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欺负gl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
2021年4月8日
少女怀老鼠、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2021年4月8日

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第一章

六月的菜,烂的快。

天气太热,大部分菜放不住,第二天卖不完,第二天还能卖,到了第三天一些绿菜就开始大量的蔫掉,量小损耗小,量大损耗就大,只能便宜处理。

实在处理不掉,只能扔。

袁秋买了个小喷壶,时不时的给一些绿菜喷点水。

虽然聊胜于无,但至少在想办法。

陈耀东就挺欣慰的,有这个态度就行了。

店里上了调料,又摆了几个货架,还有一些专用的调料柜子,单独弄了个区域。

角落里摆了个猪肉摊子,还有个大冰柜,潘有才老婆卖猪肉,一个五十岁左右,矮矮胖胖的阿姨,一天能卖掉一头半猪,营业额都快赶上店里一天卖菜的营业额了。

搞的陈耀东挺眼红,这猪肉还真是好卖。

都想自己养猪自己卖了,怎么也不会赔。

忙了几天,水榭花都的店总算全部拆完,材料正式进场。

周志虎出来了,被他爹拎回去劳动改造。

花了三万大洋,两年的积蓄没了,估计他爹不会轻易饶了他。

陈兰兰和吴婷婷见面了,两个姑娘在水榭花都门口说话。

“兰兰姐当店长了?”

吴婷婷很惊讶。

“哎哎,就是那么一说。”

陈兰兰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当初一起奋斗过。

吴婷婷瞅瞅正在装修的店面,挺羡慕的:“这么大的店面,管好几个人呢,还是咱陈哥本事,这就开公司当老板了,你当店长给你涨工资了没?”

陈兰兰道:“涨了,底薪给涨到一千八。”

吴婷婷很羡慕:“加上提成有两千多了吧,都赶上吃公家饭的了,羡慕死我了。”

陈兰兰很满足,但不好炫耀,忙转移话题问:“你还不找个活啊?”

吴婷婷苦着脸:“找啊,再不找没法过了,天天被我妈唠叨,问她要个钱那脸拉的你不知道多长,好像我是她拣来的一样,再不挣钱日子过不下去了。”

陈兰兰问:“你想干啥?”

吴婷婷道:“找陈哥啊,让她给我安排个活呗!”

陈兰兰问:“卖钱的活你干吗?”

吴婷婷不想干,卖衣服的话还勉强凑合,不是那么low,可卖菜是什么鬼,说:“我连菜都认不得啊,都不知道咋卖,陈哥不是开的公司吗,有没有其他的活?”

陈兰兰道:“公司那边不要人啊,就一个行政一个会计。”

吴婷婷挺泄气:“那算了,我还是卖化妆品去吧!”

陈兰兰道:“要不你问下陈哥吧,看他咋说!”

吴婷婷想了想,就给陈老板打了个电话。

陈耀东在公司,接了电话让她去办公室。

吴婷婷挂了电话挺兴奋:“陈哥让我去他办公室,是不是要给我安排活?”

陈兰兰道:“我哪知道,你去看啊!”

吴婷婷苦着脸:“公司在哪啊,我都没去过!”

陈兰兰拍了拍额头,左右没什么事,就骑着电摩带她去新区。

上楼进了公司,看着宽敞明亮的写字间,瞬间就觉的高大尚。

这是电视里才有的东西,大学生工作的地方。

吴婷婷虽然有点歪,嘴上也不承认,但心里其实很羡慕那些上过大学,能坐办公室的白领的,写字楼不是第一次来,但办事和找工作的心态是不同的。

所以进了大厅,心里莫名有点忐忑起来。

话也不敢说了,跟着陈兰兰身后一路好奇的四下打量。

到了最里间一间办公室,看到门上挂着牌子,上面三个字:总经理。

瞬间觉得逼格满满,这可比另一位陈老板上档次多了。

敲门进去,陈耀东正在看曹兴平准备的几个工作服的式样。

抬头看了一眼,就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不看电脑了。

“陈哥!”

吴婷婷叫了声,没以来放的开了。

环境给人压力,大抵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陈老板笑的挺热情,一如既往没有架子,让她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才问:“最近又在哪瞎混呢,半年了不上班你爸妈不把你赶出来啊?”

吴婷婷总算找到了久围的熟悉,活泼了一些,苦着脸吐槽:“我妈都不想要我了,说早知道当初把我送人多好,跟她要个钱搞的像我是拣来的一样。”

陈耀东忍不住呵呵,不用想也能猜的到,不上学了,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养不活自己,换了自己也得赶紧将这闺女送人,问:“想干点啥?”

吴婷婷道:“我也不知道能干啥,陈哥你看着安排呗,你让干啥我就干啥!”

陈耀东点点头,这妹子虽然有时比较傻,但混了几年社会,眉眼高低还是不缺的,叫住准备离开的曹兴平,给吴婷婷说:“那就在行政干个文员,工资1200。”

吴婷婷忙点头:“陈哥文员是干啥的啊?”

