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是谁的老婆;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

乱欲全家130;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2021年4月13日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2021年4月13日

第一章

古武家族是真正的武学世家,传说族人个个具有搬山填海的恐怖战力。

和真正的古武家族相比,武状元家族简直如同幼儿园。

武状元家族老族主、京城第一高手温元武,蜕凡六重天。

而传言中,古武家族的族人,实力个个先天境界起步。

什么叫先天?

突破‘化神、炼气、蜕凡、入圣’这后天四境界后,才有可能窥视那至高无上的先天之境。

最起码,京城第一高手温元武,有生之年是碰不到先天境界的门槛了。

古武家族隐世不出,却总有存在的痕迹。

比如武状元家族的先祖,就是得到古武家族成员传授功法,才得以开宗立族,使武状元家族荣耀千年。

如果是古武家族的成员出世,传授给姜星海另类的修炼体系兽王拳,帮助姜星海在短短时间内战力实现暴涨,并赠送给姜星海梼杌战甲,便说得通了。

只是陈宇没想明白,隐世不出的古武家族,为何要出世,帮助姜星海?

与真正的大敌,三屠、幕后黑手等,有没有关联?

万一有关联……

万一古武家族出世是来相助三屠、幕后黑手等人的……

陈宇将会沦为一只蝼蚁。

想到此处,陈宇不禁通体发寒。

关于华夏,关于终极秘密,他知道的太少了。

所幸,姜星海就在眼前。击败姜星海,或许就能破解其中之一个谜团。

陈宇全部的思考,皆在一弹指间完成。也是在一弹指间,他调整好了情绪,更加坚定了在此处击败姜星海的决心。

古武家族传授又如何?

姜星海是怪物,他陈宇又何尝不是怪物?

底牌未出,陈宇不信自己能输。

一弹指间陈宇思虑了太多,可他也没忘记浑身是火的姜星海已经冲过来了。在姜星海兽拳带动的罡风擦破他脸部皮肤时,战意昂然的他开始反击了。

既然赤手空拳和幽蓝异火,无法对姜星海造成杀伤,那就使用兵器好了。

燧人钻严格来说,不算兵器,算‘法器’。

兵器,陈宇也有。

“轰!”陈宇努力偏头,与姜星海旨在爆头的攻击差之毫厘。

陈宇从墙壁里跳出来,顺势抱住姜星海的水桶腰,把姜星海往后推。

可比拼纯力量,陈宇哪里是姜星海的对手?

“滚开!”姜星海一声怒吼,在陈宇背后重砸一拳,紧接着轻而易举把陈宇甩开,让陈宇重新撞回墙壁上。

这次姜星海的力道更为恐怖,让陈宇把墙直接撞碎了。

幸好不是承重墙,否则本就一地狼藉的古玩店,又将房倒屋塌,更加混乱。并且,陈宇这么做,是为了故意被姜星海甩飞。

拼着挨上一拳的代价,陈宇故意被姜星海甩飞,故意借助姜星海的力量,撞碎他身后的这堵墙。是因为,这堵墙,是经过特殊改造的。

陈宇的兵器,大夏龙雀,就藏在这堵墙里。

撞碎这堵墙伤势不算太重,因为这堵墙压根就他妈不硬。

不然,姜星海怎么可能一拳把陈宇打得嵌进墙里?

提前安排好一堵特殊的墙,把大夏龙雀藏在里面,用于突袭。

这就叫主场优势。

陈宇用拖刀计把姜星海引来这家古玩店,不是邀请姜星海来共赏古玩的。

慈禧是谁的老婆 第二章

接下来,他们便分头逛了起来。

不要说漏儿了,就这么溜达着看,值得上手的东西都不多。

吴夺逛了十几分钟,好容易看中了一件东西,但是却因为晚了一步,有人先上手了。

这东西是一件青花大筒瓶。

筒瓶又叫象腿瓶,大致像个筒子,口大微撇,颈部偏直,溜肩长腹。

这个筒瓶是康熙民窑的东西,画片是山水,总体还是不错的。

可是因为大,也比较引人注目,吴夺看到的时候,有位老者正拿在手上看呢。

最后老者还买了。

虽然不算什么漏儿,只是比行价略低一点儿,但是碰上个这样的真品,在如今的古玩市场里,其实就挺不容易了。

宁霜笑了笑,“我现在逛市场,都是先做好了啥都买不着的准备,一旦碰上好东西,那就是惊喜。”

吴夺点点头,“其实要没有眼下的事儿,收不收东西的,逛也是一种乐趣。”

“放轻松。实在不行,最后上报,咱们也算尽力了。”

“上报也不是那么好说的,咱总不能和盘托出吧?怎么就能认定那里头有那啥呢?”吴夺说着,又摆了摆手,“在这儿,还是别提这事儿了。”

“嗯。你说得对。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现在跟爷爷学会了,遇上难事儿,不妨先沉一沉。”

“对了,你要是嫌那个‘马踏飞燕’太沉,不如要二等奖的笔筒。”宁霜就此转了话题。

“那个笔筒是机雕的,看着雕工太死板,摆着看也不舒服啊。”

两人一边聊一边继续往前逛。

不久之后,吴夺倒是又发现了一件东西,而且也上手了,但最终因为价钱问题没有拿下。

这是一件北宋越窑的青釉粉盒,品相还是不错的。

别看年份久,但这东西不算稀罕,因为宋代的粉盒生产量很大。在宋代,男人也是用粉盒的。

其实不光是宋代,历史上很多朝代,男人都是要傅粉化妆的。而且有些朝代,男子还流行浓妆,稍微有点儿身份的人,你要是不化妆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从唐代开始,陶瓷粉盒的生产量就开始加大;到了宋代,粉盒就很普及了。像越窑这样“大”窑口,生产的青釉粉盒那是要销往全国各地的。而且粉盒器型小,相对易于保存,所以才说不算稀罕东西。

综合来看,这粉盒的市场行情,十万左右是比较合理的估价。但是,摊主叫得太高了,一口一个北宋的,而且最低二十万一分都不让。

这吴夺肯定不能买啊。

古玩市场里,不是没有老东西,不是没有真东西;但是就像这件北宋的越窑青釉粉盒,够真够老,一样没法买。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摊子上,粉盒没法买,吴夺却又看到了一件青花香炉。

确切地说,是吴夺和宁霜几乎同时看到的。

这件青花香炉,不像粉盒那样放在锦盒里摆在摊主眼前,而是摆在一个不起眼的边缘。

很显然,摊主并不重视。

摊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长相有点

文学

儿“冷”。他这个摊子主要就是瓷器,同时他也不是一个人守摊,旁边还有个小伙子,嘴上叫摊主叫叔。

慈禧是谁的老婆 第三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