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长流 水蜜桃,啊 cao死你个浪货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2021年4月5日
淫男乱女全文阅读|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2021年4月5日

溪水长流 水蜜桃 第一章

莫止湛的这一番交代,让众人听得心惊不已。

当然,也免不得有人在心底里咒骂:怎么这么凶险的事儿,都弄不死你呢?

再想起莫止湛口中所提到的医女,好事儿者又问:“对了,你……你方才说,这几年你一直与那救你的医女生活在一起。那……那医女呢?现在在何处?”

说罢,更忍不住调笑:“你这家伙儿,失忆了好几年,也不曾知晓自己有妻子。那医女是你的救命恩人,又与你朝夕相处。你们二人,没日久生情吧?”

这话说得虽像玩笑,可音量却不小。

即便是坐在屏风后头的女眷们,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众女眷纷纷将目光投到了沈扶摇身上,想看沈扶摇是何反应。

却不曾想,此时的沈扶摇依旧满脸笑容,连半点落寞都未曾表现出来。

与此同时,那一头的莫止湛,已经开了口。

“小晴从小就是个孤女,与她师父相依为命。她救下我的那年,师父正好仙逝。好在有我相伴,她倒也不至于孤苦伶仃。”

提起‘小晴’,莫止湛的声音柔和了不少:“现如今我离开了,总不能留她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说到底,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罢,莫止湛顿了顿,又道:“我们莫家的儿孙,从来都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我寻思着,与祖母和扶摇商量商量。待过上一阵,咱们府里该处理的事儿都处理完了,便将小晴接到京都来。

届时,还望诸位长辈莫嫌弃小晴是个深山里长大的野丫头才好。”

“既是你的救命恩人,自然也是咱们莫家的救命恩人,哪里有嫌弃不嫌弃之说?”

三房三老爷虽不知这‘小晴’的到来,会给莫家带来怎样的变化。但既然莫止湛已经开了口,他总没有不帮着的道理。

“只要母亲和扶摇那头能答应,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当然也会欢迎。”

“是啊。”

长房大老爷勾起了唇,笑道:“人家救了你的性命,你本就应该报恩,照顾好她。”

这小晴还没入府呢,就已经能得到莫止湛如此厚待。入了府后,他们星辰阁那边儿还不知是个什么光景。

呵……

大家都是男人嘛,哪里还能不懂男人的?

莫止湛失忆几年。

这几年来,他在外头与别的女人朝夕相处,相依为命。而那个女人,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孤男寡女的,想不动感情都难。

现如今,莫止湛虽恢复了记忆,也回了侯府。可论起来,他和那医女小晴所相处的日子,比起沈扶摇,要长得多。

届时,来个宠妾灭妻,也不是不可能。

长房大老爷如此想着,便更觉得开怀了。

看热闹这种事情,可不仅仅是他的夫人喜欢。就连他自己,也热衷得很啊。

“湛哥儿媳妇儿啊。”

大夫人刘氏见男子那头聊着聊着,就将话题只转移到了别处。

于是,不免心里痒痒:“你说说,这可怎么是好?”

“大伯母想说什么?”

溪水长流 水蜜桃 第二章

虽然不舍得离京,但沈钧山去边关是高兴的,一来可以如愿上战场杀敌,二来再也不用被太后逼婚了。

太后管的再宽,也不可能在边关出事的时候逼他回京拜堂成亲,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颜宁和云初都在宫里,他怕皇上会护不住他们。

上官暨带领飞虎军火速赶往边关,到青云山脚下的时候,沈钧山和几个护卫捕猎,一边等大军到达。

他们捕猎,却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的猎物。

青云山上山匪盘踞,占山为王,经常下山打劫过路之人,刚把陷阱埋好,沈钧山他们就到了。

刚逮住一只山鸡,脚不小心踩到陷阱,嗖的一声,沈钧山就被整个吊了起来。

几个护卫也没占到便

文学

宜,被渔网兜了起来。

暗处躲着的青云山少当家笑咧了嘴,一大清早喜鹊就叫,果然适合下山打劫。

这穿戴一看就是只肥羊啊。

几个小喽啰道,“少当家,咱们快点把他们带上山,飞虎军马上就要到了。”

