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6-04)  鸡精新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临时改造成拳台的大戏台上,一红一黄两道强壮的身影快速移动,彼此都非常谨慎,多数时间里都是以出拳试探为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乔卫国步伐灵活,练习散打三年多时间,在苑保山这位太东散打名将的教导下,已经有了职业级的水准。

释兴宇背着少林武僧的名头,本身还不到三十岁,不像很多民间大师那样浪得虚名,显得颇为沉稳。

擂台上的人谨慎,擂台下的观众看起来就没啥意思了。

甚至开始有嘘声出现。

观众们想看到的是少林真功夫,不说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起码也该有武僧团表演时,那股子舍我其谁的架势。

但想的,跟眼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吕建仁就坐在吕冬边上,砸吧砸吧嘴,说道:“还没你小时候跟人干群仗好看。”

吕冬说道:“两边都不了解对手,第一回合肯定以试探对手为主。”

这时候第一回合比赛结束的钟声敲响,观众们发出一片嘘声。

比赛真不好看。

但第二回合,拳台上起了变化,在苑保山的授意下,乔卫国开始积极进攻,释兴宇缺乏应对经验,很快跟着乔卫国的节奏动起来。

期间更是让乔卫国用出三次接腿摔和接拳摔,两次被摔在临时拳台上。

不过,释兴宇习武多年,身强力壮,底子雄厚,总体上跟乔卫国打得有来有回。

台下的观众,渐渐有了喝彩的声音。

到第三个回合时,比赛渐渐激烈起来。

吕建仁低声说道:“小光头占优了。”

吕冬赞同:“很明显,释兴宇缺乏实战经验,这是致命的弱点,再就是他的教练,临场应变明显不如苑保山这样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正式比赛的人,比赛用的又是散打规则,咱们准备的更加充分,卫国击倒释兴宇不大可能,得分上肯定领先。”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在线全文

吕建仁对散打规则不太了解,但也知道不同的规则,对人的限制很大,小光头这些年一直练散打,经常跟吕冬对练,早已习惯了散打的规则。

对面从选手到教练,更注重表演而缺乏实战经验,释兴宇很有可能是第一次在散打规则下发挥,能占优就怪了。

释兴宇平日练习的套路和那些表演性的功夫,打起来是真漂亮,但在比赛里面,基本上没有用处。

他就觉得格外别扭,束手束脚。

乔卫国按照苑保山的指导,越打越顺,越打越有信心。

苑保山说了,对方身强体壮,基本功厚实,不可能KO,争取点数,乔卫国就按照他的叮嘱,频繁用接腿摔和接拳摔,以得分为第一位。

在散打规则下,与一位具有职业级水准的散打选手比赛,哪怕释兴宇习武多年,都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完全处在下风。

这时候,如果有一位临场经验丰富的教练能够及时给予指导,释兴宇的情况说不定会好转许多。

但武僧团的教练,同样缺乏实战经验,根本无法像苑保山那样,不断提点乔卫国。

说到底,释大师成立的这个武僧团,终归是以表演为主。

从吕冬的角度出发,那位释大师最终能同意这场比赛,一方面是高额的出场费难以拒绝,释兴宇本人又准备还俗进入影视圈,即将脱离武僧团。

另一方面,从释大师提议跟吕氏餐饮合作的情况看,恐怕当时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同意这场赛事也是变相的示好。

总共四回合的比赛,当第四回合比赛结束的钟声响起时,苑保山已经钻进临时拳台,抓起乔卫国的手臂高高举起,似乎笃定获胜一般。

这也是苑保山利用丰富的比赛经验,向台下从省武术协会邀请来的三位裁判施压或者说进行心理暗示。

毕竟得分和点数这些东西,有相当的主管判定成份。

反观几乎没有正式比赛经验的释兴宇,垂头丧气的跟武僧团教练说着话,仿佛提前认了输。

众所周知,体育比赛虽然最终靠实力说话,但受到太多的比赛外因素影响。

所以,当三位裁判全部认定乔卫国以得分获胜的时候,吕冬这些人没有任何意外。

“赢了!”

焦三黑拿着个花炮筒就冲了上去,对准乔卫国的光头拧开,嘭的一声响后,无数彩纸落在乔卫国身上。

释兴宇等人已经迅速退场,将这里让了出来。

吕冬等人先后过来,向乔卫国送上祝贺。

“打得好。”吕冬轻轻捶了乔卫国胸膛一下:“终于踹了少林的山门。”

乔卫国刚解下拳套,这时还有些激动,想到吕冬和宋娜两口子,为他这个朋友做的一切,说道:“冬子……”

吕冬拍了他一下:“咱哥俩,你就别说那些见外的话了。”

有人过来给了乔卫国一个脑崩:“行,小光头,没给你七叔丢人。”

乔卫国揉着光头一个劲的笑。

杜小兵说道:“七叔,你教过卫国啥绝招?”

