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宝贝好甜多喷点

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开车晚上污痛痛的
2021年4月16日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高H辣肉办公室
2021年4月16日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第一章

夏青青惊慌的样子。

直接点燃了袁承志。

伶仃大醉状态下。

将他的怒火,催生到极致。

“你难道真的心里有他!”

袁承志眼中出现怒意。

他走到夏青青的身边。

就要撕扯她的衣服。

夏青青只能发出无助的声音。

“袁大哥,不要,我们还没成亲。”

夏青青挣扎着。

可是她怎么可能会是袁承志的对手。

现在的夏青青。

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奶猫。

对于袁承志的魔爪。

没有任何办法。

她的眼角带着眼泪。

并不是她不愿意委身袁承志。

只是袁承志现在是喝醉的状态。

这种情况。

夏青青真的不想。

感受着自己的衣裳被撕烂。

夏青青眼中出现绝望。

林平之你在哪?

快救救我!

“砰。”

帘帐直接被掀开。

林平之出现在帐篷门口。

夏青青眼中出现欣喜之色。

“哼!”

林平之怒哼一声。

声波直接将醉醺醺的袁承志给震晕。

林平之来到夏青青的面前,柔声问道:

“青青,你还好么?”

夏青青有些后怕地看了眼晕倒在地的袁承志。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先前袁承志的粗鲁。

让夏青青对袁承志的爱。

变成了恐惧。

她悠悠抬起头。

满是泪花的的双眼看向林平之。

“呜呜呜……”

她哭泣着直接扑入林平之的怀中。

仿佛这一刻。

只有林平之的臂弯。

才是她的港湾。

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林平之轻轻地拍着夏青青玉背。

“别怕,有我。”

说着,他抬起手掌。

准备一掌毙了袁承志。

这可是个好机会。

袁承志一死。

夏青青就归自己了!

“不,不要。”

夏青青哽咽着按住林平之的手。

虽然此刻她在林平之的怀中。

可是她也不想袁承志死。

林平之心知自己在夏青青的眼中只是备胎。

等待转正,现在还不是时机。

林平之收回手掌。

再度搂住夏青青。

他瞥了眼昏倒的袁承志:

“青青,你跟我走吧。”

夏青青愣了下。

她的眼中出现了迷茫之色。

是跟林平之走?

还是留在袁承志的身边?

夏青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回头看了眼晕倒的袁承志。

心想。

袁大哥肯定是喝醉了才会这样。

这不怪他。

夏青青转过头。

梨花带雨的脸上带着歉意。

她愧疚地看着林平之:

“对不起,我想陪着袁大哥,他这次是喝醉了才会这样的。”

那是因为我刺激了他。

林平之心想。

看着夏青青,微微颔首:

“我尊重你的决定。”

夏青青顿时感动万分。

可惜。

如果我先遇到你林平之。

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儿。

但事实是,袁大哥先出现在我生命中。

她轻轻推开林平之。

准备去扶袁承志到床榻上。

林平之握着夏青青的小手。

深情地喊道:

“青青。”

夏青青听着林平之如此深情。

情难自控地转过头看向林平之。

可是却刚好印上了林平之的唇。

夏青青瞪大了双眼。

她没想到竟然会这样。

好羞耻啊!

袁大哥还在地上躺着呢。

可是面对林平之的吻。

这次夏青青彻底沉浸在林平之的温柔之中。

“唔唔唔……”

她想要挣扎。

可是却只能发出无声的嘤咛。

林平之强忍着自己没有动手动脚。

也不去触碰夏青青滑嫩的皮肤。

怕自己忍不住。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

文学

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第三章

“我也很奇怪。”薛云柔似笑非笑的将酒与花生放在了桌上,随后又从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两碟菜:“表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什么叫做被轩郎他骗了身子?在表姐眼中,我薛云柔就这么不知检点?该不会——”

薛云柔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表姐该不会是担心轩郎他被我抢了,所以尾随跟踪至此吧?啧啧,这可就有趣了。”

江含韵面色更加臊红,她本能的就往之前立足的方向看过去,却不见那只死狗的踪影。

江含韵一阵气结,心想改天她一定撕了听天獒的狗嘴!