挑飞虎军路过的日子打劫,也只有少当家有这么大胆了,还压着他们不许禀告寨主,就怕寨主不许他下山。

“把人放下来,只拿钱,不伤命,”少当家鲍豹道。

几个小喽啰赶紧从暗处出来,直接沈钧山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手一飞,就把绳索打断。

一个腾身,就站的稳稳当当的了。

沈钧山解困之后,几个护卫也抽出匕首,划破渔网。

几个小山匪也敢在他们面前横,真是向天借胆,要真被几个山匪抓上了山,也不用去边关了,这不是丢飞虎军的人吗?

几个小喽啰跑的快,被这一幕惊呆的刹不住脚,直接从小山坡上滚了下去。

准备抓人的小山匪直接给沈钧山跪下了,“大爷饶命!”

沈钧山,“……。”

鲍少当家,“……。”

鲍上当家捂脸。

还能不能更丢人一点儿?!

不过他却是很兴奋。

这几个人武功不错啊,他们青云山飞虎军也算是名彻一方了,哪有人敢单独路过?

艺高才能胆大。

好些天没活动筋骨了,正好活动活动。

鲍少当家冲过来,不消三个来回,就被打趴在地了。

等上官暨和大军赶到,沈钧山坐在那里烤鱼,鲍少当家和几个小喽啰被吊在树上,嘴里还塞了布条。

“呜呜呜……。”

上官暨知道青云山有山匪,不过这群山匪在山匪中还算不错,只劫财不害命,朝廷也没把他们当回事。

上官暨过来,沈钧山把烤好的鱼扔给他,道,“这地儿风景不错。”

上官暨举目四望,道,“确实不错,正好大军也走累了,就在此地歇息半个时辰。”

林三(也就是后来的林叔)看着几个山匪道,“几个小毛贼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劫持冀北侯府二少爷。”

鲍少当家,“……!!!”

那只喜鹊!

今儿要是有命回去,非得宰了它不可!

李曾则笑道,“反正歇着也是歇着,我看不如带些飞虎军上山把这群山匪灭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沈钧山继续烤鱼道,“估摸着这会儿去,已经人去寨空了。”

李曾不解,“为何这么说?”

之前的护卫笑道,“抓了他们后,放了个小喽啰回去报信,这么半天了还没人来救他们,应该是飞虎寨寨主知道踢到了铁板,连儿子都不要,带着手下一群乌合之众跑了。”

鲍少当家泪流满面。

虽然他也是这么怀疑的,可要不要当着他的面就这么直接说出来?

他爹虽然是飞虎寨寨主,可胆子那也是真小。

他想扩招飞虎寨,把附近的山头都收于麾下,他爹硬拦着不让,直肯守着个青云山,什么地方都不挪,说什么那地儿风水好,依山傍水,将来必出贵人。

一个屁大点的山寨能从什么贵人?

就算应在他身上吧,这么被他爹压着,再贵也贱了。

上官暨看了鲍少当家几眼,劝降与他,鲍少当家看着他,不敢置信,“你就是飞虎军大将军?”

上官暨点头,鲍少当家欣喜道,“久仰久仰。”

沈钧山一口酒水没差点呛死,“大哥的威名都传到山匪窝里去了?”

知道敬仰他大哥,就算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沈钧山让人把鲍少当家几个放了。

护卫一刀劈过去,绳子砍断,鲍少当家兴奋头上,根本来不及反应,脸着地了。

沈钧山斜了他一眼,“下回再叫我碰见你打劫,就没现在这么容易逃过去了。”

