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族的新娘,我就蹭蹭不进去

性强烈的老年妇女小说|甜宠文推荐巨甜有肉
2021年3月25日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公共场合高HNP
2021年3月26日

巨人族的新娘 第一章

“夭寿了,先天灵果长腿跑路了!”

孔雀道人心底咯噔一声。

白银大殿的供奉高台上,那朱果高高蹦起,一个起跳,踩在大阵之上。

紧接着,死寂殿内,噼里啪啦电弧翻涌而出。

供奉四圣朱雀的白银殿,燥热起来。

四面八方,泛起无数雷光,连绵成海——

紫凰和孔雀再也顾不得抓取朱果,第一时间向着殿外掠去!

“轰隆隆~~”

为时已晚,阵纹开启之后,整座朱雀供奉大殿,浩瀚雷光,转瞬便至!

一片磅礴雷海,将两位妖圣淹没!

……

……

白银大殿的雷海景象,在静室之中,被看得一清二楚。

宁奕看到孔雀,本想直接踏出门户,但神念扫至朱果后……便按住性子。

他也感受到了。

这枚先天灵果,已经诞生出了自己灵智!

孔雀想摘灵果,可不会那么简单……不妨先让他在前方探路。

果不其然。

这朱果已经可以口吐人言,而且心智发展到了极高的地步,不仅成功逃窜,而且还开启了白银殿大阵。

太阴险了……这是要将紫凰和孔雀赶尽杀绝。

须知。

龙宫宫主留下的杀阵,每一座威力都奇大无比。

当初青铜殿一角阵纹,便坑杀不知多少涅槃境古生灵……若无奇缘,灵宝,寻常涅槃境修士被杀阵困住,便是九死一生。

这世上,白帝可只有一位!

能像白亘这般,挥舞斩月,轻易自如,劈开龙宫杀阵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人。

磅礴雷海,将白银大殿淹没。

听着殿内响起的怒吼和惨叫,宁奕除了幸灾乐祸,还隐隐觉得心悸。

幸好……自己关键时刻压制住了冲动。

那枚朱果,在雷海中不断穿梭,踩踏阵纹,显然它知晓这座白银大殿的阵纹运转规律。

作为诞生于天地之间的灵物,朱果即便被雷光劈中,最多也只是踉跄一下,并未受到一丝一毫损伤。

“想吃我?想吃我?想吃我!”

朱果面目狰狞,恶狠狠低语咒骂,同时撒丫子狂奔,所过之处,一座座杀阵闪烁银芒,接连苏醒,杀念在白银殿上空凝聚成一层厚厚阴云。

它对于这两位外来者可谓是毫不留情。

唤醒八方阵纹之后,这枚朱果双手叉腰,站在一块倾塌大石之上,目视着雷海中不断被轰击的两道身影,悠长惬意地叹了一口气。

想吃我……那就得付出代价!

只不过,朱果挠了挠“脑袋”,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这二人……好像有点手段……”

孔雀和紫凰,都不是等闲之辈。

二人背靠芥子山、龙皇殿,此次踏入龙宫,均有大造化傍身。

只见雷光之中,孔雀道人长啸一声,抖擞大袍,双手抬起,眉心那缕漆黑杀念悬浮而出,化为一片撕碎虚空的剑痕。

灭字卷杀念,独立于雷海之中。

这缕杀念始一出现,便将四周雷力撕得粉碎,辟开一片无垢空间。

即便如此,孔雀依旧承担了莫大压力!

一道万钧落雷砸下,隔着灭字卷杀念,直接将其道冠炸得粉碎。

另外一边,紫凰妖圣同样狼狈。

她先是祭出本命凰火,试图引动朱雀大殿的感召,终止阵法……但万万没有想到,同为鸟雀一族,紫凰凰火出现,非但没有裨益,反倒引起了位列四圣之一的朱雀反感。

原本冰冷死寂的地面,涌出滚滚虚炎。

上有天雷,下有地火!

见此一幕,紫凰只能祭出“覆海印”,她将先前汲取的倒悬海水,一股脑释放而出,围绕自身,化为一片三尺清净领域,天雷地火,焚烧无边海水,不得侵入自身。

这一举,可就害惨了孔雀。

孔雀道人,原本祭出灭字卷杀念,尚可在天雷之下自保,他原本准备顶着雷力,一步一步向白银大殿外挪步……可这朱雀虚炎一出,直接断去了这条退路!

