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太长了太大了撑坏了h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2021年4月8日
快穿肉精华液 校园,小蛮腰真的好想要
2021年4月8日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一章

李承泽紧握双拳,眼睁睁看着李承乾走进李易的院子。

他笑得很开心,就好像在嘲讽自己。

行至院门前转过身,“那二哥我就先进去了。”说完大笑两声迈进屋子。

李承泽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先来的,为什么他先进去。

当初在诗会上见他也好,拉拢他也罢,都是自己先来的。

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李承泽平日里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可这一刻他差点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幸好他还有着充足的理智,知道凭借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些家丁护卫的对手。

而自己也不可能直接硬闯进去,所以只能在此恭候。很显然,虽然坐在一边准备好的椅子上,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很好看。

李承乾走进屋子就看见李易坐在那里,似乎是特地在等待自己。

他很开心,是真的相当开心,本身自己便身为太子。若是能拉拢到李易,那么可以想象。

皇帝的这个位置,自己肯定是做的板上钉钉。再也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因此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欣喜。

“坐。”李易伸手摇摇一指,李承乾乖乖做下。

他知道对方不仅实力高,势力也很大,更重要的是谋算天下无双。

让自己进来肯定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自己不要做太多其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听着就好。

“太子殿下今日特地来拜访,所谓何事啊?”李易朗声开口,似乎并不着急说话。

李承乾仔细想想,自己今天来拜访李易,主要原因是知道自己的二哥来到这里,所以着急忙慌的赶过来。

“我望先生能够助我登上皇位。”李承乾话说的很直白。

现在长公主被赶出京都,内库是不可能再帮自己了,自己一定要赢得李易的帮助。

原本跟在自己身边一些骑墙派的官员,这个时候也人心散乱,左右观望起来。

“你是太子,而当今陛下正值壮年之际,年富而力强。”

说完后指了指自己,“而我身为天下宗师最强者,琅琊阁阁主,武州李氏掌权人。”

他说完没有再继续说,反而是一种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李承乾。

和他们这样的人聊天说话一定不能说的太过直白。

最好说一半藏一半,剩下的让他们自己脑补,他们自己会补充的很精彩。

当然前提是一定要和李承乾或者是李承泽这样的人说话。

如果对方是李逵,李易一定把话讲的要多简单有多简单,要多直白有多直。

果不其然,听完李易的话,再加上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承乾陷入沉思,自己身为太子太子的位置代表着这个国家最为正统的继承人。

之前他也说过,只要让自己老老实实的待在太子的位置上,应该就没有人能和自己相争。

而他先让自己进来,意思也很明显,非常看好自己。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和自己说这种话,一定是有其他的意思。

李承乾皱着眉头沉思,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李易说过当今陛下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依旧是年富力强,身体健壮。

而自己在这个时候却忙着结交他,他又是天下最强的大宗师。

而且身后势力极大,一旦结交成功,还有许多官员都会倒向自己。

而自己身为太子,太子的势力如果过大……

李承乾很快就想通了,太子的势力如果太大。必然会引得皇帝忌惮,这是历朝历代都有过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自己都不应该让自己的势力发展得过大,只需要维持现状,或许便最好不过。

如果自己真的拉拢到李易,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想明白这一点后,他急忙站起身,“承乾险些酿下大错,多谢先生指点。”

他说的是真话,如果没有李易告诉自己这一点。

他自己绝不可能注意到这一点,那么自己虽然是太子,但毫无疑问会被陛下忌惮。

太子的势力过大,甚至有可能隐隐约约超过皇帝的实力,这在历朝历代都不是什么好事。

李易不说,李承乾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还望先生教我如何做。”他急忙起身行礼,希望李易能够多少指点一下。

既然他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指出问题,发现问题,那么肯定能给自己一些指点。

很多事情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太子殿下终归还是太子,我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话,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太子。

只要做好太子的本分,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多管。

二殿下发展势力也好,结交官员也罢。你不要与他争斗便是。”

李易说完,起身看向远处,“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等。陛下终归是陛下。”

李承乾点点头,也算听明白他的意思。无论自己再怎么结交官员,再想要发展势力都没有用。

自己父亲的一道圣旨就能决定究竟是谁继承皇位。

“您出去的时候最好气冲冲的抓紧离开,接下来我会让二殿下进来。”说完后他就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李承乾顿时明白,李易这是假意和李承泽结交,实际上帮助自己分散自己父亲的注意。