要说做土匪的那都是天生胆大,沈钧山网开一面放了他们,他们该夹起尾巴跑了,可鲍少当家偏不,他对沈钧山烤的鱼感兴趣。

鲍少当家这辈子吃的鱼都比饭多,没办法,青云山脚下就是湖,湖里鱼多啊。

他吃腻了,不爱吃鱼,可刚刚沈钧山烤的鱼那是倍儿香,勾的他腹中馋虫翻滚,虽然被吊在树上,他已经想好了把沈钧山抓上山,逼他把烤鱼秘方交出来,然后才放他离开。

沈钧山还没见过比他皮更厚的,居然还生出了几分好感来,扔了条鱼给他。

鲍少当家打蛇随棍上,直接坐下了,自家老爹怕死,带着部下跑了,他非但没死,还和飞虎军大将军把酒言欢,看他回去还不自觉退位。

上官暨为人随和,既然鲍少当家不肯走,他就劝降他了。

只是上官暨的话说的鲍少当家不是很懂,他下意识的看向沈钧山,他觉得自己和沈钧山的气质更相和一点儿,沈钧山随口道,“就是你爹做山匪,你才会有被吊起来的一天。”

“你继续做土匪,将来你儿子会和你一样,但你儿子未必有你的好运气,被抓了还被放掉。”

“和我们一起上战场杀敌,建功立业,你儿子才能堂堂正正的做人,而不是一辈子就窝在这么点地方,下山买点东西都难。”

这话某种程度戳到了鲍少当家的心窝子,他就是嫌下山采买麻烦,才想把寨子做大,最好把山下的镇子都包括进去,最好是能把山寨建在镇子上……

鲍少当家把想法直接说出来,确实把四下的人包括沈钧山在内都惊的不轻。

这人胆子不是一般的肥,他怎么不把山寨建在衙门隔壁呢,没事还能串个门。

吃饱喝足,上官暨他们就要启程了。

鲍少当家还很好客,他们凯旋的时候,路过青云山,请他们去飞虎军喝杯茶。

上官暨哭笑不得,沈钧山更是一脸黑线,抱拳逗他,“你哪天去了军营,我请你喝酒。”

这一逗,鲍少当家还当真了。

他就没遇上过沈钧山和上官暨这样的人,虽然才吃了人家一条鱼,但他已经被他们折服了。

这里虽然也是青云山脚了,但距离青云山还有点路,远远看去,青云山高耸入云,青山翠绿,看的人心情舒适。

沈钧山笑道,“这些山匪还真会挑地方享受。”

上官暨看着青云山道,“幸亏他们都没什么野心,青云山占据天险,易守难攻,山下又是交通要塞,南来北往,若是有野心,后患无穷。”

不过鲍少当家不像是个有野心的人,朝廷也不会给他们做大的机会。

刚刚的遭遇,沈钧山和上官暨他们谁也没放在心上。

可却改变了鲍少当家和青云山一众土匪的命运。

鲍少当家不想做土匪了,他想去战场和人喝酒,他不想将来自己的儿子被人吊起来。

半个月后,飞虎军赶到战场,而此时南梁势如破竹,已经攻破大齐两座城池了。

飞虎军骁勇善战,沈钧山手刃敌军一二品将军,捷报频频传回京,士气大振。

云初在藏书阁,活很轻松,来看书的人并不多,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看书消遣,只是近来齐王来的比较频繁,云初想多都躲不开他,苦不堪言。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飞虎军的捷报了,颜宁偶尔来看她,她肚子显怀了,云初怕她动胎气,都不让她来。

颜宁看着她道,“哪有那么娇气,太医也说多走动好,见你没事,我也能安心。”

虽然宫女禀告云初一切安好,但颜宁总不放心,不过皇上只罚她在藏书阁待三个月,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颜宁偶尔来待一上午,回朝华宫正好吃午膳,日子过得倒也快。

但太后是没那么容易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千防万防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端慧公主和九陵公主在宫里打闹,两人跑下台阶,撞到了颜宁。

颜宁从台阶上滚了下去,五个月的身子……没了。

皇上赶到的时候,颜宁倒在血泊里,皇上没差点疯了。

端慧公主和九陵公主被关禁闭,皇上让云初回来陪颜宁,云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几乎站不住,那是个男孩,已经成型了。

颜宁哭成泪人儿,这个孩子她盼望太久了,小衣服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可现在……孩子没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颜宁才从悲痛中走出来,冀北侯夫人隔三差五就进宫劝她。

