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gl;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
2021年4月16日
小东西我想吃你的红豆,放荡滥交的辣文小说
2021年4月16日

欺负gl 第一章

雪狼与杨疯子在与九校职院打完架之后,雪狼和杨疯子都开始备战比赛,雪狼备战的是1987年的国际武术散打邀请大赛,而杨疯子和宗月开始备战又一届的全国中国式摔跤锦标赛。

韩雪东准备参加的这次比赛,代表的不仅仅是聊东省,更代表的是中国代表队,如果他赢得了这场比赛,他将赢得世界性的荣誉。那个时候,他就不仅仅是中国武术散打冠军,而是世界散打冠军。

在距离比赛还有一周的时间,雪狼感觉到自己的头发有些长了,想要去发廊剪一剪头发,当时,大力辉没有在寝室。于是,雪狼让闲暇的杨疯子陪他一起去发廊剪头发。

韩雪东和

文学

杨峰来到了距离聊东体育学院不远的小辉发廊,店主是一个长相清纯、梳着两个马尾辫的小女孩,女孩的年龄看起来不是很大,也就刚满十八周岁。

女孩让韩雪东稍等一会,她给她手上这个人剪完头发,就给韩雪东剪。

以前,韩雪东和杨峰也总来这家发廊剪头发,不过,之前这家发廊叫做“匠心”理发店,店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

这次,一进门,韩雪东与杨峰还以为他们两个走错了屋。店主由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变成了一个清纯美少女,但是店内的环境却一点都没有变。

韩雪东和杨疯子一开始以为这家店被出兑了,经过一番了解之后,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这家原店主邋遢大叔的亲生女儿,她的名字叫作小辉。

听小辉讲,韩雪东和杨峰才知道,原来是小辉的父亲生病得了肺癌,无法在这里继续支撑了,小辉为了给她的父亲筹医药费,开始独立支撑这个理发店。

韩雪东和杨峰听完了小辉的话,心生怜悯,觉得他们都是同命相怜的苦命人。韩雪东和杨峰承诺要在聊东体育学院内部展开募捐,为小辉父亲的医药费出一份微薄之力。

小辉听到韩雪东和杨峰要这样帮他,心里滋生不胜感激之情。小辉认为韩雪东和杨峰虽然都是练武的“粗人”,但是他们两个却都是侠义心肠,乐于助人之人。

小辉刚给这个贼眉鼠眼的客人剪完头发之后,这个人头发碴子还没等清理完毕,就站起来突然拉住了小辉的手说:“小姑娘,你长的可真好看。我好喜欢你哟!你要是和我在一起,你父亲的医药费就都包在我的身上。”

在场的小辉、韩雪东、杨峰都被眼前这个客人的惊人举动,搞的不知所措。小辉急忙地挣开了手说:“麻六哥,你别这样。你这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没事,六哥可以为了你离婚。你只要和六哥在一起,六哥为你做什么都愿意。”麻六十分不害臊的说。

说完,便上前一步,一把就搂住了小辉。

小辉大喊着:“六哥,你快放开我啊!你别这样啊!你再这样我可就叫人了。两位“大侠”,快点救我啊!耍流氓了。”

韩雪东对着麻六大喊:“你这是嘎哈呢?这还有人呢!没看到吗?痛快地松手。”

麻六回头看了看韩雪东和杨峰,尴尬地说:“今天小辉不剪头发了,你们两个快点走吧。”

杨峰特别生气的说:“我和我东哥,都在这等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剪就不剪了。再说了打发我们走,也不应该是你说啊!”

“你这废话可真多,两个小崽子,你们六哥我,今天正好有雅致,你们可别让我扫兴。”

“别跟我俩六哥六哥的,我可没有你这恬不知耻的六哥,你赶紧撒开吧,人家女孩都不喜欢你,你怎么还硬来呢!”韩雪东笑着说。

“不要个脸。”杨峰双手叉腰附和着说。

“小崽子,告诉你们别管闲事,听着没?”麻六黑着脸大声地吼着。”

小辉哭泣着说:“六哥,今天剪头发的钱,我不要了,你别为难我了,行吗?”

