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目录阅读;女人潮喷图

娇吼低喘硬挺,新娘当众囗交
2021年4月17日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肥水不流外人田
2021年4月17日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第一章

七王爷示意杜青衣转过身去,他以手为笔,在杜青衣的背上写道:

“查一下雅厨的下落。”

杜青衣听说过昨日宫中来了位雅厨,是颜贵妃请来的,雅厨在宫中设了雅宴,七王爷带着阿奴去参加了。如今王爷叫他去查雅厨的下落,莫非阿奴姑娘的失踪,和雅厨有关?

“王爷,阿奴姑娘那家伙,该不会为了口吃的和中原来的雅厨跑了吧?那她这,也未免太没出息了!”

七王爷扶额,他发现,最近杜青衣是越来越笨了。他直接以眼神示意,查就得了,那么多废话。

七王爷心想,阿奴的失踪和中原来的“雅厨”有关,这很好理解,可是萧湛昨夜为何会连夜出门?之前来东宫和他下棋的人是谁,他昨夜连夜出去,去百花楼,还去找头牌是何缘故?萧湛历来不近女色,东宫只有一位太子妃,娶了近一年,都未圆房,据说上次太子妃命人在萧湛的汤饭里下药,萧湛自己一人割破了自己的手掌放血,也没顺了太子妃的心,后来为了羞辱太子妃,他便带着太子妃去了百花楼,叫了头牌侍寝,据说太子妃在门外等了萧湛将近一个时辰后,便腿软得跌落在地,最后还是侍女背上了马车,回的东宫。七王爷后来让杜青衣去查过此事,在银两的推助下,百花楼的头牌对青衣说,郑公子就是个变态,给她钱却不用伺候,只是让她叫,别人花钱买春,郑公子,确是花钱来听声音的。

郑公子,萧湛的母妃郑氏的姓,他在外行走,用的是他母妃的姓。

七王爷眉头微皱,他总觉得,一切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仿佛有一场风暴在酝酿,具体是什么,他心里也没有数。

另一边,花卿背对着她的阿娘挥了挥手,她心想,虽然墨怀瑾有时候确实孟浪了些,可是随他回中原虽说不可能,但是诱骗他让他护送自己和阿娘回南疆,这桩事还是极其可能的嘛!

不过在临行前,她得和萧湛和七王爷道个别,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照顾。花卿出了门,左拐右拐,好不容易才拐到天宁街,昨夜遇刺,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心生歹意想害她,但一次遇刺对方没得手,肯定还会有二次三次。所以今日,她便变得格外小心了些,出门前,系了一条纱巾在脸上,唯恐招惹麻烦。

早晨的天宁街,总是格外的热闹,当她看到热气腾腾的包子铺时,不禁往前凑,从身上取出了几枚碎银,因为不懂扶桑话,于是她便指着其中两个包子比着“二”的手势,寓意店家给她来两个。店家抬头一看,这个姑娘虽然蒙着面纱,但剪剪双瞳,如秋月映水,分外水灵动人,只一瞥,便觉得摄人心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姑娘是个哑巴,不能说话,还蒙着面纱,估计是脸上有挂碍吧,真是可惜了一双含情目。

店家不禁心生怜悯,多给花卿装了一个包子,塞到她手上的时候,还说:

“今天店里买二送一,姑娘,这是送你的,包子要趁热吃才好吃哦!”

花卿虽听不懂,可是也能察觉出店家的善意,不停地点头道谢,在店家转身去忙的时候,她还是取出了一个扔回了蒸屉里,继而捧着包子,走了。

樱吹雪此时取了几张薄饼,不期与正在低头吃包子的花卿擦身而过,两人都没认出彼此。

樱吹雪将薄饼带回了一处偏僻的院落,古旧的房屋前,门可罗雀。她推开木门进入,悬着白银蛛网的泥房,房顶因缺了瓦漏进来几缕阳光,光线照射出,一枯槁形容的中年妇女在听到樱吹雪的声音后,缓缓转过身来。

“师父!”

樱吹雪将薄饼放置在鬼面夫人面前的桌子上,因是冬天,樱吹雪说话都哈出了雾气。

“阳光出来了,外面的雪估计也很快便消融。今日,是否需要给练士增用草药?”

