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光溜溜的屁股
2021年4月18日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2021年4月18日

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第一章

“好!那来开始咱们的训练!”

没多久,五人又重新聚集回了房间内,白景轩兴致勃勃地宣布。

“嗯……先来一把组排吧,大家伙都拿自己最擅长的英雄。”

由于几人的打法和风格,都有差异之处,一时半会也没法进行很正规的训练。

所以先来一把组排试试深浅,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几人很快就进入了5人的灵活组排之中,并在片刻后进入了英雄选择。

老逍遥是一楼,而当选择亮光移到他那楼时。

“既然这么说了,老夫就先来秀一把手痒很久的德玛西亚……”

“我靠,你不是要拿盖伦吧老匹夫?”

白景轩惊疑。

“谁说的,德玛西亚皇子,谁跟你是盖伦了。”

老逍遥兴冲冲地选下一个皇子。

“嗯,那我拿个瞎子。”

莫睿沉吟一句。

随即。

莫睿和乔倾两人也相继敲定自己的英雄选择,打野盲僧,以及中路劫。

而下路,顾雪拿出了德莱文,加上白景轩的机器人,可谓是凶残无比。

至此,他们这边的阵容也完全敲定下来。

“欢迎来到召唤师峡谷!”

这把他们分配到的是蓝色方,红色方的五人,基本都是钻石大师左右的玩家,算是个有些实力的五排车队了。

但要是在白景轩他们面前来看……

还是差了不知一星半点。

“一级团?”

莫睿在语音频道里询问一句。

“那当然,机器人不打一级团那有什么意思。”

白景轩的机器人一马当先。

“我靠,一级团?这种东西老夫几百年没打过了。”

“不是,你们这群小鬼等等我啊。”

老逍遥这家伙加载界面的时候还在吞云吐雾,惬意地眯眼抽了几口后才发现几人已经出了泉水直奔河道了,赶紧买了装备跟上。

以白景轩当头,蓝色方五人仗势整齐地从河道压近,朝着红色方蓝区杀去。

而红色方的辅助风女,这会刚刚来到河道处想插个眼站视野,结果迎面撞到五人。

以及……

一道快到措不及防的钩子。

“咻!”

一道金黄色闪烁着电光的机械飞爪基本是他察觉到风女的瞬间,就被白景轩飞掷而出。

风女玩家瞳孔陡然缩小,下意识地想要去按闪现,但无济于事,下一秒,钢筋收拢,他已经被结结实实地一把勾了回去。

“乒——!”

一蓬血花炸起,顾雪的德莱文一发附带q技能“旋转飞斧”的平a落在风女身上,其血条直接滑落了触目惊心的五分之一。

加上蓝色方几人一通技能跟上,风女直接被顾雪第二发旋转飞斧带走人头,颓然倒下。

“firstblood(一血)!”

“我去,真不讲道理啊……”

老逍遥直愣神,这风女,敢情是直接给融化掉了。

“来来来,蓝给对面收了。”

白景轩则是兴致勃勃地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红色方几人慌忙撤退,连看都不敢回头多看一眼。

毕竟……

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第二章

现实中:

林逸下游戏之后,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接着林逸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优哉游哉的来到了另外一栋别墅。

远远的林逸就看到别墅上的炊烟正冉冉升起。

刚走进别墅就看到了厨房正有几个身影正在忙碌着,而这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林逸摸了摸肚子,别说还真有点饿了。

接着林逸才刚走进大门就看到陈萍正抱着一桶自来水,看样子是准备换水。

“等等!”

林逸大惊失色的冲上前,不由分说的从她手里抢过那桶自来水:

“萍姐我来,以后这种事你可千万别干。”

看着陈萍那已经挺起的大肚子,林逸不由得摸了一把头上的虚汗:

“你这也太危险了。”

林逸转身将自来水替换下来,这时一个和蔼的老妈子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也在那说:

“我都告诉她有啥重活叫我了,她非是不听的。”

陈萍看着两个人的数落,挺着腰在那毫不在意的笑着:

“我自己身体我自己清楚,这点活我还是做得了的,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换好水的林逸翻了个白眼:

“还不到两个月就要出生了,这段时间你还是安心歇着,别没事找刺激。”

那个林逸请来的做饭阿姨在一边也是激动得很:

“就是说啊!”

