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喜欢老头吃我bb

韩国最火的女子组合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2021年4月9日
快穿女主被多人np,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2021年4月9日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第一章

池青没有听出解临这番试探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解临问完看着池青手起刀落,把一块牛肉切成片状,刚才的设想悉数作废。

……

老实说,这个喜好他搞不定。

他总不能现在就从楼上跳下去,然后变成一具尸体。

吃饭的过程中,池青发觉平日里总是话多到想让人把他嘴巴堵上的解临难得地安静,安静地吃完饭,安静地把碗筷洗了、然后安静地在猫毫不友善的眼神里把猫砂清理干净。

送他出去的时候,池青忍不住问:“是我做的东西太难吃?”

解临决定回去好好思考一下战略部署:“没有,是我的人生遇到了一些坎坷。”

池青心说,吃个饭而已。

坎坷来得那么突然的吗。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解临人生道路上那道坎。

解临晚上回去,洗过澡又把吴志从声色犬马里拉了出来。

他头发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一边擦头发一边问:“问你个事,我以前教你那些招,哪招最有用?”

吴志刚喝上头,举着香槟在卡座上蹦,大声嚷嚷:“什么?哪些招?”

解临:“……给你两分钟,找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吴志的声音再度出现的时候周遭安静许多:“什么招?”

解临抓抓头发:“就我之前教你那些,追人的套路。”

吴志怀疑这酒从自己嘴里进去,出来的时候怕不是都往解临脑子里灌了:“那些不都是你教我的吗,你还用得着问我?”

解临就是对着池青的时候什么都想不起来才会问他。

半晌,解临把毛巾从颈间拽下来,他那点接近正常人的不耐语气也只有在比较亲近的人面前才会展露:“记性不好,忘了。你哪儿那么多话,问你你就答。”

吴志想了想:“投其所好?”

“……”

这题如果按照这个解法,那么又要回到无异于自杀的起点。

解临问:“还有呢,我平时教你那么多,你想半天就憋出来四个字,我那些话都往猪脑子里灌了吗。”

吴志:“我……我再想想啊。”

吴志蹲在路边,被寒风吹得清醒了一些:“我记得你之前说……成年人靠勾引?那个还挺有用的。”

解临把“勾引”这两个字重复念了一遍。

几分钟后,池青好不容易躺上床,自解临走后他便和那只猫进行长达半小时的会谈:“不准进房间,半夜别扒门,客厅、次卧和书房,这三个地方你爱待哪儿就待哪儿,听见没有。”

猫:“喵?”

池青:“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叫对门那位过来收拾你。”

猫:“……?”

解临还挺好用,就像小时候那种一提到名字就能把小孩吓哭的魔头一样,那只猫犹豫地蹲在池青卧室门口,用充满向往的眼神朝门里看了好几眼,最后还是没有进去,甚至往门后退了好几步。

然而池青刚上床,对门那位“魔头”发过来一条消息。

-睡了吗。

池青回:睡了。

-你这是在梦里回的消息?

几分钟后,解临又发过来两个字。

-开门。

池青拉开门:“又干什么。”

解临头发还湿着,刚才和吴志通过电话之后,他又回浴室把好不容易

文学

擦干的头发用水淋了一遍,男人眼睛微微眯起,神情倦淡,领口精打细算地开到锁骨下方,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很明显,飘过来的时候带着一丝凉意:“我家吹风机坏了,你这有吹风机吗?”

池青:“等着。”

那只猫没想到自己都乖乖听话趴在客厅睡觉了,池青还是放对门那位进来,它尾巴竖起,瞪圆了眼睛作防备姿势,看看池青又看看解临,后者进门之后低头整理袖子、又把衣领扯了扯,最后蹲下身故意逗弄它。

解临双手抓在猫的两只前爪上,凑到它耳边说:“你不是讨厌我吗,给你个机会,挠我一下。”

猫在他手里奋力扑腾——

“喵(你有病啊)!”