“你先回去吧!过两日再说。”

声带眼中受损的鬼面夫人,发出的声音如乌鸦般难听。樱吹雪低眉作揖道:

“雪儿告辞。”

鬼面夫人手

文学

中拿着热茶,可她却浑然忘却了杯中茶已冷透,她看着远去的樱吹雪,怔怔地发着呆。

昨日,她已将近二十年未见的孪生妹妹甄真来找过她。

甄真离开月隐族时,两人容貌不相上下,都是月隐族惊为天人的神仙女子。

当年,甄真和华翌辞别了药祖和他们离去,她一直抑郁走不出来,因为,自第一眼见到华翌时,她便被他的容颜给摄了魂,她从未见过世上有这般好看的男子,用谪仙来形容他的气质,一点也不为过。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第二章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集市,远远的就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嘈杂的声音。

待走近之后,就能看到四排摊位沿着宽大的街道排出去,几乎看不到尽头。

“哇,好多人!”毛慧竹道,“比咱们家那儿的市集大多了。”

小枫也睁大眼睛看着,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识过这些呢,不过他谨记着夏文月的叮嘱,遇到人多的时候自觉的跑回来牵住夏眠的手。

琛琛已经被最外面的棉花糖吸引,“妈妈,舅舅,棉花糖!”

宁韶韵带着他往棉花糖摊子那边走。

夏文月他们今天来是有正事的,按照商量好的,夏眠和宁韶韵宁韶白带着小枫和琛琛慢慢逛,顺便买些零碎小东西;大件的都交给夏文月一家人去买。

宁韶白几乎是苦大仇深的望着棉花糖的摊子,吓得人家老板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

夏眠碰了碰他,“哎,出来玩开心点儿,干嘛呢?”

宁韶韵显然知道原因,捂嘴笑道,“洁癖犯了,在他们医生眼中,估计除了手术室,没有哪里是干净的吧,最害怕的就是人流量大的路边摊。”

夏眠想起了自己的医生姑姑,一个激灵,劝道,“宁医生,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人体需要一些细菌来增加抗体,身体才能更健康的。”

宁韶白挑了挑眉,“这你都知道。”

夏眠抬起下巴,“我都说了,本仙女无所不知。”

宁韶白面无表情的道,“那你知不知道怎么能避开这么多人。”

宁韶韵失笑,“他从小就不爱凑热闹,就赶过一次集,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我不知道怎么避开这么多人,”夏眠拽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里走,“我只知道怎么融入这么多人,遇到问题就要勇敢的迎难而上,就跟细菌一样,接触过后才能产生抗体,等你适应了就没感觉了。”

宁韶白:……

感觉浑身更痒了,“你还是别说话了,求你。”

夏眠哈哈大笑。

不过后来夏眠确实也顾不上和他斗嘴了。

摊子上真的是琳琅满目,关键是这些摊位排起来也没什么规则,你永远不知道下个摊位会卖什么。

他们套了圈圈、飞镖扎了气球,扎气球是夏眠要玩的,她自己一个人没意思,还拉了宁韶白跟她比赛。

结果这家伙玩之前满脸不屑,上手的时候却毫不留情,好险这摊子对于两人来说难度都不算大,两人打了个平手。

小枫和琛琛每人得了一个毛绒玩具,可把两个小家伙高兴坏了。

之后又碰到了吹糖人的,小枫和琛琛又一人吹了个糖人,小枫的是龙,琛琛的是老虎,对于这个他们亲自参与的作品,两人都十分稀罕,小心翼翼的举在手里怕人碰着了。

夏眠看小枫举着小胳膊小心护着的样子,干脆把人抱起起来,琛琛见状也转头朝着宁韶白伸出胳膊。

一行人挤过摩肩接踵的人群,远远看到围了一群人,不时传来兴高采烈的喝彩声。

原来是耍猴的,夏眠抱着小枫挤进去,就见中间的空地上有个男人牵着两只小猴子发出各种指令,小猴子朝着人群翻跟头作揖,模仿人走路、跷二郎腿,还和耍猴人打架,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小枫和琛琛两个人完全没见过,伸长脖子看的目不转睛,不时跟着人群拍手大笑。