这缕杀念,不能二用。

要么,对抗天雷,要么,压制地火!

孔雀愤怒嘶吼一声,努力向着空中掠去,硬生生扛着雷劫,悬离地面三丈,每一丈拔升都使得他面色涨红一分,三丈之后,他喷出一口鲜血,低头一看,道袍已经焚着……涅槃之后,自己视若珍宝的七彩翎羽,被朱雀虚炎,烧得一片焦黑!

这还跑什么?

“紫凰,今日我与你势分生死!”

孔雀双眸猩红,向着覆海印撞去——

他有一缕魂念,寄托在芥子山中,即便今日陨落龙宫,陛下亦会将自己复活!

他得不了造化,这紫凰也休想得到!

女子妖圣本就狼狈,忙于应付……当她注意到,那扛着灭字卷杀念,以玉石俱焚之姿,狠狠撞向覆海印结界的孔雀,一切都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

无垢海水的平衡领域瞬间倾塌——

天雷地火,同时起爆!

巨人族的新娘 第二章

“少爷,城主府那边,好像是有些动静。”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是谁在说话?

林北辰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个人?

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

“嗯……我刚才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能量波动。”

林北辰摸了摸下巴。

剑仙院里里外外布置了很多的隔绝敛息阵法,为了防止外人窥视里面的多人锻炼运动,所以时中圣、尹姗和白衣剑士们,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也毫无所觉。

顿了顿,林北辰猜测道:“可能是那群剑修,真的脑子抽了去攻打城主府了吧,不过,有陆观海和楚云孙在,他们就是去送菜……对了,老丁今天是不是也去城主府了?”

“是的,少爷。”

之前陌生而现在开始有些熟悉的声音再度传来。

林北辰想了想,五级天人的话,应该可以自保,但谁知道这货会不会继续扮猪,所以他还是道:“你去看看,别让老丁出事。”

“是,少爷。”

他身后的影子里,分出一道细细的黑色暗影,仿佛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蛇一样,顺着地面的褶皱快速离开了剑仙院。

“继续,动起来,不要停。”

林北辰复又站起来,大声地吼道。

剑仙院中的多人运动开始继续进行。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十个小米蓝牙音箱中,一首《爱的供养》正在高频率大功率地输出,婉转的BGM让所有多人运动参与者,都感受到了那种不锻炼不晋升对不起林北辰的强大情感。

气氛逐渐炙热。

过了片刻。

咣!

剑仙院大门被砸开。

“林北辰呢?快给我出来……”

嚣张的大喝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朝着大门看去。

有人竟敢来剑仙院闹事?

还真的有不怕死的?

林北辰却听觉得这声音似乎是有点儿熟悉,抬头一看,就见剑阵研究院的老学究王七公,带着邋遢的小姑娘月牙儿就冲了进来。

“是你?”

时中圣一看,顿时皱眉,想到了什么,道:“丁师兄不在,你改日再来吧。”

王七公白发一甩,冷哼道:“老夫不是来找丁三石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我是来找他的……”抬手指向林北辰。

美貌小师叔尹姗一看,立刻跳出来,道:“王师兄,你一大把年纪了,与丁师兄之间的恩怨,何必要牵扯到晚辈弟子呢?”

“小美人一边玩去。”

王七公对于女性,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其他白衣剑士原本正憋着一股子气要为林北辰抱打不平,顺便验证一下自己的进步,但一看是七大院之一的剑阵研究院的老疯子学究师叔,顿时也都把脖子缩了回去。

毕竟是自己的长辈。

师道规矩在这里呢。

“呵呵,王疯子,别人怕你,我们剑仙院现在可不怕你了,你还是回去吧,别自找难堪。”时中圣寸步不让,站在林北辰的面前,道:“这孩子,我今天护定了。”

他也担心啊。

林北辰这孩子,脑子有问题,受不得刺激,万一被刺激的脑疾发作了,今天把王七公给打了,落一个‘不尊师长’的恶名,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好。

时中圣表现的很坚决。

尹姗也上前与时中圣并肩,道:“王师兄,这里是剑仙院,你不要在这里撒疯。”

“哟呵?”

王七公笑了:“就凭你们两

文学

个脑子不灵光只知道死练的小蠢蛋,也想挡住我,我……”

“等等。”

林北辰越众而出,道:“师叔,你找我做什么?”

