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好甜多喷点|重生嫁给三猎户H

一旦试了黑人后你就不想回头;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2021年4月9日
一女多男群交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2021年4月9日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一章

第915章跨区战斗开始

对于酒神尊者的救助,徐阳觉得这货,是罪有应得,太过能算计,结果却是自己把自己算进去了,吃了大亏。

这种货色,求助自己,徐阳根本不想搭理,但是莫苒商会,也对他发出来的求救。

由于996区指名点姓的,要998区最繁华的土地,蔚蓝城已经是他们的地盘,莫苒商会在998区的产业,也损失了大半。

“小子,你去不去帮助998区?”莫斯问道。

“还是去吧,对付996区的人,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莫苒商会是我的产业,我可不想让我的产业,在承受更多的损失。”徐阳没有过多的犹豫。

徐阳的实力,也确实有说这些话的底气,毕竟现在的他,诸多手段一起用上,虽说不能自负的说,自己一定是地阶后期无敌的存在,但是对付996区的地阶中期的人,可以说像是杀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当即徐阳就联系上了,向志高,问清楚了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番了解后,徐阳稍微松了口气,除了阿虎依旧在昏迷之中,其余的人,都已经快速撤离,回到了安南城内,并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徐阳也将坐标,改道,安南城。

同时一时间,酒神尊者,暗灭尊者等人,正坐在一起商议着。

“要不要,还等等,徐阳那小子?”暗灭尊者看向了酒神尊者。

“不需要了,此人一直都没有消息,八成是看到大战的消息跑掉了,另外海洋异兽和星空异兽,都已经答应帮助我们了,他们的强大,可以轻轻松松解决掉996区,徐阳那点战力,根本也派不上用场了。”酒神尊者冷笑一声,十分的不屑。

“就怕那些海洋异兽和星空异兽们,会鸠占鹊巢啊!”暗灭尊者有些担忧。

“呵呵,我们和它们可是老朋友了,合作过多次,并且他们是异兽,不是人类,如果长时间占据陆地,超级贵族,以及位于人类超级世界中心位置的,各大势力,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我们只需要,让它们帮助把996区的人驱逐出去就行了。

更何况,我们已经答应它们,战后会将一半的人口,让它们吃掉,它们已经十分满意了,而且它们也十分懂得,吃一顿,和一直有人类可以吃的区别!

它们如果一次性占领这里,把人类都吃光,那么它们再想吃,可就是没有人了,只能跨海和其他区的海洋异兽以及星空异兽抢夺了。

人类的躯体,对于它们来说,可是大补之物,其他地方的星空异兽,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将人类让给它们,一场大战,那是势必要发生的。

孰轻孰重,这些异兽们,也能掂量的清楚!”酒神尊者自信的说道。

“可那是一半的人口,死伤太严重了。”有人站出来。

“呵呵,区区贱民,死再多又如何?难道你要为了那些jian民们,付出自己的性命?”酒神尊者一拍桌子,吼道:“别再老夫面前,做什么菩萨心肠,我们已经到达高位,修为到了

文学

这个地步,不知经历了多少磨难,岂能为了那些贱民,牺牲我们?”

那人一听,瞬间不说话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二章

第1792章

“确定?”萧权放下手里的茶杯,若是有男有女,还算是正常。若是某种纯声音,便一定有玄机。

“确定,女声稍微尖些,若是有女声,我们一定能分辩得出来。”

白起二人素来靠谱,萧权相信他们的判断。可如今夜已经深了,累了一天,得让人员修整修整。

而且,萧权还要探明村子的情况:“明天再说,先吃饭。”

“是,主人。”

老爷爷和明泽主仆二人,手脚倒也快,不消一会儿就折腾出了一桌简单的饭菜。

“各位果然是贵客,今日厨房的火都烧得比平常旺一些,炒菜极快。”

老爷爷满脸慈祥的笑意,萧权瞥了一眼明泽,倒不是柴火旺,估计是明泽用内力加快了火的燃烧。

明泽得意地昂起头:“吃饭吧。”

说罢,他就要坐下来。

结果小仙秋一脚,毫不留情地将他踹到一边。明泽猝不及防地啊了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没资格和我爹爹坐在一起!”小仙秋骄傲的头颅,就差没昂到天上去了。

“你!”明泽气得揉了揉背。

可小仙秋怒目冲冲,寸步不让。

明泽和阿紫只能讪讪地坐在厨房里用餐。

魏贝等人目瞪口呆,都说萧府对下人和奴仆分外优厚,怎的对这两个奴仆如此刻薄?

不过小仙秋的身份,他们也是知道的,于是也不敢多话,赶紧哼哧哼哧吃饭。

老爷爷的手艺还真不错,虽然简单,大家也吃得很饱。

是夜,大家就地休息。因为人多,农户家里的床和被子也不多。

这个时候,白起和蒙骜超强内力就发挥出了作用,二人设置屏障,将柴火的温度保留在屏障内,众人也没多冷。

宝贝好甜多喷点 第三章

俞鸽看着罗观拍桌子站了起来,马上也站了起来说道:“省长的话你也不听了?”

