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避尘剑柄番外污

肥水不流外田第8|破绽 (h)甜茶微盘
2021年4月17日
女人春叫的声音、睁开眼看着我怎么要你
2021年4月17日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第909章再次出现的路

杨间这两天安排了一下公司的事情,给冯全,童倩他们制定了一份值班表,也加强了大昌市的安保力量。

被人打到家门口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刘小雨也快速的适应了自己的工作,一切又都恢复到了正常运作时候的状态。

期间。

杨间听说张伟在公司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叫大昌市信息部。

他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群精神小伙,好吃好喝的供着,整天带着他们在大昌市内乱转悠,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收集城市各个角落的可疑信息,暗中守护着大昌市。

不过对这事情他也没有去多管,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公司也不在意这点资金。

今天。

杨间如往常一样下班开车回家。

车上坐着张丽琴还有刘小雨。

刘小雨撑着脑袋,心不在焉的看着车外,忽的问道:“杨间,你说王珊珊的皮肤怎么那么白,那么嫩?她到底是怎么长的。”

“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杨间不想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我只是比较感兴趣而已,随口问问。”刘小雨说道。

杨间却思考了一下道:“灵异力量影响了她的身体,改变了她的体质,你没有发现王珊珊的身体很凉么?心跳很慢么?这种身体机能按照普通人的标准根本就没有办法维持正常的生存需求,但是她却活的好好的。”

“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灵异力量不出问题的话,以王珊珊的状态可以保持着一种近乎于停滞的生理特征。”

“什么意思?”刘小雨追问道。

杨间道:“意思就是,哪怕过上十年,二十年,王珊珊依旧是这个样子,她不会衰老,而且寿命会比普通人还要长。”

“这么神奇?”一旁的张丽琴睁大了眼睛。

这么一说,不知道要羡慕多少女人。

“有代价的。”

杨间瞥了一眼:“一旦灵异力量失控,亦或者失效,王珊珊立刻就会变成一具死尸,她的生命一半是靠灵异力量维持,一半是靠身体维持,两则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这个平衡点在我的手中。”

刘小雨点头道;“这个我知道,鬼奴的资料我看过,如果你出了问题,王珊珊肯定是会没命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我也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张丽琴却突然说道。

保持永远的年轻,还有生命和杨间连接在一块,这对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反正普通人涉及到了灵异没有人保护也是死路一条,能和杨间的生命捆绑在一起,这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忽的。

就在聊天的过程之中,杨间突然一打方向盘,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然后神色一下子变的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刘小雨差点被晃倒在车厢内。

杨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张丽琴,你开车送刘小雨回去,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回去了,另外可能会离开几天,消息不要传出去,就说我在家玩游戏。”

“好,好的。”张丽琴愣了一下,她立刻从副驾驶位子上挪了过来。

“现在就开车走。”杨间说完,头也不回的往旁边一条小巷走去。

刘小雨急忙道:“有事记得通知我。”

张丽琴没有多言,只是看了一眼杨间便立刻一踩油门开车离去了。

她了解杨间的性格,这个时候任何人多说一句话,多耽误一秒钟,都是愚蠢,而杨间恰恰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没有眼力价的蠢货。

所以,张丽琴果断离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车刚刚走。

杨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李阳的声音:“队长,邮局的路又出现了,要去么?”

此刻李阳还在观江小区。

杨间接通电话回道:“去,带上两根鬼烛。”

这次得到了沈良送来的一批重要物资,其中就有红色的鬼烛,这次他打算用上。

“好,那么队长我们邮局见。”李阳说完也挂掉了电话。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第909章再次出现的路

杨间这两天安排了一下公司的事情,给冯全,童倩他们制定了一份值班表,也加强了大昌市的安保力量。

被人打到家门口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刘小雨也快速的适应了自己的工作,一切又都恢复到了正常运作时候的状态。

期间。

杨间听说张伟在公司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叫大昌市信息部。

他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群精神小伙,好吃好喝的供着,整天带着他们在大昌市内乱转悠,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收集城市各个角落的可疑信息,暗中守护着大昌市。

不过对这事情他也没有去多管,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公司也不在意这点资金。

今天。

杨间如往常一样下班开车回家。

车上坐着张丽琴还有刘小雨。

刘小雨撑着脑袋,心不在焉的看着车外,忽的问道:“杨间,你说王珊珊的皮肤怎么那么白,那么嫩?她到底是怎么长的。”

“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杨间不想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我只是比较感兴趣而已,随口问问。”刘小雨说道。

杨间却思考了一下道:“灵异力量影响了她的身体,改变了她的体质,你没有发现王珊珊的身体很凉么?心跳很慢么?这种身体机能按照普通人的标准根本就没有办法维持正常的生存需求,但是她却活的好好的。”

“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灵异力量不出问题的话,以王珊珊的状态可以保持着一种近乎于停滞的生理特征。”

“什么意思?”刘小雨追问道。

杨间道:“意思就是,哪怕过上十年,二十年,王珊珊依旧是这个样子,她不会衰老,而且寿命会比普通人还要长。”

“这么神奇?”一旁的张丽琴睁大了眼睛。

这么一说,不知道要羡慕多少女人。

“有代价的。”

杨间瞥了一眼:“一旦灵异力量失控,亦或者失效,王珊珊立刻就会变成一具死尸,她的生命一半是靠灵异力量维持,一半是靠身体维持,两则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这个平衡点在我的手中。”

刘小雨点头道;“这个我知道,鬼奴的资料我看过,如果你出了问题,王珊珊肯定是会没命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我也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张丽琴却突然说道。

保持永远的年轻,还有生命和杨间连接在一块,这对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反正普通人涉及到了灵异没有人保护也是死路一条,能和杨间的生命捆绑在一起,这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忽的。