孩子没了还能再怀,这个孩子和她无缘,将来会有更好的。

因为撞到颜宁的是九陵公主,虽然她说是被人打到了脚脖子,也确实从她脚脖子上检查到了淤青,找不到真正下手之人,处置一个才十四大的公主又能管什么用。

今儿不是九陵公主,明儿也能是别人,九陵公主是皇上嫡亲的妹妹,她在皇上心中的分量没几个人能比的过。

冀北侯夫人劝颜宁忍了,谁是凶手,她们心知肚明。

对一个无辜孩子下手,迟早会有报应的。

颜宁这一病,卧床躺了整整两个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报应之说,宝妃也摔了,虽然没有颜宁严重,但也摔的不轻,保胎药不要钱似的灌下去。

颜宁小产了,太后嫌疑是最大的,知道皇上气愤,太后也不找颜宁的麻烦了。

后宫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宝妃更是一连几个月都不出门,卧床养胎,颜宁也从不去看她,更不会送东西去,他们就当宫里没有彼此。

这样的安静直到梅美人生孩子。

他们好像把梅美人给忘记了,也确实没人把她放在眼里,一个不受宠的女人,没有任何前途可言,更谈不上威胁。

皇上说过,等梅美人把孩子生下来就处置她,只是梅美人没扛到那一天,生下皇子就撒手人寰了。

临走前,求见颜宁和云初。

她这条命是颜宁求皇上才保下的,她是没有福分看孩子长大了,梅美人希望颜宁能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善待他几分。

颜宁一向心软,再加上她才失去孩子,更是体谅梅美人做母亲的心。

孩子抱在怀里,颜宁鼻子酸的厉害,如果她的孩子好在,要不了多久也该生了,会不会如大皇子这般可爱?

梅美人要爬起来给颜宁跪下,云初拦下她,“云妃一向心善,连你都不曾责怪,更何况是个孩子。”

颜宁看着梅美人,“我不敢说自己能做到有多疼爱他,会拿他当自己孩子看待,但我不会亏待他,其他皇子有的,他都有。”

这样便够了。

梅美人握着儿子的手,含泪而终。

颜宁抱着大皇子去见皇上,皇上看着皱巴巴的大皇子,提不起半点兴致。

颜宁看着他道,“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这孩子刚没了娘,太可怜了,我能养他些日子吗?”

溪水长流 水蜜桃 第三章

还没走出富贵胡同,就迎面遇到了买东西回来的晏珩。

上下瞧她一眼,疑惑道:“做什么去?”

玉卿卿也上下瞧他一眼,挑眉道:“你做什么去了?”

晏珩举高手臂,将手里拎着的药包给她看:“去给你拿药。”

玉卿卿了然点点头,道:“我约了人。”说着越过他继续走。

晏珩皱眉,折身跟了上去,追问道:“去何处?距离远吗?”

玉卿卿偏头看他一眼,哼笑道:“造反了?如今连我的事情都敢过问,小心罚你上山去砍柴!”

“你这病忌操劳,大夫说要静心休养。”晏珩不理她的威胁,自顾自的说道:“且你脚上还带着伤,最好不要远距离行走。”

玉卿卿听着这话,才想起她并未见过他口中的大夫。

又扫了眼他手里的药包,发现这包药的纸张并非是医馆常用的桑皮纸,而是类似于书房里的书画纸。

她奇怪的蹙了蹙眉心:“你到底哪儿买的药?又是哪个大夫告诉你的这些话?”

“一个旧友。”晏珩解释道:“他虽不是正经开铺行医的大夫,但医术极好。”

“你的病症他已着手在研究,想来不久后便会有最好的医治办法。”

玉卿卿闻言眸光轻闪。

自他出事后,他从未主动去见过他的任何朋友,唯恐连累了他们。

眼下却为了她,三番两次的破戒。

且他话里话外,是真的忧心她的病况的。

“解释什么?”

“若疑你,我便不喝你熬的药了。”

说话间到了珺曳桥,玉卿卿远远便瞧见一辆马车,马车旁站着一着浅蓝色锦缎金线绣回纹的年轻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