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啊坚持一下宝贝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2021年4月5日
领导征服下属新婚人妻 古代公主为何要试尺寸
2021年4月5日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第一章

而且,这个人还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一个人,那个扬言代表苏家,要让他一败涂地的家伙!

之前,黄安逸还会觉得沈天啸是在吹牛,可直到看到他骇人的实力,他才知道,对方是何等的恐怖和骇人!

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十个药材全部正确找出!

这逆天的本领,简直吊打在场所有人!

什么神医,什么医门家族,和人家比起来,简直就是菜鸟一个!

沸腾的声音久久不能平息下来,众人心中的惊骇之情,也是久久不能安定下来。

“不可思议啊,没想到今年的选手这么厉害,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一道题的所有答案,不仅吊打在场其他九十九位选手,更是创造了药王争霸赛这么多年来的奇迹。”

“原以为那位年轻人是个徒有外表的浪荡公子,却没想到,人家是真的有本事啊!”

“而且这本事,简直骇人啊,这才是药王该有的风采啊!”

周围议论声纷纷,惊叹声连连,喝彩声、呐喊声等交织成一片。

然,沈天啸始终定定地站着,对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没听见一般。

这小小伎俩,于众人来说震撼异常,但于沈天啸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

比赛还在继续。

其他选手或焦虑不安或急躁地摸索着寻找,沈天啸这边,却已经悠哉悠哉地喝了几十分钟的茶水了。

第二名入围成功的选手正是黄安逸,但他的速度,要比沈天啸慢了整整四十多分钟。

剩下的入围选手,基本都是踩着时间点突围进来的,过程可谓是惊险又刺激。

往年的药王争霸赛看点就在这里,越是到最后,参赛选手们越是着急,入围的选手没有固定的形式,谁都有可能晋级,谁也都有可能被淘汰。

而这样不确定的比赛,反倒是给了各位看客们极大的讨论空间,也让比赛变得风云变化。

但今年,沈天啸一举十分钟拿下第一名的成绩,已然将所有的看点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之后入围的参赛选手们,基本都是陪跑,没什么人再注意了。

第一轮的比赛,就在这样高开低走的氛围中拉上了帷幕。

一百位参赛选手,第一个阶段入围到第二个阶段的,只有三十人不到。

淘汰率,高的吓人!

足以见得,蒙着眼睛辨别药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医越来越落寞,能完全了解中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哪怕是这些打着神医名号的中医们,其实大多也是在中西医结合的医院里任职。

他们或许是比一般的西医要懂不少中医方面的知识,但要说有多专业有多厉害,那就谈不上了。

像苏叁神医这样在中医领域有着极高成就的神医鬼手,普天之下,也没几人。

沈天啸当初得苏神医传承,也只是习得七七八八的知识,后来,是经过自己的努力,才将中医方面的知识加以完善。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第二章

第771章意想不到的援兵(W字)

“已确定坐标!”

“正在校准···”

“正在扫描附近一光年内所有天体···”

“扫描完成,校准成功,随时可以开始行动。”

他们接连开口,同时,飞船内部,尽皆是可操作虚拟投影,且无比真实,仿佛将星辰牧野都扫描了一大片,并且具显化在眼前。

“舰长。”

一行人看向最上方的舰长,后者微微点头:“行动!”

“记得小心一些,不要惊扰到那些仙,否则我们将全都葬身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

“是!”

宇宙飞船激射出一片奇特波动,在这种波动下,仿佛它所在之处,一切都被模糊了。

而伴随着飞船启动,有人找到舰长,不解的问:“舰长,我们为什么要执行这种任务?”

“诸天万界是神秘侧生灵的地盘,我们贸然闯入,一旦被发现,不但自己会死,甚至有可能为帝国带去灾祸!”

“你问我为什么?”

舰长长叹:“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我只知道,这是我们帝国代代相传之事,让我们在此时,此刻、前来此地执行任务。”

“这我知道,可是舰长,诺大一个帝国,只有我们一队人马前来,其他人都不管不顾,这···我们到底是对,还是错?”

“陈辉,你不懂!”

舰长长叹:“虽然这事,很多人都有流传,甚至记录成了文案、乃至与法典!”

