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 (2017-07-19)  味精新闻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白竹微压着内心的慌乱,微微低着眼眸,浅浅的闪着水光,“她和你朝夕相处,如果再进公司做翻译,只会离你更加的近,我害怕,害怕你们会相处久了,生出感情。”
既然已经瞒不住,便不去隐瞒,并且大方的说出来,打消宗景灏的怀疑,她这样不过是怕失去他而已。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很清楚我对你的感情——”
白竹微继续忍着泪,“我太害怕会失去你,所以——才会在看见她去公司应聘,自作主张。”
宗景灏眉心紧皱,“我和你说过,一个月后,我们会离婚。”
白竹微知道啊,如果不知道林辛言是那晚的女孩,她也愿意等,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个月,可是现在她不能等了。
她绝对不能让她离宗景灏太近!
不能!
“林辛言,这是二号桌的,你端过去。”
林辛言应声,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今天来上班,又一直站着,下腹隐隐有坠痛感。
她捧着托盘朝着二号位置走去,还没走到位置,林辛言就看见白竹微,她对面——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她的脚步迟疑了一下,很短暂,这是她的工作,躲是躲不掉的。
她脸上保持着标准的笑容,“这是您点的餐。”
林辛言弯着身子,将托盘里的菜端出来。
当她把碟子放到宗景灏面前时,她的手腕忽然被攥住,“你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微冷,带着质问。
目光在她身上停留,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马甲,只能裹住臀部的短裙,露着一双细白笔直的双腿。
视线在她的双腿上停留几秒,神色愈发阴沉。
她这是什么打扮?露给谁看?
她是已婚女人,来这地方做什么?
林辛言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我在工作。”
宗景灏眉头紧皱隐隐约约的泛着怒气,从昨天翻译文件问他要钱,现在还做这种工作,林家真落败到这种地步了?
“麻烦你放开我好吗?”林辛言不觉得有什么,她靠自己的双手赚钱。
白竹微去握宗景灏的手,“啊灏,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说。”
宗景灏和林辛言的婚姻,没有人知道,白竹微并不想宗景灏把这件事情挑明。
宗景灏注视着林辛言,很久,才压下那股无名的火气,放开了她,“我不希望你在这里上班。”
林辛言只觉得下腹的坠痛感越发的猛烈,额头上不觉中,已经渗出细细的汗珠,她想解释,可是体力有些不支,没吭声拿着托盘就走了。
放下盘子她走进洗手间,这种感觉让她害怕,还好,没有见红。
她从隔间里出来,站在洗手池边洗手,她低着头,摸着腹部,“宝宝听话点。”
妈咪需要赚钱,有了钱才能照顾好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
白竹微走进来,刚好听见她那句话,目光定格在她的腹部,脸色不由得煞白。
林辛言看见她脸色苍白,解释道,“这不是宗景灏的,你用不着脸色这么难看。”
说完林辛言打起精神,越过她,走出洗手间。
“你的孩子,两个月了?”白竹微转过身。
林辛言的脚步一顿,回过头,“你怎么知道?”
“我,我看着你的肚子猜的。”白竹微强撑着。
她,她竟然怀孕了?
宗景灏的?!
果然,果然这个女人不能留!
这一刻,白竹微疯狂的想要除掉这个女人,让她彻底消失在宗景灏的世界里!
林辛言走出洗手间,就被宗景灏抓着手腕,拉出餐厅。
她本来就不舒服,被宗景灏强行拉走,她只觉得缓解的疼痛,又厉害了。
“你放开我!”本想呵斥,但是力气不够,少了气势。
宗景灏一路将她拽到路边,才放开她,严声厉色,“你缺钱可以和我说,用不着在我面前装可怜!”
他不信,林家落魄到这个地步了,林国安前两天还带着妻子女儿去奢侈品店消费,这会儿,她竟然来餐厅当服务员?
林辛言靠着路边的广告牌,不然她会支撑不住,她努力的让自己镇静,“我和宗先生虽是夫妻,但是你我都懂,我们不过是交易,各取所需的交易,我干什么,宗先生不必如此恼怒。”
“既然你是我的妻子,做这种工作,就是丢我的脸!”宗景灏对这个女人百思不得其解,她的行为,总是让人看不透。
林辛言抿着唇,默默的忍受着疼痛。
就在她要快撑不住的时候,何瑞泽快速的朝这边跑过来,“言言,我来这找你,没想到真找——你不舒服吗?”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对人的身体形态观察的都很细微,虽然林辛言在极力忍耐,他还是发现了她的不适。
从那天和她分开后,他就去了她的住处找庄子衿,从庄子衿嘴里知道了林辛言所有的事情,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有的。
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总之不好受。
她遇到那样的困难,为什么不去找他?!
他想来找她,但是不知道她的住处,就来昨天他们碰见的地方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被他找到了。
林辛言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下腹的疼痛令她心慌,她一把抓住何瑞泽的手臂,“麻烦你,送我去一下医院。”
何瑞泽往她下腹看了一眼,弯身想要去抱她时,肩膀上忽然落下来一道重力。
他转头。
只见宗景灏脸色阴沉,“她是我的妻子。”
语气不轻不重,却震慑十足!