这样自己的父亲只有可能会忌惮自己的二哥,反而不会多么在意自己,渐渐的会逐渐打压他。

而李易从始至终都是站在自己这边,那么当自己的父亲有了打压自己二哥的想法,他就再也不可能继承皇位,皇位终归还是自己的。

“多谢先生指教,那承乾便先走一步。”李承乾说完话满脸高兴的大步迈出。

快要来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挎起个批脸,脸色变得很僵硬和难看。

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快起来,似乎非常生气和愤怒。

李承泽在外面看到他这副模样,顿时感觉心中的火气消了不少。

“太子殿下为何如此慌张……”他的话没说完,李承乾似乎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气冲冲的离开。

“二殿下,我们主公请您进去。”叶武并没有在意,怒气冲冲离开的李承乾。

李承泽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他倒想看看李易究竟要做什么,晾了自己这么久。

太子来了,先让太子进去,让自己在外面等着,结果太子怒气冲冲的走了。

“二殿下,我已经等你很长时间。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今天才来。”。

李易脸上带着笑,李承泽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叫他等自己很长时间,明明是自己等他很长时间。

刚刚一直在外面晾着自己,怎么从他嘴里一说好像自己晾他很长时间。

“先生这话说的,应该是我等了你很长时间才对。我来的这么早,结果你却让太子先进来。”

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听着似乎还有几分幽怨。

“二殿下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李易说完递过去一杯茶。

“你只不过在外面等了我一会,你可知道我在这个院子里等你来拜访我,等了多久?”

李承泽本来想要喝茶,听到他的话突然顿住,缓缓放下茶杯,眼神很是惊异。

他是什么意思!莫非他早早的就等待自己来拜访,可自己今天才来。

“那怪我!实在是前段时间被父皇责罚,一直在家中禁足,直到上次宴会上才能出来。”

他不清楚李易说的话是真是假,是不真的一直在等自己。可既然是自己拉拢人家,姿态还是放得低一些。

“你也知道我已经突破至大宗师境界,凭借我的实力。我其实可以哪一边都不选。”

李承泽听完沉默的点点头,他其实能够理解,如果换成他是李易也肯定是这样。

他和太子无论哪个人成为皇帝还是要拉拢李易。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在现在就开始站队。

等到他们两人分出胜负再选择岂不是更好。

可李承乾刚刚一脸愤怒的离开,李易又说等待了自己很长时间,那么他究竟要做什么。

李承泽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没有看透过李易,他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利益为第一标准判断。

久而久之便觉得他人应该和自己一样,这世上的事应该都一样,都是以利益判断。

所以根据自己对利益的判断和本能的直觉,他感觉李易要么谁都不选,要么选太子。

选自己的概率不大,他今天来这里也只是想碰碰运气,可刚刚看着太子又怒气冲冲的从这里离开。

李承泽想不明白,所以他沉默着没有说话,看着李易,示意他继续接着说。

“所以我应该选太子,因为如果选您可能还有些风险,但选他没有任何风险。

他的位置加上我的实力势力,登上皇位绝对是轻而易举。”

李承泽默默点头,他能理解李易所做出的决定。

可他不理解的是,既然李易选了李承乾,为什么他刚刚如此愤怒的跑出去。

还是说李易什么都没选,就算他什么都没选李承乾也不至于如此生气。

怒气冲冲的跑出去,自己喊他都没搭理自己。

“可是我想选你,二殿下。”李易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

“为什么?”李承泽不理解,李易选谁不好,为什么要选自己。

虽然他很想让李易选自己,但这很明显不符合他的利益。

“我感觉我们很像,我就是看中你了就是想帮你。信不信随你。”

李易说着坐到他身旁,“反正王八瞅绿豆,我算瞅你瞅对眼了,就是准备要帮你。”

他就这么一说,李承泽信不信,他也没有办法。

反正只是忽悠忽悠他,他要是信了那最好不过,他要是不信李易也不在乎。

“真的?”李承泽还是不敢相信,他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会轻而易举的相信别人。

面具戴的多了,就容易忘记自己摘下面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总是以己度人,渐渐的便会觉得整个世界和自己都是一样的虚伪。

“这是你的事情,你可以信,你也可以不信。

但我绝对没有骗你。”李易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功法。

“这是我自己编写的功法,你可以让谢必安拿去修炼。

你手下还有没有别的武者我可以帮你训练他们。

我这有些护卫,要不待会你带走两个放在身边保护你。

不过叶武不能借给你,其他的你可以挑几个。”

李承泽听完他的话站起身来围绕着他看了好几圈,“你真的想帮我。”语气难免带上几分相信和认真。

“所以我说你就是和当初的我一样,无论对方怎么,死活都不愿意相信别人。

总感觉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和自己一样戴着面具生活,做什么事情只看利益。”

