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自己的老婆、快穿女主被多人np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f717透视
2021年4月9日
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翁熄系列30部
2021年4月9日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一章

尹白霜冷笑连连:“我都留她一条贱命了,拿她一些东西又如何?”

百里安不为所动:“男女授受不亲。”

苏靖的衣衫古素如静雪,为佩冠玉,腰间亦是无其他饰物,既然是随身所藏了两百年的乾坤囊,那自然是贴身私密之物。

他与苏靖并无往来故情,自是不可随便孟浪搜身。

“你这古板的脾性这当真是令人厌恶!”尹白霜淡色道:“若不是厌恶触碰她这个人,我何须你来代劳,既然你不愿,那也简单,我碎了她这一身衣物,那乾坤囊自然而然便找到了。”

百里安蹙眉不喜:“尹大姑娘这是趁人之危!”

尹白霜扬起眉梢:“你觉得你能阻我?”

百里安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但很快平复,他深深看了尹白霜一眼,道:“我知道了。”

他慢慢放下方歌渔,将她身子摆正后,这才探手小心地

文学

摸入苏靖的衣袖之中,指尖不甚撩过一抹玉润冰凉的肌肤,

百里安眉梢一抖。

心道这姑娘伤得是肩头,伤口虽然骇人,但也不至于昏迷这么久还不见醒。

身子怎么感觉冷得像死人似的,这莫不是受了什么灵魂创伤?

在双袖与腰间都小心翼翼地摸索了片刻,并未瞧见尹白霜口中所说的什么乾坤囊。

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尹白霜漫步而来,冷眼斜视,不耐道:“这个女人要紧的东西可不会随便藏放,你摸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自然一无所获。”

百里安暗自皱眉。

这女子的腰何时成了无关紧要的地方?

尹白霜声色淡淡,语出却是惊人:“心口,她那宝贝得要死的乾坤囊,必然是贴心而藏。”

心口?

那不就是胸吗???

百里安头皮一麻,正欲说话,一道劲风擦起他的黑发,逆吹脸颊。

兹啦一声,便见苏靖雪白的衣袖碎成片片白色的蝴蝶,露出一抹雪白皓腕来。

尹白霜这个不讲理的女疯子!

威胁人真有一套。

他缄口不言,沉着脸,双手合十对着苏靖拜了拜:“得罪了。”

站在远处的嬴袖面上的不屑与厌恶不加以掩饰,慢慢背过身去,倒也自觉做了一回君子。

百里安以手指轻轻拈开她胸前白衣一角,君子非礼勿视,偏开视线,另一只手掌小心尽可能的不触碰到她肌肤。

毕竟这处地方可不比手腕间的肌肤,那挨着碰着,可真就等着被追杀一生吧。

百里安打气万分精神,手指缓缓探入,终于摸到一根软绳穗子。

想来这便是了。

心头正要松一口气,站在他身后双手抱胸看戏的尹白霜目光忽然一动,随即眼底满满浮现出戏谑玩弄之意。

她双手做扑,冷不丁地从他后面啊地大叫一声,吓他一吓。

正全神贯注在那险境之地取物的百里安哪里受得了这个。

肩头被惊得猛烈颤一下,牵动着手臂的肌肉,手掌不由被迫前推。

五指骤然一软,很快便陷入重围。

百里安烫手般地抽出手来,颤抖的指尖还勾着穗绳,绳端连着一只卷边泛黄的老旧乾坤囊。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二章

一个老读者。

很老的一批,到现在还在,一直没走散的那种读者。

在我刚开始写书不久,读者还不多,精力视线和亢奋情绪还能尽量顾及到大部分露脸读者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存在,就渐渐认识了他。之后的岁月,联系的平台换了又换,聊天的空间换了又换,他始终都在。

他是骨灰级的之一,可能有十年了吧。

之前就跟他说,这篇人物志要写他,说用他来给这本书压轴收官,他说他紧张忐忑之类的。

其实我也忐忑,之前邀约时没想到的,完本后惹来太多人的不满,怕有人嘴上不积德,出言不逊。写书这些年挨的骂,数以万计,我早习惯了,太清楚网上的一些言论,但是怕他受不了。

初次见也是在山上。

深山里,公路在山腰,我从山下居所慢慢走到山腰,不是我怠慢来客,而是高原地区爬山实在走不快,路边见到了两位帅哥。其中一位清瘦,大概是我面见过的读者中最帅的一位,就是他。

有点意外,这厮还挺秀气,和他的头像不太像。

见面打了招呼,两人立马拉着我合影。

夜深的客厅里,点着蜡烛,几人聊的很晚。他聊的话题也许没其他人的高大上,一些温温随和道来的家长里短,但对我这种普通人来说,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我倾听而感同身受。

大老远跑来看我,航班倒腾,又是飞机,又是车的,花费不说,还耽误时间和工作,尤其是这些年的正版

文学

阅读支持,这是很难得的。是个面对生活压力,依然热爱生活的人,也是个很实在的人。

正因为当面聊过,知道他的生活境况没其他一些读者那么高大上,对他这样的读者我从心里面更加珍惜。

当然,他现在的生活也不至于窘迫,只是生活仍需努力。

他比我小不了几岁。

父母给予的家境不错,原本有车有房有商铺,年轻时路走歪了,染上了赌博,什么都没了,还欠下了几十万的债,不得不背井离乡去了郑州谋生。从跑出租重新开始,后来又不安分,又在运输行当里折腾出了点名堂,如今债务全消,车房又都有了,算是在郑州真正安身立足了。

只是这次的疫情,把他在运输行当里建造的一些基础又给推倒了。

晚上找他聊天的时候,八点半还在做晚饭,他给我一句:“孩子喜欢羊肉串,怕不干净,就自己给炒一个。”看样子他这种到处跑的,对一些东西知道的太清楚,避讳也多。

分享自己的老婆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