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2)  可乐加味精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整个青龙川区域,都在下着小雨。

雨滴如牛毛,又细又密。

天空阴云密布,压得很低。

听不见雷声,雨也来得突然。

这一幕,对于普通修行者以及玩家而言,是没什么感触的。

大家只觉得这是自然现象,只不过和往日里有那么点不一样的感觉。

而对于那些到了大修行者之境的人而言,能感觉到天地间那若有若无的一丝波动。

——这是天地共鸣!

这使得青龙川区域内,不少大剑修忍不住抬头望天,任由细雨打在自己的脸上,感慨道:“究竟是何人突破,竟能引发如此规模的天地共鸣?”

这几日的青州,实在是怪事太多了。

自剑尊传音,青州起剑以来,一件又一件的大事与怪事接连发生,就没有停过。

这让大家越发有了一种浩劫将至的压抑感。

这样的一幕,自然也无法逃开无尽之海旁,那四位至强者的感知。

中年儒士与圣师对视一眼后,抬头看了看天空。

“是路朝歌。”圣师给出了一个很肯定的答复。

阴司感知了一下远处那覆盖了整个青龙川区域的积云,开口道:“确定?”

圣师点了点头。

她笑了笑,仿佛是回忆起了某一段往事,道:“他来春秋山时,我让他感悟了一次【天人合一境】。”

“什么!?”大光头忍不住出声。

让人感悟一次【天人合一境】,哪怕是圣师,也要付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全文在线阅读

出巨大的代价。

她让裴浅浅去体验,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事关传承。

可让路朝歌去体验,那就有点神奇了。

这可是圣师一脉,最隐秘的传承!

不过,众人转念一想,圣师都准备把神韵都交给他了,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

圣师没理会罗汉与阴司的惊讶,继续道:“他在体验【天人合一境】后,也做出了突破,同样引发了类似的天地异象,使得万年积雪,不曾下雨的春秋山,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

说着,她指了指天空道:“这一次,规模好像更大了。”

中年儒士抬起右手,感受着细雨滴落在掌心的冰凉感觉。

罗汉则不需要伸手,毕竟头上没有头发,头就挺凉的了。

“他居然可以引发这等规模的天地共鸣?”罗汉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继续道:“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启灵是水吧?”

说到这里,罗汉不由的愣了一下。

“这等怪异的水之力,若是有朝一日他能跻身第八境的话……..”罗汉看了一眼面前的无尽之海。

他突然明白了剑尊为何如此重视此子,也明白了为何圣师想把神韵都给他。

此处这四人,皆是如今整个天玄界的最强者,他们就是站在绝巅的人物。

路朝歌到了第八境后,会有怎样的实力,这还是个谜。

但是,对于天地浩劫而言,他若是能抵达第八境,他所能发挥出来的作用,绝对会比他们这四人还要大,而且是大得多!

“第八境?”圣师微微一笑,双手环抱在胸前,道:“若是他能到第九境呢?”

罗汉闻言,沉默了下来。

过了许久,他才沉声道:“他若能到第九境,将是整个天玄界的一大幸事。”

阴司看了一眼无尽之海,这位惜字如金的蒙面美人,只说了两个字:“太短。”

“什么太短?”圣师微微一愣。

不过她很快就想明白了。

“你是说时间太短?”她问道。

阴司点了点头。

罗汉道:“的确,浩劫最迟也只有三年,便会有兽潮大规模降临天玄,短的话更是只有一年时间。”

“一年到三年,虽然他是个天纵奇才,又能破境几何呢?”罗汉叹了口气。

虽说天玄界并非那种动不动就闭关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只为突破一个小瓶颈的世界,但一到三年的时间,的确短了些。

这一点,不由得让四人都觉得有些遗憾。

但至少,看到了一些未来的希望。

………

………

青州,墨门。

路朝歌在吸纳完这两点【天地亲和】所带来的力量后,缓缓睁开了双眸。

刹那间,墨门上空的阴云在瞬间散开,阳光洒落在了整座丹青峰上。

这一幕,自然被墨门外峰的诸多玩家们看在眼里,然后不由开始纷纷猜测起来。

“不会这突如其来的阴雨,也是因为掌门吧?”

