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7-07-18)  味精新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如何,乔总。”
乔御琛眼底染上了邪肆:“你刚刚提的那些,成交。”
对了?她竟然真的蒙对了?
她已经四年没有碰过红酒了,而且她的味觉本来就没有那么灵敏,加上刚刚是用那种方式……
这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了吗?
此刻乔御琛手中撵转把玩着红酒瓶的瓶塞。
上面清晰的印着2005。
只不过,他不打算让她看到。
目前看来,这个交易,很有意思。
乔御琛随手将瓶塞塞进了酒瓶中,起身。
安然也跟着一起站起:“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今天。”
“那……你呢?”
“哦?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
他侧步,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的走到她面前。
她连忙后退一步:“我说的是结婚。”
乔御琛勾唇,明明害怕,还故作镇定。
“你决定。”
“今天,”她坚定的看向他。
乔御琛抱怀盯着她看。
安然扬头,迎视他的目光。
“可以。”
乔御琛这样就答应了?
安然觉得不安。
她了解的乔御琛,不该是这种予取予求的人。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救安心?
一个小时后,安然出现在安家老宅。
她站在沙发对面,望着沙发上的安展堂和他的妻子路月。
路月冷眼撇着她:“你这野种竟然还敢回来。”
“这不是我的家吗?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要不要我提醒你,四年前,你和你那个不知检点的妈就已经被赶出安家了。”
“是吗?”安然随意的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
“阿姨,你是不是不打算让我帮你了?”
说到这个,路月脸色一狠:“你敢威胁我?”
“我怎么敢在一个恶毒的女人面前耍狠呢,阿姨您高看我了。”
不等路月开口,一旁的安展堂,声音漠然的道:“说吧,你的条件。”
看着眼前的男人,安然心里生出一抹凄凉。
不过很快,她就将心情平复。
“三个,第一,我要你对外宣布,我安然,是你安展堂在外面遗落的明珠。”
“不可能,”路月站起身:“安然,就算我死,你也休想进安家大门。”
安然没有理会路月:“第二,我要一千万,现金。”
“你做梦。”
“第三,我要拿回我的户口本。”
这下子,路月倒是不做声了。
安展堂沉默半响:“安然,你该知道,你自己是为什么来到安家的。”
“我很清楚,一刻也不敢忘记。”
“我不会让你进安家的大门,安家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该属于你,这一点,你得牢牢记住,至于后面两个要求,我答应你。”
“安展堂,”路月喝道:“凭什么给她钱。”
“就凭她能救我们的女儿。”
路月咬牙,恶狠狠的望向安然,倒是不再说话。
安然听着那声‘我们的女儿’,分外的刺耳。
她站起身:“户口本呢?”
安展堂起身,去卧室将她自己一个人的户口本递给她。
安然接过,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我其实特别想问问两位,午夜梦回的时候,我妈就没来找你们偿命吗?”
安展堂脸色一黑。
她笑:“告辞了,两位。”
她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道:“哦对了,我这次出来,除了可以帮你们救安心之外,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就权当是感激你们四年前对我和我妈的‘关照’,两位,拭目以待吧。”
她说完,转身离开。
路月冷哼:“这个贱丫头又要玩儿什么把戏。”
安展堂眼眸微深,“你没有发现安然变了吗?”
“变?没错,变成了坐过牢的女人。”
“不,她身上有了捕猎者的潜质,她……是回来报复我们了。”从民政局出来,安然低头看着红本本,唇角微扬。
片刻后,她将红本本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顺手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交给他。
“这份文件,请乔总过目。”
乔御琛接过,看了一眼,这是一份很简单的结婚契约。
乔御琛,安然,两人契约结婚,婚姻存续期,六个月。
婚姻存续期内,两人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契约结婚的事实。
违约方,需将所有财产,无条件转让给对方。
六个月后,安然除了海边别墅,豪车,以及自己银行卡内的存款之外,不带走乔家一分一毫,自行离开。
下面已经有了日期和安然的签名。
“如果乔总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乔御琛盯着她:“有没有人说过,你胆子很大。”
“有,很多。”
“胆子大,不见得是好事儿,有些事情,做了,是要付出代价的,懂吗?”
“就是因为懂,我才会胆子越来越大,目的是,让乔总这句话,实现它应有的价值。”
乔御琛掏出笔,垫着结婚证,快速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过这份协议,他没有给她,而是夹进了结婚证里。
安然伸出手:“乔总,这份契约,还是交给我来保管吧。”
“既然是契约,自然是要符合双方的意愿,你想要的条件开好了,我的条件可还没写上呢。”
“这份契约,对乔总并没有什么不利。”
“那是你的想法。”
安然收回手,好,就让他回去写。
她很平静的看着他。
“我已经准备好了,安心的手术时间安排好,随时通知我就可以了,我还有事,先告辞。”
她说完,转身离开。
他站在原地,抱怀看着走远的她。
跟猛虎博弈,才有博弈带来的乐趣。
远处,她从包里取出一颗糖,塞进了口中,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
以婚姻为代价的报复,大概是她这一生做过的最愚蠢的选择。
不过……她不会后悔。
上夜酒吧,灯红酒绿的酒池旁,安然和叶知秋安静的坐在那里。
“知秋,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准备好了吗。”
叶知秋郁闷的叹息一声,侧身正色的看向她。
“我实在是不理解,你到底图的什么。那个男人的心在安心的身上,就算他成了你的合法丈夫,他不爱你,有用吗?乔家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不值得你牺牲你的婚姻,我真怕到最后受伤的人,会是你。”
“知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没忘记是谁把我送进监狱的,乔御琛的爱,我也不稀罕。”
叶知秋心疼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帮她。
她变了,不像是四年前的她了。
安然眼神间,透着一抹森寒。
“别说是婚姻,就算是要付出灵魂,我也会去做。安心一直以来心心念念想嫁的人,成了我的男人,即便她真的回到了乔御琛身边,那她也永远都是小三儿上位。
我要的,就是要让她做小三,是她说的,小三都不得好死。我妈的下场,她们总要有一个人出来,感同身受。”
想起满目慈和的阿姨,叶知秋叹口气,终是递给她一份牛皮纸袋。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告诉你汉子,你他妈一定不能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不然,我真没法儿原谅我自己。”
她将文件抽出看了一眼,这才看着他笑,笑的满目灿烂。
远处黑暗的角落里,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双眸,紧紧的锁在他们这边。
眼神如炬。
这个女人……
前脚刚跟他领了结婚证,后脚就跟别的男人在酒吧卿卿我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85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