陈兰兰坐在一边挺羡慕,在公司坐办公室的可都是大学生。

文学

虽然自己当了店长工资比坐办公室的高,但也还是卖菜的。

哪有坐办公室体面。

没想到陈老板会给吴婷婷安排到公司坐办公室,真心羡慕。

文员是干啥的?

陈耀东不想费口水解释,就指指曹兴平:“他是你领导,以后你的工作他来安排。”

吴婷婷瞅了眼,就忙拍马屁:“领导好。”

“呃……”

曹兴平还有点小懵,这就成领导了?

才刚来没几天,自己都还没混明白,就要当领导了?

忙说了声:“你好!”

陈耀东道:“这是吴婷婷,先放行政那边,有什么活让她干什么活。”

曹兴平点点头,没什么好说的。

心里却在发苦,这领导不好当。

老板的关系户,是骡子是马还不知道呢!

万一不好管还不如不要。

陈耀东交待了几句,让他走人,然后才给吴婷婷交待:“婷婷啊,外面怎么都行,到了公司得守规矩,上级安排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干不好人家批评就得听着,可不能撂挑子不干或者跳起来跟别人吵架,更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知道吗?”

吴婷婷忙点头:“我知道了。”

陈耀东道:“回头去把指甲磨掉,再把头发惹成黑的,那耳环也摘掉别戴了,文员就得有个文员的样子,整天打扮的跟个酒吧妹一样,让人还以为我这公司也不正经呢!”

吴婷婷苦着脸点头。

一晃到了下旬,水榭花都的门店还在装修。

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第二章

客厅里。

许文斌捧着大茶杯,看似看电视津津有味,实则时不时给许青递眼色。

许青像是瞎了一样,啥都看不见。

“本来萍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她的会员快过期了,还能打折买两张电影票,让我陪她,现在推到明天了。”姜禾小声和许青说话。

“什么电影?”

“刺杀李焕英。”

“……挺好。”许青挠了挠鼻子,看那边许文斌一眼,许文斌立马动动下巴,结果许青又移开目光,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不是说那个什么,你要看看你妈买什么菜吗?”许文斌终于出声。

“啊?刚刚阿姨是去买菜了?”姜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哦,我妈净喜欢买一堆菜,拿又拿不了那么多。”许青到窗户前朝下面看看,接着回身拉起姜禾,道:“我们去看看她准备回来没。”

“你给我坐下!”许文斌不爽地道。

许青重新坐下,拿起个苹果递给姜禾,姜禾不要,他拿在手里把玩一下,看看许文斌黑着脸的样子,寻思一下终于舍得起身,“我去阳台看看。”

许文斌还是信不过他,想问问姜禾,又不想他打岔。

他也不想让许文斌问些什么,先不说姜禾会不会口误,老头儿那严肃的样子……

不给他问一下估计放不下心。

扶着阳台栏杆,许青侧头看看屋内,作为一个知道姜禾底细的人,见许文斌这个天天和文物打交道的老爹和姜禾谈话,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嗯,和一个唐朝人面对面交流,光这一项成就,许文斌已经超过他单位所有人了,可以吹一辈子牛——假如许文斌知道真相的话。

“耗子!”

一辆小电驴从远处慢悠悠开过来,许青在楼上大吼一声,秦浩转头左右看看,抬起头才看见上面的许青。

“干啥?”

“请你吃苹果。”

“有毛病。”秦浩骑着自己的电驴嘟嘟嘟开到楼下,再回头瞧瞧,许青还扒着栏杆在瞧这边。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

“是真闲。”许青道。

“等着!”

秦浩转身腾腾跑上楼,没一会儿出现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拎着锁子甲往身上套,“你的也穿出来,咱们玩玩?”

“你才有毛病。”许青看着楼对面那个胖子,得出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结论——秦浩这行为太傻比了。

摸出手机对准对面楼,喀嚓喀嚓拍两张照,那边秦浩还在喊:“等等,等等再拍,我还没穿好!”

秦茂才出现在一侧,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如果说许青那一件小家碧玉,他做出来的这件就是五大三粗——不管用料还是什么,都比许青那个大。

“这里要系个绳,重量就不会全压在肩上,而且穿起来也好看……”秦浩在那边绑上“腰带”,一边给许青科普,上次他就觉得许青的甲子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被秦茂才提醒才知道,要把腰束起来一起承重,不然松垮垮的,肩膀也受累。

俩人隔空对话,许青拿着手机重新对焦,把秦茂才也纳入镜头。

“他们在干什么?”姜禾来到身边,瞅着对面秦家父子俩人。

“那家伙想让我给他拍个远景,你们说完话了?”

许青回头看一眼,许文斌也站在阳台门口,眯着眼看向对面楼。

“说完了。”姜禾点头,接过许青递过来的苹果,喀嚓咬一大口。

对面楼。

秦茂才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到对面阳台出现的三个脑袋,再看看秦浩,帮秦浩整理盔甲的动作慢下来。

“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

秦浩直接迷惑。

“有这时间出去转转,多认识几个人,比什么不好?”