“很可能!可能性极大!”

“这天地异象真是越来越夸张了。”

小院内,路朝歌吐出了一口浊气,然后起身。

他看了一眼空中远方的阴云,然后当着路冬梨的面一挥衣袖。

黑袍的衣袖一挥,天上的阴云便滚滚向前,然后不断散开。

阳光开始不断向前散落,使得昏暗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趋于明亮。

这个画面给路冬梨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使得她不由得小嘴微张。

“这不可能是第五境的启灵者所能具备的力量!”路冬梨在心中道。

在她看来,哥哥不可能凭借体内的【水之力】,做到如此惊人的效果。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那便是天地间的水,听从他的号令!

在做完这一切后,路朝歌风轻云淡般的收回右手,对路冬梨道:“小梨子,我闭关多久了?”

他不确定自己吸纳这2点【天地亲和】,花费了多长时间。

“没有多久呢。”路冬梨道。

她看着路朝歌,说:“哥哥可是有了什么大突破?”

路朝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轻声道:“相比较于突破,更让我觉得有所收获的是,我大概已猜到了第九境的秘密。”

“什么!?”路冬梨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个消息实在太劲爆了。

第九境,那可是一万多年未曾有过的第九境!

而九境之秘,便这样被哥哥察觉到了一丝?

路朝歌随意地摆了摆手,仿佛只是一件小事,道:“不必太过惊讶,这个秘密,想必师伯他们也是知晓的,只是你我才第五境,所以未曾告诉我们。”

“可是他们知道是一回事,哥哥你自己想到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啊。”路冬梨还是处于惊讶之中。

路朝歌只是道:“等我想明白了,或者确定了此事,我再将此事告诉你。”

在他看来,以自家妹妹这不属于世界主角的天资,以后或许也有机会触碰到第九境的门槛。

至少跻身第八境,应该并非难事吧。

只是以她的性子,鬼知道她何时会到第八境。

可能表面第六境,实际上都第八境巅峰了!

路朝歌看了一眼远方,问道:“杨树怎么样了?”

