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play走绳结;上别人丰满人妻

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 乱系列H全文阅读
2021年3月24日
暴君的流氓小樱桃,啊坚持一下宝贝
2021年3月24日

道具play走绳结 第一章

韩绮想了想道,

“你去寻二姐夫身边不要带着人,与他在那里好好住一阵子,压着你那臭脾气小心伺候着,他若是不说,你便绝口不提黄氏,想来这事儿他自有主张的,你只管好好听他的就是!”

“可……”

韩纭咬唇,

“他要是将黄氏给打发回去怎办?”

韩绮瞪眼道,

“他即是要打发回去,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只管听着就是了,若是再惹恼了他,我可不帮你!”

“好……好吧!”

韩纭被韩绮瞪得直缩脖子,心中暗道,

“果然我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先生,一见老三这架势,我便心里发虚,在她面前不自觉的觉着矮了一等!”

第二日韩纭果然只身去了乡下寻夏文彬,依着韩绮所言连落英都没有带,一身粗布衣裳,青布包头,手提着个小包袱,打扮得与寻常农妇一般,待到了地头,远远见着身着短衫,裤腿儿挽到膝盖,正坐在田拢处同老农说话的夏文彬,便站住了脚,

“夫君……”

她远远的叫了一声,夏文彬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一望,立时便愣了,

“你……你怎得来了?”

韩纭咬唇,缓缓走了过去,

“想着你在乡下日久,也不知怎么样了,便过来瞧瞧你……”

夏文彬看了看她身后,

“只你一人过来的,怎得连落英也没有带着?”

韩纭应道,

“三妹妹从京师来了,家里的丫头只落英一个得力的,我便将她留下了!”

夏文彬闻言也是一惊,

“三妹妹从京师来了?”

韩纭点头,

“三妹夫到广州公干,三妹妹便与

文学

他一同南下,如今正在家里住着呢,我将后宅里的事儿全数交给她,自己便……便过来寻你了!”

夏文彬眉头紧紧皱着,

“即是三妹妹来了,便应当陪着她,你跑到这里来做甚么?”

韩纭紧紧咬了下唇,

“我……我过来陪着你,你身边也没个人伺候……”

夏文彬仍是余怒未消,一挥手道,

“我不用你陪!”

说罢一转身,韩纭几时受过这个,立时呆在了那处,垂着头看着自己沾满了泥的绣花鞋,心里暗暗告诫自己道,

“老三说了,不能发脾气,不能发脾气……”

这厢暗暗压着脾气,一声不吭,倒是将夏文彬弄得诧异万分,要是往日里自己对妻子甩冷脸,只怕韩纭早跳将起来了,听得身后久久没动静便转回身去,见妻子低头不语,便又说了一句,

“你回去吧,我这里用不着你!”

韩纭仍是埋头不语,夏文彬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再回头见妻子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后,不由气恼道,

“你还跟着做甚么?”

韩纭仍是一言不发,只是跟在他身后,夏文彬被她弄得没了法子,想了想道,

“今儿时辰不早了,这时回城怕是天黑了,要走也只有明日走,你先跟我回去歇一晚,待明日我派人送你回去!”

韩纭这时才抬头看他,

“那你呢?”

夏文彬不看她,应道,

“这里的公事还未办完,约摸着还有十来日,办完之后我便会回去了!”

韩纭咬唇想了想,心中权衡道,

“老三说了,让我无论如何任打任骂都不许回去,回去了必要我好看,她那人最是阴损了,我回去必定没好果子吃,倒不如跟着夫君,总归他这人面冷心软,先赖过今儿,再想法子赖过明日,多呆上几日他必不会再赶我了,他总不能让人把我拖走吧!”

当下点头道,

“好!”

夏文彬这便领了她往临时的居处去。

大庆一朝若说上层官员贪腐倒是确有其事,但下层的官儿,似夏文彬这类七品的芝麻小官儿,也是有不少肯干实事儿,安安心心造福一方的,因而也不是旁人所想那般,当真是每日里端坐在县衙里,尽断那糊涂官司,吃了原告吃被告的。

安心做事的官儿,春耕秋收之时是必要扎根乡野,在辖区里四处走动,体察民情,当时当地为民做主的,夏文彬这位县太爷到了乡下,多是由本地的乡绅接待,暂时借住在人家的宅子里的。

夏文彬到了这李家庄子,便是住在李家最大的富户李大财的家中,李大财也是唯恐怠慢了县太爷,先是将自家住的正屋让出来给县太爷,可县太爷不受,这才屈居在了东厢。

夏文彬来时身边除带了十来名衙役,便只有小厮夏祥一个,回到了李大财家中,夏文彬便吩咐着夏祥为女主人打些热水,又寻些吃食来。

道具play走绳结 第二章

第614章

姜熵胥显然还有话要说:“什么就是我老思想了,我们这是怕正规的古装戏,最起码要尊重古代历史,你说在古代的时候,哪有没有婚嫁的姑娘跟男人搂搂抱抱。”

陶京京有些奇怪了:“三哥,你这会儿挺尊重历史呀,那西厢记什么的也是古代的小说呀,还有你看的武侠小说,上面也有亲亲抱抱的,我看你看的不是挺带劲儿?”