“林先生你可得好好说说她,这里就你敢说她,别人还说啥都不听的,吓死个人了。”

林逸看了眼陈萍,一脸无奈:

“萍姐你也看到了。”

“大家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就安心的养胎。等以后生下来身体恢复好了,你爱干嘛干嘛,也没人拦着你。”

“小心点总没错的不是。”

见林逸一副还要继续说教的模样,陈萍连忙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听你们的就是。”

林逸嘿嘿一笑:

“这才对嘛。”

“要是你再不听劝,我就要再招个人专门看着你了。”

陈萍有些感动的白了林逸一眼:

“招什么招,你的钱就不是钱啦?别浪费。”

随后陈萍朝着楼梯走去道:

“不跟你说了,我先上去收一下衣服,听说晚上会下雨别被淋湿了。”

“好。”

就在这时,厨房又走出个靓丽的女孩:

“林大哥你来啦。”

而这个女孩正是刚跟申延华举办完订婚宴的未婚妻,蒋嘉莹。

在前几天的时候,林逸就已经将他两叫了过来,占了这栋别墅的最后一间房。

原本考虑到现在陈萍的身体不适合做饭,林逸是准备再找个做饭阿姨的。

结果她却自告奋勇接替了陈萍选择了这份工作。

用她的话说是:反正她也不玩游戏,闲的时间比较多可以用来为大家做饭和整理家务。

一开始林逸本来是不太同意的,但架不住人家一次次哀求,最终也就只得同意了。

不过和陈萍一样,林逸也都是有给相应工资待遇的,这也是林逸的底线。

三四天下来,彼此也早已不像一开始的那样陌生。

见只有林逸一个人,蒋嘉莹还不由得疑惑问:

“怎么就林大哥你一个人吗?”

林逸呵呵一笑:

“对。”

“今天我下的早,他们应该一会也就下了。”

蒋嘉莹甜甜的笑了下:

“那林大哥你再等会,菜都弄得差不多了,一会就可以吃了。”

林逸示意道:

“没事,你去忙你的,我到前面坐坐。”

林逸才刚到别墅前的小花园坐下,就听到了别墅里传来一阵喧哗声。

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们也下游戏了。

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第三章

世界仿佛一夜之间乱套了。

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了上百个国家,国际公约被彻底撕毁,强大的国度肆意跨越国境线,毫无预兆入侵周边的小国,发动毫不留手的闪击战。

造成战争爆发的根源众说纷纭,说的最多的便是某个星际文明的降临,带来了颠覆世界的知识,可除此之外,民众不知道任何细节。

十几个强国掀起战争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仿佛想要打碎一个旧的时代,不破不立,进行洗牌。

数个月之内,足足有十六个小国亡国,海蓝星上无数人成了战争难民,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敌国军队接手,遭到集中管理。

作为一个小国,与瑞岚这个强邻接壤,歌兰没有太多选择命运的机会。面对瑞岚全力以赴的军事倾轧,歌兰在数月内便被彻底击破,丧失了所有成建制的武装力量,任由瑞岚粗暴地蹂躏。

城市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焦黑的楼房废墟,地面被炸出一个个深坑,有些地方仍在冒着直指天际的黑烟,还有零星的枪声时不时响起。

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歌兰难民在废墟中游荡,三三两两抱团,有些神情麻木,如行尸走肉,有些瞳孔紧缩,如惊弓之鸟。

肖恩跟着一群流民在废墟里寻找物资,吃力地挪动着身躯,全身都是灰尘与泥土,多日没有洗漱,肮脏邋遢,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无比憔悴,神色麻木不堪。

