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小蛮腰真的好想要|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
2021年4月8日
乱小说总目录、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
2021年4月8日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第一章

原本以为,江尘的实力就算是再强,也不能斗得过自己的,但是这个时候,邱玉吉知道自己错了,这个家伙的阵法,实在是太狠了,而且全都是恐怖的剑气,一道道剑影,穿越长空而来,就像是亘古不变一样。

江尘使出了浑身解数,修罗剑阵的恐怖,也在这个时候,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止是邱玉吉,所有人都是满脸骇然,江尘能够有这么恐怖的阵法,着实让羽族之人心惊胆战。

“怎么会这样?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一手?”

“不可能!他不可能是丘山人的对手。”

“现在说这话未免有些为时尚早了,这个家伙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如果能够坚持下去,丘山人想要赢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相信丘山人,这个家伙肯定是垂死挣扎。”

“不要小看任何人,否则的话,我们会输得非常惨。”

羽族之人都是陷入了沉默,就连严非也不例外,师父的实力他自然是相信的,但是江尘所表现出来的威势,也同样不容小觑。

这等经天纬地的阵法,换做是他们,谁都不可能活下来的。

江尘目光微眯,眼神如剑,挥动天龙剑,无数道剑影,随着天龙剑的剑锋所指,全部压向邱玉吉。

阵法大成,万剑归宗!

邱玉吉如临大敌,怒吼一声,手握大钝刀,疯狂出击,不断的劈散修罗剑阵涌来的无数剑影,这剑阵,如果是跟自己实力相当的人掌控的话,邱玉吉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活下去。

饶是如此,江尘的实力,也让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面,这个家伙明明已经是九死一生,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还能够给自己上一课,这才是最为恐怖的。

江尘心中更是无喜无悲,他的目标很明确,斩杀邱玉吉,取得羽族的宝贝,这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修罗剑阵给邱玉吉带来的压迫,无穷之大,邱玉吉步步为营,但是身上的伤势,却是越来越多,根本就难以为继,这样下去,不出一刻钟,自己必死无疑!

邱玉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己如果真的死在这里,那也太憋屈了,而且是被一个恒星级五重天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干掉的,就算是死,他也不甘心呀。

“想要杀我,做梦!本座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邱玉吉狂吼惊天,大刀纵横,驰骋乾坤,不过在修罗剑阵之中,自成一体的无尽剑影,却是邱玉吉难以抵挡的。

但是江尘自己心里比谁都要更加的清楚,这修罗剑阵虽然足够凶猛,但是自己想要坚持太久,那也是不可能的,必须要速战速决!

“看来这一次主人真的是怒了,这个邱玉吉,我看必败无疑了。”

黑王对于江尘还是非常自信的,这个时候,修罗剑阵的威力尽显,就算是恒星级八重天的高手,也无法撄其锋锐,这就是江尘的霸道。

“剑二十九!”

“剑三十!”

“剑三十一!”

层出不穷的剑意,挥尽当空,邱玉吉心中凛然,不断后退,但是万千剑雨,却是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挡我者死!”

江尘拔剑四顾,气凌九霄!

哪怕是只有恒星级五重天,但是江尘爆发出来的潜力,却是无惧任何人,欲与天公试比高。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第二章

里世界。

希尔精神病医院。

暴雨中的门口。

一个男人的身影逐渐清晰。

随着他越走越近,走到门口的时候,路灯一照,整个人便暴露在了灯光下。

杜维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牵着个红色气球站在雨中。

此时。

他身上的那些道具,全都消失不见。

在身上的,只有当时随身携带的面具,骨粉,以及打火机。

简而言之。

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真就变成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伸出右手。

杜维进入了恶灵化。

却发现右手手背上,并没有指针的图案出现。

他冷冷的说道:“真是有趣,所以我又要开始走钢丝了吗?”

在他的面前,希尔精神病医院完全被暴雨所笼罩。

又黑又冷。

每一滴雨水落下,都仿佛沾染了浓浓的恶意。

不过。

这一次,他虽然什么能力都没有,能派上用场的物品也少的可怜,可长期和恶灵朝夕相处带来的经验,却让他有些底气。

于是。

杜维便站在门口,扭头看向身后,远远的,他能看到一个公交车站台。

“未来的你是我的死敌,但现在的你,却可能是我的朋友。”

这个时期的公交车,并没有和他结下死仇。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公交车是否存在这个里世界之中。

但杜维也不怎么在意,他放下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森白面具。

这面具是最初的那一个。

而且,是恶灵杜维诞生的最初面具。

只有眼睛的部位,没有别的五官。

杜维选择戴上面具。

……

外界。

纽约市,杜维家的别墅内。

偌大的别墅已经有很久没有迎来它的主人。

古董钟表挂在墙壁上,指针早已停止了转动。

似乎是因为上一次,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的原因。

这里十分孤寂。

突然。

古董钟表像是感受到了什么。

指针忽然转动了起来。

眨眼间,屋内的景象浑然大变。

所有的家具以及摆件都悬浮了起来,飘到空中疯狂的旋转。

一只苍白的手从钟表里缓缓伸出。

“怎么回事?”

“杜维你又进入地狱之门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该死……”

“我已经拦不住它们了,拉默已经逃了出去,它肯定会找上你的……”

声音自然是米内特的。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显现,并且她是活在过去的存在,和杜维以及艾利克斯都不在一条时间线上。

可现在,似乎发生了一些未知的事情。

导致米内特有些措手不及。

……

圣波地亚。

这里是教会的大本营。

此时已经是白天,有很多信徒正在进行礼拜。

大教堂内。

而艾利克斯却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戴着墨镜,打扮的十分干练。

她不满的看着面前的斯卡迪大主教,冷声说道:“杜维呢?不是说好了来教会参加要事,怎么我根本联系不到他人,让他出来见我。”

斯卡迪大主教笑呵呵的说:“艾利克斯小姐你有所不知,杜维阁下正在和其他猎人阁下秘密商议,手机肯定不能带在身边的,你再等一等,等个五六天,估摸着他就出来了。”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第三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

文学

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