解临刚把袖子撩上去,手腕上干干净净,笑着和它商量:“遇到讨厌的人只知道跑是没有用的,你这爪子长了干什么用的,挠人会不会?挠完我就松开。”

猫在他手里扑腾地更厉害了,它就算不喜欢解临,也不想抓他,它喵生里从来没有抓过人,从小被猫舍教育得很好。

狗急了也会跳墙。更何况一只猫。

挣扎间,猫爪无意在解临手腕上抓出一道血痕。

解临看着那道连着手腕和手背的痕迹,很满意地松开它:“虽然浅了点……但也够用,你早点挠不就没事了。”

猫飞一样地躲进沙发底下:“喵喵喵(你真的有病)!”

于是池青从浴室找出吹风机,递给解临的时候,发现前后不超过两分钟,这个人手上就多了一道明晃晃的伤口。

池青:“……”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第二章

需要采购的东西里,苏摩第一件想到的东西就是布。

目前避难所里用到布的地方并不多,像是洗锅刷锅,都是用植物纤维制作的草垫糊弄过去的。

在考虑到基地万一漏水,用布堵窟窿也是个靠谱的选择。

交易市场里布的存量不少,不管是从破旧的衣服挂售的,还是从宝箱里开出来的,杂七杂八一大堆。

“就买两条抹布,在买点普通的布头回来堵窟窿”

一番交易,花费了50

文学

ml幽能水的代价,购置回来一条灰色,一条深蓝色两张抹布以及人头大小的布头。

“布有了,接下来就是各类资源了…”

正当苏摩准备继续查看时,一条私信在右下角跳动起来。

来自之前曾经出售过怪物图鉴的陈平安消息。

两人之间进行了交易后,已经自动默认添加了好友,所以苏摩在打开游戏面板的时候,可以直接看到消息提示。

【陈平安:苏神,复合尼龙要不要,我这里刚好有一根】

【苏摩:要!你要食物,还是水,食物我可以现做!】

看到复合尼龙四个字眼,苏摩心中一喜。

下午那会挂在交易市场上收购的复合尼龙到了傍晚还没有消息,结果没想到这东西陈平安居然有。

“看来他战斗力不错,这东西野外可找不到”

苏摩暗自揣摩。

穿越到这种废土之中,这个陈平安不知道是靠着运气还是靠着武力,第一个拿下了稀有物品怪物图鉴,实力不容小觑。

按照交换频率,陈平安那边生活过得应该也不差,至少靠着这个战斗力,在没有大规模天灾前,不会嗝屁。

【陈平安:我要水,要幽能水,一个复合尼龙跟你换500ml水,可以吗?】

【苏摩:可以!】

【陈平安:卧槽…这么恐怖的吗兄弟,你都不砍砍价的?】

上次在交易频道挂售怪物图鉴和水梨的时候,那下面的喷子,简直多的恐怖。

各种来小刀的人暂且不提,顶天的屠龙宝刀都有好几千把。

甚至有人直接说,给老哥哥一个面子,这个怪物图鉴送给我行不行?

因此,这一次在交易时,陈平安特意报了一个高价,没想到却…

【苏摩:你可以反悔,但是以后我们的交易就到此为止,我会拉黑你】

对付这种人,苏摩深知一项基本法则-

原则性。

这也是平常购物时领悟到的处事法则。

同样的菜,同样的价格,放在菜市场大家不管买不买,总想着上去砍两刀,试试能不能把价格打下来。

反倒是放在超市里,所有人没法砍价,只好装起来带走。

前者就算砍价成功,仔细回想时,也会略有不爽,因为买家永远摸不清卖家的底线在哪里。

后者虽然没有砍价,但是秉承着大家都是这个价格,也就感受不到自己到底亏了多少。

假若苏摩此时答应了陈平安的涨价,到时会在他的心里种下一颗没有底线原则的种子。

后续交易,很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

【陈平安:苏神,别啊,我说笑的,你是我哥别生俺气啊!五百毫升也行,我急需幽能水吊命,这荒野也太危险了,到处都是怪物】

【苏摩:你出去探索过了?】

【陈平安:嗯,我选的是地上的避难所,只能靠着扫地图资源存活,这废土里的怪物一个比一个凶,只能祈祷以后的灾难中不会出现什么生物变异,否则…真会是人类的灾难】

看着陈平安的话,苏摩略有好奇。

压了压想询问陈平安野外坏境的想法后,苏摩挂上了交易,并且指定了卖家陈平安。

一来一回,五百毫升幽能水成功换回了一根稀有的复合尼龙。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第三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