“……”

这边许文斌推推眼镜,看秦茂才俩人在对面穿盔甲,手里捧着杯子轻啜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一起玩啊?”姜禾问了一句,扒着栏杆左望右望,看向楼下。

“嗯,父子俩都有意思。”

许青拍好照片,给秦浩的微讯发过去,然后看对面秦茂才和秦浩说着什么。

说着说着,秦茂才拍秦浩后背一下,秦浩穿着盔甲没感觉,憨憨地看着秦茂才在那儿甩手,把许看笑了。

回头瞧瞧,许文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客厅坐着,许青往姜禾那边凑了凑,低声道:“问你什么了?”

“就是以前在浙城哪里,家在哪记不记得什么的。”姜禾低声回,侧目看一眼后面,朝许青问:“你爸是不是要……”

“没错,要帮我们忙。”许青嘴唇微动,声音细若蚊蝇:“不要我爸你爸的,记住了,下次过来你直接喊他爸。”

“……”

姜禾张了张嘴,没说话,咬一大口苹果,一边嚼着一边探头望向楼下大门口处。

周素芝买菜的话肯定会从那边回,如果提的很多,他们就要下楼去帮忙拿。

“你要不要吃?”姜禾举举手,许青直接偏头啃一口。

……

文学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秦茂才坐在阳台板凳上打开狗笼子,拍着雄霸的头一副嫌弃的口气。

“爸,我在这儿呢。”秦浩开口。

“和你说话了吗?”

“……”

秦浩拿着手机转身,眼不见心不烦,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咔咔拍几张,感觉不满意,对比半天还是许青拍的远景比较好,脸显得没那么大。

从微讯里找出来小丽,点击发送。

“爸咱们房间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弄整齐一点,漂亮一点。”秦浩瞧着屋里问,再看看狗笼子,“狗窝也换一个,我在淘宝买个好看的,你这铁笼子从哪找的?”

“换那么好看干嘛?”

“看上去舒服。”

“我觉得还得给你相个亲,不然哪天又被人捅一刀,我还得……”

“爸,说狗笼子的事呢。”

“我在和你说相亲的事。”

“咱城市里结婚晚,这是国情在此,你不要听二叔他们那一套,我堂弟村里和咱这儿能比吗?”

“你看看小青子,看看那个……那个王子?请柬是不是还在你抽屉呢?”

“……”

比不过比不过。

堂堂人民警察,为了事业奉献自己,儿女情长那都是小事……

这话他不敢和秦茂才说。

叮咚。

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第三章

<!–go–>晚上辰逸回到家,将这件事和苏紫萱说了一遍,苏紫萱惊讶的看着辰逸。

“真的吗?”

她赶紧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当初成立天严直播平台的本意就是为了逼迫那些大的直播平台妥协,只要可以妥协一个,我们就马上入驻,结果没想到引来的却是一头大鱼!”

辰逸笑着回答。

“太好了!”

苏紫萱简直是喜出望外,她一下就扑倒了辰逸的身上,抱着辰逸就亲了一口。

辰逸抱着这个软软的女人,自从苏紫萱怀孕,两个人几乎就没有在一起过,现在苏紫萱孩子也生了几个月了,身体也恢复的不错。

苏紫萱的脸突然红了,她似乎有点羞涩的看了看辰逸。

“身体恢复多少了?”

辰逸小声的问了一句。

“恢复的差不多了……”苏紫萱直接将脸埋进了辰逸的怀里。

辰逸有点惊讶,这个女人居然还会害羞?

“今晚……我去你的房间睡吧?”

他笑呵呵的问。

“好!”

苏紫萱蚊子哼哼般的答应了。

一夜平静似乎又不平静的过去了,第二天,王之路又来了。

苏紫萱、辰逸、威尔逊一起见了他,苏紫萱代表苏氏电商集团,威尔逊代表天严直播公司,辰逸算是一个中间人吧!

“合同呢?”

王之路看了看面前这三个人。

“早就准备好了!”

辰逸拿出了三份合同,因为涉及到了三家公司,所以合同必须三份。

王之路仔细的看了看各方面的约定,对于这些合同的细致性还是予以了肯定。

“王总,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后续的合并工作就不需要我们亲自负责了,咱们该怎么赚钱就怎么赚钱了!”

辰逸说道。

王之路签了字。

“严总,既然咱们是一家人了,那有一件事我是不得不说,目前炎夏的直播平台除了天音集团还有几家公司做的也很不错,你是不是出点力气?用对我的方式对付一下他们?”

他看着辰逸。

辰逸想了想。

“这件事比较麻烦,因为我并没有想在直播行业有太多的建树……我成立天严直播公司也只是为了我老婆搞带货直播方便而已!”

他回答道,基本算是婉拒了这件事,你想做这个行业的第一,却想让我来背锅,我又不傻……

王之路也没有再提。

最后辰逸和苏紫萱离开了,王之路要威尔逊留了下来,因为还有一些实际的合并工作需要两个人接洽一下。

“王总,你刚刚说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可以研究一下的!”

威尔逊突然说道。

“什么事?”

王之路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你说的统一炎夏直播行业……咱们一家一家的黑,搞得他们全都不好过,最后全部以合伙人的形式将他们吞了!”

威尔逊继续说道。

王之路这就来兴趣了,他看了看面前这个老外。

“你可以做主?”

他问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