“要,凭什么不要,不能白给他剪。剪头发的钱,一分都不能少,不能惯他这臭毛病。”韩雪东阴阳怪气的说道。

韩雪东的话彻底惹怒了麻六。

麻六回身一脚就踢翻了发廊的脸盆,水直接就洒满了水泥地上。然后,挥拳打向了韩雪东。

韩雪东下意识的闪躲,然后,一记重重的后鞭腿,直接上头,踢晕了麻六。

韩雪东的俊朗身手,让小辉看的目瞪口呆,吓得心直突突。

欺负gl 第二章

世界仿佛一夜之间乱套了。

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了上百个国家,国际公约被彻底撕毁,强大的国度肆意跨越国境线,毫无预兆入侵周边的小国,发动毫不留手的闪击战。

造成战争爆发的根源众说纷纭,说的最多的便是某个星际文明的降临,带来了颠覆世界的知识,可除此之外,民众不知道任何细节。

十几个强国掀起战争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仿佛想要打碎一个旧的时代,不破不立,进行洗牌。

数个月之内,足足有十六个小国亡国,海蓝星上无数人成了战争难民,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敌国军队接手,遭到集中管理。

作为一个小国,与瑞岚这个强邻接壤,歌兰没有太多选择命运的机会。面对瑞岚全力以赴的军事倾轧,歌兰在数月内便被彻底击破,丧失了所有成建制的武装力量,任由瑞岚粗暴地蹂躏。

城市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焦黑的楼房废墟,地面被炸出一个个深坑,有些地方仍在冒着直指天际的黑烟,还有零星的枪声时不时响起。

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歌兰难民在废墟中游荡,三三两两抱团,有些神情麻木,如行尸走肉,有些瞳孔紧缩,如惊弓之鸟。

肖恩跟着一群流民在废墟里寻找物资,吃力地挪动着身躯,全身都是灰尘与泥土,多日没有洗漱,肮脏邋遢,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无比憔悴,神色麻木不堪。

瑞岚的入侵毫无征兆,在火力洗地之后,才派出地面部队进驻,一步步剿灭歌兰的武装力量。

而在这期间,安置歌兰难民的重要性并不靠前,难民营有容纳上限,瑞岚部队大部分精力用在清扫反抗力量上面,只是封锁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精力收容所有流民,顶多偶尔空投一点物资,让大量歌兰难民能够在被封锁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城市遭到初期一轮轮轰炸,肖恩幸运地活了下来,可是在混乱中早已与马格等人走散,这段日子只能与另一伙流民抱团行动,在废墟里寻找物资,或是在瑞岚空投援助时与其他流民争抢,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想着能挨一天是一天。

但是这段日子下来,无数难民已经将城市搜刮了一遍又一遍,废墟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物资了,求生变得越来越艰难,接近极限、肖恩等人走在废墟中,随处可见饿死的、渴死的、病死的歌兰难民尸体,大多都是近几天死去。

翻了好几个废墟,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肖恩已然饿得眼冒金星,靠着墙坐下,急促地小口喘气,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像是要陷进泥土里一样。

“你还好吗?还能继续找物资吗?”

一旁的波尔看到他坐下,于是靠了过来,喘着气询问。

他是肖恩在这个流民团伙中认识的新朋友,这段日子以来互相照料,彼此相熟。

“我好饿……没力气了……”肖恩干渴得几乎着火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赶紧起来,不然其他人找到了东西,也没你的份。”

波尔去拽肖恩的手臂,然而自己也气力衰竭,一拉之下,反而身子一歪,侧摔在地,呼哧喘气,吐出来的气息吹散了一小块灰尘。

“让我缓缓,我也饿得不行了……”

波尔也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索性拱了几下,倚在墙边,横着靠在了肖恩身上。

肖恩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可是没有力气推开对方,只能自顾自闭上眼,自我催眠缓解饥饿。

这时,波尔忽然开口,语气低沉失落:

“肖恩,你说我们的军队还能来救我们吗?”