“沉稳的心理素质!”吕建仁咋都能找到理:“没我把小光头的心理承受能力练出来,他能赢?”

其他人一一过来祝贺,偏偏不见付朝霞。

宋娜回头看了眼,就见到付朝霞站在外围,定定的看着乔卫国,连忙把乔卫国从人群里分出来,提醒道:“卫国,小付等着你呢。”

比起这帮糙老爷们,宋娜的心思更为细腻:“现在心愿完成了,小付一直在等着。”

乔卫国只是有些木讷,并不笨,听到宋娜的提醒,立即醒悟,连忙走到付朝霞跟前。

付朝霞看着他,不说话。

乔卫国不好意思挠着光头笑:“小付,咱去领结婚证吧?”

付朝霞很清楚,乔卫国不可能说出什么浪漫的话来,那样他就不是她放心的乔卫国了,脸上挂上一层朝霞,点头应道:“好。”

众人都看向这俩人,笑容中全是祝福。

吕建仁这时招呼道:“小光头,赶紧去洗澡换衣服,还有冬子,叫着你的朋友,别走,一会我请客,给小光头庆祝庆祝!”

众人很快出了展览馆区,一起去新村那边。

老村这边店很多,但人更多,哪怕这都九点多了,明亮的路灯下,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

客流就是收入的保证。

吕建仁带着一行人来到庆海饭店,为乔卫国庆祝。

无论是不是规则有利,乔卫国都赢了释兴宇。

“明天没事的可以过来玩。”吕建仁发出邀请:“明天我和赵老根的几个徒弟要登台,有空的来给我捧个场。”

杜小兵第一个说道:“行,七叔,算我一个!我今晚就不走了,住度假村那边,明天看你表演。”

二焦不行,他们做手机连锁,五一长假期间,正是促销最忙的时候,焦守贵敬了七叔一杯酒:“我这边事多,没法过来。”

吕建仁很大气:“工作事业要紧,你们这些在外打拼的,不容易。”

焦三黑跟着敬了一杯,心想比起七叔来,我们是真不容易,看七叔活得,整天逍遥自在,赚的钱却一点都不少。

没办法,谁让七叔有吕冬这样一个了不得的侄子呢?

换成他要有这么一个亲手教出来的好侄子,估计过的比七叔还逍遥自在。

老刘和刘洋父子在民俗旅游区有店,放心不下,稍微吃了点,就率先告辞离开了。

焦守贵对吕冬说道:“刘洋最近咋样?”

“挺好的。”因为人最近都在吕家村的店里,吕冬通过村里相关负责的人员有所了解:“比起以前来,得说是踏实肯干了,这边客流量大,生意还不错。”

焦守贵感慨道:“别再娶个招事的媳妇就行。”

吕冬深有同感:“你劝着老刘点,没合适的,别急着找儿媳妇,让刘洋多踏实干上几年,养成一些习惯,后面就不会轻易再闹啥幺蛾子了。”

焦守贵点头:“行,我再见到老刘的时候,跟他好好拉拉。”

那边,宋娜跟小付说了会话,小付跟乔卫国领证的事算是定下来了,明天乔卫国就再去小付家里跑一趟,登门表达诚意。

付朝霞对宋娜说道:“都农村出来的,有些事有些规矩,不走走家里老的倒不至于说啥,就是街上的人会乱说话,有时候说的还难听,现在我和卫国有这个条件,就多顾着点村里的规矩。”

宋娜也有感触:“有些传统的规矩,确实挺烦人,我和吕冬这边还算好,吕家村是全国文明村,村规民约里就提倡移风易俗,不主张麻烦的大操大办,我家里父母现在很少回村里去,那边的规矩不规矩的无所谓了。”

付朝霞笑:“你俩这情况,谁能乱说话?你俩无论怎么办,那都是引领咱们青照的新潮流。”

宋娜也忍不住笑:“可拉倒吧,我俩就是图省事,真要像北河或者咱们青照北边要十顶十或者十六顶十六的礼,别说男方了,我这个女的都能崩溃了。”

“谁说不是,要那么多东西干嘛!”付朝霞转而问道:“我听卫国说,你和吕总明天去领结婚证?”

宋娜笑,笑得特别开心:“明天上午去民政局,顺利的话中午估计就能回来。”

明天基本上都有事,饭局到十点多就散了。

喜欢拼搏年代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71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