瑞岚的入侵毫无征兆,在火力洗地之后,才派出地面部队进驻,一步步剿灭歌兰的武装力量。

而在这期间,安置歌兰难民的重要性并不靠前,难民营有容纳上限,瑞岚部队大部分精力用在清扫反抗力量上面,只是封锁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精力收容所有流民,顶多偶尔空投一点物资,让大量歌兰难民能够在被封锁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城市遭到初期一轮轮轰炸,肖恩幸运地活了下来,可是在混乱中早已与马格等人走散,这段日子只能与另一伙流民抱团行动,在废墟里寻找物资,或是在瑞岚空投援助时与其他流民争抢,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想着能挨一天是一天。

但是这段日子下来,无数难民已经将城市搜刮了一遍又一遍,废墟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物资了,求生变得越来越艰难,接近极限、肖恩等人走在废墟中,随处可见饿死的、渴死的、病死的歌兰难民尸体,大多都是近几天死去。

翻了好几个废墟,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肖恩已然饿得眼冒金星,靠着墙坐下,急促地小口喘气,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像是要陷进泥土里一样。

“你还好吗?还能继续找物资吗?”

一旁的波尔看到他坐下,于是靠了过来,喘着气询问。

他是肖恩在这个流民团伙中认识的新朋友,这段日子以来互相照料,彼此相熟。

“我好饿……没力气了……”肖恩干渴得几乎着火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赶紧起来,不然其他人找到了东西,也没你的份。”

波尔去拽肖恩的手臂,然而自己也气力衰竭,一拉之下,反而身子一歪,侧摔在地,呼哧喘气,吐出来的气息吹散了一小块灰尘。

“让我缓缓,我也饿得不行了……”

波尔也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索性拱了几下,倚在墙边,横着靠在了肖恩身上。

肖恩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可是没有力气推开对方,只能自顾自闭上眼,自我催眠缓解饥饿。

这时,波尔忽然开口,语气低沉失落:

“肖恩,你说我们的军队还能来救我们吗?”

“一定能。”肖恩艰难睁开眼,声音微弱,但语气坚定。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相信么?”波尔喘着气,沙哑道:“瑞岚来势汹汹,歌兰早已自顾不暇,怎么会有时间来救我们,与其指望歌兰派兵救援,不如指望瑞岚大规模收容难民,那样我们至少还能活下来……”

肖恩咬牙:“怎么能指望敌人……之前遇到其他流民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瑞岚在清洗难民吗,偶尔会派出地

文学

面部队在城市里抓走一批流民,还有人说曾经看到瑞岚难民营一车车往外运送尸体火化,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波尔有气无力:“只要能给我一口饭,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微弱的吵闹声,周围和肖恩等人一伙,正在搜寻废墟的流民同伴纷纷集结了过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状态稍好一点的流民同伴走到两人身边,将肖恩和波尔拉了起来,开口询问。

“怎么样,还能走吗?”

“还行……”肖恩摇晃了一下,扶着墙,疑惑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另一批流民,大家都过去,免得别人起了心思,想要抢夺我们的物资。”

几人回答了一声,搀着肖恩与波尔一起赶了过去。

在城市里苟延残喘的流民团体太多了,流民抱团大多是互帮互助,防止

文学

被别人抢夺,即便大家都是同样的难民,但有些人活不下去了,也顾不上其他,濒临死亡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的情况屡见不鲜。

肖恩等人很快来到人群后方,只见对面是另一伙不大不小的流民团体,同样瘦骨嶙峋憔悴不堪,双方正在对峙,警惕地看着彼此,而在两拨人群中间是各自团伙里较有威望的几个代表,正凑在一起交涉。

肖恩扫视着对面,忽然一愣,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

在另一波流民团伙中,他赫然看到了马格等几位死党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里,肖恩没有一天不挂念着几位走散的死党,因为城市废墟太大,再加上各种通讯信号被瑞岚屏蔽,所以始终搜寻无果,他一直担心马格等人遭遇不测,没想到今天偶然间相遇了,没有遭难。

“马格……马格!”

肖恩惊喜不已,顾不上其他,高举手臂,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唤马格的名字。

因为身体乏力,喊不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对面不远处的马格耳朵动了动,困惑地投来目光,寻找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