王七公道:“你是不是剑体?”

林北辰:凸(`0′)凸。

贱体?

过分了啊隔壁院老王。

不收我为徒就罢了,竟然还追到剑仙院骂街?

“剑体?”

巨人族的新娘 第三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路朝歌站在窗外,看着窗内的一幕,于心中只想起了这句话。

洛冰对于他的情感,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而眼前的一幕,则也让他心情比较复杂。

在他看来,自己也许成了少女青春期的情愫与悸动。

他倒并不觉得这种举动有多么的幼稚与可笑,女孩子在这种年龄阶段,本就是这等模样。

就好像读书时期,很多人还会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地写下那个人的名字一样。

在他看来,洛冰一直是个比较敏感的人。

出身于青楼的她,怎可能不敏感呢?

她从小就要学会察言观色。

而在路朝歌看来,敏感的人,往往也是注重细节的人。太过敏感,就像是拿着放大镜看世界,美好加倍,丑恶也加倍。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也回忆不起来自己有为洛冰专门做过些什么。

好像并没有。

人与人的感情,本就是奇奇怪怪的事,因此才会有了那一句:

“【他可能没做过什么,

也可能不小心做多了什么,

就无辜地被你大爱了一场。】”

有点矫情,但又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道理。

路朝歌此时能做的,就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他潜藏着气息,离开了自己的竹屋,然后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泄露着自己的气息,堂而皇之的又走了一遍,好叫洛冰知道,公子已经在来竹屋的路上了。

等到他再次回到竹屋,洛冰已经在庭院里候着了。

“公子。”这位纯欲风的娇俏少女巧笑嫣兮,冲路朝歌行礼道。

路朝歌微微点头,明知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是衣袍做好了,刚给公子挂上。”洛冰道。

“好。”路朝歌微微颔首。

洛冰看着路朝歌,道:“公子今日可想饮茶?洛冰可以为公子沏茶。”

路朝歌是个蛮爱喝茶的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如此。

洛冰茶艺精湛,从小受过训练,在这方面颇得路朝歌欢心。

在服侍人这一点上,不管是哪方面,她都算得上是个手艺人。

这双巧手,能把人服侍的服服帖帖的。

“好。”路朝歌点了点头,在石凳上坐下。

洛冰便从储物戒指内取出茶具与灵茶,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对她而言,这就足够满足了。

文学

路朝歌看着她,回忆起当初豪撒银票,把她从老鸨手中买下时的场景。

没记错的话,当初朝她丢了个【侦测】,除了浮现出了基础信息以及自身的天赋属性点外,系统还额外标注了一句【有机会触发隐藏剧情】。

这条提示信息,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路朝歌如今再往洛冰身上丢【侦测】,是看不到系统的温馨提示的。

好家伙,时间一晃而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愣是也没触发半点隐藏剧情。

对此,路朝歌倒也不以为意。

反正当初的初衷也不是为了隐藏剧情,只是小梨子觉得她太可怜了,便想着把她带回山里。

路朝歌对此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就是一千两银票的事儿,妹妹高兴就好。

谁能想到,路冬梨当初的恻隐之心,换来的却是一位想要骑师蠛祖,当师父嫂子的孽徒。

路朝歌饮了一口洛冰泡的灵茶,夸了一句:“不错不错。”

洛冰的小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色,好似简单的一句夸奖,便能给她带来一整天的好心情。

过了一会儿,洛冰见路朝歌茶也喝的差不多了,便问道:“公子可要去试试衣裳,看看是否合身?”

路朝歌本想说:“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

但看着洛冰的眼神后,还是点了点头,进屋内脱下了外袍,换上了新做好的黑袍。

“很合身。”路朝歌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双手衣袖向外走去。

洛冰看着身穿黑袍的路朝歌,只觉得看痴了。

路朝歌见她那晃神的模样,以及那天然的又纯又欲的气质,只觉得——真叫人头大。

他在她眼前摆了摆手道:“别看了,去把静修室整理一下,然后帮我点燃一根定心香。”

“公子可是要闭关突破?”洛冰问道。

“非也,是你大师兄该闭关了。”路朝歌想着自己储物戒指内那一大块魂玉,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只是……黑亭在哪呢?

…….

…….

静修室内,黑亭与自家师父路朝歌对坐着。

路朝歌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了存在感越来越低的黑亭。一个不小心,神识便会将其忽略,跟个幽灵似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