他大概能猜到,洛河山在使出这最后一剑,并为后辈留下恩惠后,便身死道消了。

以他对杨树这小子性格的了解,想必异常伤感吧。

“我让黑亭他们过去了。”路冬梨对路朝歌道。

路朝歌点了点头。

有的时候,或许同龄人更能给出安慰吧。

他并没有用神识去进行过多的感知,给这些少年少女,留下一点空间。

………

………

一天的时间便这样过去,太阳再次下山,夜幕降临。

路朝歌感觉的出来,杨树的状态依然不佳。

今天一整个下午,他都在做同一件事情。

——打水。

丹青峰上并没有水井,但有着小湖泊。

杨树便拿着两个木桶,不断的打水,然后再将木桶内的水倒入到自己的小院内的大缸里。

直到装满了大缸,他才稍作停歇,然后将水又倒入木桶内,倒回到湖泊里,如此反复。

杨树将自己的修为重新封印住,没过多久整个人就累瘫在了地上。

路冬梨本来打算说些什么,却被路朝歌阻止了。

“他想发泄,就随他去吧。”路朝歌道。

反正虽然修为被封,但本质上还是个修行者,折腾不死的。

只要心里能好受些,便随他折腾便是。

只不过,那双断腿老人编织的草鞋,杨树未曾再穿了。

黑夜降临后,路朝歌吩咐大家各回各屋,他想着不如让杨树自己静一静吧。

天虽然黑了,但杨树依然在重复着打水。

等到他又拎着两桶湖水回到小院,却听到了竹门外有着细碎的敲门声。

敲门声很轻,频率也不高,似乎是在偷偷地敲。

杨树看了一眼院门,院门其实很低,却没有看到人影,可见来者要么隐藏身形,要么.......个子不高。

他如行尸走肉般的打开院门,只见小秋正站在门外,抬头看向他。

圆脸小鸡崽由于仰头的缘故,导致那两条小辫子也因此向后倒去,圆滚滚的脸肉都因此略微有点向后,异常可爱。

小丫头的眼睛很是明亮,眼溜溜的,此刻正很认真地看着刚回宗没几天的小师兄。

小秋扭头向后面看去,左看看右看看,就跟做贼似的,在观察着周边的情况。

查看完四周后,她朝着杨树挥了挥手,示意让他蹲下身子。

杨树此刻虽然情绪不佳,但身体依然遵循着本能行事,蹲了下来。

毕竟……..谁能拒绝圆脸小鸡崽的简单请求呢?

在他蹲下后,小秋一只手拉着他的耳边,然后凑到他耳边,跟做坏事的小朋友一样,轻声道:“树师兄,你带我下山好不好?”

说着,她立马回头,又做贼心虚般的查看着周围的情况。

杨树微微一愣,没明白小师妹的请求。

小秋悄咪咪地轻声道:“树师兄,你不要告诉掌门师伯和师父喔。大师兄,二师姐,三师兄他们,每个人都会轮流偷偷带我下山玩的,十天一次哟。”

说着,她继续道:“树师兄,这次轮到你带我下山好不好,上次是三师兄带我下山的呢!”

小秋看着蹲在身前听她小声说话的杨树,眼神里满是可怜,似乎脸上就写满了“拜托拜托~”。

杨树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全文在线阅读

听到这里,自然心中明白,偷偷下山这件事,掌门师伯和师父肯定是知晓的。

怎么会有人能逃离师父的神识感知呢?

他们多半是在装作不知道,这样能让小丫头玩得更疯更野,每次这种偷偷出去玩的感觉,也能让她觉得更为开心。

毕竟还是个孩子,山下花花世界,总也要接触一二。

杨树虽然情绪不佳,但也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小师妹第一次叫他下山呢。

自己这个师兄,还未曾履行过任何师兄该做之事。

这位少年,当初路朝歌看中了他,便是因为有责任感与担当。

只是他并不知道,以前师兄师姐带小秋下山,是去玩些什么。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或许也没法让小丫头玩得尽兴。

小秋看杨树点头了,眼底里闪过了一丝得逞的狡猾什么,然后小手便牵住了杨树,把他往外拉。

一大一小就这样偷偷下山而去,路朝歌与路冬梨在察觉到这一点后,也只是会心一笑。

在下山的路上,小秋也不知道从哪变出了几个铜板,她让杨树背着她,她则小手上捏着铜板,在杨树耳边敲击了几下,发出了说不上多了清脆的声响。

“下山买糖葫芦去咯!”小秋兴致高涨。

杨树脸上浮现出了极浅的笑意,小师妹的可爱,冲淡了他心中的些许阴霾。

来到山下的枣梨县后,其实天色也不算晚。

小秋每次都在夜幕刚刚降临时就溜下山去,也就小丫头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不管是师伯还是师父,亦或者是师兄师姐们,都有着相同的默契。

但此时,卖糖葫芦的小贩已经准备收摊了,毕竟天玄界可不像地球上的夜市,营业到大半夜。

好在二人在小贩收摊前赶到,小秋豪气干云地摆出小手上的铜板,道:“阿叔,给我来两串冰糖葫芦!”

说着,她还对杨树道:“树师兄,你带我下山,我请你吃糖葫芦,好不好?”

杨树一声不吭,没有说话。

小秋依旧由杨树背着,小下巴靠在杨树的肩头,一只手一串糖葫芦,不以为意地道:“树师兄,张嘴,啊——”

杨树无奈地张嘴,小秋借势把糖葫芦塞到了他的嘴中。

好多年没吃过这玩意了。

冰糖在杨树的口中慢慢化开,慢慢化开……..

“好甜。”

.......

喜欢听说你很拽啊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63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