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女人春叫的声音|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2021年4月10日
刚做完回家老公会发现吗、杂乱小说2第400部
2021年4月11日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一章

狂蛙人是沼泽地区,尤其是人迹罕见的蛮荒沼泽地区,很是活跃的一个原始种族。

南部大陆这边,博尔坦半岛的原始丛林环境,应该是他们最主要的栖息地。

而雷洛伦,因为法师国都太过强势的原因,狂蛙人其实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主流的文明地区。

之所以拉克劳大沼泽会有大量狂蛙人部落生存,除了是因为他们已经在边境区域,更大的原因是……

“龙脉,但又不完全!”

“不过,如此大的规模……”

“他们来自哪里?变化学派的大法师,为何会站在永生之所那边?”

这是一座深埋地底的观察站。

在一座昏暗的大厅内,塔布莎主持着环法仪式,联合足足八位深红法袍的高等法师,又献祭了十六个类人生物的生命,并以一枚有着十二个面的罕世猩红水晶为核心,在承受了一定的反冲伤害,并足足施法了十分钟的时间后,终于完成了她所独创的传奇法术“拉曼诺斯的屠戮咆哮”!

透过观察站的监测水晶球,透过恒定在沼泽丛林的奥术秘眼,眼见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以百计,以千计,甚至可能以万计的狂蛙人,在“拉曼诺斯的屠戮咆哮”的影响下,在彻底丧失理智地疯狂杀出。

塔布莎一边是灌下一瓶治疗药水,迅速地恢复着因为法术反冲而受到的伤害,一边又是在周围法师们的恭维,还有那些罗刹们的敬畏之下,满意地欣赏起了她的杰作。

狂蛙人可不是地精和狗头人那样的废材。

虽然智力低了些,但他们天生的巨力,不差的敏捷,虽然肯定是比不过食人魔之类,但跟战蜥人却有着相似的强度,就是跟大地精打起来,也不是完全没还手的力量。

当然,也只限于格斗,脑子暂且不提。

也不需要提,毕竟,“拉曼诺斯的屠戮咆哮”之下,有没有脑子,这没有什么区别!

正也因为他们的强度还可以,再加上有着拉克劳大沼泽这一天然营地,这才值得塔布莎在他们身上投以了相当的精力和资源来研究。

这投入,今日终于是……

“嗯?”

正是在欣赏着,忽地,塔布莎的目光一凝,那蓬乱的头发之下,面色也在逐渐地沉下了。

奥术秘眼多处的监测,又俱都在魔法水晶球之中呈现着。

除了那些有着反侦测法术的区域,各处的厮杀都是投射过来了。

龙巫妖和五色龙,这些不必说,狂蛙人虽然强壮又蛮力,但跟这些至少都是成年期以上,更还有着飞行能力的传奇生物,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些巨龙肆意地屠戮着,不时更还摧毁着一些奥术秘眼,让这边不得不随时唤起新的监测。

不过这些,并未让塔布莎任何的动容,她这次的目标,本就不是这些恶龙!

这些恶龙固然是厉害,但在沼泽环境,更如此大的地域,要想消灭,甚至只是阻住狂蛙人的疯狂,却也没多大的可能。

塔布莎的目光,主要是在观察着狂蛙人和兽化人,和阴影刺客,还有那些狗头人之类的交战。

正是这观察,她的面色在逐渐地阴沉下去。

文学

虽然广大的区域,到处都是激战。

虽然也在对那边不断地造成伤亡。

但……狂蛙人居然全线都是绝对的弱势!

跟兽化人打,弱势!

不过这不意外,兽化人本就出自他们之手,对狼人的精锐程度,她还是有数的。

只要狂蛙人能不断对那边造成伤亡就可以了,毕竟狼人的数量本就有限!

跟阴影刺客打,这倒不算什么弱势!