“一定能。”肖恩艰难睁开眼,声音微弱,但语气坚定。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相信么?”波尔喘着气,沙哑道:“瑞岚来势汹汹,歌兰早已自顾不暇,怎么会有时间来救我们,与其指望歌兰派兵救援,不如指望瑞岚大规模收容难民,那样我们至少还能活下来……”

肖恩咬牙:“怎么能指望敌人……之前遇到其他流民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瑞岚在清洗难民吗,偶尔会派出地面部队在城市里抓走一批流民,还有人说曾经看到瑞岚难民营一车车往外运送尸体火化,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波尔有气无力:“只要能给我一口饭,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微弱的吵闹声,周围和肖恩等人一伙,正在搜寻废墟的流民同伴纷纷集结了过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状态稍好一点的流民同伴走到两人身边,将肖恩和波尔拉了起来,开口询问。

“怎么样,还能走吗?”

“还行……”肖恩摇晃了一下,扶着墙,疑惑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另一批流民,大家都过去,免得别人起了心思,想要抢夺我们的物资。”

几人回答了一声,搀着肖恩与波尔一起赶了过去。

在城市里苟延残喘的流民团体太多了,流民抱团大多是互帮互助,防止被别人抢夺,即便大家都是同样的难民,但有些人活不下去了,也顾不上其他,濒临死亡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的情况屡见不鲜。

肖恩等人很快来到人群后方,只见对面是另一伙不大不小的流民团体,同样瘦骨嶙峋憔悴不堪,双方正在对峙,警惕地看着彼此,而在两拨人群中间是各自团伙里较有威望的几个代表,正凑在一起交涉。

肖恩扫视着对面,忽然一愣,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

在另一波流民团伙中,他赫然看到了马格等几位死党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里,肖恩没有一天不挂念着几位走散的死党,因为城市废墟太大,再加上各种通讯信号被瑞岚屏蔽,所以始终搜寻无果,他一直担心马格等人遭遇不测,没想到今天偶然间相遇了,没有遭难。

“马格……马格!”

肖恩惊喜不已,顾不上其他,高举手臂,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唤马格的名字。

因为身体乏力,喊不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对面不远处的马格耳朵动了动,困惑地投来目光,寻找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欺负gl 第三章

林克率领骑兵营抵达败王岭,随后马不停蹄地开始构筑防御工事。

“孙副官,你安排几个猎人在败王岭高低两处,用【鹰眼术】观察兽潮进度,及时和我汇报。另外再来一些人,把现在这块树林的树枝全都给砍了。”

对于林克的吩咐安排,即便驭兽师和猎人们不明白含义,但也不妨碍他们严格执行。

林克不经意瞥了一眼带人离开的孙书,继续说道:“有哪位驭兽师或者猎人有飞行宠物,指挥飞到前线注意下兽潮的空中部队,及时汇报。”

在场的驭兽师和猎人面面相觑。

有飞行宠物、且有战斗力,基本上就是雕隼鹰。

而有这些的,基本上都已经被征召到龙城鹰卫了。

找寻了一阵,在场的驭兽师和猎人眼前一亮,找到了在场唯一符合条件的一人。

“兄弟,快~营长找你,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有飞行宠物的。”

一群人簇拥银手到林克面前。

银手有些发懵,完全不知道林克要搞什么幺蛾子。

林克嘴角似笑非笑:“你有飞行宠物是吧,带着随我到败王岭高点,我有任务给你安排。”

林克说完之后,又扫了一圈其他人,说道:“剩下的人,一起去帮忙砍树或者构筑防线。”说罢催动剑齿虎王,前往败王岭高点。

银手不明所以,回头瞥了一眼后退袋子里的金刚鹦鹉征求意见。

金刚鹦鹉眨巴眨巴眼睛,示意银手跟上去,看林克这家伙要耍什么花招。

来到败王岭高点位置,四下无人,林克望着夜幕说道:“你这头大雕端的是肥头大耳,看来平时伙食不错。”

银手想起金刚鹦鹉躺在沙发上吃薯条喝肥宅快乐水的样子,顿时眉开眼笑连连点头:“没错没错,这家伙饭量惊人,今天这运动量直接把一个月的额度给透支完了。”

金刚鹦鹉气鼓鼓,刚准备反驳,又被林克打断。

“这次有个重要任务给你,我们现在败王岭进行伏击,但是兽潮除了地面部队外,还有空中力量,我需要这头大雕在空中警戒,发现敌人空中力量后,提前发起预警。”林克抬头看了一眼沉闷的夜幕:“今晚天上有乌云,等肉眼分辨出再做出反应就晚了。”

“你这头大雕,飞行速度快,反应也比较灵敏,肯定能够提前发出预警,我们败王岭一役能否成功,就全看这次了。”

金刚鹦鹉看了一眼自己新接的橘棕色羽毛,心道折腾了半天来到龙城,不能真给林克整黄了啊!