而就在她一阵尴尬,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的时候。江含韵蓦然又神色一动,看向了玄武湖的南面。

李轩也听到了动静,那是从朱雀堂方向传来的钟鸣声,隐隐间还有着爆震声响。

再当他睁开护道天眼,也看向了城南,赫然只见那位于几十里外的朱雀堂上空,竟有一股巨大的妖气冲起,直贯云霄。

“镇妖塔?”江含韵心绪凛然的同时也暗松了口气,她眼珠一转,就开始信口雌黄:“云柔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尾随跟踪?胡言乱语!我是来找李轩的,朱雀堂那边出了状况,我们得尽快回去看看。”

她想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信了:“事况紧急,我先走一步,李轩你随后跟过来。”

江含韵都不等二人回话,就直接凌空飞起,雷光电闪一样直往朱雀堂的方向飞去。

李轩看着她逃一样的往南面飞离,却是哭笑不得。可他随后也振衣而起:“这是朱雀堂的警钟,那边的镇妖塔应该是出了点变故,我得回去看看。”

薛云柔有些不情不愿,可她却更知轻重。当即将一件梭形法器,招引了出来:“那我陪轩郎一起去。乘坐我的‘玄冥至阳梭’,速度更快。”

李轩看了飞梭一眼,就微微颔首。

这法器他乘坐过,确实是如雷似光,几十里路须臾可至,还有强大的防御力。它除了法力消耗较大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这样的代步工具,也是李轩下一步想要谋求的。他已修成了浩然正气,理论来说,也是走上了术武双修的路。

而‘法力’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元神力量的外溢。

半刻之后,薛云柔携带着李轩,还有他的‘断后金刚’,赶在江含韵之前,来到了朱雀堂。当两人从‘玄冥至阳梭’出来,面色都沉凝如冰。

远远可见那镇妖塔的东侧一角,第四层处破了一个较大的孔洞,内中妖气澎拜,直冲天际。

那爆震声响,则来自于镇妖塔的内部,持续不绝,这时候就连地面,也在持续的震颤。

江含韵紧随在他们之后凌空降落,她的脸色青沉似水,直接就从那孔洞穿入了进去。

李轩则寻了一个在外围警戒的同僚:“这里是怎么回事?”

“都尉大人!”那人认得李轩,当即躬身应答:“据说是塔内的‘封魔阵’与‘镇魂柱’出了问题,以至于塔内封镇的几头大妖恶灵失控,从内部打破了外壁,走了不少妖魔。如今总管与仇副总管,还有诸位大人,正在塔内镇压妖魔。”

李轩一阵发愣,他大概知道这镇妖塔之所以能够镇妖,就是依靠‘真武封魔阵’与‘镇魂柱’。

前者是由千年前几名天位术师联手布置的法阵,专用于封镇妖魔,隔绝血煞。更可借真武神力,北斗星光,斩妖除魔。

‘镇魂柱’则是取自于南海海底之下的奇物,只要有灵力源源不断的灌入,此物就能拥有强大的镇压神魄之能。

所以任是天位大妖,一旦入了镇妖塔,也会变成一团软泥,任由宰割。

他想的是仇千秋近日三令五申,要加强镇妖塔的警戒,又请来了包括张副天师在内的几位第四门术师,修缮补完塔内的阵法,怎么还是出了这种状况?

李轩无暇细思,随后也带着他的‘伏魔金刚’,从东面的缺口处纵身入内。

才刚进入,李轩就望见一个黑影,正试图从缺口穿出。

薛云柔的反应,则比李轩更快一筹,周围一瞬间生出数十上百条的雷霆锁链,将那黑影环绕困束。

李轩的‘伏魔金刚’,则紧随其后。它以‘伏魔’为名,自有降妖伏魔之力,一剑轰落,周身也隐隐滋生出电流,将那黑影轰到残缺不全。

这个时候,李轩才看清楚那是一头第三门的百骨魔。而此时他的怀义刀,已经浩气勃发,将后者的残

文学

躯炸成了粉碎。

——可能是被封镇太久,这头百骨魔虽有着第三门的修为,给李轩的感觉,却是羸弱不堪,竟不比那些第二门的妖魔强上多少。

“你是李轩?”

在缺口的中央处,一位三旬左右,满面虬须的中年男子看了过来:“你身后这位,可是天师府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