“可时间真的太久远了,知道这事的人很多,可人心善变。正如你所说,其他人都不来了。”

“那我为什么来?”

舰长摇头苦笑:“因为我非来不可。”

“为什么?”

陈辉更不解:“大家都不来,就证明不来也是可以的吧?”

“要说为什么,或许就是因为我们这一脉的记载,比其他人更加完整一些吧?”

“记载?”

“是啊,那时候,我们帝国还不在墨兰星,而是

文学

在一个,名为地球的美丽星球···”

“地球?!”陈辉满脸茫然。

舰长却并不奇怪,只是笑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我啊···有非来不可的理由。”

他胸口有者‘铭牌’,其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与编号。

N197-吴念乡。

“地球,根据我家里那些上古时代的数据来看,那可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啊。”

“比我们现在居住的星球,比我们公开记载中移居过的所有星球、世界、地区,都要美丽的多。”

“那里一片蔚蓝、那里风景秀丽、那里有着美好的人与物,更有令无数人难以割舍的往事。”

“只不过···有些人忘却了。”

“但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我父亲、爷爷对我的教诲,却让我无法忘怀!”

陈辉闻言,沉默许久:“如果地球真的那么美,我们的先祖为什么要离开?”

“被人攻占了么?”

“还是能量被消耗殆尽,无法继续维持先祖们的生活?”

“这个啊?”

吴念乡呵呵一笑:“因为危机当前,有人逃了呀。”

“而我那位先祖啊,却还想着护送他们远去,结果这一去,却时候再也回不去了。”

“但,当年的事,不敢忘啊!”

“啊?”

陈辉错愕。

吴念乡却不再多言。

他只是以幽幽目光,看着飞船内显化而出的各种色彩,心中自语:“这一次的任务,一定可以完成。”

“先祖···你曾经无法忘怀之事,就由我来···替你终结吧。”

“哪怕是,付出生命!”

和平联盟-内部条例。

从此刻起,一亿三千七百八十二万六千零四十八年后,四月二十八日,潜入诸天万界,追寻当时最大能量波动为坐标,救下两名···女子!

这是自和平联盟创建之初便存在的条例,带带相传,已经接近一亿四千万年了。

如今,正是条例中所写的时刻。

可来的人,却并非整个和平联盟,而只有吴念乡及其手下这一艘宇宙飞船。

“捕捉到巨大的能量波动!”

“是我们可观测范围内最大的,远超其他能量波动!”

“舰长,我们?”

“潜行过去,速度要快!”

吴念乡低喝。

“是,舰长!”

众人立刻开始操控。

陈辉却不由再度开口询问:“舰长,您一直主导‘双修’,屡次被联盟高层驳回也在不断尝试,难道就是因为···”

“对。”

吴念乡并未隐瞒:“科技的确很厉害,尤其是这些年来,我们东奔西走、遭遇无数危险,却也在不但发展。”

“我们曾经积弱,遇到谁都打不过,只能苟延残喘。”

“我们曾经被无数族群耻笑,活的还不如野兽。”

“但我们扛过来了,踏破一切危机和阻拦,走到现在,终于可以挺直脊梁。”

“但根据我家族中的记载,原本,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可是,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那些神秘侧生灵,虽然强,却也扛不住我们的科技吧?”

“扛不住?”

吴念乡呵呵一笑,想到了自己在先祖传下来的那些记载中所看到的画面:“那是因为,你没能见过。”

“不见过,不代表不存在。”

“比如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存在,便会超出你的认知。”

陈辉呼吸一窒。

“比···他们所谓的红尘仙还要厉害?”

“陈队长,如果我们的检测仪器没出错···”这时,一旁操控某个神秘仪器的人嘴角抽搐道:“我们现在正在追踪的目标,其能量波动比红尘仙强出百倍。”

“什么?!”

陈辉大惊。

“这???”

“红尘仙的确很厉害。”

“足以碾压无数科技族群。”吴念乡轻叹:“但你又怎会知晓,在当初那一场大战中,红尘仙···”

“多如狗。”

“这?!”

陈辉面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

“不好。”

季初彤面色发白,她背着齐紫霄在,一声道则催动到了极致,一边寻找‘生机’所在的方向,一边抹除她所路过的痕迹。

但此刻,她知道大事不妙。

“追上来了,他的速度太快,我们跑不过。”

“放我下来。”

齐紫霄当即中断悟道,蹦了下来:“你离远一些。”

“不可!”