“省长的话我肯定要听。但是我更听法律的话、更听政策的话。国家规定,必须实行建设项目的主体工程与污水治理设施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的‘三同时’政策。如果你们坚持三同时,把污染的问题解决好,我仍然欢迎你们。”罗观哼了一声说道:“否则,你的印染厂开不了工。”

“罗大胆,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咱们走着瞧!”俞鸽蹬蹬蹬地走到会议室门口,转身说道:“我看你这个县长能当到什么时候!”

“别走啊,有话好说。”周满仓一看事情到这个地步了,马上就追过去。俞鸽的腿长,走得挺快,周满仓没追上,“小李”等几个俞鸽的随从们也小跑着跟上去。

罗观本来也想追出去的,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也不想折了面子。心一横,央企怎么了,央企业就可以牛了,还想撤自己的职?你撤一个试试?

蒿长河比周满仓年轻一点,总算是追上了,但也没有拦住俞鸽,眼睁睁地看着俞鸽一行绝尘而去。

看着俞鸽气冲冲地坐车走了,罗观苦笑了一下。这女子是不是前后变化太大了?也许俞鸽把这次投资的任务看得非常重吧,也许是华纺集团的印染厂在其他发达省市呆不下去了,得重新找地方,集团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俞鸽,而俞鸽刚好也想做出一些成绩,证明给公司看,证明给家人看,于是就接下任务,来到了河洛省。

昨天,俞鸽到香严寺向了然大师请教,想测一下工作是不是顺利。了然的话很模糊,但罗观和俞鸽也能听出来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这两人当时认为了然在胡扯。这才一天的功夫,了然的话就应验了。俞鸽在旧野县投资的事情果然遇到了波折,而反对者正是与俞鸽一起找了然聊天的罗观。

想到这一点,连罗观都感叹,再精彩的剧情也敌不过老天的安排。昨天他还对俞鸽心存绮念,今天两人就立马翻脸。但罗观不得不翻脸,他现在也是屁股决定脑袋,他在县长的位子上,必须为全县的未来发展负责,必须为自己将来的名声负责。

但罗观也食人间烟火,也怕被人捋掉官帽。这个俞鸽别看昨天与自己的关系融洽,但女人一旦发起狠来,如同决堤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说不定她真的就把自己给搞掉了。

现在,在罗观脑子里盘旋的不是俞鸽那两条大长腿,而是她刚才所说的话。罗大胆?刚才她叫了一声罗大胆。这可是自己的名号,是胡海滨给自己起的。平时也没有多少人喊他罗大胆。难道俞鸽口中的那个省长就是指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胡海滨吗?

俞鸽去找胡海滨告状?胡海滨能把自己撤了?想到这里,罗观就轻松起来。

周满仓没有赶上俞鸽,中途拐回来了,到会议室就说:“罗县长,这咋整啊,华纺集团到咱这里投资,真的是省长和吴书记打过招呼的。”

罗观笑笑说:“让她去告状吧,无所谓。”

周满仓刚才听罗观说的环保问题,觉得有道理,但是这么大一个企业而且是央企到县里投资,你把人家赶出去了,这也不是待客之道,更为严重的是,把省长和市长书记的面子扔到地上了,旧野县的工作今后怎么开展?难道又要回到被农业部部长点名批评的时期?

文学

周满仓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说道:“罗县长,可不可以先让他们进来,把厂子先建起来,然后再让逐步他们完善环保设施。如果不完善设施,就把他们撵走。”

“周书记,请神容易送神难啊。主席在《送瘟神》在说,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我们不能把包袱扔到后一任,让后人送瘟神。”罗观的话显得很轻松。

周满仓马上想起来,杜耀敏、李同晓陪同罗观进京返回后的话,罗观在燕京的能量非常大。也许,罗观能够把华纺集团搞定。看罗观与俞鸽两个人这几天的关系,虽然琢磨不透,但周满仓觉得其中必有蹊跷。青年男女,哭哭笑笑,蹦蹦跳跳,吵吵闹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周满仓也就不打算掺乎到这里面去了。

俞鸽走后不久,罗观就接到好几个电话。最先打过来的是范捷。范捷说道:“罗大县长,你这下子又出名了,把央企投资人赶出来了。吴书记让你马上到市里来一趟。”

罗观马上往市里赶。车里又接到了童欣的电话:“老公,你是不是欺负俞鸽了?”

罗观心想,我昨天就想欺负来着,但她不让欺负啊。罗观就说:“我哪儿敢欺负她啊,人高马大的。”

“她是我从小一起玩大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童欣说道。

罗观的汗马上就下来了,难怪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感到俞鸽对自己了解得挺多,原来是童欣告诉她的。幸亏这几天罗观并没有真正的欺负她,如果越雷池一步,让童欣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