李易说完默默轻叹,语气似乎很是落寞。

“无论你信或者不信,只要你愿意,过上几天整个京都都会知道我已经投靠你这件事情。”

他说完转过头去,似乎对于李承泽的不相信很不开心。

“那多谢先生。”李承泽很开心笑得很高兴,不知道是真的很开心,还是装的。

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自己,可没有想到今天就碰见一个。

对方不仅愿意理解自己,还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的支持自己。

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事比这能能更让他高兴。

李承泽想要笑,想要开怀大笑。于是他便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开心。

真的是很高兴,有了李易的支持,自己再也不用担心。

凭他的实力,哪怕自己登不上皇位,也肯定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危。

更重要的是自己母亲的安危,李承泽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可他不能不在乎自己母亲。

“谢谢你。”李承泽紧紧抱住李易,脸上的笑容已经控制不住了。

“先松手,先松手。”李易略带些恶寒的将李承泽推开。

要说单纯的拥抱也就算了,抱的这么紧,他眼睛中还闪烁着泪光,这属实有些不正常。

更重要的是他自认为和李承泽的关系还没这么亲密,所以对于和他的零距离接触有些不习惯。

要是换成石昊他倒是无所谓,两个人别说搂搂抱抱,躺在一张床上都睡过好几回。

“既然如此,那我有些事情先走了。明天再来。”李承泽很兴奋,他想把这件事情和自己的母亲分享。

不是和自己的母亲分享以投靠这件事情,只是和她单纯的分享喜悦,分享自己找到一个知己这件事。

李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李承泽蹦蹦跳跳地离开,直到走到院门前略带些嚣张的甩了一下脑袋。

回头遥望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笑容,然后离开。

李易看着他,陷入沉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多,将这个孩子给忽悠傻了。

他并不知道李承泽前些年的人生是怎样,每天活在压抑与孤独中,心中有什么话也不能和别人诉说。

整天都很不安,担心自己或许哪一天就会死掉,不仅是自己连自己的母亲都要和自己一起死。

而现在确定,李易真的可能想要帮他。

文学

于是身上的重担全部卸掉,整个人陡然轻松起来。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和习惯,所以显得过于兴奋。

许多年的担子,这个时候猛然轻松一些,就足够他狂喜和开心。

最重要的一点是能活下去,自己母亲和自己都能活下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几乎是整个京都的所有人都知道。

李易投靠了当今的二殿下,一时间原本不少在骑墙的文武官员心思也都活络起来。

李易投靠谁对于他们来说起了一个风向标的作用,毕竟大宗师既然选择了李承泽。

那么李承泽虽然不是太子,但未来登上皇位的概率都要大大提升。

李承乾在这段时间则没有什么太过于出挑的表现,只是单纯履行自己的职责。

似乎不急不慢,没有任何意外。

也是因为他这样的不作为,反而使得原本就是在观望的人投向李承泽。

李承泽则是没有任何顾忌的在朝堂建立自己的势力,拉拢官员。

庆帝自然也注意到这个迹象,心中对于李易更加不喜。

不过他并没有表态,本身李承泽就是他给李承乾设置的磨刀石,这个磨刀石越结实越好。

如果李承乾能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解决李承泽。

那么说明他就应该登上皇位,同样的道理,如果李承泽能够解决李承乾,他也能登上皇位。

庆帝不在乎登上皇位的是谁,他只在乎接任皇帝位置的人一定是一个优秀的皇帝。

在这段时间内,庄墨韩失踪的余波也逐渐发酵起来。

南京和北齐的距离虽然远,可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情报传递出去。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本身就很难遮掩,庄墨韩的许多学生在北齐也是位高权重。

他在南庆失踪这件事情自然瞒不了他们,于是乎,整个北齐大多数士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顿时间民情激愤,无数士子官员请战。

当然大多数都是一些文官,让他们嘴上喊喊还行,真的要说去打仗,他们根本不会去。

因此在北齐皇帝太后和武官一派的联合压制下,战争的苗头还能制止住。

就算是这样,人心也已经散乱不少。

和谈依旧进行,北齐用言冰云换回肖恩和司理理。

范闲则被委派出使,带着肖恩和司理理到北齐,然后换回言冰云。

………………

秋风萧瑟之际,李易驾着马车

文学

,在城外等待。

这一趟虽然没有任何人委派他一同去出使北齐,李易就是决定自己去。

庆帝就算知道也没有用,他又管不了自己。

而且对于自己的离开,他或许还会很高兴。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