宁韶白偶尔才看一眼猴子,大部分的时候目光都扫向四周,忽然,他的目光一定,不动神色的将琛琛递给宁韶韵抱着,将看的出神的夏眠和小枫往身边拽了拽。

夏眠不明所以的侧头看了一眼,见是宁韶白也就不以为意继续回头看那猴子骑独轮车。

没一会儿,宁韶白猛的伸手钳住了一只伸向小枫的胳膊,胳膊的主人愣了一下,看着宁韶白眼底发出狠戾的光芒。

宁韶白没什么表情,然而却动作利落的把对方手里的手帕抢过来一把按在对方口鼻上。

那男人猛地瞪大眼睛,然后很快就软了下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倒是夏眠察觉到了一点动静回头,就见宁韶白扶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那男人一副要昏倒的样子。

夏眠愣了一下,就见宁韶白给她使了个眼色,给她看他手中拿着的手帕。

夏眠反应过来,出来之前,夏文月刚跟他们科普过,拍花子之所以叫拍花子,就是那些人拿着手帕往小孩儿或者女人面前一挥就会让人失去意识。

手帕上有迷药。

夏眠瞪大眼睛,宁韶白见她看懂了自己的意思,又看了宁韶韵一眼,阻止夏眠叫破。

夏眠眨了眨眼,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宁韶韵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阴影带着琛琛出来,若是知道出来又碰上了拐卖儿童的,以后怕是都要不敢出门了。

她点点头,然后回头对宁韶韵道,“宁姐姐,我有点累了,咱们走吧。”

小枫一听夏眠累了,立刻挣扎着要下来,夏眠抱紧他道,“这里人太多了,咱们出去再说。”

小枫于是自觉的揽紧夏眠的脖子,琛琛虽然有依依不舍,但见状也不说什么。

宁韶韵回头看到宁韶白扶着个男人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宁韶白道,“可能是人群里太挤,呼吸有些困难,你们先走,我给他散散就好了。”

宁韶韵不疑有他,宁韶白到底是个医生,虽然平时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但遇到病人还是会管。

集会上热闹的事情很多,又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路过的人们并不会注意这种小事。

夏眠跟在宁韶韵身后离开的时候,一脚踩在那个拍花子的脚上狠狠的碾了碾。

那男人昏迷中shen吟一声,把夏眠吓了一跳。

宁韶白连忙用手帕再次捂住他的口鼻,无语的瞪了夏眠一眼。

夏眠见宁韶韵和小枫都要看过来,赶紧抱着小枫跑出去了,“走吧走吧,好饿,咱们吃饭去。”

宁韶韵回头道,“小白,我们在那个珠玉巷的逸香阁等你。”

因为遇到了这件事,夏眠也没有心思看稀奇了,警惕的警戒着周围,这种人一般都有同伙,宁韶白不在,她不敢掉以轻心。

好在他们很快就走到了珠玉巷。

珠玉巷是这条大集街道旁边的一个小巷子,没有人摆摊,也就没有外面那么热闹,只有一些从这里抄近路的行人。

逸香阁就在这条街的街尾,是个古香古色的饭馆,座位之间用梅兰竹菊或春夏秋冬之类的屏风摆开,很有韵味。

这会儿饭馆里人不多,宁韶韵和夏眠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

夏眠从窗口望着这条充满古风的巷子,每个铺子门口都摆着各色珠串和玉石,“这是条古玩街啊。”

宁韶韵道,“是的,别看这巷子不大,是燕市最有口碑的古玩市场之一。不少人都到这里来淘古董。”

正在和琛琛两个人玩糖人的小枫听见古董两个字,立刻仰头看过去。

宁韶韵被他看了一愣,还是夏眠先反应过来,失笑的把小孩儿揽进怀里揉了揉,“乖,咱买古董捡漏那就跟买彩票一样,得误打误撞,在这里不行,不是咱捡漏,是人家掏咱的钱包。”

宁韶韵这会儿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哭笑不得的道,“小枫记得这么牢呢。”

琛琛忽然开口道,“妈妈,我也知道,古董捡漏、股票涨停,还有老房子拆迁……”

夏眠惊讶的看向小枫。

小枫抿着嘴巴,笑得纯良无辜。

夏眠不由抹了把脸,好嘛,他不仅自己记得牢,还教别人?!