阴影刺客人数毕竟少,再加上从来不跟狂蛙人正面打,要么是闪退,要么是背袭,更一击得手,立即又是再退。

哪怕伤亡几乎没多点,但也同样没造成什么妨碍。

但跟狗头人那边……

那规模庞大的狗头人军队,居然超出想象的强大,更还有着军事化的配合,再加上重甲巨魔的存在,不时更有绿色龙兽在扑出,又有卓尔精灵的闪现……

广大范围之内,这最主要的战争双方,失去了理智,但也疯狂嗜血的狂蛙人,竟是全线都被狗头人和巨魔的组合绝对地压制着!

尤其因为巨魔的再生能力,两边的战损比惊人的悬殊。

还不仅仅只是狗头人这边。

很快,丛林之中在密

文学

密麻麻现迹的虫云,又是让她的面色更深沉了。

只这一阵时间的观察,她已是看出了。

这是一支,绝不次于彭拉贝最精锐军队的武装!

规模甚至还要在他们的蛇妖军团之上!

再加上重甲巨魔的搭配,哪怕罗刹军也加入战斗,恐怕都要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才可能获胜!

这还是,不计算那些五色龙,也将那些龙蝇暂时排除在外。

当然,排除了这些,她自然也少算了己方的一些武装。

如翼射军,这算是跟对面那龙蝇抵消了!

而那些巨龙固然厉害,数量更超出了预计很多,不过,雷霆巨兽既是要唤醒,除了不能飞行外,却也不会逊色他们什么,尤其是在彭拉贝魔法结界的环境之下,更有着他们的法师军队在!

但,不逊色的意思,往往也就意味着……取胜也是惨胜了!

塔布莎面色阴沉,目光死死地盯着龙化狗头人,还有那龙蝇之云,沙哑的声音中,一些冷酷的音调。

合成之所,变化专精,她更是不必说,作为第三研究塔仅二的传奇法师之一,她只几眼之间,就是看出,不管是龙化狗头人,还是龙蝇,也包括那些绿色龙兽,全都存在着改造的迹象。

而能改造出如此规模的大军……对面绝对也有着专精变化系的大法师!

这种大法师,更该是在他们合成之所才对!

莫非……

“应是来自雷德王国!卡林赛北部,泰瑟尔和安姆之间,由一头绿龙所创建,更在崛起的国家!”

“龙化狗头人和龙蝇军团一直是那头绿龙的象征,他应还是五色龙后的使徒,所以才能召唤来这么多的五色龙!”

“永生之所一直在渗透拜龙教,跟他,跟其他那些五色龙使有合作,这也在预料之中!”

一个深红法袍的高等法师解释着。知道塔布莎常年埋首在实验室,他还详细地多介绍了一些。

绿龙!

五色龙后的使徒!

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了,塔布莎本就阴沉的脸上,像是能直接刮下一层寒霜,无形的残酷和血腥悄然弥散,别说是那些高等法师,就是周围只负责守卫的罗刹,哪怕是那四臂罗刹王,都是悄悄地让自己更少一些存在感地,缩在了阴暗之中。

“对面的强大,要超出预计,狂蛙人的作用远达不到预期。沙纳尔的计划必须要改变,在他们进攻彭拉贝,造成严重损失之前,必须先针对性地,把他们的弱点杀出来!”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二章

爷爷从小就禁止我赌,不过青春期那会却偷偷在村里跟别人赌过很多次,但每次都赢,而且一把不输,村里人都怕了我,基本不敢跟我赌。加上我赢太多就会拉肚子,而且被爷爷发现过一次,然后就吊在树上打,打那一次后就再也不想赌了。

我本身也不是好赌之人,没有赌瘾,所以基本不赌,也从来没有那种不劳而获的想法,是个踏踏实实的农村人,挑屎都不偷吃的那种。

可是,这么多年来,村里依然有流传着我赌神的名号,当年陈刀子能用二十块赢到三千七百万,我唐浩也能,只是不屑于这样做!