摁下复杂心情,金刚鹦鹉进入羁绊【精神网络】里,艾特了一下林克。

【群主金刚鹦鹉】:@管理员林克,谢邀~鸟在沙都,刚下跑车。你看到的八成是我的远方亲戚,这家伙人美心善,脾气还好。我们这一族性格啥的都和我挺像,平易近人善解人意~

【管理员林克】:嗯嗯,发现了,特别识大体,以大橘为重!

看见林克的回复,金刚鹦鹉鼻子里的气儿一下子就通了。

随后从荒原狼后腿的物资袋中跳出来,艰难地拍打翅膀,浑身肥肉乱颤,飞到天上去执行侦察预警任务去了。

与此同时,林克的七只厄运乌鸦也扑腾着从败王岭树林起飞,开始在四周巡逻守备。

现在树林内就林克和银手两人。

“银手,我想……”

“秦营长请自重!另外你认错人了,我叫杨虢(guo,二声)。”

“哦哦,杨虢啊,我这边有个计划,待会儿兽潮来了,我这般……你这般……”

银手起初不以为然,可是越听越觉得这个计划有丶东西,最

文学

后更是认真聆听,生怕遗漏任何细节。

等林克说完,银手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环环相扣,图谋甚大!

林克骑着剑齿虎王在败王岭巡视一圈,所有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干活。

空气逐渐焦灼,远处战斗的声音也愈发逼近。

甚至肉眼就能看到前线兽潮冲没城池防线后,埋藏地下的炸弹引发的火光和冲击波。

身后龙城边境长城宛如白昼,大功率的强光灯自城墙洒下,将败王岭到边境长城中间这段路照的通亮,没有遗漏任何死角。

虽然看不见,但可以想象到此刻边境长城上站满士兵,严阵以待。

朝东方望去,极远处的地平线隐约泛起了一阵鱼肚白。

林克看到前线防线上的火光一层又一层的熄灭,黑暗中有团快速逼近的物质吞噬沿途的一切。

“营长,一切准备就绪,兽潮大约还有三分钟抵达败王岭。”孙书来到林克身边汇报道,“防御工事也已经构筑完毕,所有人员已经按照您的指示抵达指定位置。”

林克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随后道:“很好,我们过去吧。”

孙书看了林克的安排布置,不得不说有些地方很精妙,但还有不少地方他没看懂。

这种规模的兽潮,这些陷阱布置能挡多少野兽?

此地虽然是个很好的舞台,但是在这里和兽潮战作一团,他们根本没有进城的机会。

身后虽然是边境长城,在这种情况下绝对没人敢开城门!

孙书犹豫再三,他如果要离开,那就是这两分钟的事情,再晚就走不掉了。

林克骑着剑齿虎王来到众人落脚点,这里头顶的树梢树冠,已经全部被清理一空,此刻只剩下笔直光秃噜的树干,仿佛被人剃了光头。

“人手一面的木盾都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所有人声音整齐划一,充满底气。

孙书拽了拽胯下荒原狼的缰绳,想趁群情激奋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离开。

可也不知怎么的,原本顺从听话的荒原狼,就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完全挪不开脚。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声大如牛的“嘎嘎”声,旋即天空中一道黑影快速滑翔落下,在快接近地面的时候被一截灌木带倒,卷成一团在地面叮叮哐哐才停下来。

灰头土脸的金刚鹦鹉脱口而出:“我嘞……”

只是两个音节刚出口,金刚鹦鹉悬崖勒马及时刹车,硬生生把剩下几个字给咽了回去,改成了——“嘎嘎嘎嘎嘎”

银手反应最快,第一时间解围道:“有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