季初彤急道:“你我二人联手,或许还可挡下一招半式,若是只剩下你一人,必然···”

“让你走就走,莫要打扰老娘!”

齐紫霄怒喝:“有你在,老娘反而不好发挥!”

她呵斥,让季初彤一阵发懵。

“走!”

“你···”

“让你走!”

季初彤无语,只能退去,但却未曾离的太远,而是将自身仙元催动到记住,时刻准备出手。

“当真好胆!”

冷喝声从星辰牧野中传来,恐怖的波动席卷诸多大星,似乎连宇宙之中的风暴都停歇了。

“竟敢诓骗我老夫,取死有道!”

斯拉!

一道神光破空,恐怖无边,哪怕是相隔极为遥远的距离,齐紫霄也是瞬间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阿无姐!”

她面色凝重。

嗡!

观天镜绽放神辉,碧绿铜锈在蔓延,同时,玄黄功德之气席卷,将齐紫霄彻底笼罩。

接着,观天镜挡在最前方,阻拦傅千秋的攻势。

轰!!!

观天镜巨震,周遭上百个大星彻底炸裂,更有恐怖的法则从天空中落下。

那是被傅千秋凝聚而出,巨大无比的法则星辰!

“果然是后天功德灵宝!”

傅千秋急速靠近,目中不由闪过一丝贪婪,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他自然不会再去隐藏什么。

“但你以为有后天功德灵宝便可阻拦老夫?”

“未免太小瞧老夫了。”

“你可知,老夫乃是玄仙,已到掌缘生灭之境?!”

“不知道,那是什么?”

齐紫霄啐了一口,咳出大口殷红血液,整个人在飞退,观天镜也震荡不已。

不过,她还扛得住,观天镜将绝大部分攻势消弭于无形,虽然仍然受伤,但并不严重。

“你这老不死的,要出手就出手,何必废话?”

同理。

既然已经暴露,又何必在假装?

大家心里都有数,一切假装都是徒劳。

傅千秋闻言,不由一阵沉默。

这他妈就尴尬了!

他原本只是道出一个事实,说自己已经到掌缘生灭之境,顺便装个**,你看我厉害吧?

结果人家根本不知道掌缘生灭是什么玩意儿?!

卧槽,装个逼都装不明白,难受。

傅千秋不再开口,挥手间,上方那巨大的法则星辰轰然坠落,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与此同时,他再度取出了自己的本命天刀。

傅千秋冷哼:“功德灵宝的确不错,但以你区区红尘仙的修为,也想挡住老夫?”

“且看老夫一刀破之!”

撕拉!

刀罡漫天,弥漫开来,横扫天上地下,周遭极为庞大的范围内,所有无人星球尽皆被一分为二了!

仿佛这一刀,劈开了一切,连星辰牧野都被其撕裂!

“挡不住!!!”

阿无姐急促提醒。

季初彤面色大变,疯狂奔袭而来。

但,她再快又如何能快的过傅千秋的刀罡?

“等的就是现在!”

然而,齐紫霄却并不惊慌,她目中精光闪烁,几乎同时,取出了一把羽扇!

羽扇不大,也就比成年男人的巴掌大些,只有五根羽毛,但却颜色各不相同···

有红色、绿色、蓝色、褐色以及赤金之色!

五色羽扇在这一刻腾空,竟是刹那间化作五色匹链,好似一道彩虹,迎着那恐怖的刀罡而去!

“这是什么?!”

突然间,傅千秋心头猛跳。

“不好!!!”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感到心悸,本能察觉到不对劲,在千钧一发之际,自行收刀···

但就算如此仍然晚了一步。

嗡!

五色彩虹‘唰’的一声便到了近前,而且直接将其手中天刀包裹,而后···

“该死!”

傅千秋怒吼,施展一身仙力,疯狂争夺,然而,无用!!!

在齐紫霄浑身紫气暴涨之后,那五色彩虹顿时璀璨到极致,接着‘唰’一下,竟是将傅千秋的本命天刀都给夺走了。

傅千秋怒吼,奋力催动,想要将本命天刀夺回,可结果,这一刻他的本命天刀却没有半点反应,好似被人抹去了一切印记,与他彻底断绝了联系。

“怎会如此?!”