那特么的不得拉肚子拉到死,我赢太多会拉到虚脱。

“发什么呆,投骰子啊!”赌鬼打断了我的回忆,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好像在想着等下怎么抽我。

我走了过去,拿起骰子甩向了空中,骰子重重落下,然后转了一圈。

我定睛一看,发现是两点,卧槽,我心里咯噔了一声,难道说我以前赢钱只是碰巧的吗?

“哈哈,两点,笑死老子了,老子闭着眼睛投都比你点数多,等着挨刀吧你。”赌鬼大笑,然后雄赳赳的走向了骰子,他两根手指一挥,骰子自动飞上了天,然后落下来滚动了一圈。

“一点,哈哈,你特么还真不如闭眼投。”我大笑了起来。

“不可能,怎么可能,我……你……我不可能输的,怎么可能,我可是赌鬼。”赌鬼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骰子,满脸惊讶。

“怎么回事?赌鬼?你怎么输给那个小子了?”白嫣也不敢相信。

“我,我不知道啊,我做鬼以来,从来都没有输过。”赌鬼说道。

“别逼逼了,受罚吧!”我说着朝赌鬼走去,他自觉不妙,身体好像很诚实的想逃,但是却突然动不了,他好像被定身了。

他们没有骗我,这个结界果然是公平,公正,公开的。

“圣铜剑!”赌鬼看着我手上的剑,脸色变了,他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他或许很强,毕竟排名第四,鬼体怎么说也有些强悍,但站着不动挨铜钱剑一下子,怎么也要受点伤。

“不要怕,我不会用铜钱剑砍你的,我要跟你慢慢玩!”我也学他刚才的话说道。

这时候我举起了手,然后单掌如雷,一记五雷咒扇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赌鬼的脸被我扇得直冒黑烟,五个手指印在他脸上清清楚楚,而且连手指上的咒印都能看清,嘴角上全是血。

“你姥姥的,老子要宰了你,再来!”赌鬼用手擦一下嘴角的黑血,看见黑血后,瞬间就疯了。

哈哈,这赌鬼,连胜被我终结后,又给我下了面子,不勃然大怒倒不正常,这样才是对的。

“再来!”赌鬼说着又抛起了骰子,这次是他先。

咕噜噜一声,骰子落下后转了半圈,然后落到了五点的位置。

五点,这是怨家点数啊!所谓的怨家点数就是你摇到第二大的,而对面如果压你一头,就会摇到六,刚才周月婷就是这样。

“我不相信你运气会这么好?”赌鬼虽然话是这样说,但还是咽了咽口水,明显有些紧张,手都在忍不住发抖。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三章

叶笙看着懒洋洋在那里晒着太阳的小崽子,像是忧心忡忡的老母亲看着自家不成器的儿子。

“皓月,殿下什么时候才能够化形?”

之前是以休养生息为重,可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她一点魔气都感受不到,实在是有些担心。

若是找不到办法,岂不是要一直保持这样的形态?

难道是清云峰的灵气太过浓郁对魔族有所不利?

皓月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修仙位面,不太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方向——

“建议宿主去灵霄宗的藏书阁试试,说不定在里面能够找到答案。”

作为玄灵大陆的第一宗门,灵霄宗传承了千百年,其底蕴岂是一般宗门乃至世家大族能够比拟的,而且里面还有不少失传于世的功法宝典,进去说不定都能够有一番大造化。

不过这样的地方也并非人人都有资格进去的。

首要条件便是必须得是灵霄宗宗门内的人。

而这还不是最终条件。

即便你是灵霄宗的人,还需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外门弟子没有资格进入,内门弟子每次历练前五名即可出现在候选名单上,各峰峰主及管事相应每个月有一到三次的进入资格,长老及以上才可以随意进出。

很显然,以叶笙仙尊的地位,自然是可以不计次数进出藏书阁的。

思考了片刻,叶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裙,那别过脸的幼崽随即侧目。

仙尊笑了笑,双颊因为修炼而愈发水润白皙,原来附上了不同的灵魂,本来清冷的面容其实可以很乖很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