宁韶韵也忍不住笑起来。

“呵呵,所以啊,越是穷鬼越喜欢做梦。”

这令人讨厌的声音……

夏眠回头,果然是周倩倩。

她跟在两个年轻人身后,朝着他们的座位走过来,一副狗仗人势的得意表情。

“宁二少,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夏眠。”周倩倩殷勤的给为首的年轻男子介绍,“仗着救了琛琛一命,便自以为扒上了宁家,嚣张的很。”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第三章

第1499章买铁

纪贞娘愣住了,看看韩氏,看看毓姐儿,见毓姐儿撇过头去不看她后,伤心的掉下泪来:“我不是有意的,我挺喜欢顾小鱼的,也感激她救过我。”

韩氏冷笑:“你的感激就是在背后嘲笑她?”

纪贞娘被怼得哑口无言。

经过几天的接触,韩氏是知道了纪贞娘的脾气,这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跟她越熟、对她越好,她越会得寸进尺。

谢成如是,秦弟妹如是,等过段时间,她家跟她混熟了,纪贞娘也会觉得她家对她好是理所当然。

“秦弟妹为人豁达,不跟你计较这些,可谢弟妹你不能不懂事,你年纪不小了,都快二十了,秦弟妹差三个月才十六,你比她大这么多,怎么能做出受她恩惠却在背后嘲笑她的事儿?”

“你这样的做法,要是在京城,不但会被人笑话没家教,还会得罪人,让人恨上你,继而在背后害死你。”

“你知道为何勋贵之家、世家豪族都看不起商贾吗?就是因为你们商贾人家光有银子却没见识、没规矩、还忘恩负义,所作所为堪比无耻小人……”

巴拉巴拉,韩氏是说了一大堆,把纪贞娘给骂懵了,眼泪一个劲的掉。

韩氏道:“别哭了,自己做错事不想着去解决改正,只会哭,哭是最没用的!”

又对车夫道:“停车。”

车夫是韩家人,听罢是赶忙停车。

韩氏道:“谢弟妹,你先回去吧,我家毓姐儿正是学规矩的年纪,你这样忘恩负义,不记着恩人的恩情,跟你待久了,怕是会教坏毓姐儿。”

纪贞娘懵了,她怎么就教坏毓姐儿了?

她正要狡辩,却被韩家的嬷嬷给拽住手臂,“扶下”马车。

“夫人!”谢嬷嬷赶忙跟着下车,扶住差点摔倒的纪贞娘。

匡氏看热闹不嫌事大,见纪贞娘突然被赶下章家马车,立马让人驾车跑过来:“哟,谢夫人,你这是又说了啥不中听的屁话,被人给赶下来了?活该啊!早跟你说过了,把你那小姐脾气收一收,你家就是临河府的商贾人家,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勋贵家的大小姐了?如今碰上真正的勋贵小姐,吃亏了吧。”

纪贞娘气得不轻,指着匡氏道:“你这个……”

“呸!你指什么指?有种你去骂章夫人啊,人家可是伯爵府的大小姐,儿子将来还能做伯爷的,乃是真正的勋贵,你敢去骂吗?你敢骂一句,人就敢去跟皇帝老爷告状,把你、把你全家都抓去京城砍脑袋!”

匡氏骂人凶猛,纪贞娘根本没有还口的机会,骂完就走了,留下纪贞娘继续哭。

匡氏还回头冲着纪贞娘吼了一嗓子:“你哭个屁,大过年的,正月都没过完你就哭,给你自个哭丧吗?!”

这话说的,怕死的纪贞娘立马闭嘴了。

谢成得知这边

文学

的事儿,骑马过来了,扶着纪贞娘道:“别哭了,先回咱家的马车去。”

纪贞娘看见谢成,算是找到了靠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真的不是忘恩负义,就是说了句话。”

谢成道:“嗯嗯嗯,贞娘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走,先上马车。”

金百户带着麾下的将士路过,听罢是朝着谢成道:“谢百户,你这夫纲也太不振了,一个商户女罢了,又不是啥大家闺秀,你哄啥哄?等到了西北后,老哥给你找几个温柔懂事儿出身好的美人,别老是这么窝囊,哄个商户女,多影响咱们南人将士的威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