大,他随后又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在了这头骨上。

骨头是森白色的,有点发乌,保存很完整,没有任何破损的地方,就是空洞的密集度很高。

王赞真正要留意的是,骨头有没有被刻字了的痕迹。

观望了半天,王赞有些皱眉了。

唐所长看他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就疑惑的问道:“您这是有什么发现?”

“你仔细看看,多看一会”王赞指着头骨说道。

唐所长狐疑的凑了过去,眼睛在上面来回的打量了半天,他顿时惊讶的说道:“骨头上面好像……好像,是刻着什么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