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
2021年4月10日
快穿女主被多人np,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2021年4月10日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一章

锦衣华服坐在鸾轿中的,是一名女暗卫。

沐瑾母子三个在宫门口上了鸾轿,但是路上就掉包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沐瑾又不傻,怎么可能当真跟着德太妃走?

四爷不在京城,太子也不在,她就更加警惕小心了。

况且,进香什么的,一听就容易出事儿好嘛!

……

隆科多绝望大叫,挥剑自尽身亡!

佟佳氏满门立刻被御林军所控制,围得水泄不通……

满京城无论勋贵朝臣、还是平民百姓,无不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隆大人疯了吗?

沐瑾回过神来,立刻命人将德太妃和寿康宫上下、景阳宫、三阿哥府上也控制了起来,连同平日里与三阿哥走得近的大臣们,无不下懿旨要求封门闭府不得外出,派了侍卫守着。

众人哗然。

当然有人站出来反对,愤怒指责皇后娘娘太过!

沐瑾冷冷怼上去:“本宫怀疑遇袭一事与三阿哥有关,至于德太妃,若不是她定要出宫进香,也不会发生此事,若说与她毫无关系,本宫是不信的。”

“本宫现在不过是命人封门软禁罢了,除此之外本宫不会做任何事,这看守各处的,有御前侍卫,也有宗人府、大理寺衙门、以及各位爷府上的侍卫,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本宫会私下里动什么手脚!”

“本宫已经派人火速请皇上回京,本宫的意思,待皇上回京之后,再行审问处置!若是本宫做错了,到时候,本宫自会向他们认罪赔罪。而你们,谁要是敢担保他们这些人没错,便站出来说清楚!”

这一番话,令所有人都熄了火,哑口无言。

谁敢担保?谁都不敢!

这事儿本来跟自家没关系,傻子才会站出来担保,万一有事儿,岂不倒霉?

所以说,站着说话不腰疼,一旦跟自己切身利益相关了,绝大部分这一类人都要哑。

江南那边,四阿哥一切顺利,做法与沐瑾如出一辙,将人都扣住,之后回京,留待皇阿玛处置。

消息传回京城,所有人又狠狠的震了一震。

官场之中,没有几个真正傻的,尤其身处高位。

京城、江南两边发生的事儿,必定有所关联。只怕、只怕还真没冤枉了三阿哥……

四爷得到消息,不到半个月便回了京,冷着脸怒不可遏!

他素来雷霆手段、雷厉风行,毫不留情。

此事本来便已经半浮出水面,查起来一点都不麻烦。

四爷呢?压根不用大理寺等出马,亲自将三阿哥押了来喝问。

三阿哥原本就怕他,况且到了这地步也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的了,索性自己承认了,痛诉四爷偏心,否则,他也不会走这一步……

四爷勃然大怒,偏心?他也不看看他自个这些年来做的都是什么事儿,还敢埋怨他偏心?他以为名分定了,他也就死了心,没想到,呵,他胆子倒是不小!

四爷连解释都懒得有一句,冷冷道:“你自个没本事,朕便是偏心,那又如何?”

三阿哥当场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

若不是沐瑾劝着,四爷都要赐死他。

虽没死,却也被剥夺了封号爵位,阖府上下被软禁守皇陵,终生不得离开。

三福晋大吵大闹闹着要和离,跑回了翁牛特部,四爷也没阻拦。

三阿哥这个罪魁祸首都认了,其他人还能如何?

一时间,京城、江南处置了无数官员,抄了无数的家,砍头、流放不计其数……

足足两个月风波才算过去。

至于齐妃,废为庶人,打入冷宫。

大格格亦被废为庶人,与白家一道儿流放。

谋逆这种事,但凡沾一点边,就不可能保全的住。

若非沐瑾劝解,只怕许多流放的人家根本不是流放,而是砍头。

德太妃虽仍然是太妃,寿康宫却是封了,西姑姑被赐死。德太妃从此之后,除非太上皇要见她,否则,她再也见不到半个外人,十四爷也不行。

十四爷也不会再去见她。得知自己被她利用,十四爷大受打击,险些在四爷跟前以死谢罪。四爷本来满腔怒火想要砍了他的,如此倒是心软不跟他计较了,只罚他闭门思过半年。

这一摊子事儿处理完之后,四爷便病倒了。

国事尽数托给太子,沐瑾陪着四爷在圆明园休养。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二章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接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三章

“哎?新晋的任务榜单上这个献血是什么?”

自从不要卖烤肉,徐睿的几个学生跟放飞自我一样,接一些其他基地的任务,也不嫌天冷,到处跑任务权当寒假旅游,这一大早就到了街道上各家基地发布任务的任务发布所办公室里。

李坤眼尖,一眼就看见二号基地研究院挂出来的献血任务。

“嚯~一枚四级晶核呢。一次200cc,一个人一周内最多可以接两次。这任务真值!啥都不干,放点血?我来试试。”说着,李坤直接捋袖子,大有一种当场献血的冲动。

“笨蛋!你瞅瞅那是要什么血型的?”葛姝慧指着任务公告最下面那一行小字——“仅限RH阴性血型。”

“我次奥?这还有歧视?”李坤仔细盯着那看了半天,最终憋了来了一句,“我O型万能血型不服。”

“不服憋着,有本事你回去把你这话当着老师面说,看他不打死你,生物白学了。”郁闻非和葛姝慧一边翻着白眼,一边领了一个去川省基地挖冬笋的任务,不再理会李坤。

一旁的阿园看着,好心说道:“这任务不是说了么?最近有患者手术急需血型适配的血液。应该是有同样熊猫血型的人需要输血吧,都发布到这来了,看来挺急的,不然价格也不会这么高。你”

阿园说完其他人也点点头,李坤还是不死心又道:“我O型真的没有机会么?”

众人:→_→

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倒霉孩子。

“对了,老师的血型,你们记得老师的血型么?”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杨朵,】忽然想起什么,“老师的血型不就是这个么?”

郁闻非这么

文学

一说,大家在自己的记忆的犄角旮旯里也发现了,他们的老师,好像就是这个血型。

李坤反应就跟他跑的速度一般,立刻连自己接下来什么任务都没有选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留下一句话:“把这任务看好了,我去找老师!”

那一副急吼吼的模样就仿佛这任务稍等一会就被人截胡了一般,只是,这血型稀有的要不是二号基地没有,也不会挂在了这里。

“这血型真的好稀少啊,就算直系血亲能够遗传这血型的概率就低的离谱,更别说茫茫人海找到几个大家都一样这种血型。”杨朵在一旁无意的感叹,倒是让阿园不知道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站在那发呆。

而梅诗这边正在和李坤他们一群学生心心念念的老师,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严谨点应该是徐睿在那点麻辣烫数量过多,一大早上又在店里冲了不少晶核在身份卡中。

梅诗见着高兴的同时和对方说了两句话。

“徐老师,您这买了这么多麻辣烫,不买汤底说不过去啊~”梅诗一遍让后厨给徐睿打包一份份的麻辣烫食材,一遍又推销起来藤椒汤底,说道,“咱这藤椒汤底的功效,徐老师你也是知道的不是?防寒保暖,再加点坨坨馍,又抗风雪又防寒,这寒季出门的不二准备伙伴呀~”

梅诗鸡贼的把坨坨馍防风沙的抗性变成了抗风雪。

“梅老板走这么说了我自然要来点的。”徐睿笑着,起初这些食物也是在他才买清单内的,但是想来每次来都会不知不觉被梅诗推销下演变成——

原来没买的,买买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