他不解,呲目欲裂:“这又是何宝物?”

当!!!

刀罡余威命中观天镜,凶猛的震荡传出极为恐怖的冲击波,近乎横扫一切。

观天镜巨震,而后猛的缩回齐紫霄体内。

齐紫霄在这一刻疯狂出手,将自己的最强攻势尽皆打出,但依旧无用。

撕拉!!!

她肩头,炸起一片血雾,鲜血淋漓,伤口深可见骨。

季初彤在这一刻终于赶到,挡在齐紫霄身前,为其疗伤的同时万分警惕观望着远方。

“还好吧?”

“死不了。”

齐紫霄面色苍白如纸,体内有惊人的刀意在肆虐。

她面色凝重,施展时间法则,将时间倒退到片刻前,在从那一片区域走出。

噗!

她肩头的伤口痊愈,体内的刀意也尽数消散,可却猛的喷出一大口精血,气息都萎靡了不少。

“时间法则虽然厉害,但你们的修为差距太大,你不可再用。”

季初彤咬牙,就要去拼命,却被齐紫霄拉住。

“走!”

她一指已经归来的五色神光,其内有一把天刀在疯狂挣扎,但却无法冲出。

五色神光。

原本是齐紫霄化身寄托神识之物,但如今,她却将其一同带了出来。

因为没必要了。

一旦被那些天宫击杀,必然会顺着因果连同化身一同斩杀,留下化身也是无用。

还不如将自身战力最大化,五色神光可刷一切五行之内的法宝,只要不是后天功德至宝之上的层次,尽皆可刷!

傅千秋的本命天刀极为厉害,被他蕴养了许多年,但也只是在后天灵宝层次,连后天功德灵宝都不如,自然更比不过至宝!

因此,哪怕有着巨大的修为差距,齐紫霄全力以赴之下,也能给其收走。

而结果便是···

她挨了一刀!

虽然逆转时间抹除了伤势,但那巨大的反噬之力也让她受了不轻的伤势。

好在,傅千秋本命天刀被夺,此刻的状态也并不好,急的接连咳血,气息都萎靡了不少。

“快走!”

她再度开口。

季初彤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法宝,可却也知道这是齐紫霄几乎用命换来的机会。

她当即将齐紫霄背上,疯狂逃窜。

“该死。”

“你们都该死!”

傅千秋须发皆张,好感?还有个锤子的好感。

他此刻,只想追上去,将她们砍断手脚,彻底封禁而后带回日月乾坤宫宰杀。

“哪里跑,给我死来!”

再一次追逐之战爆发。

然而,没了本命天刀,遭受反噬之伤,虽然他速度快,却也很难轻松拿下有观天镜守护的齐紫霄。

不过就算如此,齐紫霄所受的伤,也是越来越重了···

好在是季初彤背着她在跑路,因此逃离的速度倒是不会慢上多少,甚至偶尔还会在巨大的反震之力下加速。

不过,两人心中都明白,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观天镜并非无敌。

关键原因是齐紫霄的修为境界不够,无法

文学

将其彻底发挥出来,导致自己的伤势越来越重···

而傅千秋的伤势却会逐渐恢复,此消彼长···

再逃下去,也不过只是拖延一些时间而已。

同时,这一场大战,已经逐渐引起一些人的关注,若是当那些人确定自己两人的身份···

齐紫霄面色越发苍白,心中大感不妙。

但就在此刻,季初彤却是突然转向。

“嗯?”

面对齐紫霄的疑惑,季初彤低语:“我寻到一线生机,虽然不知为何,但生机在那一方世界显现。”

“生机?”

“还有生机么?”

齐紫霄打起精神,深吸一口气。

又拼着挨了两次傅千秋的狂攻之后,她们发现端倪。

前方,一艘被奇特波动所包裹的漆黑‘怪物’浮现,其上方,还有一团惊人的能量在酝酿。

“那是什么?”

季初彤错愕不解。

齐紫霄却是目露精光:“宇宙飞船!怎么会是宇宙飞船?”

“什么?”季初彤更是不解,脚下的速度都放慢了。

齐紫霄微微摇头,未曾做过多解释:“总是,绕过去,去它后面!”