姜熵胥被怼的无话可说,心里闷闷的生着气,脑海里一想到江雪跟男主演搂搂抱抱,心里就烦。

这股烦躁为什么来,他不想知道,就是感觉江雪这姑娘真是有点儿太可怕了,好像那一晚上之后,只有他跟个神经病一样,在这里东纠结西纠结的。

而江雪丝毫不受影响,还大言不惭的来要好处。

甚至说可以当做两人什么都没发生过!

陶京京看着姜熵胥一脸吃瘪的模样,偷摸冲姜熵飞眨了眨眼睛,姜熵飞顿时明白她的意思,细看看三哥,好像是有点儿不对劲儿呀。

午饭,陶京京和姜熵飞赖在姜熵胥办公室吃的盒饭,这会儿的盒饭有点儿粗糙,是秘书用饭盒去饭店端回来的,味道也一般。

陶京京却吃的津津有味,只要能近距离观察姜熵胥的反应,吃什么都无所谓。

姜熵飞这会儿也不怕死了,边吃饭边跟陶京京讨论江雪:“我觉得江雪要是演大屏幕电影肯定也好看,她长得好看,还是那种很耐看的。身材又好,皮肤还白。”

陶京京使劲点头:“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感觉以后江雪会成为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特别是你这种的技术宅男,单身狗。”

姜熵飞有些不明白:“说的好好的,你怎么还骂人呢?”

陶京京笑着糊弄:“没骂你,就是形容一下你们这种没有对象的,统称单身狗。”

姜熵胥闷头吃饭,丝毫不大搭理两人斗嘴。

陶京京每天都有午睡的习惯,吃完饭就跟姜熵飞开心的离开,留下一直心情不好的姜熵胥。

等两人离开后,姜熵胥让秘书通知编剧和导演过来,要求改改江雪在剧中大量的亲热戏。

非常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电视剧是靠演员的演技还有拍摄质量来取胜,而不是靠一些低俗的来博取眼球。”

导演和编剧:“……”

怎么就低俗了,一个电视剧里有一点儿亲热戏不过分吧,而且哪儿也没露,都在审核范围内。

姜熵胥看两人表情茫然,提醒道:“就江雪的戏份,稍微改动一些,删除一些不必要的亲热戏,毕竟我们公司是要全力打造一颗实力明星,不要留下任何可以让人诟病的黑历史。”

导演和编剧虽然依旧没明白怎么就成黑历史了。

不过既然姜熵胥点名提出来,两人心中也了然,看来外面传的江雪和姜熵胥有一腿也是真的。

文学

不怎么一个亲热戏还这么龟毛。

立马配合的点头,不就稍微改动一下,只要投资商开心,都没有问题。

江雪对剧本改动也一点儿意见都没有,而且演不演亲热戏都行,反正都不影响她的发挥。

道具play走绳结 第三章

听楚千尘没有被皇后给欺负了,沈氏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她的眉头依旧微微蹙着。

她不满的对象不仅仅是皇后,还有太夫人。

皇后这么堂而皇之地往宸王府塞人,还口口声声地说要把她赐的宫女封为侧妃,可是太夫人作为楚千尘的亲祖母,居然完全不给自己的孙女说一句话,还仗着长辈的身份来压她。

沈氏当然知道太夫人的意图。

作为楚氏女,与门当户对的家族姻,为家族有所付出,本来是理所当然。

京中的那些宗室勋贵的府邸也都是这样的,所以沈氏当年为了父亲同意嫁到永定侯府,所以必要时,公主不得不和亲异国。

一个人在享受家族庇佑的同时,也必须为自己的家族有所付出。

可是楚千尘不同。

楚千尘一出生,就被楚令霄调包,让她自小就受姜敏姗的磋磨,这些年来,楚家不但没有为楚千尘做过一星半点的事,反而还亏欠楚千尘。

可就这样,太夫人居然还理所当然地觉得楚千尘理应为楚家奉献!