似是在警告,那是他的妻子,别人不能碰!
何瑞泽笑了,笑的嘲讽,“你们是夫妻?”
不等宗景灏有反应,他继续说道,“你们不过是交易,你不会娶一个肚子里有孩子的女人。”
宗景灏的眼睛一眯,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孩子是你的?”那天林辛言就是和他搂在一起。
不是他的是谁的?
何瑞泽的心猛的一痛,如果车祸那天她找了自己,现在她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看在宗景灏的眼里,何瑞泽这是默认,冷笑一声,“她不过十八——”
“你懂什么?!”何瑞泽厉声,他的眼睛有点红,知道宗景灏想要说什么,无外乎是林辛言不自爱的话。
才十八岁就怀孕了,她生活不检点的话!
可是他知道她所经历的吗?
何瑞泽上下看一眼宗景灏,那一身不菲的西服,恐怕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吧。
“像你这样的贵公子,体会过人间疾苦吗?知道吃不上饭的感受吗?知道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无奈吗?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活到今天……”
林辛言抓住何瑞泽,对他摇摇头,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谁来可怜,她只要努力活着,照顾好妈妈,和肚子里宝宝就够了。
“你送我去下医院。”她已经快要站不住了。
“好。”何瑞泽弯身抱起她。
林辛言看向有些发愣的宗景灏,似乎意外何瑞泽的话,“对不起,我不能不要工作,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不让你颜面受损。”
宗景灏眉头紧皱,眸光里波澜闪烁,随即,目光略过她的脸孔,这个女人——
外人不知道林辛言此刻的状况,但是抱着她的何瑞泽却知道,她现在身体一直在抖,何瑞泽抱着她上车,安慰道,“别怕,没见红,就不会有事的。”
何瑞泽以最快的速度上车,带她去医院。
宗景灏盯着远去的车子,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何瑞泽的话,林辛言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的很多举动确实很奇怪。
他为了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掏出手机给关劲去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查林辛言。”
“查她什么?”
“所有。”
说完宗景灏挂断电话。
“啊灏。”白竹微从餐厅里跑出来,挽住他的手臂,“你还在为没让林辛言进公司生我的气?我都知道错了,我只是太爱你——”
“没有,我们回去吧。”他的声音,表情,都没有一丝起伏。
情绪隐藏的没有人能够看得透。
白竹微只觉得不安。
刚刚他和谁打电话了?
医院。
林辛言被送进手术室。
何瑞泽在外面等着,等待总是很煎熬,他时不时的往手术室内看。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林辛言被推了出来,何瑞泽赶紧上前,“她怎么样了?”
医生拿到口罩,“因为过度劳累,出现流产迹象,现在已经没事,不过要注意休息,否则下一次未必这么幸运。”
“我知道了。”何瑞泽推着她进病房。
林辛言看着何瑞泽,由衷道,“谢谢你啊,总是帮助我。”
总是在她有需要的时候帮助她。
“你没事就好。”何瑞泽露出一贯有的温和笑容。
“钱是你帮我交的吧,我得先欠着你了。”林辛言扯着干涩的唇。
“现在不说这些,你需要休息。”何瑞泽不喜欢她和自己这么见外。
进入病房,林辛言看向他,“把我妈叫过来吧。”
她不想给何瑞泽曾添太多麻烦。
何瑞泽以为她想庄子衿了,毕竟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想亲人在身边。
他拿过手机给庄子衿去了电话,告诉她林辛言在医院,让她过来。
庄子衿一听,慌神道,“言言怎么了?”
“没事,就是需要休息,她想见你。”
庄子衿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
庄子衿过来,林辛言就让何瑞泽先走。
“是啊,给你添麻烦了。”庄子衿深表歉意。
“没事的,那我今天先回去,明天来看你。”何瑞泽看着她,“好好休息。”
“嗯。”
何瑞泽一走,庄子衿便坐到床边,给她盖了盖被子,“有没有想吃的?”
林辛言摇了摇头,脸色有些不是很好。
庄子衿心里难受。
“你本来可以有个很好的未来,可是你为了我,学业没了,现在——”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庄子衿心口就闷闷的发疼,“你说你这是在A国有的,万一是个黄发碧眼的孩子怎么办?”
庄子衿担心那晚是个当地人。
“不管他什么样,都是我的孩子,也是你外孙。”林辛言不会刻意去想那晚的事情,那晚对她来说并不美好。
“A国?”宗景灏来医院看林辛言,本想敲门,发现庄子衿在里面和她说话,就没打扰她们。
“嗯,不管生的是白皮肤还是黄皮肤的,都是我外孙。”庄子衿也想开了,只要女儿觉得开心,她都愿意顺着她,照顾她。
或许她和这孩子也是缘分。
毕竟那么一次就有了。
庄子衿摸摸她的额头,忍不住心酸,“我的女儿啊,跟着我吃苦了。”
“她的孩子没打掉?”宗景灏越来越觉得她像是一团谜。
那天在医院,她明明进了手术室。
她们在说话,他不好进去打扰,转身,迈步离开。
走到医院门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显示着关劲的名字。
他接了起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味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wjdwh.com/86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