就在聊天的过程之中,杨间突然一打方向盘,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然后神色一下子变的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刘小雨差点被晃倒在车厢内。

杨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张丽琴,你开车送刘小雨回去,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回去了,另外可能会离开几天,消息不要传出去,就说我在家玩游戏。”

“好,好的。”张丽琴愣了一下,她立刻从副驾驶位子上挪了过来。

“现在就开车走。”杨间说完,头也不回的往旁边一条小巷走去。

刘小雨急忙道:“有事记得通知我。”

张丽琴没有多言,只是看了一眼杨间便立刻一踩油门开车离去了。

她了解杨间的性格,这个时候任何人多说一句话,多耽误一秒钟,都是愚蠢,而杨间恰恰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没有眼力价的蠢货。

所以,张丽琴果断离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车刚刚走。

杨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李阳的声音:“队长,邮局的路又出现了,要去么?”

此刻李阳还在观江小区。

杨间接通电话回道:“去,带上两根鬼烛。”

这次得到了沈良送来的一批重要物资,其中就有红色的鬼烛,这次他打算用上。

“好,那么队长我们邮局见。”李阳说完也挂掉了电话。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这个时侯,方见白震惊到无以复加,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与自己相处时日不短的糟老头,真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他原来不是旋照修士,而是更加恐怖的筑基修士。对此,方见白突然生出一股恐惧感,知道自己再劫难逃。任谁也不能猜到,一个筑基修士,却委身当一个锡字辈的内门弟子,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方见白当然也猜不到其个的原因,只知道,何九乐这样做,必定有不可告人的密秘,说不定,还是个惊天阴谋。可惜,方见白也没时间去琢磨这些事,哪里有空管它是什么密秘、阴谋?

此时,方见白惊恐得叫出声来,他手中法剑既已祭出,一时间急不可收,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硬着头皮也只要面对接下来的压力。毫无意外,何九乐的强流术后发先至,未等方见白惊天一剑到来,早就击向了方见白,在方见白惊叫之时,一排水柱不偏不倚,全部迎面扑向方见白。

前者,何九乐见方见白一言不合就翻脸,一柄法剑突然击向自己。对此,何九乐半点不慌,只轻轻一纵,就飞上半空,脚踏灵云,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这正是等级压制的表现,他的等级远远高于对手,此时自然是表现出轻松写意。

何九乐一上半空,滞在那里,就开始轻轻转动手中的法杖,使出法术,攻击对手。

何九乐的法杖,是一件五级法宝,名为“鞠瑬杖”,杖身曲棍状,长有一米有余,杖顶有一个青玉珠子。何九乐使用法术之时,这颗珠子就会放出阵阵青光。珠子放光之时,正是法杖为法术加持威力之时,因有法杖的加持,法术的威力成倍增加。

何九乐转动鞠瑬杖,使出强流术,直直扑向方见白,在方见白刚好惊恐大叫之时,一排水柱,自半空当中,自上而下,有排山倒海之势,以压倒一切之姿,快速击向前来的方见白。

方见白和何九乐,二者等级

文学

隔着天堑,方见白在何九乐面前,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他还未反应过来,只是惊恐叫了一声,随即就遭了何九乐的毒手。

在何九乐强流术压倒态势之下,方见白的攻击,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首先是,他法剑当中放出的几簇雷电,被水柱一下子就击破,连发威的余地都没有,就化成了虚无;然后是,他的法剑受水柱之压,也败下阵来,被远远弹开,落入了无底洞之中,很快就没了踪影;最后是,数条水柱如同铁枪,直接穿透方见白的身体,在他的身体上,一下子就击出了几个大大的透明窟窿。

方见白见识到何九乐脚踏灵云之后,深知无法逃出生天,心中一阵苦涩,当水柱穿透他的身体之时,身体突然传来的无比剧痛,令得他大声哀嚎道:“啊!”

伴随着方见白的哀嚎声,水柱之势半点不曾减缓,它裹挟着强大的压力,将方见白自空中紧紧向下压击,一下子就将方见白紧紧钉在了地方。方见白受此折磨,发出一声声的痛苦的惨叫,他四肢在地上不停的痛苦挣扎,可哪里能挣开坚硬如铁的水柱。

半晌过后,水柱才如同冰块,轰然倒地,随即在空气当中消失不见了。这个时间,方见白早

文学

已倒在血泊里,已然是气若游丝,用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呜呼。

原来却是因为,其中有一根水柱,不偏不倚,正好击在方见白的膻中。膻中之内是灵海的位置,方见白的灵海被外力破坏,已然是无有生还可能。

对于修士而言,四肢百胲,骨骼肌肉,这些都不重要,就算被破坏,也能利用秘法和高级灵丹进行重生,但有些地方,是千万不能被破坏的,比如灵海这种核心位置。方见白被破了灵海,除了有传说当中的高级灵丹进行及时救治,否则,绝无恢复的可能。方见白做为普通修士,灵海被破,只能等死。

此时,灵力从方见白的灵海当中溢出,四下乱散,当灵力全部散去,就是他油尽灯枯之时。随着灵力的涣散,方见白的意识逐渐模糊,他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似乎心有不甘,又似乎很懊悔的样子,他说道:“果然如此,这个,你是,你是魔族,魔族,难怪,怪本修太不小心了,早知道就先。”

其实,方见白与何九乐本来就不对付,二者之间,皆是虚以委蛇的相互对待。方见白早觉何九乐不对劲,就偷偷对其暗中观察,以求抓其把柄,向宗派上层邀功。经过多次的观察,方见白发现,何九乐十分不简单,特别是今天,他一路偷偷跟着何九乐,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密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