沈氏闭了闭眼,强自压下心头的激愤,握着楚千尘的手赞道:“尘姐儿,你做得对,别理会你祖母!”

女儿年纪虽小,但是远比有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要想得明白。

“那是。”楚千尘自夸了一句,接过冬梅递来的茶杯,亲自给沈氏奉茶。

沈氏抬手,温柔地轻抚着楚千尘的面颊,正色道:“尘姐儿,皇后恐怕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皇后的背后是皇帝,皇帝对宸王的忌惮太深了,绝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失利而偃旗息鼓。

现在,宸王不在京中,是皇帝能够压制宸王府最好的机会。

楚千尘自然也是明白的。

对皇帝来说,宸王府本来如铁桶似的,而如今她的存在就像是铁桶突然就有了一道裂痕,她成了宸王府的弱点,也是皇帝眼中的一个突破口。

但是,楚千尘半点不担心,上一世,她可能是宸王府的弱点,可现在绝对不是。

“无妨。”楚千尘自信满满地说道,一双凤眸恍如宝石般流光四溢。

沈氏也只是提醒楚千尘,没再继续劝,她知道这丫头心里有数。

她想着楚千尘刚从宫里出来,就问道:“你还没用午膳吧?”

不待楚千尘答,沈氏就自己吩咐了冬梅一通,报了一连串的菜名,全都是楚千尘喜欢的菜。

楚千尘心口暖暖的,说道:“我在宫里陪母后用过了。娘,您别总记得我,我会好好的,您要对自己好一点。”

楚千尘刚刚也是故意又告了楚太夫人一状,她反正打定了主意,时不时也告那对母子一状,然后,再趁机劝沈芷和离。

沈氏听懂了,但她顾左右而言他:“我的身子大好了,不信你把我的脉。”

楚千尘就真给沈氏探了脉,微微颔首:“不错,最近没熬夜。”

王嬷嬷在一旁看着忍俊不禁,这对母女的立场似乎颠倒了过来。

在楚千尘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沈氏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又把话锋转到了顾之颜身上,“前几天我去看过七娘。你三姨母说,那日她服下符水后,睡了一觉就退烧了,没大碍了,就是这几天不爱出门了。”

“你姨母心疼她,给她抓了两只刚刚满月的小奶猫养,其中一只与你家月影像极了。”

沈氏与沈菀姐妹俩一向亲近,无话不谈,私底下,姐妹俩也说了一些体己话,沈菀唏嘘地感慨了几句:

“大姐姐,哎,我看着凰姐儿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初楚家大姑娘的大气。她能为了七娘奔走,说明本性不坏。”

“到底是大姐你亲手养出来的孩子,本性又怎么会坏……她也许只是被这件事冲击得一时昏了头,也是有的。”

沈菀没多说,也就这么随口感叹了三四句而已。

但多少还是对沈氏产生了一些影响,让她每每思及楚千凰,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沈氏喝了口茶,又道:“七娘受惊后,我托你外祖母也找人查过这事,那天凰姐儿恰好在大街上撞上这事,她出现得未免太巧了……”

还有,那符水的时机更巧,像似早有准备似的,种种巧合加在一起,让沈氏不得不多想。

若是从前,沈氏绝不会去怀疑楚千凰,但是现在,她不得不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这孩子。

国公府的人出京跑了趟满春楼调查此事,而且查得比沈菀更加仔细。

查出来的结果与容嬷嬷查的大同小异。

芙蓉确实得了花柳病,只不过她其实不是被满春楼赶走的,而是她自己逃走的,本来老鸨是打算把芙蓉贱卖到窑子里去。

老鸨还说,芙蓉逃走后,她也曾派人在镇子里找过一遍,没找到人,也就放弃了,左右芙蓉有病在身,也卖不了几个钱。

靖郡王府的人去查时,老鸨怕惹事,才说是她们把芙蓉赶走的。

楚千凰当日恰好会经过那里,是她跑了一趟穆国公府,但是没进门,就又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在一家茶楼小坐,恰好就看到七娘独自一人跑过去。

沈氏把这些事都跟楚千尘大致说了。

沈菀自打七娘病后,就一直信这些神神叨叨的,各种符纸没少买,法事没少做,有时有用有时没用,沈氏早就习惯了。

本来七娘一出事,沈氏就想跟楚千尘说的,但是,那几日楚千尘正忙着学中馈,理内务,她刚刚过门,在夫家站稳脚跟不容易,后来七娘也退了烧,一切都好了,沈氏就没有再说。

楚千尘沉吟着问:“那符水呢?”

