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家族内互换

后悔进了暗网吓死了,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2021年4月15日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2021年4月15日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一章

听到陈昌言的意向,于望倒是心中一动。

这大明境内的官僚、乡绅、“土豪”阶层实在是目光短浅,与其让他们像耗子扛枪般的窝里横,无休止的把精力和倾轧手段都放在国内,还不如引导他们向外看。

唔,这算是祸水外引吗?

要知道···,这个世界真的很大。

就于望的经验中,其实就关外草原就有的是丰富的资源,不说其他的,光就煤矿就了不得。

不过于望的心思倒也没有很凶猛,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这大草原的开发,只能是一步步的来。

所谓一步一个脚印,只要以后人们看到在草原能收获好处,随着汉家百姓出关的人数增多,这地盘自然是慢慢的会稳定下来。

于望两世为人,尤其是今生,这万般人性的/赤/裸/裸的呈现是如此之巨,如此频繁,可谓对他冲击甚大。

虽然他以铁腕掌控着整个永平府,甚至包括自己一手创立的汉家军体系。

但是他明白,人心会变质,现在看着自己威风,已经庞大的下属人员对他心悦臣服,就是这往年的朝廷文官陈昌言见了他也是毕恭毕敬,下面的百姓更是视他为神,

除了自己的权势让他们敬畏,更多的却是利益的共同体。

权势这玩意儿,中国自古就没有人敢号称自己是不倒的,如果仅仅是以自己的权势来维持自己的地位,那么这个局面说不好哪天就会烟消云散。

而有利益维持的关系却是坚固的。比如,只要有着源源不断的金钱的利益,于望相信就算是外边那些潜在敌对自己的旧有权力阶层也不都是傻子。

他们除了加快绑在自己的战车的步子外,他们对自己的服从,也会根深蒂固的保持下去。

不管以后大明这些旧有的国之“基柱”、“精英”在对外拓展得到了多少好处,他们的势力又庞大了多少,这对于望来说都是好事。

毕竟从顺应自己指导去参加对外开拓和亲自在里面尝到甜头而大举出击的效率完全是云泥之别。

于望希望,以后在整个华夏帝国版图之外,世界上到处都布满了汉家的“经济殖民地”或者“武力殖民地”,这对我汉家的长远国运来说,无疑是另一种的辉煌和好事。

只是有一条关键的事情需要让他们注意,就好比如今的陈昌言要在草原上一搏的事情,总得有一些事情必须得让他们明白,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不能带给他们同样多的利益,甚至是人身财产的安全。

像后世人们经常说的:“吃着人家的饭,砸着人家的锅”的事情绝对是不允许出现的。

草原开拓的事宜快不宜慢,虽然终于能看到收获的成果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可是于望有信心能把这政策推行的更加庞大。

在这里,不得不说,所谓的穷极思变就在陈昌言身上体现出来了。

早先虽然陈昌言和陕西商帮有过协议,不过自从去年他回来后,一直却是没有把协议的内容落实下去。

说来原因也简单,整个永平府就有一些

文学

好的田地早早就被各地乡绅豪强兼并了,要想从他们手中要土地搞商屯,简直是与虎谋皮。

而旧有的大面积荒地更是被吏书司一手牢牢掌控,任凭谁来了都不能染指。就譬如早先龙虎将军所说的:“关于屯田,关于土地,绝对是一条不可碰触的红线。”

这样一来,陈昌言从去年回来后,居然是一筹莫展,眼看以前说好的协议都有作废的形势。

不过眼下机会来了,今天他头一次听到大将军的意向,顿时就感觉到了这是个机会。

不说这草原商屯到底有没有粮食收获,但是就大将军的政策就说明了,只要参与了草原的商屯,那么以后肯定会有边市贸易的“牌照”资格。

那些一开口就是“驴球子”、“瓜皮子”、“额贼你/妈”、“湿你北”的陕西商人不是总是眼红山西的关外走私贸易么?

眼下有着龙虎将军的撑腰,有了这个光明正大的机会,他们还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削尖了往里钻?

按照陈昌言对大将军为人的一直判断来说,想要妥妥的取得“入市牌照”,必须得在商屯干出气势来,干出规模来。

由此,他决定在于望面前先表达一下自己以后要干就干一票大的决心,先给龙虎将军心里留个深刻印象再说。

至于这些陕西的“驴球子”愿不愿意接盘,陈昌言觉得说服他们简直是小事一桩,没看近十来年这陕西商帮都越混越回去了,有了这个机会,谁还愿意年年吃老本呢?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二章

回到了府中,铁青着脸坐在案几跟前咬牙切齿的孔颖达终于等到了管家送来了吃食。

已经饿得有些急了眼的孔让梨看到了食物,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到自家老爷如此不顾及斯文矜持的吃相,这让管家颇为好奇。

最终,在看到老爷食物下肚之后,脸上怒容渐消,管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爷,今年的中秋佳宴,你怎么回来得如此之早,而且还脸色如此难看。”

孔颖达打了个饱呃,端起了茶水漱口之后,这才阴沉着脸道。

“还不是因为程咬金那个卑鄙无耻的粗鄙武夫,处处针对老夫。”

“而陛下却视若不见,老夫又何必再继续留在那里自取其辱……”

孔颖达一边吐槽一边喝着茶汤,不禁有些暗暗为自己在中秋佳宴之上的急智得意。

若是那个时候,继续留在那里,程咬金那个老匹夫,肯定会继续逼问自己可有对出下联。

若是自己回答没有,必定会被这个粗鄙武夫扎心嘲讽。

所以,倒真不如直接借机离开,既展示了自己不乐意跟程咬金这个粗鄙武夫打交道的铮铮铁骨。

又还能够避开对方的逼迫,简直就是完美,唔……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在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离开了皇宫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倒也没关系。

毕竟他终于是一位久经官场风浪之人,怎么可能不安排人手留在那里打探消息。

没过多久,那名被他留在皇宫外收集情报的亲随就已经快步而来,只是他的脸色明显显得有些难看。

“老爷,下联出来了……”

“果然。”孔颖达闭目垂眉,冷着脸道。“你且说来,老夫倒要看看那程三郎能够对出什么样的下联来。”

“老爷,程三郎只对了一幅下联,还有几幅是那几位大将军对的,另外,吴王殿下也对出了一幅下联……”

“???”孔颖达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亲随,半天才艰涩地道。

“你的意思是,有好几幅下联?”

“是的老爷,还不光如此,程大将军还将上联和这些下联全汇拢在一起。

作了一首十分不错的诗赋,得了陛下的厚赏。”

等到那位亲随,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禀报出来,为了证明,还特地拿出了那

文学

份从宫中的八卦人士那里花了财帛得到的诗赋全文。

孔颖达手中拿着那首诗名长得令人脸色发黑的诗赋,脸色难看到如同得了重病一般。

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两眼发直,嘴皮有些发颤。

亲随与管家只能悄然地打量着自家老爷,不出所料的是。

“程老三,程老匹夫,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混……混……”

看到老爷再一次白眼一翻,软倒在了地板上,管家使出了吃奶的劲大声地吼叫起来。

“快来人哪,老爷又晕过去啦……”为什么要说又,因为距离上次自家老爷气晕过去,时间没有过去太久。

而且上一次被气得昏迷不醒,也跟程三郎那个粗鄙武夫有莫大的干系。

#####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三章

@@已经开始更新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