她也没见过这种宇宙飞船,但作为在地球混迹过的人,要认出来,却并不难。

不过,此刻齐紫霄心中的震惊却比季初彤更甚。

宇宙飞船!

为什么会有宇宙飞船?!

虽然按理说,地球那边就有科技世界,如果地球在古,那么诸天万界时代有科技侧的生灵、种族,也很正常。

但这些年来,哪怕是从第一序列那里得知的消息,也从没听过诸天万界有科技势力。

甚至齐紫霄都以为科技势力早已经被终结、消失在历史尘埃中了。

可结果,却又冒出来了?

哪里出来的?

为何会这般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甚至,还有些许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与那宇宙飞船,有一缕微弱因果?

季初彤朝那宇宙飞船赶去的同时,也是道:“奇怪,你所谓的宇宙飞船,与你有一缕因果。”

“但这一缕因果却像是被干扰了,若非离的如此之近,就连我也察觉不到?!”

“···”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第三章

“轰!轰!轰!”

周围的爆炸声不断,烟尘四起。

第三大部阵营一片狼藉。

根本没有修士想要应战,绝大多数修士都在争先恐后地抢夺飞轮台,然后迅速逃离。

然而,即便坐上飞轮台,升到高空……仍会被降临而来的超级大部修士所攻击。

一艘又一艘的飞轮台当空被轰得炸裂,惨叫声此起彼伏。

在方羽后方的八元,此刻脸色苍白,额头都在冒冷汗。

他才刚从死兆之地那个鬼地方逃出来,原以为要重获新生。

可一回到第三大部,迎面而来的却是超级大部的全面讨伐。

从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可怕的险境。

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超级大部全杀来了,很可能由某位天君率领……我,我们……”八元环顾四周,目睹到周围的环境,脸色更加难看,心脏扑通直跳。

没有一点战力。

整个第三大部完全就是一盘散沙。

而其中还夹杂着强行从第二大部收归来的两百多万修士……

此时,内部也极度混乱,外部又是极限施压。

整个局面……算是完全崩溃了。

要如何扭转局面?!

八元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办法也想不到。

“老方,你还在发什么呆,这还不动手?”林霸天见方羽一言不发,疑惑问道。

方羽微微皱眉,说道:“你能分得出哪边是敌人,哪边是盟友么?”

听闻此言,林霸天仰头转了一圈。

天空中到处都是飞轮台,相互对轰,不断炸裂。

至于那些修士,有的身披黑甲,有的身披红甲,还有的连甲都没有……相互交战,大喊大叫。

就这个场面,的确很难分辨出哪边是哪边。

“呃……分不分辨得出应该问题不大吧,我们只要展现出绝对的统治力,很轻松就能解决掉这场战斗。”林霸天挠了挠下巴,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在寻找他们的统领。”方羽淡淡地说道。

此刻,他的神识已经扩散出去,搜寻周边的一切情况。

就跟林霸天所说的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终止战争……唯一的方式就是展现出绝对的统治力。

而细化一下,那就还是擒贼先擒王。

把超级大部此次带队的统领拿下,战争也就结束了,难度不大。

可问题是,方羽的神识已经扩散出去极远的距离,却仍未搜寻到其中的统领。

漫天数百万修士,气息极度杂乱。

“对了,天南他们……”方羽微微眯眼,想起这些第三大部的统领。

而后,便动用血契,与他们取得联系。

“你们在哪?”方羽通过血契传音,问道。

没一会儿,就得到了惊喜万分的回复。

“方,方大人,你回来了!”天南激动地回应道。

“刚回到,我现在需要知道,超级大部这次出征……带队的统领是谁?”方羽问道。

“是八星大统领多哲,还有七星大统领超源,是他们两人带队!”天南立即回答道,“他们带领超过八百万名修士,前来讨伐我们……第三大部的修士已经彻底崩溃了,根本无法对抗,他们……”

“多哲和超源有没有露过面?”方羽打断了天南的话语,问道。

“没,没有……他们暂时还未露面。”天南答道,“多哲大统领……是暴雷天君的门生,据说实力已经在地仙中期……方大人若遇到他,必须小心,他掌握的雷霆之法师出暴雷天君,相当强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