沈氏也查了符水的事,给冬梅递了个眼色,让她来说。

冬梅就答道:“王妃,奴婢亲自跑了趟无为观问过了,确实是大姑娘从那里求的符水。那边的小道长说,当初三公主的病也确实是至玄道长治好的,不过,他们观主封了口,不许他们私下到处说,应该是皇后娘娘那边有过交代。”

对一个道观来说,治好了三公主的病那可是值得拿出去吹嘘的大功德了,要不是忌惮帝后,无为观也不会这么低调。

小道士跟冬梅说时,还颇委屈,觉得他们至玄道长可比玄净道长有本事多了,偏偏无为观的名气与香火都不如元清观。

楚千尘思索了片刻,道:“娘,我想去看看七娘。”

她也想看看那个所谓的符水,七娘的病不一般,是心病,她信九天之上有神佛,可这世上装神弄鬼、故弄玄虚的人更多,她活了两世,见过的病症、药方不计其数,就没见过这么“管用”的符水。

楚千尘说是风就是雨,想立刻就去靖郡王府,被沈氏好笑地拉住了。

“不急,等吃了午膳在走,七娘得的又不是急症。”

结果,楚千尘在沈氏的劝说下换掉了身上沉重的大妆,改换了身新衣,又重新梳了个轻便的纂儿。

这不是沈氏第一次送楚千尘衣裳了,楚千尘起初没在意,直到当母女俩上了朱轮车后,她偶然注意到沈氏的左手指有好几个针扎的痕迹时,心念一动。

她本以为她身上这身是从前沈氏没穿过的衣裳,现在才注意到这身衣裳应该是新制的,没有放在樟木箱中多年的那股樟木味,所以料子簇新簇新的。

这是沈氏亲手给她做的。

这是她第一次得到母亲亲手缝制的衣裳。

“娘,”她笑吟吟地往沈氏肩头靠,“您的手可真巧!我的女红就不行了……”

说着,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她的发髻也是沈氏亲手给她梳的,明明只是个纂儿,可比她梳得要精巧多了。

沈氏给她正了正鬓角的粉色绒花,“你要学的话,我下次教你。”

“不过王府有针线房,你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偶尔给宸王做些针线就好。”

楚千尘乖乖地应,琥珀则是一言难尽,实在不忍心告诉沈氏,他们王府其实没有针线房。

在母女俩的细语声中,靖郡王府到了。

沈氏是临时来的,严格说来,有些失礼,不过她是王妃的长姐,郡王府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这一点,下人立刻就欢欢喜喜地去禀了沈菀。

沈氏与楚千尘就被领到了王府的正院。

“尘姐儿,你真是有心了。”沈菀拉过了楚千尘的一只手,亲热地笑道。

她只以为楚千尘是无意中从沈氏口中知道了顾之颜的事,所以特意过来郡王府看望顾之颜。

楚千尘微微一笑,道:“七娘是我表妹。”

沈菀为人处世一向凭主观喜好,从前觉得楚千尘心思重,就看她哪里哪里都不顺眼,现在不同了,越看楚千尘越喜欢。

“七娘知道你来看她,肯定高兴,她就在里面。”沈菀脸上的笑容更深,带着楚千尘与沈氏去了后面的碧纱橱。

角落里点着熏香,窗外的绿荫映进屋子里,显得清凉舒适。

着粉色罗衫的顾之颜窝在榻上,人瘦了一圈,衬得她那双大眼睛更大更黑,却是有些呆滞,两眼无神。

沈氏心疼极了,“七娘看着比我上回来,又瘦了。”

沈菀蹙着眉头道:“她这几天胃口不好,午膳也是没吃几口。”

“大姨母,姐姐。”顾之颜乖乖地对着沈氏与楚千尘唤道。

小姑娘瞧着明显精神不济,人蔫蔫的,就像是一朵缺水的小花似的,看得几个大人愈发心怜。

这要是芙蓉还活着,沈菀真恨不得亲手弄死她,让她就这么轻轻巧巧地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沈氏拉了沈菀到窗边坐下,有意转移妹妹的注意力:“阿菀,你这几天是不是没睡好?瞧瞧你,眼睛下面都黑了……”

沈菀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了口气,“我担心七娘,夜里睡不踏实。”

她这几天确实没休息好,总担心女儿,虽然女儿身边有乳娘和丫鬟照顾,可她还是不放心,半夜里至少起来两次看女儿。

沈氏训道:“七娘病着,你才更要注意身子。”

其实这些道理人人都懂,只是当事情发生在自己以及自己在意的人身上时,谁也做不到那么理智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